反共主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反共产主义标志

反共产主义反共主义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它的特征是在理论上或在实践上反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组织或政府。在1950年到1991年很長一段时间内,它是美国围堵政策的主要部分。

反共主义的根据有时是因为共产主义理论内部的明显矛盾、以及理论和实际之间的差距。然而,大部分的反共主义者倾向于认为共产主义理论与共产主义当权者的行为一样是令人讨厌的。一些反共主义者认为,共产主义是法西斯主义的另一种形式,並把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并称为极权主义

很多反共主义者认为资本主义保护人民的政治自由、经济自由,并认为共产主义中人民没有选举权、没有言论自由、社会缺乏法治是对基本人权的侵犯。

在美国国内,很多反共主义者担心共产主义会在全球取得胜利,并最终对美国政府造成直接的威胁。这种观点导致了多米诺骨牌理论:这个理论认为在任何国家实行共产主义都是不能容忍的,因为它可能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并最终导致共产主义在全球的胜利。有人担心一些强大的国家,例如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会使用它们的实力以一种新的帝国主义形式强迫其他国家实施共产主义。在苏联的历史上,苏联确实推翻了周围很多欧洲国家的政权,並为其他国家的共产主义游击队提供秘密援助。这些行动使得一些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持同情态度的政治家转而接受一些实用的反共主义策略:把反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作为限制“苏联帝国”膨胀的手段。

今天的反共主义[编辑]

一幅宣傳反共產主義的海報
一幅中文的宣傳反共主義海報

由于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社会主义国家急剧减少,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古巴越南寮國,尼泊尔,委内瑞拉 等国家自称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也不再是对反共主义者的严重威胁,因为仅存的五个社会主义国家都在苏联解体前后的时间内在国内都作出了部分“改革开放”和引入市场经济体制的重大改变[1]。但是在世界各地,反共主义仍然普遍存在,大多演变成为了反独裁主义,反对经济市场政客寡头垄断,也出現指責共產黨將資本主義的缺點發揚光大這種弔詭現象(例如中國共產黨的支持者大多是資本家、而反對者則不乏左派人士),此外反共产主义国家贪污腐败现象严重也是民众的主要诉求[1],这体现在例如美国对待古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的外交政策上。在古巴问题上,由于佛罗里达州古巴逃脱卡斯特罗独裁统治的流亡者的增加,美国仍然保持对其进行经济制裁。对于中国,美国将中国与苏联解体后的白俄罗斯[2] 相同以“独裁的资本主义国家”看待,美国前国务卿赖斯在访问俄罗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曾多次直截了当地指责普京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独裁与不给民众普选权,也对其人权状况給予批评。美国把朝鲜列为一个谋求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维护金家独裁统治的“无赖政权”或“邪恶轴心”的一员。还有埃塔菲律宾共产党尼泊尔共产党光辉道路等国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势力,被美国认定为“恐怖主义”。

在当今大多数民众有普选权的国家,当代马克思主义者都被允许在国内建党,但如日本共产党等社会主义政党在其所在国家均未能得到人民的广泛支持,在國會中之席次远落后于占有上百席位的其他非共政党,有論者認為这些国家的人民已基本拒绝了共产主义。

当今的反共主义并非只在资本主义国家广泛存在,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的反共主义也呼声渐高,如一些曾经著名的共产主义人士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政策的策划者之一的阮铭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体思想”创始人黄长烨

反对共产主义的理據[编辑]

共产主义的理论基础是辩证唯物主义,它认为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对物质有能动作用。所谓的“神”是不存在的,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所有进程和发展都是由于其自身内部的矛盾推动。对于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共产主义无神论与他们的有神论是相反的。

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的另一个核心内容是历史唯物主义,它认为人类社会必然会经历不同的历史阶段,每一个历史转换期(除了最后一个)都会推翻原有的社会经济秩序。在资本主义之后的下一个阶段是社会主义,並最终由共产主义代替。

大部分的反共主义者反对整个历史唯物主义的概念,或至少不承认资本主义之后必须经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一些反共主义者质疑“为什么可以”與及“如何做到”和平地从社会主义转向共产主义。

很多批评者也看到共产主义经济理论的一个关键错误:它预言在自由市场经济下的国家,富人不可避免地变得越来越富,而穷人则越来越穷。反共主义者把西方工业化国家平均生活水平的全面提高作为对马克思主义预测矛盾的证据:穷人和富人都变得更富有了。但有人認為,整體的富裕是生產力提升的後果,這跟馬克思的理論沒有矛盾,以香港為例子,香港人均GDP達31,270美元,但基尼系數就達到0.588。也有人認為這論點的支持者普遍都忽略了资本主义跨国垄断和全球化的问题,从而得出这个结论,也有人认为因为所谓的“跨国巨头”沃尔玛90%的营销额都是在美国本土,而非是在美国国外,所以资本主义的富裕与“跨国垄断”无联系。

承诺和实践[编辑]

反共主义者也反对标榜共产主义的共产党政府的很多实际政策和行动,因其行动和施政与共产主义理论所承诺的有极大差異。很多人认为,共产主义可能只在'理论上'理想可行,但是在实践中却与人类的本性相违背。一个功能完备的共产主义社会要求其中每一公民都成为一个平等的贡献者,为全体公民的利益工作,分享所有东西,但是無社会回报,这对于利己主义的人来说很难接受;而其他必有的人类特質,如贪婪、懒惰或愚蠢,对于建立一个完备的共产主义社会来说无疑是一个根本性障碍。既然共产主义社会存有許多窒礙難行之處,則共产主义政府几乎只能使用高压和威胁来使每个人“遵循这个体制”。

奪取得政权的共产主义政党(有时是由左派社会主义政党组成的工人政党)倾向于镇压政治上與其有不同见解者。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曾有任何一个共产主义国家是从马克思所说的“社会主义”经济阶段进入到“共产主义”经济阶段。相反地,共产主义政府被认为是建立了新的特权统治阶级,而这个特权阶级与先前资本主义社会中被推翻的资产阶级相比更加贪婪与腐败。学者辛灏年便认为共产党夺权后的统治是一种“专制复辟”[3]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維基共享資源中有關反共主义的多媒體資源

Wiktionary-logo-zh.png
维基词典上的词义解释: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