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天主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反天主教是一种针对天主教徒歧视、敌意或偏见,也可用来指针对天主教會宗教迫害

16世紀初期,天主教會在欧洲长期的权势受到了挑战和竞争,激起针对教宗和天主教神职人员权力的敌对态度。这种敌意称为反教权主义(anti-clericalism)。宗教改革又带来对其属灵权威提出异议,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此後新教徒為主的國家曾禁止天主教活動。

当代的反天主教表现为许多形式,包括对天主教少数派的迫害,政府攻击天主教信仰、歧视,和恶意攻击神职人员與信徒。加上世俗主義的興起,反天主教的行動包括批評教廷的保守取態,如反對使用保險套避孕行為、墮胎權和同性戀權利,也有人籍天主教神職人員性侵犯兒童等醜聞批評天主教。

起源[编辑]

新教国家[编辑]

Lucas Cranach the Elder在其1521年的画作《敌基督》中将教皇描绘成敌基督,指教皇是敵基督。

马丁·路德开始,新教就攻击教皇象征着敌基督的权势,而罗马天主教则象征《启示录》中的巴比伦大淫妇。许多新教宗派的信条中明确地将教皇视为敌基督:

加尔文派西敏斯特信仰信条》:

25.6. 教会除了主耶稣基督以外没有别的元首:nor can 罗马教皇 in any sense be head thereof; but is that 敌基督, that man of sin and son of perdition, that exalts himself in the Church against Christ, and all that is called God.

英格兰[编辑]

英格兰的反天主教起源于亨利八世英格兰宗教改革,而由否定教宗權威的英國君主領導的英國國教派最後演變成一個具有強烈排外及統治性質的宗教,對天主教徒和清教徒加以迫害,並促使十七世紀初清教徒乘坐五月花號前往新大陸。

十七世紀,英王查理一世雖然信仰新教,但他下令全國採用接近天主教的儀式,最後引爆了清教徒革命,信仰清教的圓顱黨首腦克倫威爾最後戰勝了查理一世的騎士黨,並將查理一世斬首示眾;其子查理二世於1660年復辟。後來篤信天主教的詹姆斯二世因為光榮革命遭到推翻。

自光榮革命後,英国皇室成员一旦加入天主教或与天主教徒结婚,即视为自动放弃继承王位的机会。[1]但在2011年10月28日,國會修改王位繼承法,取消了對皇室成員與天主教徒結婚的限制,不過王位繼承人依然必須是英國聖公會的成員。[2]

爱尔兰[编辑]

在爱尔兰,罗马天主教徒占多数,但在亨利八世英格兰宗教改革以后,遭受迫害。一直到十九世紀,信奉天主教的愛爾蘭移民也遭到當地的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上流階層迫害,譬如北愛爾蘭的愛裔造船工人和美國的愛裔鐵路工人曾受到英美雇主的壓迫。

二十世紀的北愛爾蘭,由於信仰天主教的激進政黨新芬黨和激進武裝組織愛爾蘭共和軍(Irish Republican Army, IRA)為了脫離英國並與愛爾蘭共和國統一,遂與英國當局爭鬥許久,最後IRA于1998年簽署停火協議。

苏格兰[编辑]

16世纪的苏格兰宗教改革使得苏格兰转向了喀爾文主義苏格兰长老会),革命导致对罗马天主教强烈的敌意。

美国[编辑]

自從美國建國以來,雖然美國憲法規定保障宗教自由和平等,但美國總統在就職典禮上握住聖經宣誓就職,是以新教的儀軌進行。

在19世紀,隨著大量歐洲移民的進入,包含信仰天主教的德國愛爾蘭義大利拉丁美洲移民,他們除了備受美國本土信仰新教的主流族群排擠和歧視外,也造成了貧困、犯罪、失業等生活問題,更在1929年經濟大蕭條時期受害最深,因為他們的社經地位比信仰新教的美國主流族群來得低。

天主教国家[编辑]

波兰[编辑]

当代的反天主教[编辑]

文学与通俗媒体[编辑]

现代反天主教辩论[编辑]

除了标准的新教论战的比喻,天主教反基督和巴比伦等现代反天主教爭議主题的妓女列入其中,指责谋求世界霸权的教会异端,批評偶像崇拜和阴谋论的指责。

标准新教的论战是由美国福音派作家代表牧师约翰·道林,在他最畅销的書中,他指责罗马天主教会是“基督的全真教会的恶毒的敌人 - 她拥有无人认领被称为基督教堂 - 但是,随着长期腐败,邪恶的人也看穿她的三冠王,她是敵基督的。[11]

希斯录的《两个巴比伦》(1858年)宣称罗马天主教发源于巴比伦神秘宗教,其实行带有异教徒的色彩(偶像崇拜)。

背弃天主教的神父Charles Chiniquy著有50 Years In The Church of Rome和The Priest, the Woman and the Confessional(1885年),也将罗马天主教描绘成异教。

Avro的曼哈顿的书“梵蒂冈的大屠杀”(1986)“,”梵蒂冈十亿”(1983)和”梵蒂冈莫斯科联盟”(1982)认为,教会的工程师战争统治世界。

希斯洛普的和Chiniquy的十九世纪​​论战和一系列的基础上由著名现代反天主教和漫画书的Avro曼哈顿工作的组成部分传道杰克小鸡谁也指责教皇配套使用的共产主义耶稣会士煽动革命和策划的大屠杀的。据小鸡,天主教会是“巴比伦妓女”中的启示录的图书提及,并会带来撒旦新世界秩序之前,它是由耶稣基督破坏。小鸡声称天主教浸润和企图摧毁或损坏的一切其他宗教和教会,以及它使用各种手段,包括诱惑,取景和谋杀压制批评。画上的阿尔贝托·里维拉的想法,小鸡还声称,天主教会有助于塑造伊斯兰教作为一种工具来引诱人们远离基督教在他所谓的伊斯兰教的阴谋。

理查德·道金斯在他的畅销书上帝错觉(2006年)断言,一个天主教教养促进内疚人(167页)的“半永久状态病态内疚由罗马天主教遭受具备正常的人性弱点和不智力正常的。讨论文书的性虐待在爱尔兰的后果,他还建议,“可怕的性虐待毫无疑问是,损害是可以说是比把孩子送進天主教会,在第一时间造成长期的心理伤害少”(317頁) 。

反天主教讽刺[编辑]

从宗教改革的时候到今天,天主教会一直是被讽刺和幽默的目标。这样的讽刺和幽默的范围从轻微艳舞恶性攻击。天主教神职人员组织,如天主教联盟监视器,特别是圍攻和贬义的指責,表达對他们的反对和抗议。

各国反天主教[编辑]

美国[编辑]

美国圣公会​​史学家菲利浦·詹金斯,在書中反天主教:最后的可接受偏见(牛津大学出版社2005年国际标准书号0-19-515480-0)认为,一些人谁否则避免种族,宗教,种族或性别群体得罪成员都毫无保留的宣泄教徒的仇恨。在20世纪早期,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老阿瑟·施莱辛格米反对对天主教徒的偏见,“最深的偏见在美国人民的历史”的[12]耶鲁大学教授彼得Viereck曾评论说:“反天主教是自由派的反犹太主义。”[13]

2006年5月12日的盖洛普民意测验表明有30%的美国人对罗马天主教信仰持不赞成态度,57%的美国人对罗马天主教信仰持赞成态度。不赞成的比率高于2000年,但低于2002年。當中白人新教徒及天主教徒對天主教持肯定態度,而无宗教信仰者及非基督徒則多數持否定態度,他們對罗马天主教的教义持負面看法,而神職人員的性醜聞及贪婪,罗马天主教对同性恋的观点,和独身神职人员使那些對罗马天主教持負面看法的名单上。[14]2012年一个较新的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只有4%的美国人對罗马天主教徒持“非常负面”的看法[3] </ref>

2000年,莱斯Balsiger在俄勒冈州多个城市进行反天主教运动[15][16]

性、避孕和堕胎[编辑]

许多女权运动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激进分子批评天主教对于性、避孕和堕胎的观点。与传统的反天主教形式不同,反天主教者并不仅仅是因为它是天主教而反对,而是针对其特别的立場,即使天主教相對於其他更保守的新教教派來說相對開明,但仍持反對看法。

反天主教活动人士,如威廉·多诺霍引用这是反天主教偏执,反对者争辩说,一个组织的实际位置上的问题,批评不构成偏执。

在2007年1月30日,美國民主黨候選人约翰·爱德华兹2008年美國总统选舉初選期間聘请了阿曼达作为广告活动的顧問[17]反對團體對她采取了进攻,以她的一些早期作品,她声称教会试图“证明公司厌女症与[...]上古神话”[18],并公开要求爱德华兹竞选團體结束马科特的任命。马科特随后辞职,理由是受到“性暴力,威胁邮件”。[19]

一些同性恋激進活动家与罗马天主教关系十分惡劣。在1989年艾滋病联盟成员和妇女組織动员人士打乱周日弥撒,在圣帕特里克大教堂抗议教会对同性恋安全性行為和使用避孕套的保守態度。抗议者其後被捕,至少一名抗议者扔已使用的安全套在教堂祭坛,亵渎彌撒[20]

娱乐业[编辑]

按照耶稣会神父詹姆士·马丁的说法,美国娱乐业对于天主教有“两个头脑”,他说道:

在一方面,电影和电视制作者似乎发现天主教是不可抵御的。这有许多原因:第一,天主教超过其它任何基督教宗派,天主教堂在视觉图像上是最棒的,因此吸引了制片人和导演。圣衣、圣体匣、雕像、苦像 - 更不用说圣餐的象征,是一切事物的更“字为本”的基督教教派。因此天主教借自己完美的电影和电视的视觉媒体為自己提供好處。电影即将或撒旦或恶魔附身,或者就此而言,任何类型的超然化日常生活的,会选择天主教作为场地和題才。

第二,天主教在现代文化中仍然被视为“他者”, 因此继续是一个有魅力的对象。正如已经指出的,这是古代的一种文化庆祝,自称在后现代文化,看起来持怀疑态度上的任何索赔真理的真理,并以理性,启蒙的世界中的神秘面纱。因此,它是编剧寻找任何故事所需要的“冲突”的完美背景。

马丁又说,虽然天主教有不可抵御的魅力,但是娱乐业也最为显著地轻视天主教。"好像制片、导演、编剧和电影制片人的感觉迫使被鼓吹他们与他们保持在这样的奴隶制度的差异建立自己的知识产权的诚意。不过,马丁认为,“正是电视已经证明了反天主教的題材是写作中最肥沃的土壤。当牧师他们出现在电视节目,通常显示为恋童癖者或白痴,也很少看到在做自己的工作。”[21]

在巴西度假題材的電影'我们的阿帕雷西达圣母',在被称为一个小插曲普世教会王国神#的“踢圣的”“踢了圣徒”的主教五旬节普世教会的神的王国​​多次击败说守护神的雕像。[22]

已经带来了积极的反天主教问题中脱颖而出的一组是關於天主教联盟的宗教和民权。成立于1975年,由维吉尔百隆,威廉·多诺霍的领导下,组织天主教聯盟,反擊那些电影對天主教的批評及嘲諷。天主教联盟已经对这种娱乐产品如神圣的没什么,牧师和科珀斯克里斯蒂提出訴訟。1999年10月,他们在纽约时报购买了一整版的广告,声讨名利场杂志对其涉嫌向反天主教的團體倾斜。

2004年多诺霍宣称“好莱坞被仇恨基督教、特别是仇恨天主教的犹太人长期控制。[...]好莱坞像喜歡肛交[23]

2006年10月,明尼苏达州的天主教上层领袖呼吁明尼苏达大学校长罗伯特·Bruininks重新考虑大学容許一部反天主教的爭議舞台劇上映,他们被视为反天主教争议发挥了难得的一步。 “教皇和女巫”,讽刺教皇的偏执,药物腐坏的白痴和梵蒂冈的腐败,引起了愤怒,秋天全国天主教团体和一些当地的教會、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总教区大主教哈里·弗林,以及来自克鲁克斯顿主教薇诺娜,写信给州的160万天主教徒。他们敦促Bruininks重新思考應否播出有關戏剧。丹尼斯·麦格拉思,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总教区的发言人,说他不记得国家的主教曾提出这样的要求。该大学表示,它没有计划停止舞台劇播放。[24]

苏格兰[编辑]

近年来,足球一直是很多在苏格兰的宗派偏见的一幕。通过格拉斯哥对手凯尔特人足球俱乐部(罗马天主教有关)和格拉斯哥流浪(新教)的宗教背景对鸿沟的两边​​引发了更大的愤怒,变成宗派偏见和衝突。

俄罗斯[编辑]

天主教會被認为在社会中發揮了宗教的作用,但在其他时间,指俄罗斯东正教会被國家操纵,这是一个用以打击罗马天主教。

以色列[编辑]

以色列的反天主教起源于1948年这个犹太人国家成立之时。当时有几个天主教徒占多数的村庄,例如Kafr Bir'im和Iqrit,都被以色列国防军用强制手段减少人口。[25]1948年以后,天主教神父被驱逐出这个国家,许多教堂被占用、关闭或强迫出售。最近以色列拒绝并试图阻止任命天主教會任命巴勒斯坦人為主教。[26] 以色列政府1998努力阻止圣座任命加利利总主教被梵蒂冈和其他国家的谴责。以色列怀疑和敌视天主教神职人员,导致事故,如2002年10月的拘留和骚扰希臘大主教埃利亚斯Chacour和大主教布特罗斯Mouallem,防止他离开耶路撒冷,以防止他参加在伦敦的宗教会议。[27] [28]近年以色列政府與教廷關系改善。

参考文献[编辑]

  1. ^ 1701 Act of Settlement
  2. ^ 英重大變革 王位繼承男女平等. 中央社. 2011年10月28日. 
  3. ^ Scotland On Sunday: Nov. 2006: "Football rivalry boosts religious orders"
  4. ^ The Times Newspaper May 2006:A new link has been made between the Old Kirk and Scotland's Catholics...Scotland the heartland of the UK's Catholics.
  5. ^ Foster, J. R.; Jean Marie Mayeur, Madeleine Rebérioux. The Third Republic from Its Origins to the Great War, 1871-1914.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 February 1988: p. 84. ISBN 0-521-35857-4. 
  6. ^ Patrick R O'Malley (2006) Catholicism, sexual deviance, and Victorian Gothic cultur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7. ^ Franchot, Jenny. Two Escaped Nuns: Rebecca Reed and Maria Monk. Roads to Rome: The Antebellum Protestant Encounter with Catholicism. Berkeley, California (USA):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4. ISBN 0-520-07818-7. 
  8. ^ Mannard, Joseph G. American Anti-Catholicism and its Literature. 198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2-10-21). 
  9. ^ Franchot, Jenny (1994). "Two Escaped Nuns: Rebecca Reed and Maria Monk", Roads to Rome: The Antebellum Protestant Encounter with Catholicism. Berkeley, California (USA):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ISBN 0-520-07818-7
  10. ^ Mannard, Joseph G. American Anti-Catholicism and its Literature. 198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2-10-21). 
  11. ^ 羅馬主义歷史”“第2版,1852年,页646-47约翰·道林
  12. ^ [HTTP://www.cermusa.francis埃杜/ CSD/ Pilot.htm 不,你不会,波普先生!”:简史反天主教在美国]中,在距离项目提供的圣弗朗西斯大学天主教研究由三个部分组成系列交付宗教研究系助理教授亚瑟Remillard。圣弗朗西斯大学CERMUSA网站,2007年5月
  13. ^ 赫伯格,威尔。 “宗教的世俗化的社会:美国的三大宗教的多元化若干问题”,第一卷的宗教研究的回顾。1962年,页37
  14. ^ 22783
  15. ^ [HTTP://www.sentinel .ORG/文章/2000-17/3870.html俄勒冈运行在复活节反天主教广告]
  16. ^ 色彩鲜艳活泼,广告牌标志开始的新“教皇是反基督者”活动
  17. ^ Template:举网
  18. ^ Template:举网
  19. ^ Template:引述消息
  20. ^ 300故障奥康纳角色在艾滋病委员会
  21. ^ 最后可接受的偏见
  22. ^ QuickTime影片
  23. ^ [1]
  24. ^ [2]
  25. ^ Khalidi, Walid. "All that Remains: The Palestinian Villages Occupied and Depopulated by Israel in 1948.". IPS. 1992. ISBN 0-88728-224-5. 
  26. ^ Gruber, Ruth. 以色列反对梵蒂冈选择巴勒斯坦总主教. The Jewish News Weekly. 1998-08-14. 
  27. ^ 梵蒂冈谴责以色列Over Comments On 巴勒斯坦主教. Catholic World News. 1998-08-07. 
  28. ^ Solheim, James. "Christian Leaders from Jerusalem Blocked From Attending Interfaith Meeting in London". Episcopal News Service. 2002-10-23. 

延伸阅读[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