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反弹道导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次戰區高空防禦飛彈攔截試驗

反弹道导弹是一种旨在拦截弹道导弹导弹。弹道导弹能够依照彈道飞行轨迹投射弹头,化学弹头,生物武器弹头或常规弹头。“反弹道导弹”可用来描述任何一种设计用来对付弹道导弹的导弹系统。不过,它常常特指用于那些远程,装备了核弹头,用于拦截洲际弹道导弹的导弹系统。

历史上只有两个反弹道导弹系统投入过正式使用,它们是美国的卫兵英语Safeguard Program系统和俄国的A-35反弹道导弹系统英语A-35 anti-ballistic missile system。前者使用LIM-49A“斯巴达”短跑英语Sprint (missile)两种导弹进行拦截,而后者使用Galosh导弹英语Galosh (missile)进行拦截。每一个导弹装备了核弹头。卫兵系统只服役了很短一段时间;俄国的系统进行了改进,现在仍然可以使用,新的名称是A-135,使用Gorgon英语Gorgon (missile)Gazelle英语Gazelle (missile)两种导弹。不过,美国的陆基中段防御系统(Ground-Based Midcourse Defense简称GMD,就是之前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最近已经具备了初步的作战能力。它不使用火药,发射的是动能弹丸

反弹道导弹的发展[编辑]

二战至二十世纪50年代[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研制出V-1导弹和V-2导弹,用于对付盟军。这种当时的秘密武器,虽然技术还不成熟,命中精度和杀伤力不大,但是他们的问世和使用,开创了世界上最早的导弹战。

战后,美军开始研究反导导弹。不过50年代后期研究的重点转向了苏联方面。苏联的首颗人造卫星在1957年10月4日发射,促使美国优先考虑防范苏联的远程炸弹。

第一个实验性的反弹道导弹系统是苏联的V-1000系统(A-35反导系统的一部分),紧接着是美国的宙斯系统。宙斯后来被证明毫无用处,于是开发了哨兵系统。

用來擊落彈道飛彈的飛彈,一般使用核彈頭,利用核彈強大的爆炸高熱和放射線使目標失效,並且可加大有效殺傷半徑,以彌補高速飛行下過大的誤差。由於美蘇簽定了反彈道飛彈條約,雙方只能在首都附近佈署,數量不足使其失去研發的意義,當年的反彈道飛彈已經停止研發。但是由於美國展開了戰術飛彈防禦(TMD)與國家飛彈防禦(NMD)的計劃,新一波的反彈道飛彈研發風潮也有展開的可能。而現在的反彈道飛彈發展趨勢,是使用較沒有核污染危險的傳統彈頭,以近距離爆炸的破片,或是以直接撞擊的方式擊毀目標。 在早期的反弹道导弹研究中也有其它国家的参与。例如加拿大CARDE计划英语DRDC Valcartier,主要是研究反弹道导弹系统存在的问题。

二十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编辑]

宙斯、哨兵、卫兵[编辑]

美国的宙斯系统是由两枚导弹、两个雷达及其相关的控制系统组成的。一枚是升级之后的宙斯导弹(后来改称LIM-49斯巴达人导弹英语LIM-49 Spartan),射程更远,且装备了500万吨级的弹头,用以在大气层外释放大量的X射线来摧毁弹头。第二枚是一枚中短程导弹,名为斯普林特英语Sprint (missile),具有非常高的加速度,以拦截那些躲过了斯巴达导弹的落网弹头。斯普林特是一种速度非常快的导弹(据说可以在4秒钟内加速到13000公里/时,平均加速度达到100g),具有一个小型的W66增强辐射型弹头。

新的斯巴达导弹也改变了部署方式。以前的拦截系统只能在城市附近部署,而斯巴达导弹的拦截范围是数百英里,允许只要有一个基地,就可以保护整个美国大陆,这就是哨兵系统的原理。不过当证明这种发法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之后,一种更小型的反导部署——卫兵系统英语Safeguard Program就提了出来。卫兵系统的原理与哨兵系统相同。只是卫兵系统只保护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基地免受攻击,从理论上来看,这也确保一旦美国需要,可以对攻击进行回应,一个活生生的“玉石俱焚”原则的例子。

苏联的反弹道导弹系统[编辑]

苏联于1961年3月使用V-1000导弹英语V-1000进行反导拦截试验,V-1000导弹从1500公里之外发射,成功的拦截了R-12弹道导弹的弹头。V-1000导弹的拦截原理是在高空引爆核弹头。这一点在实际军事情况下毫无用处,因为谁也不愿意自己的核弹在本国上空爆炸。

V-1000导弹属于苏联A-35反导系统的一部分。 该系统设计使用Galosh导弹在外太空对来袭导弹进行拦截,并于二十世纪70年代初在莫斯科周边布置了4处。

根据1972年签署的反导条约的规定,该系统从最初计划的大规模部署,缩减为在莫斯科周边只部署了2处。80年代该系统被A-135反弹道导弹系统取代。

防御分导式多弹头带来的问题[编辑]

分导式多弹头示意图。图中LGM-118A和平守护者导弹正在进行实验。八颗皆来自同一枚导弹,若使用实弹,每一条线代表25倍广岛小男孩核弹的爆炸威力

反导系统最初设计用来防御单弹头的洲际导弹。随着火箭尺寸的增加,大弹头的洲际导弹的造价将远高于拦截它的导弹。在军备竞赛中,防守的一方将会获胜。

不过自从使用了分导式多弹头之后,情况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忽然间每一次进攻不是只有一枚弹头,而是多枚弹头了。防守方对每一个弹头都需要一枚拦截导弹,这就导致了防守方的花费比进攻方多了许多。

1972年的反弹道导弹条约[编辑]

众多的技术、经济、政治原因,促使美苏两国在1972年5月26日签署了反弹道导弹条约。这一条约限制发展战略(非战术)反弹道导弹。

根据反导条约和1974年的修订版本,苏联与美国可以各自选择两处分散的地点,各部署100枚反弹道导弹防御以重要目标。苏联部署了A-35反弹道导弹系统来保护莫斯科。美国部署了卫兵系统保护北达科他州的圣福克斯空军基地。

2002年6月13日,美国宣布将退出反导条约,随后宣布研发之前受到双边条约禁止的导弹防御体系。美国解释这一举动是因为“《反弹道导弹条约》妨碍了我们政府寻求保护民众的新途径所做的努力,阻碍了保护民众免遭恐怖分子和流氓国家的导弹袭击的努力。”[1]

二十世纪80年代反弹道导弹的发展和波斯湾战争[编辑]

里根时代的星球大战计划,以及在各种能量束型武器的研究,为反导技术带来的新的发展。

星球大战计划极具野心,能够防御苏联庞大的洲际导弹的进攻。其核心内容是:以各种手段攻击敌方的外太空的洲际战略导弹和外太空航天器,以防止敌对国家对美国及其盟国发动的核打击。其技术手段包括在外太空和地面部署高能定向武器(如微波、激光、高能粒子束、电磁动能武器等)或常规打击武器,在敌方战略导弹来袭的各个阶段进行多层次的拦截。

由于系统计划的费用昂贵和技术难度大,许多计划中的项目,最终无限期延长甚至终止。加上苏联后来的解体。美国在已经花费了近千亿美元的费用后,于20世纪90年代宣布中止“星球大战计划”。

爱国者导弹是第一个实际部署的战术反导系统,一开始它只是用来拦截飞机,后来的改良型才是用来做反导导弹的,这也导致它的使用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它被用来拦截伊拉克的飞毛腿导弹。战后分析显示,爱国者导弹的实际效果远远不及预想,因为它的雷达和控制系统无法准确判断飞毛腿导弹重返大气层时哪个是弹头,哪个是碎片。

二十世纪90年代后海湾战争时期反弹道导弹的发展[编辑]

战术反导的发展[编辑]

星球大战计划[编辑]

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编辑]

拥有反导能力的国家[编辑]

美利坚合众国[编辑]

美國國家飛彈防禦署標誌
美國的YAL-1機載雷射系統是先發制人的上升段防禦主力

俄罗斯[编辑]

俄罗斯在80年代时在莫斯科周围部署A-135反弹道导弹系统,A-135导弹装备有核弹头,但由于资金缺乏,维护不当等原因,正逐步丧失作战能力。

以色列[编辑]

一枚箭-2式反导导弹正在发射

以色列的箭式战术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是以色列和美国联合研制的。[2]

整个系统的研制和投入使用已经经历了4个阶段:

  • 1986-1988年为第一阶段,主要研制了试验型的箭-1导弹系统。
  • 1991年开始第二阶段,研制了更小尺寸、重量更轻的箭-2导弹系统。
  • 1999年开始第三阶段,开始全面实验可供部署使用的箭式战术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包括反导导弹、发射装置、地面雷达等。
  • 2003年开始第四阶段,以色列在这一阶段部署了两套试验性的箭-2反导系统,旨在进一步改进系统性能。[3]

日本[编辑]

日本感受到彈道飛彈威脅的時間為1998年北韓導彈試驗之後,大浦洞1號飛彈飛越日本本土的事蹟讓日本國內感受到導彈威脅確實存在。除採購愛國者PAC-3防空飛彈外,也和美國合作開發使用神盾戰鬥系統為作戰核心的海基反彈道飛彈系統-標準三型飛彈。標準三型在2007年12月通過測試,並且在金剛級護衛艦上服役;在搜索設備部分,日本目前在青森設置一台戰區高空防禦飛彈所使用的AN/TPY-2長程X波段反飛彈雷達,未來將在京都配置第二套相同系統,提高日本對彈道飛彈的搜索能力。

印度[编辑]

印度在反导领域的努力很活跃,其反导技术主要依靠了自身的发展,并整合了(他国的)雷达与本土设计的导弹。

2006年11月27日,进行的大地防空演习中(Prithvi Air Defence Exercise,PADE)一枚拦截火箭成功的在50公里的上空击中了弹道导弹目标[4]

2007年12月6日,一枚印度自主研制的先进防空导弹(Advanced Air Defence (AAD) missile)成功地进行了导弹拦截试验,在15公里高空成功拦截了来袭导弹[5]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国曾于2010年进行了一次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宣布试验达到了预期目的,并称这一试验是防御性的,不针对任何国家。[6]

在該次後,目前中共在2013年1月27日又进行了一次陆基中段反导拦截试验、2014年7月23日宣佈實施一次陸基反導技術實驗[7]。不過操作型號及實驗特性等目前仍未有公開資料。

中華民國[编辑]

中華民國在1990年代末期採購了愛國者PAC-2+防空飛彈佈署在台北盆地周邊,獲得有限度的防禦能力;在2004年獲得美國允諾出售愛國者PAC-3,並且為原本的PAC-2發射連升級成PAC-3標準。除飛彈之外,1990年代末期柯林頓政府出售鋪路爪長程預警雷達改良型,目前國軍的長程預警雷達在2013年正式啟用,且可有效追蹤上千公里外的發射軌跡。

除了外購,本土科研單位也致力於反彈道飛彈的研究。中山科學研究院在1990年代末起以國造天弓二型防空飛彈為基礎進行開發,早期稱為天弓ATBM(Anti-Tatical Ballistic Missile),後命名為天弓三型;天弓三型使用「長山」相位陣列雷達,理論上具備攔截戰術彈道飛彈匿蹤戰機巡弋飛彈等能力,相關計畫在2011年結案,但目前仍未排入量產,實際成果民間仍不明朗。

反导技术的发展[编辑]

欧洲[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1963年,毛泽东说“我们是战略防御方针,要搞些防御武器”。为此,聂荣臻组建了一个反导防御小组,由钱学森负责,抓反导武器的预先研究。1963年12月16日,毛泽东与聂荣臻谈到利用激光技术搞反导弹武器时说:“死光(指激光),搞一批人专门去研究它。要有一小批人吃了饭不做别的事,专门研究这个。没有成绩不要紧。军事上除了进攻武器外,要注意防御问题的研究,也许我们将来在作战中主要是防御?”1964年2月6日,毛泽东会见钱学森、竺可桢、李四光三位科学家时说:“有矛必有盾,搞少数人有饭吃,专门研究这个问题,五年不行,十年;十年不行,十五年。总是要搞出来的。”[8]。2月29日时任国防科委主任的聂荣臻元帅要钱学森详细回忆毛泽东此次谈话关于导弹和反导的具体内容,钱学森写了谈话记录上报给聂荣臻。据此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首次明确提出防御战略设想。而且从预研上升到了在5-15年要搞出成果的型号研制。1964年3月23日,国防科委召开了弹道导弹防御科学讨论会。参会有三十多位专家和领导分别来自四机部、国防部五院、国防部十院、中国科学院、军委炮兵等单位(当时尚未成立第二炮兵)。这个讨论会明确了反导的三个可能途径,并就此做了初步分工:国防部五院负责导弹反导弹,炮兵科学研究院负责超级大炮反导弹,中科院上海光机所负责激光反导弹。总体代号为640工程。1965年5月10日,中央专门委员会办公室发出《关于防御敌导弹的研究工作问题的通知》,要求四机部、五机部、六机部、七机部、中国科学院、军委炮兵、国防科委二十基地,必须把防御敌导弹的研究,纳入本单位的年度和长远规划。1965年7月8日,国防科委向中央专委呈交《关于反导弹防御体系的研制规划报告》,计划在1973-1975年间研制出拦截系统,并进行拦截试验。1965年8月27日,中央专委第13次会议批准了该报告。

1966年6月,国防科委二十基地在库尔勒组建了第四试验部,即反导导弹靶场。1969年年底,三北重要部队、单位向内地疏散,正在建设的新疆反导导弹靶场迁到云南寻甸县大石洞。七十年代,反导导弹靶场扩建为二十四基地。进行了“反击1号”低层高超音速拦截导弹系统独立回路遥测弹的飞行试验、“反击2号”低层拦截弹系统、“反击3号”中段高层拦截弹系统;“反卫1号”反卫星激光系统、战略预警系统包括河北宣化的7010大型相控超远程预警雷达、云南沾益的110远程单脉冲精密跟踪雷达,以及640-2工程即超级大炮反导弹项目。七机部二院的主要任务就是地对空导弹与反导导弹的“先进防御”系统研制。

中国反导系统仍然停留在研究层面上,并未投入实际使用。故官方并没有明确现在中国所具有的反导能力。

因存在一本《863先进防御技术通讯》的刊物,故可认为863计划中包含反导的相关研究。

2010年1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境内进行了首次中段反弹道导弹试验,并取得了成功。

日本[编辑]

2007年3月29日,日本在东京北部的航空自卫队基地埼玉县入间空军基地部署爱国者-3型导弹[9]

2007年11月29日,日本在东京东部千叶县习志野空军基地部署了第二套弹道导弹拦截系统[10]

2007年12月18日,日本防卫省宣布其海上自卫队金刚级驱逐舰当天在夏威夷考爱岛附近海域试射了标准-3型(SM-3)海基拦截导弹,并成功的击中假设的模拟导弹[11]

陆基反导系统主要用于低空拦截,海基反导系统主要用于高空拦截,他们共同构成了日本的主要导弹防御体系。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