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鐵爭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反高鐵運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香港高鐵爭議是指於2009年下旬香港政府在推動整個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計劃時,在財政支出、回收土地,以及是車站選址、設計等問題上,引起了香港社會人士的關注與彼此之間的衝突。

背景[编辑]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規劃初期曾稱為區域快線)香港段起屹於香港九龍佐敦西部的西九龍填海區西九龍總站,止於香港與深圳的邊境,總長26公里。途經九龍西九龍填海區油麻地大角咀深水埗南昌)、葵涌尖山金山,以及新界大帽山石崗八鄉雞公嶺牛潭尾米埔的地底。沿途不設站,只設西九龍總站

支持人士的意見[编辑]

香港撐高鐵運動的一次聚會

年輕人士[编辑]

數位「八十後」網民發起「撐高鐵大聯盟」Facebook群組,當中四位代表於2010年1月13日在旺角西洋菜街召開記者會。大聯盟主席倫銘佳表示,香港立法會為撥款與否爭論不休,他們認為年輕人不是一面倒反對興建高鐵。他們表示希望透過集會靜坐,爭取立法會盡快通過高鐵撥款,同時向公眾傳達年輕人亦非一面倒反對高鐵的信息。2010年1月15日傍晚5時45分,「撐高鐵」的靜坐行動開始,直至晚上10時結束。[1]

商界人士[编辑]

香港旅遊業議會主席胡兆英表示,興建高鐵對香港有百利而無一害,所帶動的經濟效益亦難以估量。他說:「政府估計的旅客數字十分保守,已經沒有計算參加鐵路沿線商務展覽的人流。」他指出,廣州、深圳及東莞等地,不斷有會議展覽中心落成,如果高鐵接駁至香港,可吸引更多商務旅客到訪。

110個中小型商會亦於1月14日聯名刊登廣告,表態支持高鐵,期望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撥款。

港鐵行政總裁周松崗接受有線新聞訪問,再度公開表態指政府方案經濟效益較大,屬較佳方案。

親北京政團[编辑]

行動[编辑]

民建聯在1月12日至14日進行的調查顯示,72.2%受訪者支持香港盡快興建高鐵,19.9%不贊成。有75.9%受訪者認為高鐵的興建,有效提升香港的競爭力,及可免被國內邊緣化。此外,就是否贊成立法會在就撥款作出支持決定時,有69.9%受訪者贊成,另19.5%反對[來源請求]。民建聯亦於向政府提交1.2萬個撐高鐵的市民簽名。而十多名自由黨年輕成員於1月14日在立法會門外示威,以支持政府興建高鐵,他們同日也在中環收集簽名撐高鐵,部份人士更高舉抗「拉布」的橫額。

2010年1月15日,支持興建高鐵陣營內,多個團體在遮打花園集會。「旅遊界支持高鐵大聯盟」於下午四時許舉行活動,以「為本港長遠經濟、旅遊發展好」的旗號力撐高鐵,估計有近千人參加。大會除派發紅色貼紙及帽,又舞龍舞獅助興,並邀來「演藝王國」表演各式舞蹈如森巴舞肚皮舞以助聲威。旅遊業議會主席胡兆英指,昨日有五百多人到場支持,又希望以嘉年華形式,預先慶祝高鐵撥款通過。

「撐高鐵陣線」則有六名請願人士於晚上八時許,邊流淚邊剃頭,抗議泛民在議會內進行「拉布」,諷刺泛民議員「無法無天」。而在社交網站Facebook呼籲支持者到場聲援的「撐高鐵大聯盟」,全日有數十人在場,以集會靜坐方式支持興建高鐵。而不少建制派議員不滿反對派刻意「拉布」,昨日步進議事廳前已在胸口或手臂貼有紅色圓形的貼紙,上寫有「支持高鐵」,並在「拉布」一詞上打交叉,向「拉布」說不。此外,十多名東涌居民也抗議泛民議員「拉布」,令北大嶼山醫院撥款申請遙遙無期。由於有部分反高鐵人士在遮打花園紮營,與留守遮打花園的支持人士可「近距離接觸」,警方高度戒備,組成人鏈把支持和反對陣營完全分隔,以防發生衝突。雖然人鏈阻止雙方「接觸」卻阻不了對罵,「天價高鐵,港人不要」、「反高鐵者不食人間煙火」聲此起彼落,但猶幸並無發生任何衝突事件。除了在遮打花園的警員人鏈外,財委會會議期間,警方派出大批警員布防,立法會大樓外每三、四步即有一名警員站崗,估計動員逾千人以策安全。

2010年1月16日,香港電台廣播節目《星期六問責》移師皇后像廣場舉行,邀請支持以及反對興建高鐵的青年發言,其中「撐高鐵陣線」發言人呂迪明表示,興建高鐵有助本港經濟發展。她表示,走出來支持高鐵,是希望反映社會上對高鐵的另一種看法,並非一面倒反對,也不希望香港人以為所有年輕人都反對興建高鐵。她批評反高鐵人士為菜園村居民成立關注組,其實並不代表所有村民的意見,菜園村是有個別居民想搬遷,接受賠償方案,卻被迫出來抗議。而青年民建聯副主席張思晉表示,反對高鐵的人士建議總站興建在錦上路,並無徵詢該區居民的意見,情況比在原址的建議西九龍方案更嚴重;他又指,政府過去舉辦了百多場諮詢會,不明白反方為何指諮詢不足。他認為政府除了傳統的諮詢方法,亦可以透過網上和年輕人溝通,年輕人亦有責任去了解。

在立法會外,約千人以吶喊聲表達訴求,爭取盡快通過高鐵撥款,並為議會內的官員和支持興建高鐵的議員打氣。工聯會屬下的香港建造業總工會及香港百貨商業僱員總會等千名會員,昨日齊集立法會外支持高鐵盡快興建,他們除高叫口號,更經常高唱《獅子山下》、《愛拚才會贏》等歌曲,支持在立法會內「苦戰」的立法會議員及眾官員。亦有支持者特地扮財神,寓意高鐵能刺激香港經濟,帶來財富。多名立法會議員如劉皇發陳克勤王國興黃容根等不時在休會期間,親身到場答謝支持者。集會期間,每當有「80後」苦行青年經過,撐高鐵支持者均高聲喊話表示:「沒有工作,比苦行更苦!」從事貿易、經常要往來內地及香港的陸先生表示,希望高鐵建成後可更快捷往來兩地,便利貿易往來。他說:「路通,財才通!」如香港沒有高鐵連接內地鐵路網絡,必會被邊緣化,對經濟只會帶來不良影響。陸先生堅信高鐵項目有民意基礎,當局對市民關心的事宜加快處理是回應民意,又批評反對派為反對而反對,漠視民意。對於反高鐵人士多番挑釁,香港建造業總工會理事長周聯橋表示,前晚財委會會議後受反高鐵人士衝擊,工會較早前準備的支持高鐵橫額被人刻意破壞,損失數以千元計,但工會不想與反高鐵人士起正面衝突,會以寬容態度對待不同意見的人士。傍晚6時許,當傳來高鐵撥款獲通過的喜訊後,眾人無不為迎接「高速」世代歡呼喝彩。

互聯網群組[编辑]

部份香港市民有鑑於反對高鐵者紛紛組織團體行動抗爭,一面倒的批評為高鐵撥款製造不公平,加上不滿部份反高鐵人士的激烈行動,故在社交網站Facebook設立「撐起高鐵,撐起香港」、「反反高鐵小組」、「九十後撐高鐵」、「八十前後撐高鐵組」等群組,表達支持立法會批准高鐵撥款。其中,「撐起高鐵,撐起香港」群組約有20,000人加入,「九十後撐高鐵」群組則有1,000人[來源請求]

其中,9位80後為主的網民發起「撐高鐵大聯盟」Facebook群組,四位網友代表於1月13日在西洋菜街召開記者會。大聯盟主席倫銘佳表示,立法會為撥款與否爭論不休,他們不能認同社會有意見認為年輕人普遍反對於西九設高鐵總站,希望透過集會靜坐,要求立法會盡快通過西九高鐵撥款,同時向公眾傳達年輕人亦非一面倒反對高鐵的信息。今次「撐高鐵」靜坐行動,於1月15日傍晚5時45分開始,直至晚上10時結束,估計約1,000人參與。倫銘佳呼籲「撐高鐵」的人到時要穿上淺色的衣服。他又表示,未有與「反高鐵」的一方進行聯絡,如果到時雙方發生衝突的話,會交由警方處理,參與靜坐的人亦應保持克制。大聯盟聯絡人杜礎圻是上海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的碩士學生,他表示自己曾乘坐高鐵,認為建造高鐵是大勢所趨,高鐵若再押後興建,成本將會大增至最少1,000億港元[來源請求]。而在夜校就讀會計,22歲的劉志偉表示,高鐵可以吸引內地富人來港消費,有助振興香港經濟。

商界代表[编辑]

香港旅遊業議會主席胡兆英表示,興建高鐵對香港有百利而無一害,所帶動的經濟效益亦難以估量。他說:「政府估計的旅客數字十分保守,已經沒有計算參加鐵路沿線商務展覽的人流。」他指出,廣州深圳東莞等地,不斷有會議展覽中心落成,如果高鐵接駁至香港,可吸引更多商務旅客到訪。[2]香港總商會香港中華總商會等6個商會,亦於同年1月14日聯名刊登廣告,表態支持高鐵,期望香港立法會財委會早日通過撥款。[3]港鐵行政總裁周松崗接受有線電視訪問,公開表態指香港政府方案經濟效益較大,屬較佳方案。[4]

藝人立場[编辑]

反對人士的意見[编辑]

高鐵香港段被部份人批評指草率上馬沒有計劃,工程與鐵路及公路路線重覆、破壞居民的生活狀態、空氣及噪音污染、26公里的高鐵造價超過650億,全球最貴。一個名為「高鐵關注組」的組織成員梁啟智指出,包括上海等10個高鐵站均設於市中心外,原因包括市中心沒有地方;希望透過高鐵站帶動周邊發展等。他力數在西九設站的「七宗罪」,包括造價高昂、接駁困難,受惠人數僅得40萬人等[6]。2009年11月29日數十名反高鐵示威者入晚後仍然在政府總部門外抗議並與警方對峙,深夜有數十名警方機動部隊人員增援[7][8]MyRadio節目主持人蕭若元稱高鐵極不合成本效益,主要為大型建築公司提供盈利之用[9]。而政黨社會民主連線公民黨亦強烈反對興建高鐵 [10]。他們於審議政府申請撥款時,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上利用不同的方式令表決時間多次延後。

另一方面,不少反對者(尤有不少屬八十後)亦透過facebook討論區網誌以至twitter等方式表達對政府高鐵方案的不滿,並於2010年1月8日審議高鐵撥款當天包圍立法會[11]

理據[编辑]

反對陣營對廣深港高鐵香港段之批評理據包括但不限於:

  1. 鐵路工程與現有交通路綫重覆:現已有不少途徑供市民往返中港兩地,如過境巴士、東鐵綫城際直通車飛機等。此外,香港現時已有不少公路連接新界北部邊境與市區。
  2. 破壞居民的生活狀態、空氣及噪音污染:現時走線除影響元朗區石崗橫台山菜園村一帶居民,亦會影響其他居民,如大角咀不少舊樓的地基就可能受地底下的工程影響,走線亦穿過華景山莊的山下。此外,西九文化區的工程亦可能受高鐵工程影響。
  3. 26公里的高鐵造價超過650億,為全球造價最貴之鐵路項目。
  4. 高鐵站應該設於市中心外(例如錦上路站):市中心(此處指西九龍總站一帶,惟西九龍是否屬香港之市中心範圍仍有爭議)現時的交通已受重大壓力,興建高鐵站後相信會令交通問題日趨嚴重。另外,市中心是已高度發展地區,相對下新界北部一帶更需要高鐵站帶起地區經濟發展。[12]而設於西九龍亦令造價相應提高。
  5. 高鐵不合成本效益,而且除了日本新干线[13],全世界的高鐵都不能賺錢。建造費用高昂難以收回成本,其製造的效益(如製造就業機會、增加中港兩地交流等)也受到質疑。
  6. 沒有一地兩檢(見深圳灣口岸):所節省的時間可能會被浪費於入境手續之上。由於香港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屬於兩個不同的關稅區,故若國內海關人員以一地兩檢名義在香港執法會令WTO質疑香港與中國的兩個不同的關稅區的地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規定「中央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一切機構及其人員均須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如果實施一地兩檢的話,海關設於每一個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每一個站是非常浪費資源,如果設於香港又會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更甚者,可能會令WTO質疑香港與中國的兩個不同的關稅區的地位。
  7. 欠缺計劃,隱瞞細節:於審批高鐵撥款的會議上,不少立法會議員曾多次詢問上述各項問題,但政府並未給予充分回應,尤其於細節上(原料來價、搭客數目評估方法、生態環境評估等)往往以「政府已有充分考慮」作回應,且否決向議員及公眾披露相關文件之內容。
  8. 沒有充分諮詢:政府並沒有舉行大型諮詢會收集市民意見,即使有亦欠缺宣傳,使人們未有得悉諮詢會之安排。
  9. 高估客量: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出席論壇時表示政府估算每日9.9萬的客運量,不過客量估算是否準確遭到各方質疑,公共專業聯盟更指出,現時機場快線的客量現時每天只有2.9萬人次,遠未達至90年代籌建時估算的3.9萬,令半個香港站月臺12年來一直荒廢,公共專業聯盟主席黎廣德批評港府對很多基建的預測往往不準確。[14] [15]

值得留意的是,大部分反對者其實並不反對興建高鐵,只是質疑現有方案是否合理。[16] 不過,文思慧等民間學者採取更堅決的生態立場,指反高鐵「是從香港人要反省對萬物與眾生的基本責任出發,故絕對不會認為改改走線、加多幾個站就會令得高鐵可以接受,更絕不會與最終目標是將新界西北發展為副都市及交通樞紐的所謂綠色planner等「專業人士」有所聯繫,或一同搞甚麼對策」[17]

另外,對以上質疑,文匯報記者羅敬文曾作相關回應,見相關報道。但其回應的中立性受到反高鐵人士的質疑。

主要成員[编辑]

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活躍之主要成員(部份)包括但不限於:

具體行動[编辑]

禮賓府外千人聚集反高鐵[编辑]

2010年1月15日,反高鐵人士衝破警方防線到達禮賓府後門。

數百名原本聚集在立法會外的反高鐵人士,晚上在財委會會議結束後,步行往禮賓府外,途中在上亞厘畢道和警方激烈衝突,警方組成人鏈阻止他們前進,但示威人士衝破警方防線,到達禮賓府後門,坐在地上,要求與行政長官曾蔭權對話,警方在禮賓府外築起防線 。[19]

不同人士與組織的立場[编辑]

藝人立場[编辑]

後續影響[编辑]

  • 八十後」青年的冒起
  • 取消立法會功能組別運動

參見[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