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塔夫三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古斯塔夫三世
Alexander Roslin - Gustav III.jpg
1775年的古斯塔夫三世
瑞典國王
在位 1771年2月12日 – 1792年3月29日
加冕 1772年5月29日
前任 阿道夫·弗雷德里克
繼任 古斯塔夫四世·阿道夫

配偶 丹麥的索菲亞·瑪格達列娜
子嗣
父親 阿道夫·弗雷德里克
母親 普魯士的盧維莎·烏爾里卡
出生 1746年1月24日
斯德哥爾摩
過世 1792年3月29日(46歲)
斯德哥爾摩王宮
安葬 斯德哥爾摩騎士島教堂

古斯塔夫三世Gustav III,1746年1月24日-1792年3月29日),是1771至1792年間的瑞典國王。他是瑞典國王阿道夫·弗雷德里克之子、卡爾十三世之兄、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的外甥,也是俄羅斯女皇葉卡捷琳娜二世之表弟。

他利用派系鬥爭加強王權,終結了瑞典史上的「自由時代」,並進行財政、司法和行政改革;另一方面,他熱心發展瑞典藝術和文化,成立了瑞典學院瑞典王家歌劇院

1792年,他被瑞典貴族刺殺死亡。

王儲[编辑]

1766年,他迎娶丹麥國王弗雷德里克十世的女兒索菲亞·瑪格達列娜,10月1日透過代理人成婚,並在11月4日親自在斯德哥爾摩完婚。這場婚姻並不美滿,部分原因是雙方性格不合,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太后的干預。二人誕下兩個子女:古斯塔夫·阿道夫王儲和斯莫蘭公爵卡爾·古斯塔夫王子。古斯塔夫需要阿道夫·蒙克協助才得以和妻子圓房,太后甚至聲稱國王不是王儲的親生父親。有傳言指他是同性戀者,並和兩位大臣有親密關係,但瑞典學院成員埃里克·倫羅特Erik Lönnroth )指出這傳言並無事實根據[1]

古斯塔夫王儲在1768年首次主動干預政事,下令支配朝廷的便帽派召開特別會議,希望憲法可以賦予君主更大權力。然而,曾打勝仗的禮帽派拒絕履行選舉前許下會支持古斯塔夫的承諾。古斯塔夫心酸地寫道:「我並不為在憲法戰役中落敗而感到太難過;令我沮喪的是看見我國腐敗不堪,國祉陷入混亂。」

他熱衷於瑞典國家歷史,為他身上的血統而自豪:祖母是古斯塔夫·瓦薩卡爾十世·古斯塔夫的後人,擁有瓦薩王朝的血統。

1771年2月4日至3月25日,古斯塔夫出訪巴黎,當地的詩人和哲學家熱情款待他,高貴的婦女也誇讚他的功德。他和很多人終生保持通信。然而,這旅程並非觀光旅行,而是政治之旅,與當時的盟友法國交好。瑞典宮廷派出密使為他打點一切,而舒瓦瑟爾公爵也和他討論了在瑞典國內發動革命的最佳方法。他返國前,法國政府承諾會無條件每年給予瑞典150萬的大筆資助,而著名外交官韋爾熱納伯爵也從君士坦丁堡改駐斯德哥爾摩

回程途中,他在波茨坦探訪舅父腓特烈二世。腓特烈對古斯塔夫坦言,他和俄羅斯、丹麥意見一致,都承諾會保障現行瑞典憲法的健全,並建議古斯塔夫調停紛爭,不要動武。

他出訪巴黎期間,父親阿道夫·弗雷德里克病逝,古斯塔夫返國後,在5月29日加冕為王。

政變[编辑]

古斯塔夫三世在斯德哥爾摩大教堂加冕

返國後,他嘗試調停敵對的禮帽派便帽派之間的紛爭。

1771年6月21日,他在國會的致辭激動人心;瑞典國王已經有一個多世紀沒有在國會以母語發言了。

他強調所有黨派都須拋開敵意、共同合作,並以「自由人民的第一公民」身份為劍拔弩張的兩派調解糾紛。兩派曾合組內閣,但這完全是不設實際的,因為兩派都認為這種愛國行為無異於自我否認。操控朝政的便帽派試圖奪取國王的權力,使古斯塔夫三世考慮發動革命。

朝政受便帽派支配的瑞典,專注俄羅斯副總理尼基卡·伊凡諾維奇·潘寧Никита Иванович Панин)推動的「北方體制」,似乎逐漸落入俄羅斯的圈套。古斯塔夫三世認為只有政變使瑞典保持獨立。

這時,芬蘭貴族雅各布·馬格努斯·斯普雷特波爾滕Jacob Magnus Sprengtporten)遭受便帽派的打壓後,謁見古斯塔夫三世,提議發動革命。他負責突襲斯韋阿堡要塞,控制芬蘭後便會往瑞典本土進軍,與國王和忠臣會師於斯德哥爾摩附近,從而迫使國會接受新憲法,撤除對國王的所有限制。參與革命的還有同樣遭便帽派打壓的約翰·克里斯托法·托爾Johan Christopher Toll),他提議在南方的斯科訥發動另一次起義,控制克里斯蒂安斯塔德的城堡。經過討論後,他們決定芬蘭起義後數天,克里斯蒂安斯塔德就公開反抗當時政府。

國王的弟弟卡爾公爵調動了南方所有城堡的駐軍,假裝要鎮壓克里斯蒂安斯塔德的叛軍,但他抵達克里斯蒂安斯塔德後隨即加入起義軍的行列,往北向首都進軍。與此同時,斯普雷特波爾滕東赴芬蘭。

革命經費完全來自法國銀行家尼古拉·博容的借款,由瑞典駐法領事克路茨負責籌集。

古斯塔夫手臂上纏着的白布,在1772年政變後成為對國王效忠的象徵

1772年8月6日,托爾以虛張聲勢的戰術奪得克里斯蒂安斯塔德城堡;斯普雷特波爾滕10天後也成功突襲斯韋阿堡,但逆風使他難以往斯德哥爾摩進軍,而同時發生的一件事使他根本不須動身了。

8月16日,便帽派首領圖爾·盧德貝克Ture Rudbeck)到達斯德哥爾摩,通報南方發生叛亂的消息。古斯塔夫感到被敵人重重圍困──斯普雷特波爾滕於芬蘭受天氣阻礙,托爾身處500公里外,禮帽派首領不知藏身何地;故此,他決定不待芬蘭援軍,親自發動決定性的一擊。

18日晚上,他召集所有可信任的官員,翌晨在兵工廠旁的大廣場會合。19日10時,古斯塔夫騎上御馬,途中有一些擁護者加入,抵達兵工廠時已有200名官員聽他調遣。

他帶領他們到西北翼的守衛室,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他們。他對在場官員說:

若你們決意追隨我,就像你們的先祖追隨古斯塔夫·瓦薩古斯塔夫·阿道夫般,我就為你們和祖國的救贖捨生流血!

一名海軍軍官應聲說:

我等皆願為陛下效忠,不惜捨生流血![2]

古斯塔夫制訂新的效忠誓言,在場所有人都毫不猶豫地簽署了,宣告他們不再效忠國會,只聽國王古斯塔夫三世一人的號令。

不久,樞密院和首長盧德貝克都被逮捕,過程中沒有流血。古斯塔夫隨即在城內巡遊,到處受熱情群眾擁戴。卡爾·米加爾·貝爾曼寫了一首歌,名為《向古斯塔夫敬酒》(Gustafs skål)。

8月20日,傳令官在街頭巡視,宣告國會將翌日在王宮聚集;所有缺席的人都會被視為國家和國王的敵人。國會聚集後不久,身穿禮服的國王駕臨,發表了瑞典史上著名的演說,斥責國會以往的腐敗和放肆對不起國家[3]

新的憲法宣讀後,所有議員一致通過。國會隨即解散。從此,禮帽派便帽派成為歷史,議會制「自由時代」也結束了,「古斯塔夫時代」開始。

從立憲到專制[编辑]

古斯塔夫三世(左)、弟弟弗雷德里克·阿道夫和卡爾(後為卡爾十三世

古斯塔夫三世進行啟蒙時代的改革,使司法變得寬鬆,除廢除了酷刑外,免除了不少罪行的死刑。

他在每方面的政事都親自處理,但委任了自己的官員,而非從樞密院中委任。禮帽和便帽當政時,貪污風氣蔓延全國;如今,古斯塔夫須補救腐敗政治時,發現整個約塔上訴法院都要受審判。

行政和司法也採取了改革。1774年,新聞自由受法令保障,但有一些限制。國防升級至「大國」級別,海軍大幅擴軍,成為歐洲一大海軍。貨幣也在1776年進行改革,以挽救疲憊的經濟。

古斯塔夫也推行一些新的經濟措施。1775年,政府鼓勵穀物自由貿易,廢除了苛刻的出口關稅。此外,救貧法作出一些修訂,羅馬天主教徒和猶太人都有部分宗教自由。他的一大錯誤,是嘗試把政府壟斷酒的銷售,剝削了貴族的權益。

另一方面,他的外交政策就顯得克制和謹慎。1777年,他成為世界上首個承認美國為新國家的國家元首[4]。故此,國王在1778年9月3日斯德哥爾摩召集國會時,他對自己6年來的領導高度評價。議會很順從國王,「開會期間沒有發問過一條問題」。短短的會議間,官員可清楚看見自己已風光不再,完全地失去了政治大權。他們和國王的位置已經互換。國王現在是,以後也會是他們的主公。

古斯塔夫在1778年國會可謂要風得風;然而,他在1786年的國會會議遇上的阻力比10年前大得多,他提出的議案不是被直接否決,就是被議員修改得體無完膚,使他寧可自行撤回。這次會議使他逐漸決定完全奪去國會的權力,由他半獨裁式地統治。

同時,他的外交政策更是冒險。他違反了自己訂立的《1772年憲法》,沒有得到國會同意就對俄羅斯發動戰爭;這舉動觸發了同年7月的安亞拉陰謀,與俄羅斯勾結的貴族官員試圖在芬蘭策動獨立。古斯塔夫回國後,激起了民眾對貴族官僚的義憤,逮捕了反叛的首領,成功化解危機。他利用民眾對貴族的厭惡,在1789年國會提出《統一與安全法》(Förenings- och säkerhetsakten),獲三個非貴族等級支持下通過。君權大幅擴張,貴族大部份特權也被廢除,但國會仍擁有集資權。

對俄戰爭[编辑]

他慫恿俄羅斯協助他從丹麥手中奪取挪威,遭葉卡捷琳娜二世拒絕後,便在1788年6月向俄羅斯宣戰。當時俄羅斯的主力正和南方的奧斯曼帝國交戰,只撥出少量軍力對付瑞典。期間,一些貴族官員在芬蘭發動叛亂。丹麥為了聲援盟友俄羅斯,也向瑞典宣戰,但這場戰爭不列顛普魯士的調解下終結。

古斯塔夫最終在1790年7月9日斯溫斯克松德戰役擊敗俄羅斯波羅的海艦隊,取得瑞典海軍史上最大的勝利。俄羅斯在這戰中失去7000個士兵和三分之一艦隊。8月14日,瑞典和俄羅斯在韋雷拉Värälä)簽訂和約。8個月前,葉卡捷琳娜曾說瑞典國王必須「證明自己的悔意」,無條件赦免全體叛臣,並同意在國會保證下恪守和平,她才會「饒恕」他這場「噁心的侵略」;但瑞典如今不必這樣求和了。1791年10月,古斯塔夫和葉卡捷琳娜締結防衛同盟,俄羅斯須每年向瑞典繳付30萬盧布的資助。

和俄羅斯和解後,古斯塔夫籌組反雅各賓派的聯盟。他充分認識人民議會,能掌握法國大革命的方向和範圍。但他資金不足,也缺乏外國支持,使他的計劃無法順利進行。在耶夫勒1792年1月22日召開國會後兩個月,他就死於貴族策動的陰謀

遇刺[编辑]

古斯塔夫三世樓閣。3月16日,古斯塔夫三世離開這樓閣,參與化裝舞會。

1792年3月16日午夜,斯德哥爾摩王家歌劇院舉行了一場化裝舞會。古斯塔夫三世早就到場,和朋友共晉晚餐。晚餐期間,他收到一封威脅要殺死他的匿名信,但他不作理會,因為他早就收到無數封同樣信件了。之後,他進入參與化裝舞會會場。

國王進場後不久,就被雅各布·約翰·安卡斯特倫和同謀克拉斯·弗雷德里克·霍恩與阿道夫·里賓包圍。國王胸前懸着皇家撒拉弗勳章Kungliga Serafimerorden),勳章上的銀色閃爍着,在舞會中很容易就辨別得到。戴着黑色面具的同謀以法語對國王說:「俊美的面具客,可安好!」(Bonjour, beau masque!)然後,安卡斯特倫俏俏走到國王後,向他的左背發射了一槍。古斯塔夫跳到一旁,以法語呼叫:「啊!我受傷了,帶我離開這裏和抓住他!」(Ah! Je suis blessé, tirez-moi d'ici et arrêtez-le!)國王在保護下安全返回住處。

侍衛立即把歌劇院的出口封鎖。安卡斯特倫在第二天早上被補,對弒君一罪供認不諱,但否認有同謀,但霍恩和里賓被補後也認罪了。

古斯塔夫三世沒有被安卡斯特倫殺死,依然活着當國家元首。然而,由於傷口發炎,國王終於在3月29日逝世,他的遺言是:「我很困倦,讓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早在1786年,當時著名的靈媒烏爾里卡·阿菲德松曾對國王預言他會被殺。雖然這純屬巧合,但她作出預言時需要的情報是由不少城中的細作提供的;她後來也被傳召作供。

這場刺殺後來改編成為奧柏歌劇《古斯塔夫三世》和朱塞佩·威爾第歌劇《化妝舞會》。

海外殖民[编辑]

古斯塔夫三世身穿海岸海軍軍服,在碼頭登上斯德哥爾摩的雕像。

1785年,法國為了在哥德堡的經商權,把加勒比海聖巴泰勒米島送給古斯塔夫。聖巴泰勒米島的首府古斯塔維亞就是以古斯塔夫三世命名的。1786年,瑞典西印度公司成立,負責瑞典與加勒比地區的貿易,包括奴隸貿易。雖然瑞典於1878年已經把聖巴泰勒米島售回給法國,但現時島徽和島上很多地名仍然保留瑞典特色。

文化貢獻[编辑]

縱然他有一些小缺點,奢侈生活也為人垢病,但他是18世紀的一位傑出君主。

他也是劇作家,在瑞典創立了劇院,上演他自己編寫的歷史劇,從中提拔了不少歌手和演員;此外,他還成立了王家戲劇院王家歌劇院王家芭蕾舞團瑞典學院是古斯塔夫三世在1786年參照法蘭西學院的模式成立的,以保持瑞典語的純正、氣勢和高貴,現時也負責挑選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5]。他本人所寫的歷史文章,尤其是倫納特·托爾斯滕松的悼辭,都充滿熱情和強烈的風格。他對文學和美術的所有分支都感興趣,也會賞識當時的詩人和藝術家。

他在1780年加入共濟會,並把嚴規禮儀Rite of Strict Observance )引入瑞典。同年,他任命弟弟卡爾王子(後來的卡爾十三世)為瑞典共濟會的大師,卡爾獲封為Vicarius Salomonis[6]

參考資料[编辑]

  1. ^ Lönnroth, Erik. Den stora rollen. 1986: 61. ISBN 91-1-863652-7. 
  2. ^ Gustav III:s statskupp 1772
  3. ^ Statshvälfningen 1772
  4. ^ Anna Klerkäng & Roy T. Haverkamp Sweden - America's First Friend, Örebro & Stockholm 1958
  5. ^ Svenska Akademien -Historia
  6. ^ Denslow, Wm. R. (1958). 10,000 Famous Freemasons. St. Louis, Mo: Missouri Lodge of Research.
古斯塔夫三世
荷爾斯泰因-戈托普王朝
出生于: 1746年1月24日 逝世於: 1792年3月29日
统治者头衔
前任:
阿道夫·弗雷德里克
瑞典國王
1771年–1792年
繼任:
古斯塔夫四世·阿道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