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古朝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古朝鮮是对在漢武帝設置漢四郡(公元前2333年? - 公元前108年)以前,古代朝鮮半岛北部国家的稱謂,包括虚构的檀君朝鮮以及箕子朝鮮卫满朝鲜三个王朝。对古朝鲜这一概念,其他国家的学者与南北韩学者的理解有所不同。其他国家的学者主要用该词指信史(箕子朝鲜、卫满朝鲜和汉四郡)产生以前,朝鲜半岛地区的古代文明。而朝鲜单称古朝鮮,多合指檀君朝鮮和衛滿朝鮮,而不承認箕子朝鮮的存在。13世紀晚期高丽王朝史书《三国遺事》是箕子朝鮮、衛氏朝鮮並立而言的。

朝鮮歷史
朝鲜历史系列條目
史前
時代
舊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栉文土器时代
青铜器時代
无文土器时代
神话时代
桓国倍达国
檀君朝鲜
古朝鮮 辰国 箕子朝鲜
卫满朝鲜
前三國
時代
三韩




耽羅



三国
时代
伽倻
*
百济

新罗

  林


统一新罗时代
(南北国)




長安國


後三國
時代
新罗


东丹国
后渤海
定安国
兀惹国
兴辽国
大渤海
高麗王朝
   大為國
   武臣政权崔氏政权
   征东行省 双城 东宁
   
李氏朝鲜
大韓帝國
日治時期
朝鲜总督府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
   朝鮮人民共和國
盟軍託管時期
駐朝鲜美國陸軍
司令部軍政廳
苏联军事政府
北朝鲜
人民委员会
大韩民国
(韩国)
朝鲜
民主主义
人民共和国

(朝鲜)

君主 · 首都 · 文化
韩国国宝 · 朝鲜国宝

Korea Map.svg朝鲜半岛主题

檀君朝鲜传说及争论[编辑]

传说檀君朝鲜起源于长白山

根据高丽时代僧侣一然所编撰的史书《三国遗事》和李承休编撰的《帝王韵纪》的记载,帝释桓因(桓因即帝释,帝释天,別名释提桓因)的儿子桓雄想下凡与人类一起生活。得到桓因的同意,桓雄率领3000人降临到太伯山,建立了神市。除了带来风伯、雨师、云师外,桓雄还制定了相关的法律、法则,并教给人类各种各样的艺术医学农业技术。

据说,当时山洞中的一个虎和一个熊,求桓雄把他们变成为人。桓雄给了他们20片和一把艾草,并告诉它们吃完之后百日之内不能见阳光。虎没能照办,因此没能变成人。熊在第21日时变成了女人。“熊女”因没有丈夫,于是在一棵神檀树下再次向桓雄祈祷,希望能有一个孩子。桓雄被熊女的祈祷打动,娶了熊女为妻,名为栖梧。后来熊女生了个孩子,就是檀君王俭

朝韩学者认为,檀君朝鲜传说中的朝鲜政权有存在的可能,但如果依照Willian T. Sanders与Barbara J. Price所提出的四个阶段:游团部落酋邦国家,那么照此论述国家形成的必要条件有两个,一是血缘关系在国家组织上被地缘关系所取代;二是拥有合法的武力,那么檀君朝鮮文化可能属于部落或者酋邦,而非国家。有了一定发展的农业和初步的手工业,没有证据表明其有民族文字或使用汉字(同期汉字已经发展成熟)。[1][2]但中国东北地区则出土过很多商晚周初青铜器,并带有“亚侯”、“其侯亚矢”、“匽侯”(即燕侯)等铭文。

北京大学东北亚研究所所长、世界史研究所所长、原北大历史系副系主任,历史学家宋成有教授曾介绍,“韩国历史学家强调国史,认为韩国的历史有5000多年,可以追溯到古朝鲜的建国神话。”神话中,天神桓雄从天上下凡到太伯山山顶的神坛树下,创立了一个神祇世界。而他与熊女所生的儿子檀君,则在人间创建了古朝鲜,成了朝鲜的始祖王。1910年日本吞併韓國后,韩国一些历史学家流亡来到中国,为反抗侵略,唤起民族主义,这些历史学家从历史中汲取力量,强调韩国的独立性,后来演变为韩国史学界中的“民族史学”流派。1948年大韩民国成立后,民族史学成为韩国讲坛史学的三大流派之一。不过被称为“在野史学”的非学者民间人士,喜欢将神话故事、民间传说和评书演义与真实的历史混为一谈,在社会上也有较大的鼓动力量。[3]

佛教用语中桓因是“释提桓因之略,帝释天也”,而且释提桓因可 “略称释帝与帝释”。桓因即帝释这种观念出自佛教思想,源自佛典《法华经》,故事来自《观佛三昧海经》、《华严经》等佛经中屡屡出现的“牛头旃檀”,还出现“天王”、“符印”等宗教用语。据《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小兽林王本纪》:372年、“前秦苻坚遣使及浮屠顺道送佛像、经文”,374年、“僧阿道来”,375年、小兽林王“始创肖门寺,以置顺道。又创伊佛兰寺,以置阿道。此海东佛法之始”。一般认为朝鲜半岛有佛教始于372年,因而檀君神话最早不可能出现于公元4世纪以前。

文字史料[编辑]

箕子朝鲜[编辑]

箕子
箕子朝鲜与朝鲜半岛

根據《漢書》的記載,中國周武王之後,令商朝遺臣、太師、商朝末代國君之叔父箕子(又名胥餘,子姓[4])搬遷,联合土著居民建立“箕氏侯国”。西漢初年,地封王盧綰背叛漢朝,逃往匈奴,其臣衛滿亦一同出走,並帶同千餘人進入朝鮮半島。之後,推翻了箕子朝鲜的哀王,並取得箕子朝鲜的首都王險城,新政權被稱為衛滿朝鮮,韩国历史学家尹乃铉在其所著的《韩国古代史新论》中承認箕子朝鲜的存在,并认为箕子来源于中国中原[5]

在中国典籍中最早出现“朝鲜”一词的是《尚书大传》中周武王箕子于朝鲜之地。有謂“朝鮮”即“朝日鮮明”之意,“朝”讀如“朝日”的“朝”;但在《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集解”引张晏云:“朝鲜有湿水、洌水、汕水,三水合为洌水,疑乐浪朝鲜取名于此也。”索隐云:“朝音潮,直骄反,鲜音仙。以有汕水,故名也。汕一音讪。”史记中也有周武王封箕子于朝鲜之地。[6]

論語》微子第十八中记载箕子微子比干合称「殷有三仁」,《今本竹書紀年》殷紀中记载纣王五十一年“冬十一月戊子,周師渡孟津而還。王囚箕子,殺王子比干,微子出奔。”,但记载箕子的这两本古书并没有提及箕子从中国迁徙到朝鲜或者箕子建立朝鲜的描述。

一部分考古发现表明被认为是箕子封地的朝鲜(今辽东,北朝鲜)琵琶型的铜剑在外形和金属成分上与同期中国其他地区的类似武器有所不同,但礼器、生活器具则大体相当。[7]

有一种观点认为箕子朝鲜的疆界是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动的,起初与孤竹国一同处于辽西地区,有辽西出土的殷晚期青铜器中,有铭文“其侯”、“亚侯”为佐证,有中日学者认为“其侯”即箕子封国的国君。后来由于燕国的强大而退居辽东和北朝鲜。《魏略》中记载“秦开攻其西方,取地二千余里,至满潘汗为界。朝鲜遂弱”。[8] 箕子朝鲜后被卫满朝鲜所灭。汉武帝是在檀君朝鲜西部灭了卫满朝鲜。

传说中箕子朝鲜的法律是保护私有财产的。朝韩学者声称箕子朝鲜时期并无使用汉字的迹象,但“其侯”、“亚侯”等青铜器[9]的出土表明,箕子朝鲜的上层社会的礼器是在青铜器上使用金文的。

古朝鲜与高句丽是两个不同的族群。《汉书·地理志》中记载“玄菟、乐浪,(汉)武帝时置,皆朝鲜、秽貂、句丽蛮夷”,朝鲜与句丽并称,说明古朝鲜与高句丽当时是两个不同的部族群体。《后汉书·高句丽传》也指出,高句丽南与朝鲜相接。

灭亡[编辑]

关于古朝鮮的结局各种书籍众说纷纭,据《史记》和《汉书》记载,箕子朝鲜的準王任命了燕的难民卫满为将。公元前194年,卫满造反后,準王逃到朝鲜半岛南部。卫满朝鲜虽是燕国人建立,但并不属于汉朝的疆域,直到公元前109年汉武帝越过辽河入侵。前108年卫满朝鲜灭亡,汉朝在卫满朝鲜故地建立起了汉四郡。在这之后,朝鲜半岛和鸭绿江流域还存在一些小的国家或部族,包括扶余沃沮东濊等。

由于近代提出的檀君朝鮮的理论,也使得檀君朝鮮的结局蒙上了一层神话色彩。《三国遗事》认为,檀君建都平壤城,始称朝鲜。又移都于白岳山阿斯达。在位一千五百年。周武王即位,己卯(前1122年)封箕子于朝鲜。檀君乃移于藏唐京。后还隐于阿斯达为山神。寿一千九百八岁。

考古发现[编辑]

农业[编辑]

公元前1200年至公元前900年之间,水稻种植从中国传到朝鲜半岛。除了水稻之外,古朝鲜还种植小米大麦等本地农作物,并饲养家畜。

韩国学者所主张古朝鲜青铜器的代表琵琶型曲刃剑

青铜器[编辑]

西周中早期大约公元前10世纪青铜冶炼技术由中国传入朝鲜半岛[10]。 朝韩学者认为,虽然朝鲜半岛青铜器时代发源于今中国辽宁和东北其它地区,但其有自身独特的特点。公元前8-7世纪的琵琶形曲刃剑被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青铜器之一,日本学者把这种短剑称为“辽宁式铜剑”,中国学者则称之为“双侧曲刃短剑”、“丁字形青铜短剑”或“短茎式曲刃短剑”。这种铜器发源于中国辽宁地区,并逐步向其他地区扩展,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地区、朝鲜半岛乃至日本都被发现,国际上学者多认为是东胡、山戎以及秽貉等古代中国北方戎狄民族的遗物。朝韩学者则称之为古朝鲜青铜器的代表,韩国学者李忠奎认为公元前7世纪后的青铜器与同期中国中原地区有不同,称其含量比其周边地区的青铜器含锌量高。 除了对于青铜文化主权归属有重要意义的“其侯”、“亚侯”等青铜器[11]出土外,辽宁沈阳[12]庄河[13]葫芦岛[14]等地也出土青铜器时代的各样文物。很多东亚学者认为此处出土青铜器与箕子朝鲜燕国孤竹国等地关联甚大。[15]

铁器[编辑]

大约在公元前300年,制铁技术从中国传入朝鲜半岛前2世纪,朝鲜半岛南部开始普遍生产铁器。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