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山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台山話
使用国家和地区 中國大陸廣東省四邑地区;美國加拿大华人社区
区域 廣東省江門市
当地使用人数 (未估计数量)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漢語)
ISO 639-2 chi (漢語) (B)
zho (漢語) (T)
ISO 639-3 yue
ISO 639-6 tisa

台山話粵語四邑方言片。某些语境下,台山话就是四邑话的代名词。

歷史與分布范围[编辑]

四邑方言是粵語系統中跟廣州話差異最大的一種方言之一。[1]主要分布在中国广东省江门市(原称四邑,后因鹤山加入改称五邑)的新会台山开平恩平四地,以及江门市区、鹤山的部分地区,海外的华僑社区(尤其是北美),台山話四邑方言最具影響力的一支。

據語言學家的研究,在時代,部分閩南人福建莆田出海,經海路遷入四邑地區,與當地的廣府人和少數南越族人的後裔融合形成了獨特的四邑話,也就是說,四邑話是以粵語爲主體,並受到閩南語影響和融合的一種獨特語言。這從四邑話的發音和辭彙可以得到佐證。另外,四邑方言亦與部份贛語方言類似,有把透母、定母弱化成為[h]的讀法。

江門五邑因香港廣州語言強勢,皆通行廣州話,但常常是带有大量四邑方言发音特色的廣州話。其中鹤山屬於廣東四邑,因有不少客家移民,故在鹤山一带是普通话廣州話四邑方言客家話並用。1980年以後外來人口大量增加,使得四邑方言使用人口比例下降。造成鹤山不少家庭一家四语。今日一個鹤山客家移民家庭的語言情狀:很可能是祖父母讲客家話,父母兩人用四邑方言對話,子女與友人以廣州話交談,子女在校用普通话溝通等情況。

语言特点[编辑]

[2]台山话是粤語各種方言中相當具有特色的一种,与广州话差异明显。差异既表现在语音上,也表现在词汇上。

台山最晚在唐宋时期已有中原人士入居,所以台山话保留了中古汉语的一些成份。

语音[编辑]

中古漢語的入聲在粵語中先根據聲母清濁分化為陰入及陽入,然後陰入根據韻母長短再分為陰入及中入(上陰入/下陰入)。台山話演變趨勢略爲不同,陽入亦進一步分派成為高陽入及低陽入兩調,因此“北白伯百”四個字音調均不同(廣州話中百、伯同音)。

台山話共含9個音調,參考廣州話音調分別記為陰平/陰去(衣/意)、陰上(倚)、陽平(移)、陽上(以)、陽去(易)、中入(百)、陰入(北)、低陽入(伯)、高陽入(白)。採用五度標音法時,這些音調的調值分別為33、55、11、21、32、33、55、21、32。和廣州話相比,調值有所改變,合併了陰平和陰去,而原来合併为中入音的低陽入则保持獨立。

聲調表[3]
聲調 陰平 (中平) 陰上 (高平) 陰去 (中平) 陽平 (低平) 陽上 (低降) 陽去 (中降) 陰入 (高促) 中入 (中促) 低陽入 (低降促) 高陽入 (中降促)
台山話調值 33 55 33 11 21 32 55 33 21 32
廣州話調值 55/53 35 33 21/11 13 22 5 3 3 2
編號 1 2 1 3 4 5 6 7 8 9
代號 · - · * > ' · - > '
漢字舉例
拼音(標示調類) yi1 yi2 yi1 yi3 yi4 yi5 bak6 bak7 bak8 bak9
国际音标(標示調值) ji33 ji55 ji33 ji11 ji21 ji32 pak55 pak33 pak21 pak32

此外,台山話還有變調現象,主要包括三种情況:

  • 升變調,將一字的調值在最後升到最高。除陰上和陰入外,其他音調均可升變調。除入聲外有4种可升變調的音調,這令實際發音的調式增加4种:
  • 33->35 如:學生33證->學生35[4]
  • 11->15 如:金錢11->工錢15[5]
  • 21->215 如:該21(這)->該215(這裏)[6]
  • 32->325 如:話32說->講話325

而入聲變調時,會在原末一字末尾加上一個e55音節。甚至有時非入聲的字變調也可拉長出一個e55出來,意思不變。例如該2155=該215。 這種變調應用廣泛,常用于名詞詞尾(包括單音詞)。學者鄧鈞認爲相當於普通話的兒化現象。

因爲欸e55這個字有時候在動詞後面做助詞,形式上與升變調相似,也有類似簡化為音調改變的現象,因此需要辨析。例如:跟欸我=跟著我,念得快也會變成跟35我。這種情況因爲欸字有語法含義因此與名詞的變調不太相同。至於兩种形式相似的變調是否有關係則未有結論。

  • 高平變調,將一字的聲調根據原讀音是否為入聲分別變爲陰上或陰入,調值55。用於某些词汇,往往是因为台山話的33调值部分对应于粤语的55调值,因此在部分词汇中沿袭音调。例如“上高”(上面)后一字音调同粤语。此外,這種變調在廣州話中也廣泛存在。
  • 低降變調,將一字的聲調根據原讀音是否為入聲分別變爲陽上或低陽入,調值21。特點如下:
  • 可用于对现有的字进行转义,如窦字用于“窝”、“洞穴”等義或作量词时使用低降变调,用于其他含义用正常调值32。
  • 有时被變調的字意義完全不变,只是不同的配搭有不同的读法。例如“章魚11”的魚字不變調,“墨魚21”的魚字變調。
  • 被變調的字可以出現在詞語開頭。例如:木32工->木21
  • 低降變調后還可以再次升變調,如“買魚215”。

此外,還存在一些零散的變調現象。台山話的變調研究目前尚不充分,處於歸納階段,關於何時使用何種變調,還沒有很明確的總結。

台山話將古音以t為聲母的字(如)變成零聲母,因此存在大量零聲母的字。儅這些字跟隨一個鼻音音節時,就會連讀成一個音節。另外還有一些類似的音變。

此外,某些字詞往往有文白兩种讀音,而部分字詞的發音沿襲或仿照廣州話發音而不是依循本地發音。

语法[编辑]

台山話在語法方面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人稱代詞單複數的表達。和廣州話以及現代標準漢語不同,它不用詞尾(廣州話“哋”,標準漢語“們”)區分,而是通過變調、變音等内部屈折來表示。另外,指示代詞中表示“這”和“這裡”的“該”,表示“那”和“哪裏”的“恁”也通過屈折來區分[7]

  • 人稱代詞:我ŋɔi33(單)->我ŋɔi21(複);你ni33(單)->你niεk21(複);佢k'ui33(單)->佢k'iεk21(複);另有一個“非特指第三人稱”代詞,相當於“別人”或者“人家”:惗niεk55,可以單獨用,也可以組成“人惗”,意思一样,無單複數。注意其發音除音調外和複數的“你”相同但意思完全不同。
  • 指示代詞:該k'ɔi21=這 -> 該k'ɔi215=這裏;恁nen21=那 -> 恁nen215=那裏
  • 疑問代詞:乃nai21=哪 -> 乃nai215=哪裏

曡用形容詞方面,台山話可以將兩個字重疊,其中一個升變調,以表示程度。一般第一個字變調,表示程度加強,第二個字變調,表示程度減弱。如“紅紅”可以表示“非常紅”(紅1511)或者“有點紅”(紅1115),取決於哪一個字有變調。

台山話植物、草木的量词是“兜”,跟客家話相同,而標準粵語作“樖”。量词“啲”被细分成两个,倷(nai55)和伱(nit55)程度不同,前者要比后者表示更多的数量,至於“啲多”就變成“伱子”(nit55du35),"啲多"很可能是英文little的不标准发音.

句法方面,大部分與廣州話相同,但下面這個是台山話特有的句型:

  • 我都聼唔見句。(我一句都聼不見)

词汇[编辑]

以下詞彙為台山話部分特有詞彙和俗語:

  • 打暴:頭一回
  • 法嚹:鬼點子,法字讀陽上(21)。
  • 險過老鼠噬貓鼻:俗語,形容極度危險。
  • 斧頭唔大柄大:俗語,形容某件事情次要部分的開銷比主要部分的還高。
  • 三個狗仔數過夜:俗語,比喻做事慢。
  • 跟著好人做好人,跟著生婆學拜神:生21婆,即神婆,替人作法事或算命看相等的女人。
  • 喃譕佬遇到狗—冇晒符:歇後語,喃譕佬,指專門替人作法事的道士或和尚;冇細符=沒辦法,同廣州話冇曬符,但在此細字語帶雙關。
  • 未見過大蛇屙屎,生鷄漏蛋—少見多怪:歇後語,生鷄指未經閹割的公鷄。

代表语言及方言[编辑]

台山话是以台山台城镇为中心的,越偏离这个中心的发音就越接近于粤语粤海片(广州话)。因此,鹤山与江门市区的话更接近于广州话。台山话的代表语言为水步话,发音和白话的区别比其他台山话更加大。

趣聞[编辑]

「日月潭」[编辑]

台山話中「日」和「月」兩個字容易造成混淆,但這兩個字卻並不同音,甚至差別不是很小。但是由於各地方言的差異,開平赤坎片的方言中「月」字的讀音剛好跟台山水步片方言中「日」字同音。不幸的是,在開平市操這兩种口音的人都很多。於是「三個月」的個字常因連讀省略,而與「三日」混淆。遇此情況,請務必讓對方說清楚,中間是否有「個」字,因爲「三個日」不合語法。這是一個初學者可能遇到的「潭」(粵拼:tam5,/tʰɐm/,在這裡意指陷阱,即氹),故称「日月潭」。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四邑話特性的探析對“後珠璣巷”文化研究的啓示. 中國評論學術出版社. 
  2. ^ 本節主要參考了鄧鈞(开平赤坎人,湖南省语言学会会员)主編的《開平方言》一書,該書主要闡述開平方言赤坎片的方言,但大多數同時适用於標準台山話。此书由湖南电子音像出版社2000年3月出版,无ISBN号,国内出版号ISRC CN-F10-00-0008-0/A·H
  3. ^ 台山話的入聲和所有地方的入聲一樣,均有-p、-t、-k三种韻尾。
  4. ^ 實際發音等同廣州話陰上音
  5. ^ 實際發音類似廣州話陽上音,即本例中錢字的粵語音調
  6. ^ 實際發音類似普通話上音
  7. ^ 由於台山話各方言片差異頗大,因此在此列出的發音僅供參考。就拿人稱代詞來説,各地差異就非常明顯。但基本規律是一樣的,屈折的方式也大體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