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華民國媒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台灣媒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媒體,泛指在中華民國的報紙、電視、電臺、網路等媒體。目前指的是在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的報紙、電視、電臺、網路等媒體。

歷史[编辑]

大陸時期[编辑]

上海泰晤士报上海犹太纪事报中国时报 (开封)京报 (民国)人民画报 (1946–1948)大晚报大江报强学报救亡日报新中华日报新蜀报时事新报晨報 (北京)消闲报申报良友画报重庆日报

臺灣時期[编辑]

臺灣主題首頁
玉山
臺灣戒嚴時期各種的黨外雜誌

臺灣光復前[编辑]

1885年7月,英國長老教會牧師巴克禮創辦臺灣第一份印刷刊物《臺灣府城教會報》,以白話字作為文字媒介,雖為傳教而生,但是其中不乏社會百態及文藝創作[1][2]

日人治臺初期遭受不少阻力,因此引進大眾傳播媒體,由日人辦報為殖民政府喉舌,控制言論,文字多以日文為主,就算有中文也是文言文,且嚴禁臺灣民眾發行報刊,以此達到馴化臺灣、便於殖民的目的。初期臺灣有四家穩定經營的日報,分別是北部的《臺灣日日新報》,中部的《臺灣新聞》,南部的《臺南新報》與東部的《東臺灣新報》,此為臺灣近代報紙與報業之濫觴。

民間辦報則以民營的《臺灣民報》最為著名。1920年春,林獻堂等人在東京共組「新民會」,創辦《臺灣青年》雜誌社,發行月刊,編輯兼發行人為蔡培火,創刊後廣受海內外臺胞捐助支持。《臺灣青年》創刊初期強調青年奮起與文化發展,其後逐漸強調民族色彩,成為日本當局管制的對象,而無法順利運往臺灣,甚至被迫禁止發行。1922年,《臺灣青年》改名《臺灣》,內容中日文各佔一半。1923年4月,《臺灣民報》半月刊創刊,後因東京大地震火災暫時停刊,復刊後改為半月刊,12月,日本當局對年初臺灣議會同盟會的與會者展開逮捕行動,史稱「治警事件」,《臺灣民報》許多工作人員皆遭收押判刑,一度因此暫停出刊。《臺灣》月刊在《臺灣民報》站穩市場後停刊,《臺灣民報》改為周刊,《臺灣》雜誌社股份有限公司也改稱《臺灣民報》社股份有限公司。1926年,對臺灣人具有好感的臺灣文官總督伊澤多喜男,核准《臺灣民報》雜誌社遷回臺灣,條件是必須有部份版面刊載日文。

表達自由與媒體開放[编辑]

根據《中華民國憲法》(1947年12月25日生效)第十一條保障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但自憲法生效以來由於當時的歷史、政治、經濟、科技等種種原因,在早期時間內在中華民國自由地區並沒有完整地履行。報禁在1988年1月1日才得到解除。

1990年,廣播政策才放寬允許私人有線電視頻道與衛星電視業者經營。而當開放電視AMFM廣播電台執照之後,則開啟了一個全新的資訊流通時代。之後台灣媒體便迅速地放任其自由發展,帶來了全新的機會與競爭。

主要媒體[编辑]

通訊社[编辑]

行政院新聞局統計,截至2007年9月止,台灣有1,260家通訊社[3]。多數集中在臺北

主要
較區域化

電視[编辑]

目前台灣的電視普及率接近100%,有線電視的普及率也相當高,達85.2%(據交通部電信總局公佈2004年調查資料)[4]。 1993年,中華民國政府通過《有線廣播電視法》來管理台灣快速激增的有線電視系統。1999年2月,該法修正版(更名為《衛星廣播電視法》)公佈,開放外國公司營運有線電視,防止有線電視的壟斷性發展。至2004年止,臺灣共有60家本國公司和19家外國公司提供93個和42個衛星頻道。 2005年中,臺灣共有63個有線電視系統。由於便宜的費率(一般約560新台幣/月)與無線電視節目內容的貧乏,有線電視在台灣相當普遍。頻道大多數以國語閩南語播出,少數為日語英語發音。服務特定族群的客家電視台原住民族電視台在2005年也已經開播。絕大多數的頻道都是原文發音配上中文字幕。可看的頻道在不同的地區有些微的不同,以下的頻道是大多數地區都可以看到的。 (依筆劃數多寡排列)

種類 集團 電視台及頻道
公有 台灣公廣集團 中華電視公司(CTS,無線)
公共電視(PTS,無線)
客家電視台(無線)
原住民族電視台(無線)
台灣宏觀電視主要收視對象為海外地區,不在臺灣播放
私有 非凡電視台 臺灣電視公司(TTV,無線)
非凡新聞台(有線)
非凡商業台(有線)
私有 旺旺中時集團 中國電視公司(CTV,無線)
中天新聞台(有線)
中天綜合台(有線)
中天娛樂台(有線)
私有 民間全民電視公司 民間全民電視公司(FTV,無線)
民視新聞台(有線)
私有 三立電視 三立台灣台(有線)
三立都會台(有線)
三立新聞台(有線)
MTV(台灣頻道)(有線)
私有 TVBS TVBS(有線)
TVBS NEWS(有線)
私有 東森媒體集團 東森幼幼台(有線)
東森新聞台(有線)
東森綜合台(有線)
東森戲劇台(有線)
超視(有線)
私有 年代集團 JET綜合台

私有 富邦集團 MoMo親子台

私有 和信集團緯來電視網 緯來日本台(有線)
緯來綜合台(有線)
緯來電影台(有線)
私有 國興傳播股份有限公司 國興衛視(有線)
私有 佛光山 人間衛視(有線)
私有 慈濟 大愛電視台(有線)
代理 三商多媒體 NHK日語播音)
外資 CNN CNN英語播音)
外資 索尼影視娛樂 AXN (有線)
外資 BBC BBC英語播音)(有線)
外資 時代華納 Cartoon Network(有線)
Cinemax(有線)
HBO(有線)
外資 福斯國際電視網 Star World(有線)
衛視中文台(有線)
衛視電影台(有線)
衛視體育台(有線)
Channel V(有線)
外資 華特迪士尼公司 ESPN(有線)
外資 探索傳播 Discovery(有線)
Discovery旅遊生活頻道(有線)
外資 國家地理學會(50%)
新聞集團(50%)
國家地理頻道(有線)
有線電視頻道

其他電視頻道

  • 壹電視(Next TV) - 屬壹傳媒電視廣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只限定在MOD、網路、與部分有線電視頻道(非全面性的第四台)。

中華民國政府目前正在推行使用數位電視服務,這個服務是經由機上盒所提供,並提供更多可看的頻道。另外,雖政府已經宣示在2012年6月30日時,收回所有類比電視頻道使用權,改為全數位訊號播放。但現因接收率不高,暫不此行。

無線電廣播[编辑]

1993年,台灣只有33家廣播公司,今天台灣有178家有註冊的廣播電臺(截至2007年9月止)[3]。如果加上未合法化的「地下電台」,台灣廣播電台的密度,無論是AM調幅還是FM調頻,皆相當驚人。脫口秀流行音樂新聞評論叩應等類型的節目皆受到歡迎。

(下面列出擁有聯播網絡,或知名度較高的電台)

報紙[编辑]

報禁在1988年剛解除時,台灣只有31家報紙;今天則成長到2,273家報紙(截至2007年9月止)[3],其中包含超過30家全國性報紙與數百家地方性報紙。報紙的選擇很廣,含蓋了大多數不同的政治觀點。

1. 全國性發行、規模較大的報紙:

2. 台灣主要的英文報紙:

3. 於全台各大車站免費發送的報紙:

  • U paper - 由台北捷運與聯合報系合作發行,2007年4月起開始於北捷各車站發送
  • 爽報 - 屬香港壹傳媒,主要於台北捷運及台鐵車站發送

雜誌期刊[编辑]

1988年時,台灣只有約3,400家雜誌,雜誌出版業共計7,088家(截至2010年7月底止)[5]。雜誌的種類非常多元化,包括商業、政治、娛樂、英文、生活時尚、電腦、健康、烹飪、汽車、女性、教育和旅遊等各類型雜誌。

網路媒體[编辑]

報導模式[编辑]

政治立場[编辑]

在臺灣兩極政治和媒體相對開放自由的環境下,媒體作為第四權,成為各方政治勢力爭奪的對象和利用的工具(例如過去戒嚴時期政府對媒體的不當影響還遺留至今),由於許多媒體表達的觀點、立場有其傾向性,因此各被與其立場相左的人士、團體或其他媒體,貼上各種政治標籤。

2005年10月24日,《民眾日報》〈鹿鼎集〉專欄作家陌上桑,在該專欄撰寫〈媒體 「霉」體〉一文,批評:「今天台灣媒體(電子或平面),顯然已深沉染上黨派團體色彩,一藍一綠,涇渭分明。」並因此一口氣攻訐《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台灣日報》等四家報社。[6] 泛綠聯盟獨派支持者認定的「統派媒體」應指支持兩岸統一的媒體,但泛綠人士會以「統媒」攻擊的媒體更主要是因為其親及對中國的態度。

民間全民電視公司,簡稱民視,因為創立資金來自於當時的黨外運動,而創辦人兼前任董事長為具有強烈獨派意識的已故民進黨立法委員蔡同榮,常被視為泛綠媒體或獨派媒體。視為親泛綠的媒體有自由時報、民視、三立電視、Taipei Times、玉山午報等。

一般被視為親泛藍的媒體有早期的中時集團、聯合報、中視、商業週刊、天下雜誌、遠見雜誌、中華日報、工商時報、經濟日報、馬祖日報、中央日報、中國廣播公司、飛碟聯播網、News98等。被被視為親中媒體者主要為旺旺集團接手後的中時集團,兩者合併為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旗下媒體包括中國時報、時報周刊、中天電視等。

外界調查[编辑]

  1. 2007年金車教育基金會的調查指出,台灣大多數的青年學生對國際資訊認知貧乏且片斷,僅對單一重大事件、影視明星及體育賽事有興趣。加入WHO是台灣多年來努力目標,卻只有64.9%的學生知道是世界衛生組織。而油價高漲的年代,卻只有五成的學生知道石油價格掌控在簡稱OPEC的石油輸出國組織。2012年奧運舉辦地,僅有31%學生知道是在英國倫敦,比94年調查下降高達20%。七成一的青年學生認為最需加強英語教育,因為要擁有國際觀,應具備的重要條件就是要有外語能力(75.3%),時常閱讀國外資訊(74.8%)及瞭解國際禮儀(58.6%)。[7]
  2. 2008年有一篇廣受討論的部落格文章[谁?]曾提到《當我們的國際觀只剩下王建民》「離開台灣後,我看電視的時間變多了,我竟然也覺得電視變好看了,就連新聞也精采很多。台灣人對這個世界似乎『毫無感覺』,因為台灣人只想關心自己的事,只關心媒體告訴我們的事,當全世界的焦點都關注在糧食危機、在蘇丹達佛、在西藏、在是否抵制奧運時,台灣媒體呈現的是蕭萬長到大陸參加博鰲會、吃飯坐主桌、看表演坐第一排之類的畫面,台灣媒體呈現的是有所謂台灣之光之稱的王建民又贏了。也許今天我人在國外,於是才會有這種對於台灣在國際新聞資訊流通上的不平衡感,但也因為我到了國外,才會知道台灣人因為選擇性少而錯失了多少重要的訊息。在台灣,我們的選擇似乎只增加在購物中心的boutique裡,台灣媒體守門人的偏食,幾乎讓觀眾沒得選擇。Walter Lippman在《Public Opinion》裡指出了大眾傳播媒介對於人們形成公共事務認知及瞭解外在世界的重要性;由於外在世界過於複雜,以致一般民眾無法僅依靠單薄的個人經驗來理解,而必須仰賴大眾傳播媒介來吸收資訊,塑造個人『腦海中的圖像』(the pictures in our head)。台灣人,你能想像自己的國際視野只剩下王建民以及手上的那幾個境外基金嗎?當媒體都偏食了,我們就不能自願得到厭食症。」[8]
  3. 2008年,台灣媒體卻後知後覺。以2008年科索沃宣佈獨立事件為例,國外各大媒體幾乎都將科索沃宣佈獨立一事於事發六小時內登上頭條,而同時間,各官網上全然是些不重要的政治及社會新聞[9]
  4. 東吳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劉必榮在《如何培養青年的國際觀》的演講中提到:第一當然是「語言」;第二是「培養對國際事物的興趣」;第三是要有「國際文化的敏感度」;第四是「對國際局勢的瞭解」;第五是「緊密的連結概念」;第六是時時為台灣「在國際社會中找定位」。[10] 這些顯然都是台灣媒體所需大力加強的。

參考文獻[编辑]

  1. ^ 王天濱著,《臺灣新聞傳播史》第二章·初始期─清領時期,2002年,臺北:亞太圖書。
  2. ^ 王天濱著,《臺灣報業史》第一章·混沌初開─臺灣報業伊始,2003年,臺北:亞太圖書。
  3. ^ 3.0 3.1 3.2 http://info.gio.gov.tw/ct.asp?xItem=34715&ctNode=3532
  4. ^ http://www.dgt.gov.tw/chinese/About-dgt/Publication/94/images/pic-jpg/13.JPG
  5. ^ 報紙、雜誌產業概況 - 2010-8-19
  6. ^ 陌上桑原文出處
  7. ^ 強化學生國際觀 應重視國際知識和關懷, 大紀元, 11/29/2007
  8. ^ 當我們的國際觀只剩下王建民
  9. ^ 科索沃宣佈獨立
  10. ^ 如何培養國際觀(劉必榮部落格)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