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臺灣主題首頁
玉山
文學
文學
散文 - 韻文
- - - 歌詞
小說長篇小說) - 戲劇 - 傳記
兒童文學 - 文學流派
西方文學理論 - 文學史
地域文學
古希腊文学 - 古罗马文学
古埃及文學 - 爱尔兰文学
美国文学 - 英國文學
義大利文學 - 非洲文學
西班牙文學 - 印度文學
中文文学 - 臺灣文學
香港文學 - 韓國文學
德國文學 - 伊朗文学
日本文學 - 法國文學
拉美文学 - 俄国文学
作家
小說家 - 隨筆家
剧作家 - 評論家
詩人 - 詞人
作曲家 - 填詞人
散文家 - 網路作家
分類
文學 - 各國文學
文學類型 - 文學體裁
作家 - 登場人物
文学流派

台灣文學長期因為政治、地緣因素,早期經常被視為邊陲文學中國文學的支流,在發展上即受到相當大的壓抑。尤其在外來統治者的廣義殖民下,紛雜書寫系統使台灣文學呈現無法連貫的窘境。不過相對的,從南島語系原住民口傳文學中國古文(台灣傳統漢文學)、白話文日文台語文引發的複雜情況及斷層也豐富了台灣文學的面相。

台灣文學就廣義而言應為「出生或客居台灣所發表的所有文字作品」,而狹義上則應指「描寫台灣鄉土人物、再現台灣典型環境、運用台灣方言的作品、表現台灣人的生活與思想」的文學作品。[1]

台灣文學歷經日治時期新文學、反共文學與西化現代主義文學的發軔萃煉過程後,1970年代之後的懷鄉、鄉土、政治、女性文學於2000年代仍以嶄新型態呈現,且佔台灣文學一定重要性。除此之外,暢銷的勵志文學、新興的網路文學同志文學也在這波多元化的並存發展中,競相在新媒介介面或寫作技巧上,重整台灣的新世紀文學圖像。而也就是如此,台灣文學雖在影像媒體夾擊中面臨著嚴峻挑戰,依舊試圖以更創新的面貌繼續蓬勃再生。

原住民文學[编辑]

歌謠[编辑]

傳說故事[编辑]

荷蘭時期教會聖歌[编辑]

荷語聖歌[编辑]

新港文聖歌[编辑]

台灣傳統漢文學[编辑]

宦遊古典文學[编辑]

最初在台灣留下古典漢文作品的是隨鄭成功軍隊來台的沈光文,他有海東文獻初祖的美稱,他同時創立了台灣第一個漢詩詩社東吟詩社

清初郁永河的《裨海紀遊[2]黃叔璥台海使槎錄》則為著名的宦遊散文。

本土古典文學[编辑]

清代本土文人諸羅的王克捷[3]、澎湖的蔡廷蘭南海雜錄[4]、彰化的陳肇興[5]、淡水的黃敬[6]、曹敬[7]、新竹的鄭用錫林占梅甚有盛名。宦遊人士劉家謀的《海音詩》、《觀海集》[8]頗能反應社會實況。唐景崧任職於台南及台北時,帶動地方文風,有功於詩歌傳播。作者姓名已亡佚的《渡臺悲歌》是一首描述客家移民渡過臺灣海峽臺灣辛勤開墾的客家語詩歌。

1932年全島詩人大會在台北孔廟前攝影。[9]

日治時期連雅堂的《台灣詩薈》月刊[10]保存古典文獻有其勞績。台灣中部的櫟社、南部的南社、北部的瀛社是日治時期台灣370多個詩社中最有代表性的詩社。而賴和周定山[11]陳虛谷[12]王敏川林荊南[13]等是新舊文學兼擅的文人。《詩報》則是日治時期發行最悠久的文學刊物,[14]其他如《風月報[15](《南方》)、《台灣文藝叢誌[16]、《崇聖道德報[17]、《南瀛佛教會報[18]亦收集相當分量的傳統文學作品。林獻堂著作以1927年台灣文化協會分裂時至歐美遊歷時所留下的《環球遊記[19]最為膾炙人口。林獻堂留有自1927年至1954年的《灌園日記》,為台灣歷史上最重要的私人文獻之一。張麗俊[20]的《水竹居主人日記》可充實櫟社研究的文獻,亦可見日治時期地方基層文人的文學、經濟、社會等不同文化面向。《台灣日日新報》、《台南新報》、《台灣新聞》、《台灣民報》、《昭和新報》、《三六九小報》、《南瀛新報》等報刊均刊載一定數量的傳統文學。台灣傳統文學的詩社源遠流長,活動甚為熱絡,日治時期即有三百七十多個詩社,其中台北的瀛社、台中的櫟社、台南的南社最富盛名。

日治時期新文學[编辑]

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攝於1919年-1920年中國廈門

文學是時代的反映,在歷史的變化過程中,文學的變化亦有其複雜的過程,自此定論下,台灣文學自是無可避免的與其本身歷史息息相關。[21]然而被認定相當年輕的台灣文學,脫離中國大陸、真正成為獨立個體發展,一般來說是從日治時期的台灣新文學肇始。同時也無法否認的,此種脫離中國古文的新文學運動,卻與中國近代史息息相關。

白話文運動[编辑]

1919年,在東京的台灣留學生改組原先的「啟發會」成立「新民會」,並創辦《台灣青年》雜誌,因而展開了這一階段各項政治運動、社會運動的序幕。而伴隨此過程而來的也有《南音》、《台灣文藝》、《台灣新文學》等文學刊物的相繼發行。這些擺脫古詩的近代文學,為台灣白話文運動的肇始者,也被學者認為與中國的五四運動或白話文運動息息相關。新舊不同的文學觀念及台灣特殊的文學、語言環境,促成為期甚久的台灣日治時期新舊文學論戰。不過也因為牽涉到中國,台灣白話文運動興起不久,即遭台灣總督府廢止或箝制(但1937年6月1日之後,日報的漢文廢止後,仍出現5份漢文刊物,可見台灣總督府僅廢止日報的漢文欄,雜誌的漢文並未全面廢止)。

文學論戰[编辑]

1930年代,類似白話文運動的台灣文學再造,並沒有因為台灣總督府刻意壓制而馬上消失。1930年代初期,影響台灣文學、語言、族群意識的台灣鄉土話文論戰正式展開。

1930年,台籍的日本居民黃石輝於東京挑起了「鄉土文學論爭」。他在異鄉力倡台灣文學應該是描寫台灣事物的文學、可以感動激發廣大群眾的文學、以及用台灣話描寫事物的文學。1931年,位居台北的郭秋生站出來呼應黃石輝,並更進一步挑起台灣話文論戰倡言作家應當使用台灣話文來從事文學創作,此呼應並獲得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的全力支持。之後,台灣文學應該使用台灣話或中國話,描寫的內容是否以台灣為主要素材,成為台灣新文學運動相關人士激烈爭論的焦點。然而由於隨後戰爭體制的出現,以及日式教育文化的滲透,這些論爭無法得到充分發展的機會,終於在總督府全面皇民化政策下,紛紛敗退。[22]

後續與影響[编辑]

1934年-1936年,張深切與賴明弘等人集結了台灣許多作家組成「台灣文藝聯盟」,且在同年11月創辦《台灣文藝》雜誌。後來,楊逵和葉陶另起爐灶,成立「台灣新文學社」,創辦《台灣新文學》雜誌。雖然表面標榜為文藝運動,實則是具有政治性的文學結社。1942年則有一群青年詩人組成詩社「銀鈴會」,由台中一中學生張彥勳、朱實、許世清三人發起,出版油印刊物《邊緣草》,共出十幾期,戰後因為林亨泰的加入,於1948年發表詩刊《潮流》[23],《潮流》既登載中文詩,也登載日文詩,其活動並持續至戰後。[23]1937年蘆溝橋事變後,台灣總督府隨即設立國民精神總動員本部,並實施皇民化運動,開始禁用漢文,《台灣新文學》因而廢刊。台灣作家只能依附在日本作家為主的團體,如1939年成立的「台灣詩人協會」,或1940年擴大改組的「台灣文藝家協會」。

在文化而言,台灣文學主要探討台灣人的內心心靈以及台灣文化的本質,表面看似平淡,其實這是政治運動、社會運動所帶來的衝擊和反省,台灣文學界和藝術界人士開始思考台灣文化的問題,以及嘗試創立屬於台灣的文化。

黃鳳姿以「艋舺的少女」(艋舺の少女)為題在《民俗臺灣》發表了一系列記敘童年生活的文章。

日語文學[编辑]

日本時代後期,大約是1930年代到終戰為止是台灣的日語文學鼎盛的時代,作品數量多,類型也相當多樣化,包含小說、散文、和歌、俳句等。這個時代除了日本內地人作家以外,也有以日語創作的台灣本土作家。內地人作家以西川滿為代表,其他有濱田隼雄坂口䙥子新垣宏一庄司總一中山侑川合三良等人。台灣本土作家則有楊逵呂赫若張文環龍瑛宗翁鬧王白淵巫永福吳新榮郭水潭楊熾昌李張瑞吳濁流王昶雄周金波陳火泉邱永漢楊千鶴黃鳳姿林亨泰錦連等,這些受日語教育的日語世代,主要以日文創作的作家,被稱為日語世代作家或日文世代作家。

日語世代的作家在戰後面臨語言的斷層,戰後的活動可分為停止創作、學習中文和極少數繼續以日文創作的三大類,繼續以日文創作的有孤蓬萬里黃靈芝等。

戰後戒嚴[编辑]

二戰後,台灣從日治時期邁入中華民國時期。在短暫的蜜月期之後,台灣文學與政治環境相同,陷入低迷的氣壓。這些低迷氣壓除了來自國民政府語言政策束縛:如國語之推行及政治事件:如二二八事件等等。加上呂赫若張文環楊逵王白淵等知名作家遭到程度不一的政治迫害後,半數作家因此不再寫作;台灣文學作品銳減。而就在此情況下,戰後戒嚴初期;1960年代之前狹義台灣文學呈現停滯狀態,而盛行的是反共文學與外省籍作家的懷鄉文學

1960年代-1980年代,在政府仍主導的反共文學與懷舊小說夾擊下,現代主義文學隨著韓戰結束,美援帶來的經濟和美式生活方式的移入下,脫穎而出。這些包含意識流小說、現代詩荒謬文學除了對八股化的反共文學表示不滿外,也對殘存於傳統文化中的懷舊抱著反抗改革的意識與反省。而這些反省在之後的1960年代末期與1970年代,產生了白先勇王文興歐陽子七等生的新變種之現代主義文學。這一類的文學一反五四時期強調明朗、積極的文學傾向,拋卻寫實主義的美學(對於外部世界如風景、事物的描述,或單純事件的記述等),專注於內心世界探索,以表現人的頹敗、內心困境、陰性、碎裂、荒謬等情緒為主,這些過去甚少成為題材的文學主題,反而都成了現代主義文學極欲探索的部分。

現代主義文學讓台灣作家在文學技巧與思維活動上開出了新頁,豐富了台灣文學的內容,甚至至今仍舊成為一種典律(cannon)影響著後繼的作家,對台灣文學影響甚鉅。

不過,這樣的文學類型在1970年代之後開始遭到了質疑,1970年的釣魚台事件,以及之後的中美斷交、台灣不得已退出聯合國等外交困境,讓國內的民族主義高漲,姑且不論這樣的民族主義到底是中國的還是台灣的,許多知識份子開始意識到在長久以來的美援文化以及反共神話之下,自己竟然甚少關心腳下的這塊土地、這塊島嶼,這樣的思潮也讓文壇出現了所謂回歸鄉土的呼聲,認為文學應該反應現實社會,作家應該去具體書寫這塊土地上的人事物,關心這塊土地上的民眾。「鄉土文學」在這樣的外部困境與內部覺醒之下,成了70年代的一個顯著類型。

而國內的統獨之爭也在此時略略浮上檯面,「台灣意識」的葉石濤與「中國意識」的陳映真開始對於所謂的「鄉土」是台灣還是中國展開論戰。這一個論爭成了所謂1970年代鄉土文學論戰的主線。而另外,代表官方立場的余光中、彭歌與上述兩位現實主義作家的論爭是另一條主線,余光中與彭歌以官方立場(國民黨)發言,認為過於強調鄉土,強調勞苦大眾的文學隱隱然有1930年代共產黨工農兵文學的影子,並且,這樣強調文學必須書寫台灣土地,具有大中國意識的作家,例如上述的余、彭,以及朱西甯等,認為這是一種文學上的「分離主義」、偏狹的「地域主義」。有要把台灣分離祖國的企圖,因而紛紛撰文抨擊,官方陣營遂運用掌控大量報刊雜誌等媒體的優勢,對鄉土陣營進行圍剿,甚至發出恐嚇之詞。1979年美麗島事件後,肅殺氣氛使鄉土文學論戰漸次沉寂,不了了之。

反共文學[编辑]

反共文學為台灣1950年代特有的文學型態,主要區別是把反共產黨或者反中國共產黨當成唯一主軸的作品,除了受到戰後駐台之國民政府的支持外,也普遍受到1950年代以中文為母語的外省族群青睞。而這些以小說為主的反共文學的作家約有第兩類,首先第一類的是軍人作家,如朱西甯司馬中原段彩華、尼洛等。第二,是未於軍中服務的外省作家。此類作家本身就有文學底子,例如鄧克保 (柏楊)異域》、陳紀瀅荻村傳》、王藍的《藍與黑》、姜貴的《旋風》和潘人木的《蓮漪表妹》。

雖說1950年代台灣是反共文學的全盛時期,但在現況上,時序進入1960年代之後,仍有不少類似文章。而後期反共文學與蔣中正發起的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有關。普遍認為,此種文學的除了對抗中國的文革力道外,也自詡為中華文化的真正象徵。

通俗文學[编辑]

郭良蕙華嚴瓊瑤等的愛情小說等為代表。徵信新聞報的〈人間〉副刊連載郭良蕙的《心鎖》。《聯合副刊》、《皇冠》雜誌主編平鑫濤網羅瓊瑤等作家長期提供大眾此類作品。

懷鄉文學[编辑]

解嚴後,台灣文學獲得重視。圖中國立台灣文學館典藏眾多台灣文學史料

相同於反共文學;由中國大陸故鄉記憶總成的懷鄉文學,其主力也是由國民政府所支持的外省族群作家。夾其母語優勢,此類文學相較反共文學更容易被台灣人所接受。而這些由「台灣人的眼睛」去看待外省第一代集體記憶的作品;如林海音的《城南舊事》中對封建的批判與人性的描繪,也多少影響台灣社會價值觀。而台灣之懷鄉文學,在廣義上通常更涵蓋如李敖尼洛等外省族群所表現的各種不同文學作品、在台東南亞華僑所呈現的馬華文學及1970年代之後所謂的三三文學

三三文學與眷村教會文學[编辑]

組成成員平均年齡相當低的三三集刊團體,其名稱可做以下解釋:前面的三指的是三民主義後面的三則代表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真神,因此三三文學即是所謂的眷村教會文學。三三集刊成員如:朱天文朱天心馬叔禮謝材俊丁亞民仙枝深受胡蘭成張愛玲的影響,除了文學性極強也有著正統中國與熱愛紅學的信仰。除此之外,該集團據信也與保釣運動李敖全盤西化論及之後溫瑞安成立的神州詩社,有著某種抗衡與合作。雖運作的時間不久,「三三」式文學行動主義希望將國家文化以及政治意識型態等爭議,包納在一個「情」、「愛」的理想,至今仍為不少人所稱道,也為1980年代初期外省人的主流想法。

雖然擁護中國文學與正統思想的三三文學在隨後的政治風潮中,因對立嚴重而日漸消逝,但是其總根源之懷鄉文學卻在中文仍於台灣佔有優勢下,仍於台灣相當具有一定市場。這期間,諸如席慕容的新詩、朱天文的散文或小說等等,都在1980年代之後,甚至新世紀後,依舊領有風騷。

現代主義與鄉土寫實[编辑]

原鄉人》作者鍾理和

1960年代台灣隨著韓戰結束與美援帶來的影響,社會受到西方文化思潮猛烈衝擊。不僅在相對穩定政經方面有著小部份開放,文學也盛行著存在主義超現實主義。而最後表徵於現代主義的這些文學作品,也在同時間產生。而種類包含意識流小說、現代詩、與荒謬式的台灣現代主義文學代表人物有如:講究文字技巧的白先勇(小說:《孽子》)、超越外在社會現實,努力探索台灣人內在世界的七等生(小說:《我愛黑眼珠》)、崇尚西方價值,摒棄東方倫理的王文興(小說:《家變》)、西化且簡潔文字的子敏(散文:《小太陽》)及呈現超現實主義俐落文字的商禽(新詩:《夢,或者黎明》)

1970年代之後,戰後出現首波描繪台灣真實生活面貌的文字作品。這些作品對於台灣城市、農村經濟、社會危機、價值觀念等都有進一步的反映和研究。這些同時講究西方文字技巧及漢文文字的鋪陳格式,卻全然書寫台灣本土的文學作品,通常統稱為鄉土寫實文學。而如:王禎和鍾理和鍾肇政吳濁流李喬黃春明等人的作品,跨越了漢文與母語間的障礙,並在1970年代-1980年代被台灣政府刻意忽略下,終還是因為貼近台灣本土而嶄露頭角,而之後,不管是延續本有的漢文書寫格式,或爾後的新型態的台語文書寫,即使在20世紀後,仍有市場活力存在。

大河文學[编辑]

旅行文學[编辑]

男作家以《自由談》雜誌創辦人趙君豪美國國務院的邀請赴美訪問兩個月,歸來所寫的所寫的《東說西》,陳之藩留美英唸書與教書時所著的《旅美小簡》、《在春風裡》、《劍河倒影》為代表。《旅美小簡》中〈失根的蘭花〉、〈哲學家皇帝〉、〈釣勝於魚〉三篇,與《在春風裡》中〈謝天〉、〈寂寞的畫廊〉兩篇散文多次入選兩岸三地的中學國文課本[28]。1991年初,台灣國文天地雜誌社為國文課本作過抽樣性的調查,由學生自己談喜愛的課文,其中陳之藩的〈謝天〉、〈失根的蘭花〉、〈哲學家皇帝〉等三篇文章,被學生一致選為最令人印象深刻、最具啟迪性的課文[29]

女作家以徐鐘佩的《多少英倫舊事》、《追憶西班牙》、鐘海音的《海天遊蹤》、林文月的《京都一年》、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 、《稻草人手記》、《哭泣的駱駝》等為代表[30][31]。其中以三毛的作品最受廣大的讀者群歡迎。白先勇認為「三毛創造了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瑰麗的浪漫世界;裡面有大起大落生死相許的愛情故事,引人入勝不可思議的異國情調,非洲沙漠的馳騁,拉丁美洲原始森林的探幽——這些常人所不能及的人生經驗三毛是寫給年輕人看的,難怪三毛變成了海峽兩岸的青春偶像[32]。」 顏麗珠則認為「在文化方面,從早期反共抗俄、憶舊懷鄉到西方現代主義思潮的移植,文化思潮上出現了明顯的斷層。再看70年代以後的臺灣社會,無論是大環境的外交困境、國內的政治威權、言論的禁錮;或是小環境的升學壓力、親子代溝等問題的出現。對當時的青少年而言都是心中一股找不到出口的壓力,所以在看到三毛能不顧一切、率性而為流浪到沙漠,成功打造新生活的行為,彷彿替自己實現了不敢付諸行動的夢想,因而打從心底狂熱的崇拜三毛[31]。」

解嚴前後[编辑]

1980年代前後,台灣政治環境與社會呈現巨大變化。在政治與道德限制力道減弱下,意圖打破中國傳統文學研究框架,走向文化研究的趨勢中,出現了主題單純的政治文學與女性文學。雖然此種主題鮮明的文學,在論述中容易失真,但確切反映了台灣真誠的現況。而此兩種主題,即使在新世紀後,仍廣受歡迎。

政治文學[编辑]

與其他地方相同的,台灣政治文學也起因於重大政治事件,與政治風氣的弛與禁。其中,重大政治事件為1970年代末期,持續發展的美麗島事件以及緊接發生的林義雄滅門血案。而台灣白色恐怖情形稍微緩和直至1986年解嚴,則是風氣影響政治文學發展的另一個關鍵。

黃凡(《賴索》)、林雙不張大春(《將軍碑》)等人為代表的80年代政治文學,實際描繪了台灣政治從冷漠到熱騰發燒的過程。並使用文字描繪兩層次間的,諸如族群,年代,國家認同或身分認知矛盾。另一方面,也間接說明台灣在邁向真正民主化,機械化後的失落與邊緣人心態。

台灣政治文學的最頂峰應屬龍應台的《野火集》,以卓越文筆及接近無政府主義的理念,帶動台灣自力救濟的新潮流,不過在另一方面,卻引發了台灣社會脫序的起端。隨後,這些脫序現象,也成為1990年代、甚至2000年代之後,政治文學常常描繪的場景。

原住民文學重現[编辑]

嚴格意義下的「臺灣原住民漢語文學」的形成,乃是1980年代以後的事。這中間雖然不乏一些原住民文學前輩個別的漢語寫作,如排灣族陳英雄(台灣)谷灣‧打鹿勒)1960年代起便在《警光》、《青年戰士報》等報章雜誌上發表作品,但在那個年代裡,臺灣原住民的議題還沒有走到主體性的位置,這些創作無論從意圖或質量上看,既缺乏明確的民族自覺意識,也尚未構成獨特且足供考察的文學面貌。所以,一般論者大都將原住民漢語文學的興起定位在1980年代,與「原住民運動」(原運)同步發展。

重回主體性論述[编辑]

最後的獵人

年輕一輩[编辑]

女性作家[编辑]

女性文學[编辑]

女性文學興起於1980年代,是主題明顯偏向女性的文學傾向。在現實上,戰後的女性讀者一直是台灣相當重要的文學支持者,不論是純文學或通俗文學如出租之翻譯言情小說瓊瑤小說、本土言情小說,女性都有一定比例支持者,以廣義來說,亦為女性文學的延伸。不過嚴格講起來,真正出現了表達台灣女性意識的文學潮流,出現於解嚴前後的台灣文學文壇。

蕭颯蕭麗紅廖輝英李昂等人為代表的台灣女性文學雖然敘述層面廣泛,但歸納下,在本質上有兩大主題。第一,就是強烈表達女性意識。在此主題下,雖然明白闡述出文學特質,但是另一方面未涉及此意識的男女配角成為扁平角色,文學意向模糊。另外第二主題,則是男女兩性關係的本質。在此主題下,台灣女性文學除了對於傳襲自中國或日本之台灣舊有倫理及家庭制度對女性的不公平表達批判與不滿,卻矛盾的出現一份理解與同情。因此,在某程度上,女性文學也間接傳達台灣在傳統與現代中間,無法解脫的束縛。

事實上,女性文學跨越新世紀前後仍有不同樣式的發展,原本受文壇重視的女性文學作家繼續創作,而如蘇偉貞朱天文平路朱少麟張曼娟等新舊作家,也重新用女性觀點式的文學來省思台灣。

台灣女性文學重要代表作家如下,可大致分三期:

教會文學[编辑]

詩歌[编辑]

小說[编辑]

多元化文學[编辑]

1990年代之後,台灣文學呈現多元化並存狀態。除了稍早期政治文學、女性文學,甚至鄉土文學、懷舊文學以新型態繼續活躍外,也出現了網路文學勵志文學為主的通俗文學走向。隨著台灣本土化的省思與腳步正常化,以母語做為文學要素的原住民文學、口傳文學、台語文學等也相繼受到重視。另外,隨著台灣社會對同性戀態度的開放,以LGBT為書寫主體的同志文學亦佔有一席之地。

2000年代之後的台灣文學呈現的不僅是文化論述,而是在於使用不同文學型及透過特殊技巧形式來展現作者想要呈現的文化議題。在這精雕細琢,層層展開,讓內容與技巧形式互相呼應的創作空間。這種企圖甚至也出現於網路文學或繪圖或網路新詩的年輕書寫狀態。這種包容性與內涵,是其他時代、其他地區(包含中國現代文學)研究或書寫領域裡無法想像也常常無法體會的寫作方式。而這種在不斷反省、不斷注意多元及弱勢文化聲音的台灣文學,為現今台灣文學的特點。

網路與勵志文學[编辑]

1990年代,俗稱「超文本文學」(hypertext literature)或「非平面印刷」的網路文學於台灣開始興盛普及。不久之後,以網路為媒介,或以網路人口為收受者的文學成為台灣文學的主流。一般來說,網路雖然對現有文學具有顛覆性作用,從根本上動搖了現有文學的寫作和傳播方式的基礎,但是在文學觀念沒改變情況下,造就了新一代的文學領域,拓展了個體性,自主性的台灣新文學。更甚至以相當快速的方式,將台灣文學以另外一種型態傳送到華人地區。而台灣網路文學代表性人物如蔡智恆以痞子蔡的筆名寫下(《第一次的親密接觸》)、藤井樹(《我們不結婚,好嗎》)、九把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鯨向海(新詩)不但將網路文學鉛字化,並且在某程度上改變了台灣的文學生態。

在另一方面,以閱讀輕薄短小、重視傳播、創新文體為特徵的勵志文學或新型態通俗文學,迅速於台灣流傳。諸如幾米(繪本)、吳淡如侯文詠劉墉吳若權為代表性作家。雖然這些文學作品常因為過於普羅化,遭到部分文學評論者的嚴詞批評,不過不可否認,多少反映台灣現況的這類型文學作品,仍可視為台灣文學之主要支流。另外,純文學範疇的都市文學作家,如駱以軍郝譽翔陳雪阿盛袁哲生林燿德舞鶴等,在寫作上也多少受此通俗文學的輕薄或創新理念之影響。

鄧豐洲以傳統漢詩所作的人生勵志詩[33],亦可稱勵志文學的另一呈現。

台語文學[编辑]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由於二二八事件的爆發,緊接著又是「白色恐怖」時期,再加上國民黨反共政策的高壓統治,關懷台灣本土的文學頓時倍受壓抑,沒有生存的空間。1970年代以降,由於一連串的國際事件的衝擊,台灣本土意識逐漸抬頭,鄉土文學躍登歷史舞台,影響深遠的台灣鄉土文學論戰也隨之爆發,台語文學遂在這種環境裡萌芽而逐漸成長。

戰後最早主張用母語寫詩的是林宗源,接著向陽也於1976年開始以台語寫詩。進入1980年代初期則有宋澤萊林央敏黃勁連等人的加入。1987年解嚴,隨著政治符咒解除,社會內部隱藏的文化動能開始爆發,台語文學作品開始如雨後春筍般大量出現,文類也由初期的詩開始往小說、散文、戲劇開拓,文學技巧也更見提升,主題也更趨多元。1980年代後期之後陸續有更多作家投入台語文創作的行列,比如說陳明仁(文學家)胡民祥陳雷李勤岸莊柏林路寒袖方耀乾等。

1990年以前台語用字仍屬嚐試期,用字極不統一,有人創造新字,也有語文專家考証本字,再加上原有的傳統用字、華文用字,可謂百花齊放。

進入1990年代以後,由於台語文作家互相觀摩學習的結果,用字漸趨統一,新創字、古字逐漸銷聲匿跡。新的台語文字,一方面有所傳承,也有所創新,但總不離「通俗性」、「語源可靠性」、「音義系統性」三大原則。其次是漢字和拼音不再自成系統,而有合流現象,即所謂「有音無字」的詞素用拼音字表示,嘗試以拼音字做為文字的一部分(如漢羅混寫),台語文學的用字,逐漸朝向統一的道路邁進[34]。這種文學發展,也在20世紀後,隨着本土化進度而有所延伸或蔓延。

文學獎[编辑]

中華文藝獎金委員會

同志文學[编辑]

在1980年代以前,已有白先勇林懷民、李昂、朱天心馬森等人在進行同志文學方面的創作。從1983至1993年,同志文學呈現百家爭鳴的狀態,比較重要的作家有顧肇森林裕翼黃啟泰李岳華等人。解嚴之後因為社會運動的幫助,使得台灣同志的環境改善,因此同志文學開始受各大文學獎青睞,包括凌煙的《失聲畫眉》、曹麗娟的《童女之舞》、林裕翼的《白雪公主》等。不過對台灣同志文學最具有重大意義的,還是要屬1994年朱天文的《荒人手記》以及邱妙津的《鱷魚手記》。之後出現了強調性別身分認同解放的「酷兒文學」,相關作家以紀大偉洪凌陳雪等人較為知名。另外吳繼文蔣勳陳克華等作家亦有同志文學方面的創作。至二十一世紀以後,同志文學熱潮已逐漸降溫,較知名者為舞鶴的《鬼兒與阿妖》、駱以軍的《遣悲懷》等等。

科幻文學[编辑]

星雲組曲》、《風色幻想

奇幻文學[编辑]

軒轅劍系列》、《仙劍奇俠傳系列

騎士文學與電玩文學[编辑]

天使帝國》、《終極奇幻

相關連結[编辑]

注釋[编辑]

  1. ^ 張系國,《民族文學的再出發》、張深切,《對台灣新文學的路線的一提案》、王拓,《是「現實主義」文學,不是「鄉土文學》、《台灣文學史綱》
  2. ^ 台灣竹枝詞是風土詩的代表作之一
  3. ^ 著有《台灣賦
  4. ^ [1]
  5. ^ [2]
  6. ^ [3]
  7. ^ [4]
  8. ^ [5][失效連結]
  9. ^ 林欽賜 (编). 瀛洲詩集. 1932. 
  10. ^ xbill:jhjung@tcfsh.tc.edu.tw. 連橫. Library.taiwanschoolnet.org. [2012-08-23]. 
  11. ^ [6]
  12. ^ 默園詩人—陳虛谷. Home.educities.edu.tw. [2012-08-23]. 
  13. ^ [7]
  14. ^ Welcome to Google Docs. Docs.google.com. [2012-08-23]. 
  15. ^ [8]
  16. ^ [9]
  17. ^ [10]
  18. ^ Taiwanese Buddhism 台灣佛教史料庫. Ccbs.ntu.edu.tw. [2012-08-23]. [失效連結]
  19. ^ [11]
  20. ^ [12][失效連結]
  21. ^ 林瑞明,《台灣文學的歷史考察》,台北,允晨文化。
  22. ^ 李筱峰,1995,一百年來台灣政治運動中的國家認同、張德水,1992,激動!台灣的歷史:台灣人的自國認識、陳昭瑛,1998,論台灣的本土化運動:一個文化史的考察。
  23. ^ 23.0 23.1 向陽,〈三種語言交響的詩篇〉,《文學@台灣》,頁121。
  24. ^ 歐宗智文藝派對 關於李喬大河小說 [失效連結]
  25. ^ 歐宗智文藝派對 關於鍾肇政大河小說[失效連結]
  26. ^ 歐宗智文藝派對 關於東方白大河小說 [失效連結]
  27. ^ 歐宗智文藝派對 關於邱家洪大河小說 [失效連結]
  28. ^ 他寂寞的畫廊 她懂那曠古的寂寞. 聯合報. 2006-02-21. 
  29. ^ 陳之藩. 臺北市高職國文科教學輔導團. 
  30. ^ 賴雅慧 女性空間旅行經驗研究. -以1949-2000 年臺灣女作家的旅行文學為例
  31. ^ 31.0 31.1 顏麗珠. 單士釐及其旅遊文學—兼論女性遊歷書寫. 2004 [2009-05-26]. 
  32. ^ 白先勇. 第六支手指 第三輯 不信青春喚不回. [2009-05-22]. 
  33. ^ 鄧豐洲,《鄧豐洲詩選文集》,臺南縣,2009年。
  34. ^ 侯俊榮 nd;楊允言 1993

參考文獻[编辑]

  • 張系國,《民族文學的再出發》
  • 張深切,《對台灣新文學的路線的一提案》
  • 王拓,《是「現實主義」文學,不是「鄉土文學》、《台灣文學史綱》
  • 林瑞明,《台灣文學的歷史考察》,臺北,允晨文化。
  • 李筱峰,《一百年來台灣政治運動中的國家認同》,1995年
  • 張德水,《激動!台灣的歷史:台灣人的自國認識》,1992年
  • 陳昭瑛,《論台灣的本土化運動:一個文化史的考察》,1998年
  • 莊宜文,《在君父的城邦-三三文學集團研究(下)》,國文天地十三卷第九期
  • 《全台詩·智慧型全台詩資料庫》,[13]
  • 《台灣文獻叢刊》(網路版),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4]
  • 許俊雅,《九○年代台灣古典文學研究現況評介與反思》[15]
  • 翁聖峰《台灣古典詩的研究概況》,文訊雜誌,2001年6月1日[16]
  • 思想編委會,《後解嚴的台灣文學》,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1月28日
  • 下村作次郎、藤井省三、中島利郎、黃英哲,《よみがえる台灣文學》,東方書店,1995年10月1日
  • 徐錦成,《鄭清文童話現象研究:台灣文學史的思考》,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8月31日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