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桑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史蒂芬·桑坦 Stephen Sondheim
出生名 史蒂芬·約書亞·桑坦 Stephen Joshua Sondheim
类型 音樂劇
职业 作曲家作詞家
活跃年份 1954年至今

史蒂芬·約書亞·桑坦Stephen Joshua Sondheim,1930年3月22日),又譯為斯蒂芬·桑德海姆,是美國著名音樂劇電影音樂作曲家作詞家,曾經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七次托尼獎(Tony Awards),托尼獎戲劇終生成就獎,多次葛萊美獎項(Grammy Awards)以及普立茲戲劇獎(Pulitzer Prize)。他被譽為是「美國音樂劇界最重要及最具知名度的人物」。[1] 他包辦作曲及作詞的著名音樂劇有《理髮師陶德》、《春光滿古城》、《夥伴們》、《癡人大秀》、《小夜曲》、《與佐治在公園的星期天》、《拜訪森林》以及《刺殺》等等,而負責作詞的音樂劇則有《西城故事》以及《吉卜賽人》。他是美國劇作家協會1973年至1981年的主席。

早年[编辑]

史蒂芬·桑坦是赫伯特·桑坦和珍妮·桑坦的兒子,生於紐約,並在紐約曼克頓的上西區成長,後來曾居住於賓夕法尼亞州的農場。父親赫伯特是制衣商,母親珍妮是服裝設計师。史蒂芬·桑坦自九歲第一次接觸百老匯音樂劇之後便對音樂劇產生熱愛。在十歲時,他的父母離婚,史蒂芬跟隨母親生活。

事業[编辑]

奥斯卡·汉默斯坦二世的教育[编辑]

史蒂芬·桑坦自十歲開始認識占美·汉默斯坦,占美是著名劇作家及作詞人奥斯卡·汉默斯坦二世(Oscar Hammerstein II)的兒子。奥斯卡·汉默斯坦二世成為桑坦心目中的父親,也是他的音樂劇啟蒙導師。在汉默斯坦的音樂劇《南太平洋》演出時,桑坦遇上了導演哈洛·普林斯(Harold Prince),日後許多桑坦的著名音樂劇都是由普林斯導演。

在賓夕法尼亞州的一所高中喬治學校(George School)就讀期間,桑坦首次創作了一個校園喜劇音樂劇《喬治作品》(By George),獲得同學的欣賞。但奧斯卡·汉默斯坦卻指出該劇的劇本和歌詞有許多不合理的地方,指導桑坦去撰寫更多的音樂劇練習,讓桑坦獲益良多。

在1950年,桑坦自麻省威廉士鎮威廉士書院畢業。畢業後,桑坦跟隨米尔顿·巴比特(Milton Babbitt)學習作曲。巴比特以創作無調性音樂著名,但他認為桑坦在有調性的音樂風格裏仍有很大發展空間。桑坦因此逐漸發掘到自己的音樂風格,以有調性的音樂為主,雖然他亦經常運用半音及不協調的和弦。

初期寫作生涯[编辑]

桑坦形容最初幾年的創作生涯頗為艱苦。在1950年代,他曾在荷李活為電視劇集Topper撰寫配樂。桑坦後來回顧時認為電影配樂的經驗對他有重要影響。1954年,他創作了《星期六晚》(Saturday Night),但該作品直至1997年倫敦的演出之前,一直都沒有上演的機會。

西城故事》(West Side Story)是桑坦事業的突破。由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作曲,桑坦作詞,傑洛美·羅賓斯(Jerome Robbins)導演,並在1957年上演了共732場。雖然這是桑坦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桑坦卻並不滿意,認為自己的歌詞寫得太過像詩歌,並不切合劇中角色的身份。

接著他為另一齣著名音樂劇《吉卜賽人》作詞。雖然桑坦希望包辦作曲填詞,但主演的明星Ethel Merman卻推薦了朱利·史坦(Jule Styne)作曲。在這個劇裏,桑坦也是第一次和編劇阿瑟·勞倫茲(Arthur Laurents)合作。《吉卜賽人》在1959年首演,共上演了702場。

在《春光滿古城》(A Funny Thing Happened on the Way to the Forum)桑坦終於有機會包辦作曲及作詞。《春光滿古城》在1962年首演,共上演了964場。劇本由Burt Shevelove及Larry Gelbart撰寫,改編自羅馬帝國時期的劇作家普羅托斯(Plautus)的荒誕劇。該劇贏取了當年的托尼獎年度最佳音樂劇獎,但桑坦的音樂卻沒有獲得提名。

之後幾年桑坦的事業並不順利。1964年的《眾人皆懂的口哨》(Anyone Can Whistle)劇評評價甚低,只上演了九場便告終,直至1995年重演之後才逐漸為觀眾認識。1965年他和作曲家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dgers)合作,為難道我聽見華爾茲?(Do I Hear a Waltz?)填詞,但合作並不愉快。1966年他為外百老匯的一個節目《瘋狂表演》(Mad Show)之中的一首歌曲填詞,但在節目介紹裏他僅僅以筆名出現。

七十年代的成熟期[编辑]

在1970年桑坦創作的《夥伴們》(Company)終於帶來突破。這是桑坦和導演哈洛·普林斯首次合作,直至1981年兩人一直合作創作了許多音樂劇。《夥伴們》以幽默的角度描寫都市人種種不安定的婚姻和伴侶關係,被認為是當時百老匯音樂劇中少有的深刻的作品。《夥伴們》更突破了以往音樂劇的故事形式,被稱為「概念音樂劇」,劇本圍繞著一個中心主題發展,雖然也著眼於人物關係,但卻並不會像通俗劇那樣有開端、衝突、大團圓結局的故事鋪排。

1971年的《富麗秀》(Follies)原名《樓上佳人》(The Girls Upstairs),繼承了《夥伴們》概念音樂劇的形式。二三十年代美國盛行富麗秀(Follies),這齣音樂劇講述兩對當年曾參與富麗秀的夫婦,數十年後故地重聚的所見所聞,反映了幾十年來美國社會的變遷。桑坦以懷舊的音樂風格模仿埃爾文.柏林(Irving Berlin)和蓋希文(Gershwin)的早期百老匯音樂劇。因為佈景及服裝皆極盡奢華,這個音樂劇雖然大獲好評,卻結果以虧本收場。

桑坦1973年的作品《小夜曲》(A Little Night Music),劇本改編自英格瑪·伯格曼的電影《夏夜的微笑》(Smiles of a Summer Night)。這齣音樂劇幾乎從頭到尾都是華爾茲或者三拍子的舞曲。音樂風格裏有拉威爾(Ravel)、布拉姆斯(Brahms)以及約翰·施特勞斯(Johann Strauss)的影子。而桑坦的多聲部合唱,更運用了複雜的對位法。這齣音樂劇被當年時代雜誌評為桑坦最優秀的成就。

1976年的《太平洋序曲》(Pacific Overtures)是少有融合東方戲劇風格的音樂劇。內容描述日本明治維新的年代,美國以船堅炮利打破了日本的鎖國政策,日本因而走上現代化之路。這個劇從日本人的視角描述,批評西方殖民主義對亞洲文化的影響,更運用了能劇歌舞伎的戲劇風格,演員經常以舞蹈或默劇表達劇情,而故事則由旁述者敘述。這齣劇更以全男班演出,而且主要角色皆由亞洲裔演員飾演。在音樂風格上桑坦亦嘗試模仿日本傳統音樂,除了運用了日本的樂器,歌詞亦常常模仿日本俳句的詩歌形式。

1979年的《理髮師陶德》(Sweeney Todd)可能是桑坦最為人熟悉的音樂劇。內容以工業革命時期、貧富懸殊的倫敦作為背景,講述理髮師為了復仇而導致人吃人的故事。《理髮師陶德》在2007年由導演提姆·波頓(Tim Burton)拍成電影

晚期作品[编辑]

1981年的《那些曾經有過的歡樂歲月》(Merrily We Roll Along)由George Furth編劇,是首齣以全倒叙法叙事的音樂劇, 亦是桑坦音樂風格上比較傳統的作品,雖然首演時並不成功,只演了16場,但其中有部份熱門歌曲後來被弗兰克·西纳特拉(Frank Sinatra)和卡莉.賽門(Carly Simon)演唱及灌錄唱片。

在《那些曾經有過的歡樂歲月》的失敗以後,桑坦和哈洛·普林斯便開始分道揚鑣。1984年,桑坦開始和當時一位年青導演詹姆斯·拉潘(James Lapine)合作,創作出《與佐治在公園的星期天》(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 為桑坦的事業再次帶來另外一個突破。這齣音樂劇以畫家喬治·秀拉(George Seurat)的名作《大碗島的星期日下午》為題材,探討藝術的價值以及在商業社會中如何平衡藝術和商業效益的關係。桑坦利用類似「點描法」的手法,以一個個片段去刻劃每個人物。這齣音樂劇在1995年獲得普立茲戲劇獎,並被作曲家及指揮家伯恩斯坦形容是桑坦最有個性的作品。

桑坦和詹姆斯·拉潘1987年合作創作的《步入森林》(Into the Woods),顛覆了格林童話的故事如小紅帽、灰姑娘等等的大團圓結局,在故事裏每一個角色最終都會為自己的行為負上責任。同年安德魯·勞埃德·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的《歌聲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獲得托尼獎最佳音樂劇獎,桑坦和拉潘卻藉著《步入森林》分別奪得托尼獎最佳音樂和最佳劇本獎項。

桑坦和約翰·懷德曼(John Weidman)1990年在外百老匯的劇院上演的作品《刺客》(Assassins),引起當時廣泛爭論,因為1990年正值波斯灣戰爭,這個音樂劇卻以另一個角度去描寫反面人物,似乎在歌頌美國歷史上行刺總統的刺客,。這齣劇在十年後2001年9月再次排演,卻剛剛又發生了911事件,以致製作的劇團決定暫停演出計劃。直到2004年4月才有機會在百老匯上演,獲得了托尼獎最佳重演音樂劇、最佳導演等五個獎項。

1994年的《激情》(Passions)改編自伊吉尼奥·雨果·塔切蒂(Iginio Ugo Tarchetti)1869年的小說《佛斯卡》(Fosca),描述一位軍官和一位被認為是精神病患人之間的愛情。

在九十年代末,桑坦再次和哈洛·普林斯合作,2000年本來打算演出音樂劇《Wise Guys》,但計劃延遲,後來改名為《反彈》(Bounce)。內容講述二十世紀初,美國兩位兄弟成為企業家的故事,2003年在華盛頓芝加哥上演,劇評的評價不佳,只能等到2008年才有機會在紐約外百老匯的The Public Theater上演。

桑坦在2006年接受倫敦Timeout雜誌訪問時,說因為年紀漸長的關係,而且以往成功的劇作變成了觀眾對新劇的期望,令他感到難以突破,缺乏信心去創作新劇。[2] 在2008年接受Playbill.com訪問時,則表示自己正在批注以往音樂劇的歌詞,有可能會在不久將來出版。在2008年至2009年,桑坦接受Frank Rich訪問並在多間大學演講。除此之外,導演詹姆斯·拉潘準備在2009年4月15日在阿特蘭大舉辦一場名為iSondheim:aMusical Revue的表演。

百老匯以外[编辑]

除了音樂劇以外,桑坦亦有不少其它工作及興趣。在1968年至1969年之間,他在紐約雜誌(New York Magazine)刊登了不少填字遊戲。他曾經和Anthony Perkins一起為1973年電影《勾魂遊戲》(The Last of Sheila)撰寫劇本。在1996年桑坦曾經為舞台劇《逃離謀殺》(Gettomg Away with Murder)撰寫劇本,但觀眾反應不佳,只是預演了29次及正式上演17次。

桑坦亦曾為不少電影配樂。1990年,他為由華倫·比提(Warren Beatty)導演的電影《至尊神探》(Dick Tracy)撰寫了一系列歌曲,由麥當娜主唱的Sooner or Later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

音樂劇作品[编辑]

除非特別注明,音樂及歌詞皆為史提芬.桑坦創作

與桑坦一起 (Side By Side By Sondheim, 1976), 嫁給我一會兒 (Marry Me A Little, 1980), 你明天會愛上 (You're Gonna Love Tomorrow, 1983) 以及 湊在一起 (Putting It Together, 1993)都是為了紀念桑坦貢獻而製作的綜合表演,其中的樂曲皆選輯自其它桑坦的音樂劇。

注釋[编辑]

  1. ^ Rich, Frank. Conversations With Sondheim. The New York Times. 2000-03-12 [2007-01-17]. 
  2. ^ 2006 Sondheim feature, Timeout.com London

外部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