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司马谈(?-前110) 西汉夏阳今陕西韩城人。父亲司马喜,在汉初为五大夫。儿子司马迁受之影响颇深,司马谈在汉武帝刘彻时期任太史令。于汉武帝元封元年(前110),东巡至泰山,并在山上举行祭祀天地的典礼,这就是所谓“封禅”大典。司马谈当时因病留在洛阳,未能从行,深感遗憾,抑郁愤恨而死。他所要论著历史的理想和计划,便留给儿子司马迁去实现。

《论六家之要指》是中国 汉代史学家 司马谈评论先秦和当时各派学说的著作。作者认为道家“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指约而易操,事少而功多”,“使人精神专一,动合无形,赡足万物”。 但肯定儒家对君臣父子、夫妇长幼等级差别的论述。认为阴阳家崇尚吉凶之兆,禁忌甚多,使人“拘而多所畏”,但讲论天文历象,则有可取之处。认为墨家提倡极度节俭,使人难以遵从,但“强本节用”则是家给人足之道。认为法家“一断于法”的主张破坏了“亲亲尊尊”的传统观念,可行于一时而不可久用,但是尊君卑臣,职责分明,其论点是可以肯定的。认为名家“苛察缴绕”,“专决于名而失人情”,但讲究“名实”,循名责实这一长处,也应肯定。

司马谈历史学家、国家图书馆官员。夏阳(今陕西韩城南)人。对于自己的祖先做过“太史”官,十分敬慕,自小立志与典籍为伴,专心治史。在汉武帝建元年间(前140~前135),他任太史令。太史令通称太史公,为掌管国家图书典籍、天文历算并兼管文书和记载大事的官员。因此得以观西汉国家藏书。临逝前,希望其子司马迁继其遗职,继续进行史学研究。他总结先秦各家学说,认为阴阳、儒、墨、法各家学说均有长短,唯有道家兼各家所长。著有《论六家之要指》。又根据《国语》、《战国策》、《楚汉春秋》等书,收集资料,撰写史籍,未成而卒。由司马迁继其事,遂成《史记》一书。[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