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斯坦伊斯蘭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楚河州的一座清真寺

伊斯蘭教吉爾吉斯斯坦最大的宗教,86.3%人口是穆斯林[1]。在吉爾吉斯斯坦的穆斯林的是遜尼派分支,而8世紀時由阿拉伯人帶入該地區[2]。它與河中的伊斯蘭教不同,吉爾吉斯伊斯蘭教有很大隨意性。多数穆斯林也同時遵循薩滿教傳統。他們毛拉也只管宗教,社區事務另有人負責。

吉爾吉斯伊斯蘭教也有地區差異,南部的比較虔誠[3]。吉爾吉斯也有很多其他族裔穆斯林,其中最大的是烏兹别克族,同時俄羅斯等歐洲民族多数在獨立後離開。

伊斯蘭教的引入[编辑]

伊斯蘭教在八世纪時傳入吉爾吉斯,當時有少数吉爾吉斯人來到楚河一帶生活。十八世纪葉尼塞吉爾吉斯人策妄阿拉布坦驅逐到現在吉爾吉斯斯坦,加上南面浩罕汗國成立,使吉爾吉斯完成伊斯蘭化。但因深厚和悠久的傳統習慣法,吉爾吉斯族還保留了前伊斯蘭的傳統和習俗。

部落的影響[编辑]

卡拉科爾東干清真寺

雖然多数吉爾吉斯人是穆斯林,但仍有人信仰騰格里。由於游牧生活他們仍然有自然崇拜,清真寺影响力不大,五功也没法完全遵守。部落頭人和阿克撒卡爾比毛拉更大權力。

伊斯蘭教在南方勢力較大,北方的與薩满教,西伯利亞傳統信仰混合。

伊斯蘭教和國家[编辑]

伊塞克湖州的一處伊斯蘭墓地

在吉爾吉斯斯坦的政治,宗教也沒有發揮尤為顯著作用,越來越多的公眾人物都為促進傳統,表示支持伊斯蘭價值觀的傳統元素[4] ,儘管國家憲法規定政教分離。憲法禁止任何意識形態或宗教上升為國家意識形態的行為,。

由於在中亞其他地區的,非中亞人關注的一個潛在伊斯蘭原教旨主義革命將效仿伊朗和阿富汗帶來伊斯蘭教國家政策的形成,不利於非伊斯蘭人口。

由於俄羅斯敏感性人才的持續流出,當時的總統阿卡耶夫採取了特別的政策,向非吉爾吉斯人保證不會發生伊斯蘭革命。阿卡耶夫參觀比什凱克的主要俄羅斯東正教教堂,並指示從國庫支付100萬盧布對教堂建設基金。他還撥款支持德國和其他文化中心的。然而,當地政府出現支持,以建立更大的清真寺和宗教學校[4]。此外,最近的法案已提出禁止墮胎,嘗試取得一夫多妻制合法化,並允許官員前往麥加朝覲免稅[4]

現狀[编辑]

前總統阿斯卡爾·阿卡耶夫的女兒阿卡耶娃在2007接受採訪時指出,吉爾吉斯越來越伊斯蘭化[5],她強調許多清真寺已建成和吉爾吉斯正越來越多地投身宗教。她指出:“本身並不是壞事,它使我們的社會更道德更清潔。” 隨著伊斯蘭銀行業務的增長,吉爾吉斯斯坦介紹伊斯蘭金融,為國家提供許多伊斯蘭金融產品和服務[6]

國家承認為法定假日的兩個穆斯林節日:開齋節結束齋月宰牲節,紀念易卜拉欣願意犧牲自己的兒子。該國也承認東正教聖誕節以及傳統的波斯 ​​節日諾魯兹節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