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诱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莫扎特的歌剧作品
Wolfgang-amadeus-mozart 1.jpg

第一戒的義務 (1767)
阿波羅與希亞欽杜斯 (1767)
牧羊人與牧羊女 (1768)
善意的謊言 (1769)
本都王米特拉达梯 (1770)
阿斯卡尼斯在艾爾巴 (1771)
希皮奧內的夢 (1772)
卢基奧·苏拉 (1772)
假女園丁 (1775)
牧羊王 (1775)
埃及王泰馬莫斯 (1779)
扎伊德 (1780)
依多美尼歐 (1781)
後宮誘逃 (1782)
開羅的鵝 (1783)
受騙的新郎 (1784)
劇院總經理 (1786)
费加罗的婚礼 (1786)
唐·喬望尼 (1787)
女人皆如此 (1790)
狄托的仁慈 (1791)
魔笛 (1791)

后宫诱逃K.384德语:Die Entführung aus dem Serail / 英语:The Abduction from the Seraglio)是奥地利作曲家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创作的三幕德语歌剧德语唱词由克里斯多夫·弗雷得里希·布里茨那(Christoph Friedrich Bretzner)创作,故事讲述了英雄贝尔蒙特在仆人佩德利奥的帮助下,前往土耳其塞利姆帕夏的后宫营救被海盗掳走的爱人,康斯坦斯。

创作背景[编辑]

后宫诱逃》在柏林上演时的盛况

后宫诱逃的资助方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1776年约瑟夫二世维也纳的法国剧院改名为德语国家剧院(今城堡剧院),鼓励演唱德语歌唱剧,来排挤法语剧目,虽然最后并未达到预期,但仍出现了一些成功的作品,大多以翻译拉丁语的作品为主;莫扎特后宫诱逃是其中极少数原创且大获好评的作品。

莫扎特于1781年来到维也纳,当时他的上一部歌剧《克里特王依多美尼欧》在慕尼黑大获成功,而他本人刚刚从萨尔斯堡大主教的雇佣关系中解脱出来。获得了人生和创作自由的莫扎特急于在音乐之都证明自己。在结识了德语国家剧院总监哥特里布.施坦芬内(Gottlieb Stephanie)后,莫扎特得到了他的承诺,为他物色一部德语歌唱剧剧本。

莫扎特在7月收到了施坦芬内的剧本,原本他预计可以赶在9月俄罗斯的保罗大公(叶卡捷琳娜大帝之子及王位继承人,即后来的保罗一世)访问维也纳时上演,但最后由于时间过于仓促而改为上演格鲁克的作品。

首演直到第二年的7月16日才上演。"贝尔蒙特与康斯坦斯"或莫扎特被称为"后宫诱逃"的歌剧,在一拖再拖的创作期间,带给这个天才的痛苦无疑是和快乐成正比的。于是我们,沉醉在他美妙的音乐之中,被生动鲜艳的唱词以及只有天才才能完成的,打破十八世纪歌剧创作瓶颈的伟大作品所吸引。

在莫扎特于1781年10月13日写给父亲的信中他阐明了他对于歌剧创作的观点:

“我得说在歌剧中,歌词必须像女儿听从母亲那样服从于音乐。为什么意大利的歌剧如此流行,尽管情节是如此糟糕?...因为音乐才是一切,当你仔细聆听时就会忘了其它。只有情节和歌词为了音乐而生...而不是被牵强地被推上那些糟糕的五线谱时,歌剧才能被认为是成功的。完美的情况是一个能够理解舞台表演,并有能力提出合理意见的出色的作曲家遇见一个能干的词人,就会像遇到重生的火鸟一般;在那种情况下,面对任何掌声...甚至是无知的,我都将无所畏惧。”

角色介绍[编辑]

佩德里奥
角色名 演员要求 首演演员名单, 1782年7月16日
(指挥: 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
贝尔蒙特,西班牙年轻贵族 男高音 瓦伦汀·亚顿博格 Valentin Adamberger
康斯坦斯,贝尔蒙特的未婚妻 女高音 卡特里娜·卡瓦列里 Catarina Cavalieri
布隆黛,康斯坦丝的女佣 女高音 特雷西娅·泰伯尔 Theresia Teyber
佩德里奥,贝尔蒙特的仆人 男高音 约翰·恩斯特·道尔 Johann Ernst Dauer
奥斯曼,帕夏的仆人 男低音 路德维希·费舍尔 Ludwig Fischer
塞利姆帕夏土耳其帕夏 男低音 多米尼克·雅乌茨 Dominik Jautz

剧情大纲[编辑]

第一幕[编辑]

1873年第一幕演出素描

序曲:地中海土耳其沿岸某处,塞利姆帕夏的宫殿门前

第二景:贝尔蒙特来到了宫殿门前,四处寻找被海盗掳走并被卖给了帕夏的他的爱人-康斯坦斯(咏叹调:Hier soll ich)

第三景:帕夏的仆人-奥斯曼正在花园里摘无花果,唱着小调,感叹女人对爱情的善变(咏叹调:Wer ein Liebchen hat gefunden);贝尔蒙特不断地问着奥斯曼,并试图打探到与康斯坦斯一起被掳走,现在正在宫殿中做仆役的他忠实的仆人-佩德里奥的消息,但奥斯曼对他不闻不问,继续唱歌,最后不耐烦的奥斯曼恼羞成怒,对贝尔蒙特恶语相向,贝尔蒙特离开(咏叹调及二重唱:Verwünscht seist du)

第四景:佩德里奥登场,奥斯曼将怨气发泄在了佩德里奥的身上,并立誓要让他受尽万般折磨而死;佩德里奥问他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以致要遭到这样的诅咒(咏叹调及二重唱:Das scheint auch so ein Schurke)

第五景:奥斯曼告诉他,他知道佩德里奥是奸细而且正打着帕夏后宫女人们的主意,他以先知默哈摩得的名义起誓要杀了他(咏叹调:Solche hergleaufne laffen)

第六景:在谩骂与诅咒中,奥斯曼离开(咏叹调及二重唱:Was bist du für ein grausamer kerl)

第七景:贝尔蒙特重新登场并与佩德里奥重聚,在得知康斯坦斯和她的女佣布隆黛就在宫中后,他们计划将她们诱拐出来,佩德里奥提议有他将贝尔蒙特介绍给帕夏当建筑工,以此混进宫中(咏叹调:Geh nur, verwünschter Aufpasser)

第八景:贝尔蒙特为可以与康斯坦斯重逢而兴奋(咏叹调:Konstance, dich wieder zu sehen, dich)

第九景:塞利姆帕夏,康斯坦斯以及一众随从登场(合唱:Singt dem groβen Bassa Lieder)

第十景:塞利姆帕夏正在为康斯坦斯对他求爱的拒绝而悲伤,并希望能够得到她真心实意的爱情

第十一景:康斯坦斯为和爱人天各一方而悲伤(咏叹调:Ach ich liebte, war so glücklich)

第十二景:帕夏认为他已经给了康斯坦斯足够的时间,她明天必须服从于他。佩德里奥将贝尔蒙特介绍给了帕夏,帕夏答应让贝尔蒙特来宫殿工作。奥斯曼想阻止二人,但显然没有成功(三重唱:Masch! Masch! Masch!)

第二幕[编辑]

第三幕[编辑]

參考[编辑]

  • Abert, Hermann (2007) W. A. Mozart, trans. Stewart Spencer.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300072236. [This is a recent edition of a much older work.]
  • Beales, Derek (2006) "Joseph II, Joseph(in)ism," in Cliff Eisen and Simon P. Keefe, eds., The Cambridge Mozart Encyclopedia.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p. 232–239.
  • Bernard, Andre, and Clifton Fadiman (2000) Bartlett's Book of Anecdotes. Boston: Little, Brown. p. 33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