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过程主义考古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后过程主义考古学应可直接称为后过程考古学post-processual archaeology),它是一个相对于过程考古学的名词。实质上,它和过程学派的单一势力也不同,它的成分中包含了各式各样的支派,例如:

  • Ian Hodder的脉络考古学(Contextual Archaeology):强调将过去视为文本,解读其中信息(可参见其名著Reading the Past,甫出第三版)。
  • Colin Renfrew和Kent Flannery的认知考古学(Cognitive Archaeology):强调人类的主观意识及抽象层面,例如宗教宇宙观等。
  • Mark Leono的批判考古学(Critical Archaeology):对考古学家以本身经验为基础,判读过去历史的正确性抱持质疑态度,充分具反思能力。
  • Margeret Conkey和Joan Gero的性别考古学:这派多为具女性主义色彩的考古学家,多以理论角度批判将女性作为第二性的人类社会结构,也反对过去Man-Hunter、Woman-Gatherer的民族学者和考古学者的基本认识。

他们被称为“后过程”因为他们共同的特点,在于反对Lewis Binford那一套过于机制性的物质主义研究。Binford本人是动物学者出身的,因此相当深信他所提出的Main System底下有众多Sub-system的机制系统。而Julian Steward的Cultural Ecology,也被视为一个可资利用的方向,但单单用Adaptation的角度推论人类社群的行为,未免太过机械性,同时也把人类的主观意识排除了。因此,后过程学派的学者一致性的反对这种过于“唯物”的观点。

后过程学派的批判观点及反省能力当然提供了世界考古学界深思的广大空间,但许多观点都无法与实际考古数据相配合,对于解决发掘数据显现的问题反而不如Spatial Analysis等相对传统方法实际,因此在中国考古学或台湾的考古学的文化重建史观的应用广度与接受度,短时间恐无法广泛的取得主导性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