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火罗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吐火罗英语Tochari)是原始印欧人地處最東的一支民族,聚居在新疆塔里木盆地一帶。

考古研究[编辑]

唐朝疆域圖中最左方的吐火罗範圍,也是唐朝臣屬區之一

根据对库车焉耆出土的吐火罗语残卷研究,以吐火罗语交談的吐火罗人属印欧语人,但很早从原始印欧语人群分离。

根据对塔里木干屍和新疆古墓出土古尸骨的研究,吐火罗人的外貌特徵都是黄褐或棕褐頭髮、藍眼睛、高鼻,具有原始印欧人特征,头骨类似北欧[1]。塔里木干屍身前是地處最東的操印歐語言的人,大約在公元前30004000年居留在新疆塔里木盆地一帶,后来成为吐火罗人。《汉书·西域志》关于西域人有“今之胡人青眼、赤鬚”、“其人皆深目,多鬚髯”。吐火罗人最後可能被回鹘人在9世紀中叶后同化。

名稱[编辑]

20世纪初,德国探险队中国新疆库车和焉耆发现大批用当时尚无人知的文字书写之古本残卷,並將其带回柏林。德国學者穆勒(F.W.K. Müller)根据一篇回鶻文佛经跋文中一段文字:“回纥文的《弥勒下生经》,先从库车语译为twγry语,又从twγry语译为突厥語”,认为twγry就是历史上的“Tokharoi”,因此统称为吐火羅语,操吐火羅语的人被称为吐火羅人。

吐火罗這個名稱被認為源自古代希臘地理志中的譯音(Τόχαροι),有的学者将吐火罗和中国文献中的“大夏”联系起来,另些学者则认为中国古代文献中的“月氏”实为吐火罗人的一个分支。

民族[编辑]

塔里木9世紀的壁畫

吐火罗人的由来和如何迁移到新疆地区,目前还没有定论,只略有线索。1979年,德裔英国语言学家亨宁(W. B. Henning)的遗作《历史上最初的印欧人》,对吐火罗人在塔里木盆地的出现,提出了一種研究论点。

他认为,塔里木盆地的吐火罗人就是前2300年左右出现在波斯西部札格罗斯山脈附近区域,并活跃于尔米亚湖土耳其東部的凡湖之间的游牧民族古提(Guti)人。亨宁还发现古提人具有明显的讲吐火罗语特征。公元前2000末,古提人突然在近东历史舞台上消失。亨宁相信,古提人大概就在这个时候离开巴比伦,长途跋涉,向东迁徙到塔里木盆地。[2]

吐火罗人分北路及南路往东方进发,直至受匈奴所阻为止。北路的部份在龟兹及焉耆定居,建立了龟兹焉耆等国,并分别发展了龟兹语焉耆语。另一支往南路分佈的吐火罗人则曾建立了于阗,及东接河西走廊鄯善等国家。

語言[编辑]

1890年,英国军官鲍威尔(Bower)在库车从当地农民手中买到一些桦树皮写本,后经研究后发现为迄今最古的4世纪梵文写本,引起轰动。除梵文外,学者们很快从中区分出两种过去从来不为人知的古代语言,其中一种即现在所谓的“吐火罗语”。吐火罗语是一种印欧语,但不属于东方的satem语组(如梵文、俄语等),而是属于类似日尔曼意大利语的西方印欧语kentum语组。有人說他們不同於其他印歐民族,可能是與烏拉爾語系民族接觸有關。

文字[编辑]

佛教印度传入,便開始接觸印度的各種文字,便使用其中一种婆罗米文拼写自己的语言,成了吐火罗人文字。

生活習慣[编辑]

根据中国历史文献,吐火羅人能歌善舞,善賈市爭分銖,善騎馬射箭,已有妓寮。下文是一些关于他们生活的描述:

“龟兹,……。横千里,纵六百里。土宜麻、麦、粳稻、蒲陶,出黄金。俗善歌乐,旁行书,贵浮图法。产子以木压首。俗断发齐顶,惟君不翦发。姓白氏。居伊逻庐城,北倚河羯田山,亦曰白山,常有火。王以锦冒顶,锦袍、宝带。岁朔,斗羊马橐它七日,观胜负以卜岁盈耗云。葱岭以东俗喜淫,龟兹、于阗置女肆,征其钱。”[3]

“屈支国。东西千馀里。南北六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七八里。宜穈麦有粳稻,出蒲萄石榴。多梨柰桃杏。土产黄金铜铁铅锡。气序和风俗质。文字取则印度。粗有改变。管弦伎乐特善诸国。服饰锦褐断发巾帽。货用金钱银钱小铜钱。……所以此国多出善马。”

“出鐵門,至睹貨邏國(舊曰吐火羅國,訛也)。其地南北千餘里,東西三千餘里。東阨蔥嶺,西接波剌斯,南大雪山,北據鐵門,縛芻大河中境西流。自數百年,王族絕嗣,酋豪力競,各擅君長,依川據險,分為二十七國。雖畫野區分,總役屬突厥。氣序既溫,疾疫亦眾。冬末春初,霖雨相繼。故此境已南,濫波已北,其國風土,並多溫疾。而諸僧徒以十二月十六日入安居,三月十五日解安居,斯乃據其多雨,亦是設教隨時也。其俗則志性恇怯;容貌鄙陋,粗知信義,不甚欺詐。語言去就,稍異諸國。字源二十五言,轉而相生,用之備物,書以橫讀,自左向右,文記漸多,逾廣窣利。多衣疊毛,少服褐。貨用金、銀等錢,模樣異於諸國。”[4]

吐火罗和月氏、大夏关系[编辑]

研究吐火罗的学者大致分为两派:

支持月氏说的文献根据[编辑]

  • 《三國志·魏志》引《西戎傳》:“敦煌西域至南山中從婼姜西至蔥嶺數千里有月氏遺種。[5]
  • 出生在龟兹五胡三十国高僧鸠摩罗什在所譯《大智度論》中“吐火罗”旁註“小月氏”三字。[6]
  • 431年翻译的《求那跋摩經》(Gunavarman)将梵文“吐火罗”译为月氏[7]
  • 敦煌文件《西天路竟》:“又西一日至高昌国,又西行一千里至月氏国,又西行一千里至龟兹国。”[8]

高昌、龟兹之间为焉耆,即月氏。

大夏[编辑]

馬迦特曾建议将Thogar训为Dat-ga,即“大夏”古读音,但伯希和指出,根据高本汉古代汉语对音,大夏古代读音Dat-ga不太可靠[9]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徐文堪. 新疆古尸的新发现与吐火罗人的起源问题. 北京市: 昆仑出版社. 2005. ISBN 7800407993. 
  2. ^ 亨宁(W. B. Henning)著,徐文堪 译注. 《历史上最初的印欧人》. 《西北民族研究》. 
  3. ^ 新唐书
  4. ^ 玄奘大唐西域记
  5. ^ 列維吐火羅語
  6. ^ 伯希和·列維. 吐火罗语考. 北京市: 中華書局. 2004. ISBN 7-101-04083-7. 
  7. ^ 伯希和《吐火羅語與庫車》
  8. ^ 徐文堪著 《吐火罗人起源研究·总论》 第35页 2005 昆仑出版社 ISBN 7800407993
  9. ^ 伯希和《吐火羅語與庫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