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君士坦丁堡大皇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條大皇宮的柱子,收藏在伊斯坦堡考古博物館

君士坦丁堡大皇宮希腊语Μέγα Παλάτιον土耳其语Büyük Saray英语Great Palace of Constantinople),又稱為神聖宮殿,是土耳其伊斯坦堡法齊赫半島東南端的拜占庭皇宮建築群。君士坦丁堡大皇宮是公元330年至1081年間拜占庭皇帝的主要居所,作為帝國的行政中心超過八百年。

歷史[编辑]

君士坦丁一世在330年將羅馬帝國的首都遷至君士坦丁堡,他計劃為他及其後裔興建一座皇宮。皇宮位於君士坦丁堡競技場聖索菲亞大教堂之間,經歷過多次擴建及修建[1],特別是在查士丁尼一世狄奧菲洛(Theophilos)統治期間。

直至十三世紀早期,君士坦丁堡大皇宮也是帝國的行政及禮俗中心,即使在科穆寧王朝早期布雷契耐(Blachernae)的皇宮才是帝王居所。第四次十字軍東征君士坦丁堡大皇宮陷落時,卜尼法斯一世(Boniface I)的士兵洗劫了君士坦丁堡大皇宮。拉丁帝國依然有使用大皇宮,但是缺乏資金進行維護,最後一位拉丁皇帝鮑德溫二世甚至拆除了皇宮的主屋頂販賣[2]

1261年,拜占庭帝國的米海爾八世重奪君士坦丁堡[3],當時君士坦丁堡大皇宮的狀況不良,故皇帝棄用君士坦丁堡大皇宮。1453年,奧斯曼帝國穆罕默德二世進入君士坦丁堡時,發現了破敗的君士坦丁堡大皇宮,他漫步在空蕩的大殿及樓亭時,低吟了波斯詩人菲爾多西的詩文:

蜘蛛在凱撒的宮殿裡結網,一隻貓頭鷹在阿夫拉西雅卜的塔內號叫。[4]

君士坦丁堡的重建使皇宮的大部分建築損毀,不過在二十世紀早期的一場大火使皇宮的一部分暴露出來,發現了一些牢房及墓穴,當時開始在伊斯坦堡進行發掘。直至現時,皇宮總面積的四分之一已被發掘,但是完全發掘並不可行的,因為蘇丹艾哈邁德清真寺及其鄰近的建築覆蓋了一部分。大部分已發掘的馬賽克收藏在大皇宮鑲嵌畫博物館(Great Palace Mosaic Museum)。

描述[编辑]

君士坦丁堡大皇宮地圖,深色的部分為現存建築

皇宮位於半島的東南端,在君士坦丁堡競技場聖索菲亞大教堂。學者認為皇宮裡有連串的樓閣,就像奧斯曼時代的托卡比皇宮。君士坦丁堡大皇宮的總面積超過二十萬平方英尺(一萬九千平方米)。

奧古斯都廣場(Augustaion)的查爾克大門(Chalke)是皇宮的出入口[5],奧古斯都廣場在聖索菲亞大教堂的南面,那裡是市內主要道路梅塞大道(Mese)的起點[6]。廣場以東是馬格瑙拉宮(Magnaura),馬格瑙拉宮在後來成為君士坦丁堡大學的所在地[7],廣場以西是米利安(Milion,測量標記)及古老的宙克西帕斯浴場

查爾克大門後是皇宮侍衛的兵營。兵營之後是十九個沙發的接待大廳,接著就是拜占庭早年主要的帝王住所達芙妮宮,包括皇帝的臥室。在達芙妮宮有一條通道通往競技場的帝王雅座。一個稱為切爾蘇切克連奴斯的主要殿堂由查斯丁尼二世興建[8]巴西爾一世將它擴建及修復。其北是千康蔡斯宮,由皇帝狄奧菲洛興建[9],可通過一個半圓前廳來到這裡。奢華的尼亞教會(Nea Ekklesia)位於千康蔡斯宮的東面,由巴西爾一世興建[10],具有五個華麗的圓穹,在被奧斯曼帝國征服之前一直存在,曾經被用作火藥庫,在1490年被雷電擊中而爆破[11]。教會與海牆之間的空地是馬上曲棍球的場地。

在距離君士坦丁堡大皇宮較遠的南面海邊是布科里安宮的所在,由狄奧菲洛興建,組成了海牆的一部分。在十三世紀,布科里安宮常被使用,特別是在拉丁帝國統治時期,那些西歐的天主教君主很喜歡這個海邊宮殿,那裡有一道海閘可通過帝王專用的海港。

參考文獻[编辑]

  1. ^ André Vauchez、Richard Barrie Dobson、Adrian Walford、Michael Lapidge. Encyclopedia of the Middle Ages. Routledge. 2000年: 第361頁. ISBN 1579582826 (英文). 
  2. ^ Steven Runciman. The Sicilian Vespers: a history of the Mediterranean world in the later thirteenth centu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58年: 第39頁. ISBN 0521437741 (英文). 
  3. ^ Deno John Geanakoplos. Constantinople and the West: essays on the late Byzantine (Palaeologan) and Italian Renaissances and the Byzantine and Roman churches. Univ of Wisconsin Press. 1989年: 第173頁. ISBN 0299118843 (英文). 
  4. ^ Gülru Necipoğlu. Architecture, ceremonial, and power: The Topkapi Palace in the fifteenth and sixteenth centuries. Massachusetts. 1991年. ISBN 0-262-14050-0 (英文). 
  5. ^ Christopher Kelly. Ruling the later Roman Empir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4年: 第32頁. ISBN 0674015649 (英文). 
  6. ^ George P. Majeska. Russian travelers to Constantinople in the fourteenth and fifteenth centuries. Dumbarton Oaks. 1984年: 第34頁. ISBN 0884021017 (英文). 
  7. ^ David Marshall Lang. Armenia: cradle of civilization. Allen and Unwin. 1970年: 第186頁 (英文). 
  8. ^ John Bernard Burke、Ursula Betka、Roger Scott. Byzantine narrative: papers in honour of Roger Scott. Australian Association for Byzantine Studies. John Bernard Burke、Ursula Betka、Roger Scott: 第448頁. ISBN 1876503246 (英文). 
  9. ^ Elisabeth Piltz. From Constantine the Great to Kandinsky: studies in Byzantine and post-Byzantine art and architecture. Archaeopress. 2007年: 第14頁. ISBN 1407301047 (英文). 
  10. ^ Nevra Necipoğlu. Byzantine Constantinople: monuments, topography, and everyday life. BRILL. 2001年: 第168頁. ISBN 9004116257 (英文). 
  11. ^ Wolfram Brandes、Wolfram Brandes、Helmut Krasser、Hartmut Leppin、Alexander Demandt、Peter Von Mollendorff、Alexander Demandt、Hartmut Leppin、Helmut Krasser、Peter von Mollendorff. Millennium- Jahrbuch/ Millennium Yearbook: Jahrbuch zu Kultur und Geschichte des ersten Jahrtausends n. Chr./ Yearbook on the Culture and History of the First Millennium C. E.. Walter de Gruyter. 2004年: 第391頁. ISBN 3110180359 (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