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位于宜兴市团氿东岸的周处像,展示周处入水斩蛟的场景。

周處(236年-297年)[1],字子隱東吳吳郡[2]陽羨(今江蘇宜興)人,鄱阳太守周魴之子。周處年少時縱情肆慾,為禍鄉里,後來浪子回頭,改過自新,功業更勝乃父,留下「周處除三害」的傳說。

吳亡後,周處仕,剛正不阿,得罪權貴,被派往西北討伐羌叛變,遇害於沙場。

早年生平[编辑]

周處年幼喪父,年少時輕狂放蕩,縱情肆慾,成為鄉里中惡名昭彰、眾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人物。

有一日,周處問鄉里的長輩:「當今時局平和,又是豐年,大家為何苦悶不樂呢?」長輩嘆道:「三害[3]未除,何樂之有!」周處追問哪三害,得到的答案是:「南山白額虎,長橋下蛟龍,若是你能先除掉這兩害,再告訴你第三害。」

於是周處自告奮勇,先入山殺了猛,又下水與蛟纏鬥,浮沉數十里,飄流到陽羨東方的震澤(今太湖),一連三天三夜沒有消息,鄉人以為周處死了,全都互相慶賀。周處活著回來看見了,才知自己在鄉民眼中是何等禍患,心生悔意。

接著,周處拜訪名士陸機陸雲兄弟,告以實情,他想改過自新,但已蹉跎歲月,恐怕將來一無所成。陸雲勉勵周處朝聞過而夕改之,立定大志,尚有前途。[4]於是周處勵志好學,文章有思想,志向存義烈,言談講忠信而守分寸。一年後,周處果然接到諸多州府下的聘書。周處在吳天紀(277年-280年)年中擔任東觀令[5]、無難督。

280年,晉滅吳。晉軍大將王渾建業宮中開慶祝酒會,半醉時問底下的吳臣:「你們的國家亡了,不難過嗎?」周處站出來說:「漢朝末年天下分崩,三國鼎立,魏國滅亡於前,吳國滅亡於後,該難過的豈只一人?」曾是魏臣的王渾面有慚色。

仕晉生平[编辑]

吳亡後,大批吳臣出仕於晉,周處名列其中,出任雍州新平(今陝西彬縣太守,處理邊疆民族問題很成功,外族歸附而有美名。之後周處轉任梁州廣漢(今四川射洪)太守,處理爭訟詳細正直,平息纏訟經年案件。後因母親年邁而辭官歸里,不久後周處再被徵為楚內史,尚未到任,又被徵召入京擔任散騎常侍。周處認為應當「辭大不辭小」,先到楚國赴任,有安撫教化等治績,然後才入朝為官,此行為人稱道。

周處在朝中以正直出名,遷任御史中丞,糾劾對象不避權貴;梁王司馬肜違法也遭到糾舉,兩人於是結下樑子。

296年,西北少數民族反叛,首領齊萬年稱帝。十一月,晉朝任命司馬肜為征西大將軍、都督關中諸軍事;周處為建威將軍,隸屬安西將軍夏侯駿。周處是吳國降臣,既有武勇之名,又因正直得罪不少人,便被推上了最前線。

周處自知身處險境,必被司馬肜陷害,但為盡人臣之節,便不推辭,抱著必死決心西征。朝中有中書令陳準為周處講話,警告說夏侯駿、司馬肜都是皇親國戚,不會打仗,若其令周處為先鋒,必敗無疑;朝廷不聽。連周處的敵人齊萬年分析局勢,也認為若周處當主帥,則無法抵擋;若周處受制於人,則必可擒獲。

297年正月,齊萬年屯兵七萬於梁山(位於今陝西乾縣),司馬肜、夏侯駿逼周處僅以五千兵力發動攻擊。周處抗議:「我軍沒有後援,必然失敗,不只會死,而且為國取恥。」司馬肜不聽,逼迫周處前進,與齊萬年軍戰於六陌(位於今陝西乾縣),士兵連飯都沒吃就被推上戰場,沒有後援。周處知必敗無疑,奮勇殺敵,數以萬計,終於弦絕矢盡,友軍振威將軍盧播、雍州刺史解系皆不救援。旁人勸周處撤退,他卻按著劍說:「這是我效忠死節、以身殉國之日!」遂力戰至死。

周處死前在戰場上留下一首詩:「去去世事已,策馬觀西戎。藜藿甘粱黍,期之克令終。」

周處死後追贈「平西將軍」頭銜。他有三個兒子,其中二人也留下不少史績。

江蘇省無錫宜興有「周王廟」,奉祀周處。

著作[编辑]

周處著有《默語》三十篇及《風土記》,也曾撰集吳國歷史。《風土記》是記述地方風俗的名著,今人查考端午、七夕、重陽等等習俗,所依據的便是這一部《風土記》。

註腳[编辑]

  1. ^ 史籍無明載周處生年,唯有清代勞格在《晉書校勘記》裡說周處歿時「年六十有二」,推算生年為236年(勞格自己推得竟是赤烏元年,即238年,顯然是算術之誤)。然而「年六十有二」此數不知從何而得。以周處之父周魴推算,《三國志》說「黃武中,鄱陽大帥彭綺作亂,攻沒屬城,乃以魴為鄱陽太守」,又說周魴「在郡十三年卒」;彭綺於黃武四年(225年)十二月起作亂,則周魴歿年應在238年-239年間。而《晉書》說周處「少孤」,則周處出生時周魴尚在,周處的生年最晚不超過239年。
  2. ^ 陽羨縣漢時屬吳郡,吳末帝孫皓時(266年)劃進新編的吳興郡,晉惠帝時(304年)又劃進新編的義興郡,用來表彰周處兒子的功績。因此《三國志.吳書》稱吳郡陽羨,《晉書》稱義興陽羨。此處以周處出生時的貫籍作準。
  3. ^ 世說新語》提到陽羨人稱虎、蛟、周處為「三橫」,而周處是三者中最可怕的。
  4. ^ 陸機(261年-303年)、陸雲(262年-303年)是陸抗的第四、第五個兒子。周處先仕吳,因此他尋二陸必在280年吳亡之前。則當時的陸機、陸雲皆不滿二十歲,周處則在三十到四十歲左右。周處探訪青年才俊之說有點勉強,但二陸自幼有名,也並非不可能。

    地點則是另一個問題。《晉書》作「乃入吳尋二陸」,《世說新語》有「乃入吳尋二陸」與「乃自吳尋二陸」兩種版本。陸抗晚年都督荊州軍事,本營在夷道樂鄉(今湖北宜都)。274年陸抗歿,陸家兄弟分領父兵,《三國志》說長子陸晏、次子陸景分為夷道監、中夏督,都在附近。《晉書》說晉伐吳(279年-280年)時,這兩兄弟都在樂鄉戰死。吳亡之後,陸機、陸雲才退居舊里吳郡(今江蘇蘇州),一直到289年才出仕於晉。綜合以上史料,陸機、陸雲兄弟在吳亡之前,很有可能留在父兄所在的樂鄉,人在荊州,則周處「乃入吳尋二陸」有誤,應採「乃自吳尋二陸」的說法,只是千里迢迢從陽羨去找樂鄉的二陸,也不甚合理。

    代勞格著《晉書校勘記》中批評這段「尋二陸」的記載未免有造假的嫌疑。《晉書》選材不夠拘謹,喜愛收錄民間傳說,把《世說新語》裡「與蛟龍搏戰三日三夜」這一套搬了上嚴肅的史料。「周處尋二陸」的故事真假難辨,可能是後人將「周處改過自新」,與「二陸回到吳郡前後近十年」,這前後隔著一個吳國滅亡的兩件事移花接木在一起的結果。
  5. ^ 《三國志》說「東觀令」,《晉書》則說「東觀左丞」。「東觀」於東漢是皇家藏書樓,在洛陽南宮,也是宮中著述和修史的地方。「令」是館長,「左丞」是副館長之一。
‎‎‎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