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朝代 西周 东周
首都 丰镐
(镐京)
雒邑
(洛邑)
君主
 -开国君主
 -灭亡君主
共12位
周武王
周幽王
共25位
周平王
周赧王
成立 前1059
牧野之战
前770年
周平王迁都雒邑
灭亡 前771年
犬戎攻破镐京
前255年
秦国攻入雒邑
国君姓氏
绿色部分为西周疆域。
 绿色部分为西周疆域。
绿色部分为东周疆域。
 绿色部分为东周疆域。

周朝中國歷史上繼商朝之後的朝代。周朝分為「西周」(前1059中期-前771年)與「東周」(前770年前255年)兩個時期。西周由周武王姬發創建,定都镐京宗周);公元前770年(周平王元年),平王东迁,定都雒邑成周),此后周朝的这段时期称为东周。其中東周時期又稱「春秋戰國」,分為「春秋」及「戰國」兩部分。周王朝存在的時間前1059前255年,共計存在804年,另一說是868年,兩者相差一百多年,問題點在於周朝的建國之年一直無法確認。[1]周朝是中國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世襲封建王朝[2],其後開始成為具有從中央到地方的統一政府的大一統國家

史书常将西周和东周合称为两周。另外,史学界通常所提到的先秦,主要指周朝,如先秦诸子中之先秦

先周[编辑]

周族的发源[编辑]

國語·周語下》說:「自后稷始基,十五王而文王始平之。」《史記·周本紀》記載,15王為:后稷——不窋——鞠陶——公劉——庆节——皇仆——差弗——毁隃——公非——高圉——亞圉——組紺——古公亶父——季历——文王,上下兩王皆為父子。《周本紀》說:帝嚳之妃姜嫄,履巨人跡受孕生后稷,「后稷之興,在陶唐、虞、夏之際。」而從文王上推15代只相當於夏商之際。

周人早期居于今山西中南部一带,公劉時,周部落則已遷居於豳(今陝西旬邑縣)。周人早先並無「周」的概念,氏族以定居的為國,國即是城。他們居住穩定,由遊牧部族漸變為農耕為主的城邑。自公劉起,又經九世傳位,到古公亶父為部族首領時,周人受薰育戎侵襲逼迫,先臣服於薰育,之後越過漆、沮和梁山,遷至渭河流域岐山以南之周原,就此產生「周」的概念。

「周」字最初寫法是:上田下口,上下合成,後來演變為周字。周原物產豐富,土地肥沃,灌溉便利,農耕條件優越,經濟發展快速。古公亶父造田營舍,建邑築城,國力迅速恢復壯大。遷到周原以後,周與商有了聯繫,為了保障部族安全,古公亶父與中原共主的商朝建立起穩定的同盟關係,卑事商王武乙,於商的保護下積聚力量,並且接受了商朝的文化系統,特別是有關於天命的觀念,周朝建立之後,這套天命觀念經過了周公旦的整理,成為立國的政治法理基礎,進而形成了影響後代王朝數千年「奉天承運」的君权神授概念。

古公亶父之時,周部落已頗具規模。他有三子,偏愛小兒季歷。長子太伯及次子仲雍為順父意傳位與季歷,自身逃亡荊蛮,與當地本土氏族結合,後為吳國。而根據《竹書紀年》以及民國之後疑古派顧頡剛等人的看法,此時期的周國已經有了「翦商」的想法,吳國的建立則是打算建立西、南兩個戰略方向的結果。

商周关系与矛盾[编辑]

季歷之時,商周關係開始密切,《後漢書·西羌傳》載:古公亶父傳位季歷,季歷不僅與商聯姻,娶妻商室,還被商王文丁封為「牧師」,成为商王朝在西方最为重要的一位方伯,所以季历在甲骨文中有时又称公季。周此時已是商朝屬下一強大方国。雖然關係密切,殷商卻總是時刻提防著這股新生力量,周國、吳國也逐漸併吞其他小國家,特別是親商的諸侯國。日漸強大的周與日漸衰落的商,還沒有渡過蜜月期,就開始相互猜疑,相互指責,進而相互征伐。最終,商王文丁為扼制周族勢力發展,以保商朝地位不受威脅,殺了不再那麼聽話的季歷,周商矛盾陡然加劇。

西伯姬昌繼位(周朝建立後追尊為周文王)後,國力不足與殷對抗,故繼續臣服於殷,為殷西伯。但殷商對周並不放心。商紂一度囚禁姬昌于羑里,並殺其子作為肉湯、迫文王喝下。周人以寶馬、美女賄賂商紂,求得釋放文王。文王歸國後,謀商之心並無鬆懈。他一方面倡導發展生產,制定「有亡荒閱」之法律,大肆搜捕逃亡奴隶,防止勞動人口流失,增強周族實力,使周國附近一些部落歸附。另一方面進行武力擴張,根據《尚書》記載,周國首先討伐西方犬戎密须等小國,以固後方,接著東伐耆国(在今山西長治西南)、又伐(即孟,在今河南沁陽),最後伐崇国,深入到商朝勢力範圍。此時周國已「三分天下有其二」,文王便遷都於丰都(今陝西省西安市户县沣河西岸),準備進取殷商。

西周[编辑]

历史[编辑]

周朝建立[编辑]

文王死,次子姬發即位,率兵會盟軍於孟津(今河南孟津),前1059年周武王率戎车三百,虎贲三千,甲士四万五千與朝七十萬軍隊大戰于牧野(今河南汲縣)。周军大勝,紂王鹿台身被珠宝玉器自焚。商朝亡,周朝立。周武王在沣河东岸又建镐京(今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沣河东岸),丰镐二京隔水相望,有桥相连,并称丰镐城,即“宗周”,作为西周的首都。

西周的瓶頸與成康之治[编辑]

武王之後,前1059年,實施封建制度,大封皇族及功臣,如封太公望召公奭等,另封子受辛之子武庚朝歌(今河南淇縣),又封叔鮮侯)、叔度侯)、叔處侯)為「三監」,以監視武庚的行動,前1057年周武王歿,子誦即位,是為周成王,由周公旦輔政。三監(蔡叔度管叔鲜看不慣周公旦輔政,而管叔鮮更怨恨周公旦比自己年歲小却執掌輔政大權,於是聯合武庚叛亂,史稱「三監之亂」,周公旦不得已出征,花了三年,於前1054年平定此亂,武庚管叔鮮被殺,蔡叔度被流放,霍叔處被廢為庶民。周公旦命這些商朝遺民修築雒邑(今河南省洛陽市附近)。洛陽城修築完成。周成王歿,子釗即位,是為周康王周康王歿。四十年之間,天下安宁,刑错四十多年不用[3],史稱「成康之治」。

宗周鐘

西周衰敗及其滅亡[编辑]

周康王死後,子瑕繼位,是為周昭王周昭王十六年,昭王親征,直至江漢地區。南征共3年,周昭王還師渡漢水時溺死,全軍覆沒。其子滿繼位,是為周穆王,继位时年已五十。穆王好大喜功,仍想向四方發展。又好遊行,以致朝政鬆弛。東方徐國率九夷侵周。穆王南征,聯平亂,得勝。

經過時代,周朝實力大減。這一時期,西北戎狄漸興。周懿王時,戎狄交侵,暴虐中國。周人深為所苦。

周厲王時期,連年戰亂,百姓苦不堪言。同時,厲王以榮夷公為卿士,壟斷社會財富及資源。為壓制國人不滿,周厲王巫監視,有謗王者即殺。結果人人自危,終於釀成國人暴動前841年,中國(周朝)暴動,厲王出奔到彘(今山西霍縣)。朝中由召穆公虎、周定公兩大臣行政,號為共和(一說由諸侯共伯和攝行政事)。

共和十四年(前828年),厲王死于彘,太子靜即位,是為周宣王,在位四十六年。宣王勵精圖治,政通人和,诸侯来朝得宗周。宣王晚年,周王朝重新出現衰象。宣王干涉魯國君位承繼,以武力強立魯孝公,引起諸侯不快。三十六年,征伐條戎、奔戎,慘敗。三十九年,與西戎別支姜氏之戎戰於千畝(今山西介休南),再慘敗。

前781年周幽王繼位,任用好利的虢石父執政,朝政腐敗,國人怨聲四起;幽王三年(前779年),伐六濟之戎失敗;同時天災頻仍,周朝統治內外交困。幽王廢正后申侯之女及太子宜臼,改以嬖寵美人褒姒為后,其子伯服為太子。宜臼逃奔申國,申侯聯合繒國犬戎進攻幽王。幽王與伯服均被犬戎殺死於戲(今陝西臨潼東)。前771年西周覆亡。

东周[编辑]

人面玉
弋父甲
蛇型陶耳

周幽王被杀后,申、曾等诸侯见目的达到,而此时郑、卫、晋等诸侯率领的勤王之师也已经赶到,于是申侯与缯侯与外面的郑、卫、晋等诸侯里应外合,大败犬戎,犬戎退走。申、缯、卫、晋、郑等诸侯立周幽王太子宜臼为王,是为周平王。与此同时,虢公翰等王朝大臣立王子余臣为王,史称“携王”,这样出现了二王并的局面。但是列国中绝大多数只承认周平王,而不承认周携王周平王21年公元前750年),晋文侯杀周携王,结束了“二王并立”的局面。

周平王元年公元前770年),由于宗周遭到战火的破坏,同时犬戎虽然撤走,但是仍然在附近一带。于是周平王等诸侯的护送下,迁东洛邑成周)。东周开始。由于后世的史家往往又把这段时期划分为春秋战国两个时期,所以又称这段时期为春秋战国时期

由于王室放弃了关中地区,实力大不如前,不仅无力控制诸侯,还要仰仗诸侯们的供给,早期主要是卫国晋国,到了战国时期则是魏国韩国。周王室的地位一落千丈,仅留有“天下共主”的虚名。春秋时期周王室还有一点号召力,到了战国时期,连一点号召力都没有了。

周王室东迁,关中故地被西北的游牧民族所占据。当周幽王危难之时,秦襄公起兵勤王,奋勇作战,杀退了犬戎,但是没能救出周幽王。但是秦襄公的英勇和忠诚得到了周平王的肯定,于是作为对秦人勤王之功的褒奖,周平王岐周故地封给了秦襄公,把周王室附庸升格为诸侯正式成为诸侯国。经过秦襄公秦文公父子两代人的征战,基本上收复了岐周之地。

东周开始后,郑国郑武公郑庄公父子把持了王朝的大政。他们利用出任王朝卿士的有利条件,常常借王命大肆扩张,使郑国成为春秋初年一个强国,号称小霸。由于郑庄公公朝中的势力太大,而且常常忙于他在郑国的私事,很少入朝听政,即使入朝,也仅是装装样子,或者干自己的私活。这样引起了周平王的不满。于是周平王逐渐起用虢公以公化郑庄公的权力,这引起郑庄公的强烈不满。而周平王在很多事情又必须依赖郑庄公,因此不复不向郑庄公解释,于是发生了周郑交质的事件。《左传》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强烈的批评,文中引用“信不由中,质无益也。”说明交质的“无信”本质;并且认为周王室与诸侯互换人质,是自己降格,说明交质的“无礼”本质。故认为此事件是“礼崩乐坏”的缩影。

前720年周平王殁,周朝廷准备委任虢公执政,取代郑庄公郑国在这年先后收割了地的麦和成周的禾,周郑关系进一步恶化。到了前717年,郑庄公入朝,周桓王因为郑国擅自领军取用王畿的麦,不以礼接待郑庄公。郑庄公不满周王的做法,两年后(前716年)未有禀告周王便和鲁国交换领土 (该协议于前711年落实),但同年又与齐国一同入朝。

前706年,周桓王收回郑庄公在周朝的权力,郑庄公不朝见周桓王,于是周桓王组织联军攻打郑国,但被郑国击败。是为繻葛之战。此后郑庄公与周王室不再有大规模的接触。

春秋時期[编辑]

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476年的春秋时期,那时一些较大的诸侯国,为了争夺土地、人口以及对其他诸侯国的支配权,不断进行兼并战争。谁战胜了,谁就召开诸侯国会议,强迫大家公认他的“霸主”地位。 先后起来争当霸主的有: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历史上把他们称为“春秋五霸”。

在诸侯争霸的过程中,大国兼并小国,诸侯国数目逐渐减少,华夏民族各部族接触频繁,促进了民族融合。春秋末年,长江下游和钱塘江流域的吴国越国,也参加了争霸战争。起初,吴国打败了越国,强迫越国臣服。越王勾践天天舔尝苦胆,立志报仇。他注意增加生产,训练士兵,积聚力量。经过长期努力,越国终于重新强盛起来,最后灭掉了吴国

春秋时期铁器已经在农业、手工业生产中使用。农业生产中使用铁锄、铁斧等。铁器坚硬、锋利,胜过木石和青铜工具。铁的使用,标志着社会生产力的显著提高。那时,也开始用牛耕地。耕作技术提高了,农业生产进一步发展起来。一些贵族把公田化为私田,逐渐采取了新的剥削方式,让种田的劳动者交出大部分产品,保留一部分产品。

战国时期[编辑]

公元前475年至公元前221年,是中国的战国时期,经过春秋长期激烈的争霸战争,到战国开始,主要的诸侯国有等七国,历史上称之为“战国七雄”。

战国編鐘

關於周朝的年代确定[编辑]

西周年代学问题多年来一直困扰着近代和现代的中国史前史学者。自王国维以降,许多专家和业余爱好者进行了不间断的探讨和尝试,也取得了不少进展。但是,不同学者得到的结果均不相同,众说纷纭,年代差距足足有一百餘年[4]。由於历史资料的缺乏和对於已有资料的可靠性的质疑以及推理的非唯一性,所有这些结果均为一家之言。为确定周朝的确切年代,中国在1996年启动了夏商周断代工程,但其报告简本在2000年发表后,其研究成果也引发了广泛争议。故在可以预期的将来,这些争论将会继续进行下去。

周朝的青銅器[编辑]

西周虢国墓中出土的玉柄铁剑,迄今最早的中国铁器。

周朝人口增加,鐵器也更為普及,因而帶動農業發展。商人地位提升以及鑄幣技術的發展,擴大了藝術品市場,其中仍以青銅最為重要。青銅的應用不再限於禮儀用途,變得較為世俗,成為地位、財富、權力的象徵。在周朝青銅器上發現長篇幅的銘文,現今都成為珍貴的中國早期歷史記錄。青銅裝飾變得更為抽象,更多幾何圖形,色彩更為豐富,亦更常使用浮雕與鑲嵌技術。[5]

国家体制[编辑]

国野之制在商代情形一般难以确定。西周国野之制最为典形,到春秋时期国野之制开始瓦解,到战国则普遍为郡县

周青銅劍

周初周公东征和武装殖民[编辑]

周朝是由位于岐、渭至河洛之间的“小邦周”发展而来。成功取代“大邦殷”而有天下之之后,但势力并不能有效控制商朝所有的领土。原商朝大部分地区,其民众与周人无论文化还是其他方面,都很不相同。为了进一步稳固控制东方之土,周公东征,摧毁商殷及同盟淮夷的势力。东征胜利后,在全国要冲大封同姓、异姓和古帝王之后于新占领的东方,以“藩屏周”。周初这种分封,其实是一种武装殖民。这些重要的武装殖民据点主要有:齐、鲁、燕、宜(吴)、蒋等诸侯国。

国与野[编辑]

周朝所分封之贵族及其所率领的公社农民进驻新占领的区域后,首先是建立一个军事据点,这样的据点称之为“城”,也称之为“国”。而“国”之外广大区域称之为“野”。王朝的畿内和诸侯国都有这种国野之分,即乡遂之别。

王畿以距城百里为郊,郊内为乡,郊外为遂。王朝六乡六遂,大国三乡三遂。周代的“国”和后来的商业城市不同,它对“野”没有调节生产的功能。其生计一般都要仰赖“野”的供给,所以周人的殖民营国也兼阂野。

国野之分,亦带动国人野人的不同政治地位。国人野人同属平民阶层。

国人[编辑]

所谓国人,就是居于中之民,他们与统治贵族是同族,有较为疏远的血缘关系。周代之宗法制推行,由于按照“天子——诸侯——卿大夫——士”这一顺序分封,最后总有人沦为平民。这样的平民就是称之国人。国人既与统治者同族,自然享有较多的政治权力。由于周代仍然残存大最的原始民主,[來源請求]因此在王朝和诸侯国中,国人是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其干预政治的方式很多,或决定国君的废立,或过问外交和战,或参议国都迁徙,大凡中原的中小国家如郑、卫、宋、曹、陈、许或山东半岛的莒、纪等表现得最为明显,这可能是这些国家中保留原始公社的遗习较多的缘故。

《左传》僖公十八年(公元前642年),邢人、狄人伐卫,卫侯以国让父兄于弟,及朝众曰:“荀能治之,燬请从焉。”众不可,而后师干訾娄。狄师还。“国人”不是统治阶级,无权染指王位,卫侯让位,只能让给“父兄于弟”,这本来是氏族共同体的现象,但是,凡国之事又要经过全体成员的认可,所以卫侯让位而朝“众”即“国人”,“国人”反对,奴隶主贵族也无可奈何。这也是氏族共同体的残留习俗。

《左传》成公十年(公元前581年)三月,郑国贵族于如立公子繻,越一月,“郑人(即郑国“国人”)杀繻,立髡顽,子如奔许”。这种内政外交方面的例证很多。春秋时期,晋、楚争霸,中原小国深受其苦,朝楚则晋攻之,朝晋则楚攻之。卫国夹在晋、楚之间,有一次,“卫侯欲与楚,国人不欲,故出其君,以说于晋”,卫侯乃“出居于襄牛”(《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卫国国君在外交上违背“国人”的意见而自作主张,就被流亡于襄牛,如果不从氏族社会遗习去看“国人”的行为,是很难做出中肯的解释的。

野人[编辑]

野人,即居于之人,亦称庶人。与周的统治阶层没有血缘关系,他们的来源是被征服的民人。武王灭商和东征胜利以后,他们对被迫迁于成周的殷民称之为“殷庶”或“庶殷”。对一般被征服的部族和小国,则称之为“庶邦”庶人与“国人”之不同,在于前者是外族,后者是本族。他们的地位差别,表现非常明显。当时的“野人”虽也保有公社组织,但在古籍中绝无“野人”与政之例。

野人虽不能参政,但是他们亦不是奴隶野人国人一样,都必须服役,而且亦与国人一样可以享受一定免役。但野人所服之役比国人要差许多。如兵役,野人仅负责军械的搬运等粗笨之活,以及照顾侍侯国人,他们多无参战之权力。但野人地位虽低,毕竟尚属平民阶层,他们平时生产和生活有自己的公社组织。周人在征服东方广大区域后,并没有破坏该地区原有之公社机构。甚至其公社中之贵族亦不更换,只是让他们转而效忠服侍他们而矣。与国人一样,贵族无权对野人随意进行处置和杀戮。

方型酒器

国野的区别[编辑]

国人虽为平民,但他们有资格接受教育,而野人则无受教育资格。

国野区别的消失

西周末期开始,国野区别开始渐渐消失。春秋时期乃国野区别消失加剧的时代。春秋时晋国“作州兵”与鲁国“作丘甲”都是促使了国野的消失。作州兵和作丘甲,目的都是让野人与国人一样当兵,从而扩大兵源。春秋中后期,国野的趋同,原乡存于国人中的“乡校”亦常见于野人之中。野人政治地稍有抬升,但更多则为国人政治地位急剧下降。这就是孔子所叹之礼崩乐坏

乡里[编辑]

春秋时期,随着“国”“野”区别的逐渐消失,当时的公社形式也就逐渐发展到了“书社”阶段。“书社”是公社向地方行政单位之乡、里过渡的一种形式。在春秋时期的文献中已经出现了邻、里、乡、党的单位,乡下有党,里下有邻,但乡与里的关系,不甚清楚。当时的邻、里、乡、党,有时并列,有时交织,又时称邻里,时称乡党。这种互混,正是一种新制度产生时期的正常现象,并不足奇。

乡是郊内“国人”居住的聚落,原来本指一个公社组织;党“谓族类无服者”(《礼记·丧服》郑注),说明它是因族而成,族党关系密切,多相连称,是为有血缘关系之人组成之公社。一旦其中一人出事,往往同党之人多受牵连,如《左传》襄公二十三年云:“尽杀奕氏之族党”。昭公二十七年又云:“尽灭郤氏之族党”。

春秋以前也有邻里组织,它是以相邻的几家作为一个编制单位的。《周礼·地官·遂人》职的“五家为邻”、“五邻为里”,便是其例。西周时期的邻、里组织,主要分散在“野”里,它与“国”中的乡、党不同之处有政治等级上的尊卑,政治权力上的不同以及经济剥削上的差异,等等。但其与春秋战国时期出现的、作为一种地方行政机构的乡、里,在本质上是有区别。

“书社”形成之后,这种乡、党、邻里也就先后形成了一种新型的行政机构。不过,当时的奴隶主贵族为了保证这套行政体系的巩固,仍然沿袭了原来的血缘地域组织在内的约束力量及其形式和名称,贯穿以新的统治内容,从而改造为共赏同罚的隶属机构。例如,原来的“国”中仍有乡、党的单位,同样,“野”里仍有邻、里的组织。这是在公社残迹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为新型地方行政组织的。

郡县[编辑]

乡里产生,促进郡县之发展。乡、里本较郡县产生的早,当郡县还在边境出现时,乡、里已在中心地带形成,它们的性质是一致的,因而奠定了郡县广泛推行的基础。所以,在中国的郡县制尚未形成前,在各诸侯国之下是乡、里、而不是郡县。

县的起源,或举楚或举秦,今难详证,不过早期的县大抵都是国君直接统治的领邑。公元前627年,晋国胥臣荐举郤缺有功,文公赏以“先茅之县”(《左传》信公三十三年)。公元前594年,晋胜秦于辅氏,“晋侯赏桓子狄臣千室,亦赏大伯以瓜衍之县”(《左传》宣公十五年)。

最初的县都设在边地,《淮南子·主术》高诱注云:“县,远也。”甚是。这些县,具有国君直属的边地军事重镇性质,国君任命的县之长官是可以世袭的。春秋后期,随着社会的变化,晋国出现了代表新兴势力的卿大夫。这些卿大夫就在他们的领地内推行了县制,因而县也就逐渐变成了一种地方行政组织。

到了春秋末期,晋国又出现了郡的组织。郡,本来设在新得到的边地,因为边地荒僻,地广人稀,面积虽然远较县为大,但其地位要比县低。随着春秋战国间政治形势的发展,郡县制便由边地向内地推移成为乡、里之上的一种机构。郡县两级的地方组织即郡下分设若干县,当是战国时代边地逐渐繁荣以后的事情。

奴隶[编辑]

与一般概念不同,奴隶在周代社会生产和生活中实际并不居于主要地位。因此说周朝社会性质为奴隶社会并不准确。周代社会生产水平和方式决定奴隶的数量和使用范围都相当有限。而奴隶的用途,更多是用来祭祀

国家机构和政治制度[编辑]

周王是全国的最高统治者,仅次于周王有师、保两大官僚。师、保即太师和太保,掌握朝廷的军政大权,并且为青少国君的监护者。这种政治上的长老监护制度,是从贵族家内幼儿保育和监护的礼制发展而来,并由此形成的一种官职。

中央政权[编辑]

中央政权有两大官僚系统,分别为卿事寮和太史寮。

卿事寮[编辑]

金文中的“卿事”,就是文献中的“卿士”。《说文》云:“士,事也。”两者都称为寮,说明是当时的两大官署。卿士僚主管王朝的“三事四方”。所谓“三事”,是指王畿内的三大政事;“四方”指王畿以外的诸侯事务。卿事寮的长官早期是太保和太师,中期以后主要是太师。

属官主要是“三有司”,即司马、司土(徒)、司工(空)。司徒是掌土地徒役的官;司马是掌军赋的官;司空是掌建筑工程等的官。三司之外有司寇,是掌刑狱警察等事的官,地位较低。又有“师氏”、“亚旅”、“虎巨”,是掌军旅的官。有“趣马”,是掌马的官,“膳夫”,是掌王食和出纳王命的官。

“古代兵刑不分,卿事寮的长官,无论太师或太保都掌握军政大权,所以召公和周公都曾出征过。

太史寮[编辑]

太史寮的长官是太史,主管册命、制禄、祭祀、时令、图籍等,既是文职官员的领袖,又是神职官员的首领,其地位仅次于卿事寮。其属官,根据《礼记·曲礼下》主要有“六大”,即:大宰、大宗、大史、大祝、大士、大卜。“六大”亦称“天官”,这些官职来源可能比较原始,并且看作神职是有来历。六大之中,以太史为长。太史与太师、太保一样,都可称为“公”。如召公官为太保,周公官为太师,毕公官有太史、而都被尊称为“公”。

周代,“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左传》成公十三年),所以六卿职守中的多数与宗教事务有着密切关系。中期以后的宗教职能在政权机构中逐渐削弱,“因而明保、明公、皇天尹大保、大保之类的官职已不复见,这意味着政务官职机构的扩大、也说明西周王国的官僚机构有了发展。

地方政权[编辑]

周朝实行的是典型的封建制。周王朝把王畿以外之地分封给同姓、功臣和先代后裔,授以不同的爵位,建立大大小小的诸侯国以拱卫王室。周初封国中,姬姓诸侯国数量最多,《荀子·儒效》篇中:“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左传》昭公二十八年又说:“其兄弟之国者十有五人,姬姓之国者四十人”,大概共封了五六十个新国。姬姓诸侯国中,多为文、武、周公之胤,且多为周公旦摄政时所封。

出自文王之诸侯国主要有:等;

出自武王之诸侯国,主要有:等;

出自周公旦之诸侯国,主要有:

异姓诸侯国多为功臣、前代贤王和归附小国,主要有:等。

另外还有其他一些诸侯国,如孤竹祝其颛臾鲜于等。他或过于弱小,为大国之附庸,如颛臾等;或周初不承认周王室而遭到镇压,成为周王朝之诸侯国,如奄、徐等;或者实力虽有,但因各种原因并不周王朝所承认为有资格为独立诸侯国,如邾国

以上为周初封建之国,西周自康王之后分封逐渐减少,其主要分封之诸侯国主要有:

以上诸侯国中,最重要之诸侯国有:齐、楚、秦、晋,此四国于春秋之时发展成为一流强国。尤其楚、晋两国,春秋末期,有一统天下之势及能力者唯此二国。然战国初期,晋国轰然倒塌,一分为三;而楚国则自楚威王之后,虽挟灭之威,但却风光不在,屡为秦国所败,国势日削。

西周时期,畿内诸侯多称“伯”,如芮伯、郑伯等;畿外诸侯多称“侯”,如鲁、卫之君称鲁侯、卫侯。侯、伯当是爵位名称,西周时期称公的较为普遍,王朝中的大臣都称公,如周公、召公,公在当时也可能是一种爵位。周代真正的五等爵,有人考证就是被后人说的畿服制的侯、甸、男、采、卫。这种说法虽尚有可疑之点,但大致不错。

按照周制,大国诸侯有时还可以兼任王室的官吏,如周初卫康叔为周司寇,西周末期郑桓公为周司徒,都是其例。诸侯在其封国内设置的官制,大略与王室相等,还有军队各自成为一方之主。

周天子对诸侯拥有较大的权威,诸侯还能听命纳贡。《左传》昭公十三年说:“昔天子班贡,轻重以列,列尊贡重,周之制也。”除贡纳外,还需朝觐述职,出兵从征。周天子有权干涉诸侯内政,有时还向诸侯国派遣监国的使臣,与诸侯并称为“诸侯、诸监”。

西周时期,周天子尚能号令诸侯,进入东周,周王室权威下降,诸侯多不履行对王室的义务。王室本身还要依附当时之大国,更不用提号令诸侯之事。周郑交质与“射桓王肩”,更让周天子之仅存之威严也亦丧失。然列国之诸侯在名义上仍为周王之臣属,除楚国之外,多无谮越称王之举。齐桓公提出尊王攘夷,更多是为自己本国利益服务,然亦使周王威略有上升。五霸之君主多亦在此口号下行事,即表面尊王,实则行扩张兼并之实。进入战国之后,国家兼并多已完成,周王朝之诸侯国,仅剩20多个,其中最大者七,号为战国七雄。战国之世,除魏惠王齐威王曾有朝周之举,然亦是作秀,其他诸侯国之国君已再无朝周之举。

世卿与世禄[编辑]

所谓世卿,是指在天子或诸侯之下之世族世袭享有卿的地位并且掌有政权者。如周公之职,直到东周中期仍然为周公旦家族所世袭,同样还有召公一职。这种世卿制度与民族集团互为表里,世代执政本于氏族共治之习,而氏族的存在也仰赖于世代把持官府,故曰:“弃官,则族无所庇”(《左传》文公十六年)。

掌政的世族都要尽量把持他们的既得利益,同一氏族的成员是不轻易排斥于权益圈之外的。所以,鲁有三桓,郑有七穆,原先都是兄弟,宋的华氏当权的更多。所谓“政由宁氏”(《左传》襄公二十六年),则是举族而言的。

世族之身份和地位,并不是天子和国君所能决定,而由世袭而成。世族有和周王同姓异姓之分,他们的形成各有特点。周王室的世卿巨室大多是周初东征的贵胄,不是周王之亲戚就是传统大氏族的后代。周初东征之际,往往有的儿子在外殖民建国,有的儿子留守王室辅政,此即春秋时代随武子所说的“内姓选于亲,外姓选于旧,举不失德,赏不失势”(《左传》宣公十二年)。

關於周朝的史書及典籍[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史记·周本纪第四》“集解”:“皇甫谧曰:周凡三十七王,八百六十七年。”
  2. ^ 繆鳳林 《中國通史要略》 第三章:封建時代(唐虞夏商西周)。張蔭麟:《中國史綱》 第二章:周代的封建社會。
  3. ^ 错,置也。民不犯法,无所置刑
  4. ^ 江曉原、鈕衛星:《回天——武王伐紂與天文歷史年代學》列出44種不同的說法,年代最早的为公元前1130年,最晚的为公元前1018年,前后相差112年,這包含了日本学者7种,美国学者7种,英国、瑞典、韩国学者各1种。如:《竹書紀年》記載是公元前1027年。郭伯南的《西周王朝大事年表》認為西周建國是西元前1046年。
  5. ^ 藝術與建築索引典—周. [2011年3月18日] (中文(台灣)‎). 

研究書目[编辑]

  • 張光直:《中國青銅時代》(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82)。
  • 白川靜著,溫天河譯:《金文的世界:殷周社會史》(臺北:聯經,1989)。
  • 伊藤道治著,江藍生譯:《中國古代王朝的形成:以出土資料為主的殷周史硏究》(北京:中華書局,2002)。

外部鏈接[编辑]

参见[编辑]


前朝
商朝
中国朝代 后朝
秦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