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受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和受恩

和受恩Margaret E.Barber)(1866年-1930年),英国女传教士,以对中国基督徒领袖倪柝声王载的影响而著称。

两次来华[编辑]

1866年,和受恩出生在英国萨福克郡的比森豪(Peasahall),父亲是一名车轮修理匠。1895年作为英国圣公会传教士第一次来华,次年2月抵达香港,3月初抵达福州,最初和另外两名女传教士一同在福州附近的乡下传教,后来回到福州,任教于圣公会在仓前山开办的陶淑女中。在那里她热心、努力的工作,但是在7年后受到嫉妒同事的诽谤,她学习十字架的功课,“若是拇指与小指争论,只会叫头受到伤害,因此我当离开这所学校。”于是她选择默默地离开。1909年,她在英国受到诺威治市(Norwich)的萨里教堂潘汤先生的影响,接受浸礼,并脱离圣公会。1911年,她42岁时第二次来华,这次她是没有差会支持供给的独立传教士,住在闽江口附近、马尾罗星塔渡口对岸荒僻的乡村白牙潭(今属长乐市营前镇),以廉价租到山坡上美国公理会退修传教士的一栋平房旧木屋,房东是开办孤儿院的院长夏姊妹。后来,在这里又加入一位从英国来,比她小20多岁的外甥女黎爱莲(M.L.S.Ballard)教士。

白牙潭20年[编辑]

在白牙潭山坡上的小屋,和受恩过了20年卑微、隐藏的生活(1911-1930),没有外面轰轰烈烈的工作,只是默默地为着中国祷告。不久她领会到,以自己外国女传教士的身份,难以取得成效,必须要兴起中国青年传道人。10年之后的1921年,一艘中国军舰停泊在白牙潭,23岁的海军军官王载被和受恩住宅中的诗歌所吸引,上岸拜访[1]。不久他辞去海军军官,专门传道。福州圣公会三一书院18岁的学生倪柝聲在前一年由于余慈度的传扬而归向基督,并前往上海余慈度的圣经学校接受短期训练,当他回到福州时,余慈度将她介绍给和受恩,不久倪柝聲在和受恩处受浸。王载的弟弟王峙是倪柝聲的同学,而且两家都住在南台岛,他们和周围的一些青年人如王连俊陆忠信陈再生姜活石张诗贞等都热烈追求信仰,他们在福州街头传扬福音,发生一次很大的复兴,并开始在南台岛的聚会。他们也没有任何差会支持,只凭信心生活。不接受固定的薪给;不借贷;不题捐。同时,他们都经常来到和受恩那里寻求帮助,最终对全世界的基督徒产生了长远的影响。

倪柝声的恩师[编辑]

和受恩是影响倪柝声最大的一位属灵前辈。是她将弟兄会内里生命派的著作介绍给倪柝声,由此将中国早期福音的性质转入追求属灵生命经历的阶段。她也严格地训练倪柝声,例如总是以年幼的应当顺服年长的为由,要求倪柝声不论是否有道理,都要学习顺服年长5岁的王载[2]。不仅如此,她的属灵经历相当之深。“她是一位在主里顶深的人”,后来倪柝声在1933年访问欧洲、接触了许多基督徒领袖后,评价说:“我真不容易能再找到一位可与和教士相比的,也许有一位弟兄可以。”[3]他形容她是一个发亮的基督徒,只要走进她的住处,立刻觉得神在那里。什么时候他去见一见和教士,和她谈一谈主,读一读圣经,就叫他知道自己是不够的。

1930年2月底,和受恩罹患肠炎,当年去世,年63岁。她离世时身无别物,仅遗圣经一本给倪柝声。里面有一句话:“为己我无所求,为主我求一切。(I want nothing for myself,I want everything for the Lord!)”,恰切的描绘并解释了她的一生。她葬于白牙潭的山巅的一座西国人公墓里。

关于和受恩的资料非常罕见。

诗歌[编辑]

和受恩只留下一些诗歌。其中有一首著名的诗歌是《神阿,你名何等广大泱漭》:

神阿,你名何等广大泱漭!
我今投身其中,心顶安然;
有你够了,无论日有多长;
有你够了,无论夜有多暗。
你是我神!全有!全足!全丰!
你能为 我创造我所缺乏;
有你自己,在我回家途中,
无论有何需要,都必无差。
我的神阿,你在已过路上,
曾用爱的神迹多方眷顾;
故我敢再投入你的胸膛,
因信心安,赞美你的道路。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金弥耳:《中流砥柱-倪柝声传》
  2. ^ 倪柝声个人的见证,1936年10月18日讲于鼓浪屿
  3. ^ 默默无闻的女传教士----和受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