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子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基督教神學其中一個重大爭議:「聖靈是由聖父而出,或是由聖父和聖子而出?」和子說(拉丁文:filioque)即表示:「聖靈是由聖父和聖子而出」。

歷史[编辑]

近两千年的基督教會歷史中,出現過二次的重大分裂。[1]一般人較為了解的是發生在1517年,由馬丁·路德針對當時教會各樣弊病所發起的宗教改革,這是教會史上第二次的大分裂。在這之前教會還有一次重大的分裂,是在1054年,代表西方教會的羅馬教廷與代表東方的君士坦丁教廷,因為政治、教權與神學上的歧見,因而相互開除對方的教籍,期間雖有復合之象,但始終在神學議題上的一個重大爭議不能達成共識,致使東西方教會至今無法統一。這個難題便是和子說:聖靈是由父而出,或是由父和子而出。

文獻回顧[编辑]

在聖靈來源的議題上,愛任紐認為聖靈是神的工作者,但聖靈不附屬於神。[2]特土良發展出三位一體trinity)的教義。[3] 亞他拿修確立本體相同homoousios)的教義,他首先認為聖靈來自神,靈在本質上屬於子,靈由子賜下,靈所有的皆屬子。[4] 面對亞流派,迦帕多家三傑的巴西流說:「聖靈從神而出,不是生出的,而是像祂口中之氣一樣。」[5] 女撒的貴格利認為聖靈從父而出,從子領受;父是因、子與靈是果,子直接由父產生,聖靈由父經過中介產生,是藉子而出。[6]

歷史上對於聖靈論中聖靈出處的討論就此告一段落,這是為要回應亞流對於耶穌神性懷疑的一系列神學議題的延伸,一直要等到奧古斯丁,才會將聖靈論作完整有系統的論述。

教父的聖靈觀[编辑]

亞歷山大——俄利根[编辑]

  • 生平介紹:俄利根(Origen of Alexandria,A.D. 185-254)亞歷山大教理學校的校長,是一位極為聰明的學者,一生的著作超過八百篇。他的寫作目標是:「對提出智性的基督徒,提供符合聖經的解答,使他們不用去找諾斯底教派。」俄利根學習希伯來文,並擅長在希臘文化中傳福音,以伯拉圖派哲學觀念說明基督教義。他有受苦殉道的心志,他甚至以自閹來表明他的信仰。[7]
  • 神學思想:俄利根以寓意解經法,將聖經的意義分為三層:體-字面意義;魂-道德意義;靈-是奧秘的,是指向基督的。[8] 對於聖靈的主題俄利根時常是模糊與矛盾的,在對於聖靈是「生」與「被造」間難以決定,最後他解釋:「聖靈是父藉著子造的」。[9] 他一方面要三位都平等,另一方面要將父、子、聖靈區別出來,這一區別就將子與靈附屬於神了。附屬的主要原因在於:
    1. 聖經的解釋。「因為萬有都是靠他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藉著他造的,又是為他造的」(歌羅西書1:16)。俄利根的結論是:「我們承認萬有都是道所造的,聖靈是父藉著基督所造的最好的,也是次序上的第一。」又說「為這緣故,聖靈不稱自己為神的兒子」。[10]
    2. 他為了要辯證形像神格派的異端,反將子和靈變成附屬品了。[11]

西方教會——奧古斯丁[编辑]

  • 生平介紹:奧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A.D. 354-430)是北非希坡主教,早年行修習哲學並受摩尼教的影響,希望找到生命的意義。但這不但不能幫助他,反而讓他墮入深沈的苦痛之中,奧古斯丁最後在羅馬書13:13-14節中找到他人生方向的的答案,從此奧古斯丁回到神的懷抱之中。[12] 他的最著名作品是《懺悔錄》及《上帝之城》。
  • 神學立場:是西方教會神學集大成者,在對於聖靈論的議題上,繼承了前代教父們對聖靈體會的認知。奧古斯丁認為子稱為神的道,稱呼聖靈為神的恩賜,稱呼父神為道的根源,聖靈主要為「父所出」,也由「子所出」但這是父賜給子的。[13] 奧古斯丁認為聖靈是父和子的互愛,是父子二位的靈,父子因著他們與聖靈的關係,形成了一個單一體。如此父子對聖靈的關係是相同的,關係既同,作為就不可分,所以奧古斯丁堅認聖靈由父子而出(filioque)的教義。父把一切都給了子,也把發出聖靈的能力給了子。[14]所以是父生子,聖靈由父和子而出。

大馬士革的約翰[编辑]

  • 生平介紹:大馬士革的聖約翰(John of Damascus,A.D. 675-745)生於645-675年之間,卒於754年。為東方教會最中最著名的教父,他在希臘宗的地位,相當於亞逵那在羅馬宗的地位,二人都各集東西系統神學之大成。約翰初時承父遺缺任大馬士革當地的政務,但不久就辭職隱居於耶路撒冷附近的聖撒巴斯修道院,以研究及著作終其一生。[15]後世稱他為「金源」(Chrysorroas),是對他之作品和聖詩一個極高的推許。[16]
  • 神學立場:約翰為聖像崇拜辯護甚力;也擅長寫讚美詩歌。[17]約翰的著作《知識的泉源》是東方希臘神學集大成的書,[18]是東方教會最著名的神學家,其思想在東方教會具有相當的代表性。約翰認為聖靈與父及子是同一本質、同一永恆的。聖靈從父出來而藉著子以交通,子與靈都是藉著父而存在。約翰也認為子由父產生,聖靈也出自父,不是產生,而是發出,子的產生與聖靈的發出是同一時間的,但約翰坦承,無法知道產生和發出的區別。[19]

聖經中的聖靈[编辑]

提後3:16「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20] 基督信仰的答案不在人的理性思辨,而在聖經的神啟之中,所以回歸聖經,是我們遇著難解議題之時的終極依歸。以下以聖經中對聖靈的記載為研究重點,焦點放在聖靈的來源與父、子的關係,不涉及聖靈的意志、能力、工作、等無關的議題。

舊約中的聖靈[编辑]

  1. 創世記1:2「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這是聖經中第一次提到神的「靈」" ruha"。ruha有3種解釋:「氣息breath」「風wind」與「靈spirit」。[21] 但無論是氣息、風或是靈,都沒有足夠的證據顯示x:Wrå的出處。
  2. 有耶和華的靈臨到四位士師身上,俄陀聶(士3:10)、基甸(士6:34)、耶弗他(士11:29)、參孫(士13:25; 14:6, 19; 15:14)。這裡見到靈受耶和華差遣,並屬於耶和華,但是對靈的來源也沒有敘述。
  3. 耶和華的靈也數次臨到掃羅大衛並支配他們(撒上10:6; 11:6; 16:13, 14; 詩51:11)
  4. 先知書智慧文學中也多次提到「耶和華的靈、我的靈」。(詩51:11; 139:7; 143:10)舊約中與有關聖靈的記載,沒有明確提供聖靈出處的證據,但是神是一切的源頭、萬有的出處,所以聖靈自然來自神,這是無庸置疑的。

新約中的聖靈[编辑]

既然已經確立聖靈來自神,那在新約有關聖靈的研究,只需要將焦點鎖定與耶穌有關的經文。

  1. 福音書中耶穌受浸時神的靈降臨在耶穌身上(太3:16神的靈; 可1:10聖靈; 路3:22聖靈; 約1:32聖靈),這是新約最初提及耶穌與聖靈的關係。
  2. 馬太福音12:28:「我若靠著神的靈趕鬼,這就是神的國臨到你們了。」耶穌親口說他所靠持的是「神的靈」。
  3. 路加福音24:49a:「我要將我父所應許的降在你們身上」父應許、子差派; 約14:26a「但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
  • 與約翰福音15:26「但我要從父那裏差保惠師來,就是從父出來真理的聖靈;他來了,就要為我作見證。」以及
  • 約16:7b「我若不去,保惠師就不到你們這裏來;我若去,就差他來。」
  • 「從父出來」可以解釋:1、受父差派。2、從父而出。但確定的是聖靈受父與子的差遣。
  1. 約翰福音16:15「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所以我說,他要將受於我的告訴你們。」這裡所謂「凡父所有的」是否包含聖靈呢?三位一體的神是本體相同(homoousios),各有獨立實質(hypostasis)。這句話只能表示父與子完全親密的關係。
  2. 使徒行傳2:33「他既被神的右手高舉,又從父受了所應許的聖靈,就把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澆灌下來。」耶穌的靈來自於神。
  3. 羅馬書8:9「如果神的靈住在你們心裏,你們就不屬肉體,乃屬聖靈了。人若沒有基督的靈,就不是屬基督的。」與現代中文譯本約一2:27a「至於你們,基督已經把他的靈賜給你們。」表示神的靈就是基督的靈,就是聖靈。但是基督的靈不表示靈出於基督。
  4. 歌林多前書2:12「我們所領受的,並不是世上的靈,乃是從神來的靈,叫我們能知道神恩賜給我們的事。」這經文提到了靈是從神來的。保羅指出聖靈出於父;但也可能是聖靈受父差派之意,非指聖靈從父而出。
  5. 加拉太書4:6「你們既為兒子,神就差他兒子的靈進入你們的心,呼叫:「阿爸!父!」子的靈受父差遣,子的靈就是神的靈,就是聖靈。

新約聖經中也沒有提到聖靈的來源,林前2:12提到靈是從神來的,但是真正的意思並不明確。約1:3「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與歌羅西書1:16「因為萬有都是靠他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藉著他造的,又是為他造的。」但是聖靈並非受造之物。約15:26「但我要從(para)父那裏差(peuma)保惠師來,就是從(para)父出(eukporeuetai)來真理的聖靈(pneuma);他來了,就要為我作見證。」[22]常被用來證明是聖靈發出的教義根據,但是仍然沒有直接證據,可以證明聖靈是從神發出。雖然從聖經當中找不到聖靈來源的出處,但是依據神是一切源頭的真理,可以確定聖靈從神而出,無法證明聖靈從神和子出。聖經證明了父、子、聖靈的關係緊密,聖靈就是父與子的靈,而聖靈是有獨立的位格,聖靈不是父也不是子。

研究結果與討論[编辑]

會對聖靈的議題有不同的見解,原因便是聖經並未明確記載,以致於神學家們會有不同的領悟。但是聖經雖然沒有說明,但是仍然不可跳脫聖經的啟示,故以下的討論當然是以聖經為依據,針對不同的主張給予批判或檢討。

對俄利根的批判[编辑]

  1. 俄利根以寓意解經的觀念,代入神學的討論。一方面承認神學思維的奧秘,既然是奧秘就不可言說,然而俄利根又要強加解釋,所以會把自己陷入在二難之中。
  2. 在西1:16的解釋上畫蛇添足,反而變成聖靈次位論
  3. 「聖靈是父藉著基督所造的最好的,也是次序上的第一」,[23]聖靈不是受造的,這會成為聖靈的亞流主義
  4. 「為這緣故,聖靈不稱為神自己的兒子」,俄利根站在聖靈的角度說話,這實在是解釋過頭了。
  5. 為了區分三,而犧牲了子與聖靈的位格。

雖然俄利根在聖靈論的議題上,出現了解釋上的不周全,將聖靈置於被造的、被排序的 ,甚至有陷入次位論的危險。但是處在2-3世紀,面對撒伯流主義的衝擊,俄利根以獨立實質(hypostasis)回應。但俄利根不可能預見未來的亞流竟然只取他二大主張之一的:子從於父、靈從於子的觀念,而發展出亞流主義。筆者(誰?)相信這不是俄利根的本意,因為他也曾寫道:「在三位一體裡,並沒有哪一位比較大或者比較小。」[24]但在解釋上的過份形容與任意想像,的確不是神學思考的最佳途徑。

對奧古斯丁的批判[编辑]

奧古斯丁「和子」而出的聖靈觀是西方教會一致認可的,然而奧古斯丁所推論的依據卻非無懈可擊。

  1. 論者難以認同「聖靈是父和子的互愛」。父和子的互愛為什麼要有聖靈?父和子的互愛與聖靈何干?
  2. 奧古斯丁認為「父子因著他們與聖靈的關係,形成了一個單一體」。但父是一切的源頭,關係的確立者;父、子、聖靈本體相同,成為「一個單一體」的原因是「因著父的意志」,不是「因著與聖靈的關係」。
  3. 奧古斯丁認為「父子對聖靈的關係是相同的,關係既同,作為就不可分」。關係與行為是不同的概念,關係相同不必然導致行為相同。
  4. 固然「父把一切都給了子,也把發出聖靈的能力給了子」,但是子擁有發出聖靈的能力,不等於聖靈是由子而發出,除非聖經有更明確的證據。

奧古斯丁不懂希臘文,他的思想架構是建立在拉丁體系的西方羅馬文化當中,奧古斯丁是以法律觀點來處理他所面臨的神學議題。[25]法律在本質上不是在追求真理,法律存在的目的在解決爭議,解決:人與人、人與社群、社群與社群的爭議。所以邏輯思維在法律的前提之下,必須做出協調與讓步,因為為的是處理爭議,不是以此來窮究事理。加上拉丁文化的實用哲學,與大公教會不太強調聖經至上的教會傳統,所以容易在神學議題上過及推廣,以致於奧古斯丁會認為聖靈是由父而子而出。因為這樣可以解釋何以神的靈又是子的靈。

對約翰的批判[编辑]

約翰的神學思想源自於迦帕多家三教父東方教會的正統教訓就是:聖靈「藉著子來自父」。[26] 在這個神學議題上約翰並沒有進步多少。

  1. 約翰認為「聖靈從父出來而藉著子以交通」。聖靈需要藉子和父交通嗎?
  2. 約翰認為「子與靈都是藉著父而存在」。這多少反映出東方教會「一而三」的神觀。
  3. 約翰承認無法知道產生和發出的區別。這是一種負責任的治學態度,也是在神面前謙卑的表現。

或許因為保持者希臘哲學嚴謹的思維,與對聖經的尊重,約翰不願意對聖經未曾明說的部分多加解釋。但是東方教會「藉子」的說法還是超出聖經的記載,可能的原因是:

  1. 根據約1:3「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但是聖靈並非受造之物。
  2. 受西方教會影響,認為聖靈的存在必須與子有分。
  3. 東方教會一直處於皇帝的監控之下,也極為注意教會內部的思想意向。[27]在與西方羅馬教會的神學之辯中,皇室扮演相當程度的角色。神學議題之爭,當然也成為牽動著東西方政治風向球。故東西方堅持「藉子」與「和子」,也可能是政治角力的必然。

結論與建議[编辑]

在東西方聖靈論的爭論中,沒有贏家,雙方都是輸家。針對一個過於人類理性思維所能處理的議題「神的起源」,只看到人的有限與敗壞:無解與分裂。聖經雖未提供一切神學問題的答案,但一切答案不當逾越聖經。神學取向也影響神學實踐,以教會建築為例,從東方教會的中央十字架教堂的結構,[28]就可以看出東方教會的神學主張:聖父是一切的中心。[29]

注释与参考文献[编辑]

  1. ^ 有些教會史家將西方大公教會於1378年三位教宗的教權爭奪,視為教會另一次大分裂。筆者(誰?)認為其影響力不足以與另外二次抗衡,且產生的原因只在個人的權利保衛,與整體教會信仰本質與信仰群體無關,故不予以列入。參閱:奧爾森,《神學的故事》,吳瑞誠、徐成德譯,(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2) ,頁414,428。
  2. ^ 周聯華,《神學綱要》,卷三,(台北:台灣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0),150-1。
  3. ^ 同上,152-4。
  4. ^ 凱利,《早期基督教義》,康來昌譯,(台北:華神出版社,1984),175-6。
  5. ^ 同上,178。
  6. ^ 同上,178-9。
  7. ^ 奧爾森,《神學的故事》,115-7。
  8. ^ 同上,123。
  9. ^ 周聯華,《神學綱要》,卷三, 154-5。
  10. ^ 同上,155。
  11. ^ 同上。
  12. ^ 奧古斯丁,《懺悔錄》,徐玉芹譯(台北:志文出版社,1997),198-9。
  13. ^ 麥葛福,《基督教神學原典精華》,楊長慧譯,(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3),140。
  14. ^ 凱利,《早期基督教義》, 187。
  15. ^ 費多鐸編,《東方教父選集》,沈鮮維楨、都孟高等譯(香港:基督教輔僑出版社,1964), 303。
  16. ^ 楊牧谷主編,《當代神學辭典CD版》,〈大馬色的約翰〉(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7)。
  17. ^ 大馬色的約翰是著名的拜占庭希臘聖詩作者。
  18. ^ 周聯華,《神學綱要》,卷三,161。
  19. ^ 費多鐸編,《東方教父選集》,324。
  20. ^ 這節經文指的是舊約聖經,甚至只指五經。但正統的基督教信仰,堅決相信整本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
  21. ^ Bible Works, version 6.0, CD-ROM, 2003。
  22. ^ 希臘文字詞分析參閱:Bible Works, version 6.0, CD-ROM, 2003。無法顯示希臘文字型,此為希臘文英文音譯
    • para:from, of, with, before, near, beside, beside, by - preposition genitive
    • peuma:send, commission, appoint - verb indicative future active 1st person singular
    • eukporeuetai:go, come out, come from, rise (of the dead), spread - verb indicative present middle 3rd person singular
    • pneuma:Spirit (of God); spirit, wind, breath, ghost, apparition - noun nominative neuter singular common
  23. ^ 筆者(誰?)無法證實此句翻譯是否屬實,希望是忠於原文的翻譯,尤其是『造』這個字。
  24. ^ 奧爾森,《神學的故事》,127。
  25. ^ 論者難以對奧古斯丁早年放蕩生活、摩尼教與新伯拉圖主義背景,是否對他的聖靈觀有影響做出判斷及分析。
  26. ^ 凱利,《早期基督教義》,178-9。
  27. ^ 陳志強,《拜占廷學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170-1。另外在非拉拉舉行(1438-9)的會議中,希臘教長合理地提出,無論「和子」教義有多正確,未徵詢希臘教會同意,就私下把「和子」一語加進去,是不合法的,更可見「和子」爭議完全不是單純的教義之辯。參閱:楊牧谷主編,《當代神學辭典CD版》,〈「和子」爭辯〉。
  28. ^ 這是一種以中央為主體,聖壇置於一個十字架中央的教會建築模式。以查士丁尼皇帝(Justinian, 527-65)時期的索菲亞教堂為代表。這不同於以實用主義為主,由人民會堂與法院改建而成的羅馬式巴西利卡(Basilica)教堂。
  29. ^ 與子是救贖的中心是不相衝突的。

参考书目[编辑]

  • 周聯華:《神學綱要》,卷三。台北:台灣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0。
  • 陳志強:《拜占廷學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
  • 麥葛福:《基督教神學原典精華》。楊長慧譯。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3。
  • 凱利:《早期基督教義》。康來昌譯。台北:華神出版社,1984。
  • 費多鐸編:《東方教父選集》。沈鮮維楨、都孟高等譯。香港:基督教輔僑出版社,1964。
  • 奧古斯丁:《懺悔錄》。徐玉芹譯。台北:志文出版社,1997。
  • 奧爾森:《神學的故事》。吳瑞誠、徐成德譯。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2。
  • 聖經工具:Bible Works, version 6.0, CD-ROM,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