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和珅
Heshen in Manchu character.JPG
和珅

和珅像


爵位 一等忠襄,後被嘉慶帝革除[2]
籍貫 盛京將軍轄區清原縣英額峪[3][4]
族裔 滿族
旗籍 正紅旗,後抬入正黃旗,死後被嘉慶貶回正紅旗[2]
原名 鈕祜祿·善保
字號 致齋
出生 乾隆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
1750年7月1日(1750-07-01)[2]
京師西城驢肉胡同(今西四北頭條
逝世 嘉慶四年正月十八日
1799年2月22日(48歲)
京師自宅(今恭王府
配偶 嫡妻:馮氏馮霽雯
次妻:長氏
親屬 父親:常保
母親:伍彌氏
外祖父:伍彌泰
弟弟:和琳
姪子:豐紳宜綿
岳丈:英廉
長子:豐紳殷德
媳婦:固倫和孝公主
幼子:早夭
長孫:早夭
次孫:福恩
曾孫:銘祥和銘恩
出身
  • 咸安宮官學生
  • 三等侍衛
經歷

爵位

  • 三等輕車都尉(乾隆三十四年-四十九年)
  • 一等(乾隆四十九年-五十三年)
  • 三等忠襄(乾隆五十三年-嘉慶三年)
  • 一等忠襄(嘉慶三年-四年)

文職
文華殿大學士
內務府總管
翰林院掌院
协办大学士
首輔大學士
兵部尚書
禮部尚書
戶部尚書
吏部尚書
軍機大臣
議政大臣[2]
戶部侍郎
理藩院尚書
正白旗領侍衛內大臣
正黃旗領侍衛內大臣
管庫大臣
武職
九門提督
關防欽差大臣
正白旗領滿洲都統
鑲黃旗領滿洲都統
鑲藍旗滿洲都統
御前侍衛
三等輕車都尉
等等[2]

著作
  • 《嘉樂堂詩集》
  • 《欽定熱河志一百二十卷》

和珅满语ᡥᡝᡧᡝᠨ穆麟德Hešen[5];1750年7月1日-1799年2月22日[6]钮祜祿氏[7]),致齋[2],原名善保,自嘉樂堂、十笏園、綠野亭主人[8]滿洲正紅旗[2],清朝乾隆年間政治家商人詩人[9][10]中國歷史上的權臣之一,清朝歷史上的豪商,歷史上資產最多的官員[11]。因為貪污過鉅,被中國人視為巨貪。

和珅在清朝的外交事務擔任重要職位[10][12],連英特使馬戛爾尼也對和珅的外交手法十分讚賞[13][14]。和珅初為官時,精明強幹,為政清廉,通過李侍堯案鞏固自己的地位。乾隆帝對其寵信有加,并將幼女十公主嫁給和珅長子豐紳殷德[2],使和珅不僅大權在握,而且成為皇親國戚。隨著權力的成長,他的私欲也日益膨脹,利用職務之便,結黨營私,聚斂錢財,並用賄賂迫害恐嚇暴力綁架[15]等方式籠絡地方勢力、打擊政敵。此外,和珅還親自經營工商業,開設當舖七十五間,設大小銀號三百多間,且與英國東印度公司[16]廣東十三行有商業往來。[17]成為後人所稱權傾天下、富可敵國的“貪官之王”“貪污之王”[18][19]和珅亦同時是18世紀世界首富,超越了同時期的梅耶·羅斯柴爾德[20][21]

嘉庆帝監察御史錢灃大學士劉墉[22][23]翰林院编修范衷軍機大臣王杰戶部尚書董誥禮部侍郎朱珪為代表的朝中清議力量,曾多次彈劾和珅,但由於乾隆帝的袒護,和珅均能化險為夷。

嘉慶四年(1799年)正月初三,乾隆帝駕崩。僅僅五日之後,嘉慶帝即下旨將和珅革職下獄。[24][25]抄家时发现,在和珅当权的二十多年中,其资产包括二千萬至三千多萬兩白银(其中大部分为其違法工商经营所得,清代規定旗人不得經商,和坤利用內務府包衣奴才藉公務之便以皇室之名,借勢借端巧取豪奪,雖說經商,在大清律下仍是貪瀆的犯行)、兼併全國千百万顷的土地以及數百处房产。[25]在他的保护之下,他的家奴劉全也成了日掷千金的暴发户。和珅所聚敛的財富,約值八億兩至十一亿两白银[10][26],所擁有的黃金白銀加上其他古玩、珍寶,超过了清朝政府十五年财政收入的总和。乾隆帝死後十五天,嘉慶帝以一条白綾賜和珅自盡。[25]然而嘉慶把银号当铺的通户的钱通通当作贪污钱而充公,引发华中一带大破产。最终爆发川、陜、岳大暴动。引起西安三十万回民起兵造反。淸朝进入没落期。

生平事蹟[编辑]

貧困時期[编辑]

乾隆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1750年7月1日)和珅出生在京城西城驢肉胡同福建副都統常保家。[2][10]三歲時母親難產而去世,臨終時產下弟弟和琳[10],父親常保在和珅九歲時亦因病去世[10],幸得劉全和父親的一位偏房王氏保護和珅、和琳兩兄弟才能免於被後母們(常保側室)趕出家門。他更於乾隆二十五年成功考上咸安官官學,在官學因為地位低微而備受欺凌,但他忍辱負重,被人欺凌還笑容滿面。[27]由於家道中落所以經常和和琳一起到處借貸,但是並沒有借到多少錢,只得賣祖地用以籌集學費。直到和珅長到十五歲時因馮英廉資助而改善。[27]和珅少年時儀表俊雅,在十八歲時已經精通滿語漢語蒙古語藏語四種语言[10][27],更精通四書五經。老師吳省欽吳省蘭兄弟十分器重他[10][27]

和珅的满文寫法

又娶直隸總督馮英廉之孫女馮氏,從此仕途順遂。

清官時期(乾隆三十四年至乾隆四十五年)[编辑]

和珅曾參加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己丑年科舉,但名落孫山[10]。他以文生員[27]世襲三等輕車都尉世職[10][27]。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補授三等侍衛,改黏杆處侍衛。四十年(1775年)十一月,升為乾清門侍衛,兼授正藍旗滿洲副都統[27]

和珅最初為官時一心報效國家,與朝中的清官一起打擊福康安等官員,更在二十六歲時就任戶部三庫郎中,管理緞疋庫,他從這份工作中學習到如何理財,他勤樸地管理庫,更向李雲李公公拜師學習理財和向朱珪拜師學習政治學問。他憑借這兩項才幹,得到了乾隆的賞識。並授正藍旗副都統。[27]

四十一年(1776年)正月,授戶部右侍郎。三月入直軍機大臣,兼鑲黃旗滿洲副都統。四月,授總管內務府大臣,管理內務府三旗官兵事務。充國史館副總裁。

安明案[编辑]

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正月,授戶部侍郎,和珅就任侍郎後,有一位叫安明筆帖式送禮給和珅,欲能夠升為司務,故向和珅賄賂。和珅清廉為官,當然不會接受賄賂,但他向安明保證會向尚書豐昇額提拔安明。這令安明十分高興,安明對和珅百般依順,又傾家蕩產與和珅到處花天酒地,和珅人生中未曾有過被人奉承的經驗,令和珅十分快樂。和珅向豐昇額保舉安明就任司務。安明任司務後立即送了一顆給和珅,和珅婉拒不收。五日後,安明收到老家的信,說安明父親已經離世,叫安明回家奔喪。按清朝體制,父母過世,要回家守三年喪,這安明剛升職,不想回家守喪,所以就隱瞞了下來。但被尚書豐昇額查出,豐昇額聯同權臣永貴一同彈劾和珅包庇安明,不料和珅早就從永貴之子伊江阿得到消息,連忙寫了兩份奏摺,一份送交軍機處,一份自己留下來。[27] 次日,永貴上奏指和珅包庇安明,和珅立刻上奏摺指出安明不回家奔喪,是為不孝。自己失察,亦應處罰。永貴大驚,忙指責和珅徇私舞弊,又棄屬下於不顧,實在有違人倫,理應處罰。乾隆帝說朕已經收到軍機處呈交和珅彈劾安明的奏摺,證明和珅並不是蓄意包庇安明,故朕認為和珅被安明蒙蔽,故安明凌遲處死,全家籍沒,而和珅則因失察降兩級留用。和珅這次得罪了當朝權臣永貴令和珅的仕途蒙上陰影。[27]

與永貴和解[编辑]

永貴自從與和珅交惡後一直打擊和珅,時常派人監視和珅是否有行事不當,和珅行事受到永貴百般制肘,他只得安守本分。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七月,和珅外祖父伍彌泰返京擢升理藩院尚書,伍彌泰常年在蒙古守邊,只在常保家見過小時候的和珅,所以回京後便與和珅相認,並且從中調停兩人。和珅岳丈馮英廉同時亦從江南回來協助調停。在兩位兩朝元老的仲介下,永貴最終接受了和珅賠罪。而且收和珅為門生和認和珅嫡妻馮氏馮霽雯為乾女兒。和珅與永貴成功化敵為友,結為親家。[27]

李侍堯案[编辑]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正月,奉天府尹海寧上奏大學士兼雲貴總督李侍堯貪污,乾隆帝下旨命和珅前往雲南查辦李侍堯。李侍堯是位很有才能的人,清史稿有記載:「侍堯短小精敏,過目成誦。見屬僚,數語即辨其才否。」[28]李侍堯還手握軍權,所以對身為欽差的和珅也十分不敬。和珅於是表面上到處遊山玩水。其實暗中拘審了李侍堯的前管家趙一恆[2],向趙一恆嚴刑逼供,最後他把李侍堯的罪狀供出來。和珅有了李侍堯的罪證。[27]翌日,又傳來了李侍堯在雲南重要屬下,向他們宣告了李侍堯的罪證,他們見和珅已得到了證據。於是他們協助和珅指控李侍堯,就連跟隨李侍堯的官員,亦稱自己是被迫向李侍堯行賄。和珅取得了證據,李侍堯於是認罪。和珅也因此被乾隆提升為戶部尚書議政大臣[10][2][27]

乾隆帝下諭:「侍堯身為大學士,歷任總督,負恩婪索,朕夢想所不到!」[28]罷李侍堯的官,押解京師。和珅和清官等上奏應判斬監候,將爵位轉授給其弟奉堯。朝廷會議上議論應改判斬立決,乾隆帝想網開一面,所以叫各省都督和巡撫討論。他們亦稱應改判斬立決,惟獨江蘇巡撫閔鶚元上奏:「侍堯歷任封疆,幹力有為。請用議勤議能之例,寬其一線。」於是下詔,「罪疑惟輕,朕不為已甚。」改判斬監候[28]

貪官時期(乾隆四十五年至乾隆五十三年)[编辑]

開始貪污[编辑]

李侍堯案審結後,李侍堯被判斬監候,李侍堯和他的黨羽一大份財產被和珅私吞,加上乾隆的賞賜,和珅終於初嘗掌握大權大財的滋味。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四月,長子豐紳殷德被乾隆賜婚為十公主額駙,領受乾隆賞賜黃金、古董等等,百官爭相巴結。[2]和珅起初不受賄賂,但日子一長和珅按捺不住誘惑開始貪污,他開廣結黨羽,形成一股勢力,黨羽中更包括當年在雲南對和珅百般羞辱的李侍堯,和珅更培植犯罪集團用以迫害政敵地方勢力人民,儼然成了一個金字塔式的貪污集團。

蘇四十三起義[编辑]

解禁紅樓夢[编辑]

和珅曾被任命作《四庫全書》的總裁,因此發現了當時仍為禁書的《紅樓夢》(原名《石頭記》)。所以和珅每天讀一段《石頭記》中的內容給孝聖憲皇后聽,開解生病的孝聖憲皇后,孝聖憲皇后聽完後,向兒子乾隆帝推薦,乾隆帝閱後便將此書解禁,准許刊行。但《石頭記》被解禁後除原稿八十回外散失。所以高鶚整理出版一百二十回本時,寫序說明他是收集整理殘稿。[10]

殘害甘肅戰俘[编辑]

清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二月,甘肅剛剛平亂,百廢待舉,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珅把五萬戰俘分成四個大牢。每十人一組,被命令去修河、耕作、採礦或戍邊。戰俘們因為被分開無法反抗,而且他實施了告密制度,只要發現所謂反賊,一旦告發便可減刑。但这實際只不過是欺矇罪犯的手段,他們一生都要工作,根本沒有所謂的減刑。告密制度令牢中的罪犯互相誣告,欺騙,令戰俘們無法團結反抗壓迫。而被告密的罪犯不管有沒有罪都會被提出大牢鞭笞而死,曝屍荒野,戰俘們懼怕會有同一下場,所以全部人皆不敢反抗。而且牢中的環境十分惡劣,吃喝拉睡都在同一個地方。但是他不用一分一毫就成功把百廢待興的甘肅經濟復甦,以致乾隆帝亦對此事默許。此制度於和珅倒台後中止,總共延續了十七年。[29]

擴大犯罪集團,控制全國商賈[编辑]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和珅已經成為了朝中四大勢力之一,四大勢力分別是以阿桂為首的武官派、以劉墉為首的御史派、以錢灃為首的反對派、以和珅為首的貪官們。和珅並不急於和他們爭鬥,他將自己的觸手伸向商人和犯罪集團手裹。和珅迫令商人們臣服於他,假如不臣服便會遭到犯罪集團滅門。浙江富商曾氏,因拒絕交和珅的幫費竟在一夜之間,全家被殺金銀財寶全部被掠去。對外稱被強盜搶劫,後來被御史平反。當年很多人因為和珅的喜惡而死。

和珅經營之產業呈現出和珅對人民的剝削。和珅運用手段,操縱地下集團,逼良為娼,令良家婦女因而遭受污辱,更拐賣兒童,迫使他們做苦力,令無數家庭失去兒女,以此賺錢。另外,他掌握了大部分人民的生活所需等,这些都被他全部壟斷,他更掌握了主要的米業,隨時操作價格,人民的生活因此更加困苦。和珅當年因此得到了龐大的利益,亦因此有了資本進行政治鬥爭。[來源請求]

隨乾隆下江南[编辑]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正月,二十一日,乾隆帝從京師出發,開始第六次南巡。和珅在第五次南巡時亦有隨行,但這次和珅的勢力與幾年前倍增數倍,更由於和珅下令各府進獻資金,國庫未曾花一毛錢便完成南巡的準備。所以乾隆帝下令和珅南巡時站在自己旁邊,以顯示其功績。[10]

和前五次南巡一樣,乾隆仍乘坐安福艫,翔鳳艇作為備用。命沿途地方官員三十里以內接送。命皇十一子永瑆、十五子永琰、十七子永璘隨駕。御駕經過的直隸、山東地方,本年應徵地丁錢糧,豁免十分之三。所有辦差文武各官,住俸、罰俸、降級各案,準其開復;如無此等參罰案件,各加一級。 和珅更在知道御駕將到某地停留時指示該地黨羽該如何迎駕,因此御駕將會經過的地方都各自大興土木,迎接聖駕。在晏子祠行宮,乾隆帝寫成《濟水考》一文。他沿途拜謁了少昊陵,在曲阜謁見了孔子廟,遣官祭祀了顏回、曾子、子思、孟子祠,以及宋臣范仲淹祠、韓世忠祠、故大學士蔣溥墓、巡撫湯斌祠、張伯行祠、總河陳鵬年祠。三月,進入浙江境內,視察了沿海石塘工程。三月二十四日,他撰寫了《南巡記》一文,總結性地敘述了六次南巡的原因、目的及成效。閏三月,乾隆帝到達江寧(今南京),在這裡接見了安南國(今越南)使臣黃仲政等,並遣使官祭祀明太祖陵。四月二十三日,乾隆帝一行返回京師。[10]

野心膨脹[编辑]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因為福康安吉林貪贓枉法,乾隆四十五年又於廣東貪贓枉法,又經常運用漕船私運貨物。於是和珅暗中搜集證據,等待時機。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台灣林爽文發動林爽文事件,和珅向乾隆帝進纔言,叫福康安領兵攻打林爽文,但言林爽文之輩不足為懼,命福康安為主將、海蘭察為副將率綠營兵8000人對付林爽文號稱50萬的大軍。乾隆帝准奏。同年十二月福康安抵台灣開始攻打林爽文,和珅黨羽柴大紀又故意拖延福康安,福康安故殺柴大紀,但是福康安仍然費時一年零四個月才平定林爽文事件。

同年(1778年)七月,和珅把矛頭指向阿桂之子阿迪斯,劾其貪贓枉法,逮解京城審問。和珅獻上阿迪斯貪污所得金銀八箱予乾隆帝觀看,乾隆帝大怒,下令將阿迪斯發配伊犁充軍,其父阿桂連坐,降二級留任。[30]

經過此事後阿桂不與和珅有任何交談,甚至連走近和珅都不想。《清史稿·列傳一百五》載阿桂「遇之不稍假借。不與同直廬,朝夕入直,必離立數十武(步)。和珅就與語,漫應之,終不移一步。」[31]

經過阿迪斯事件後,和珅陷害近半數武官,乾隆更下詔需要嚴加查辦,令和珅任意妄為,肆意嫁禍。不久後黄枚案爆發,阿桂是黄枚的義父,黄枚少時天資聰穎,很年輕就中了進士,當年任浙江省平陽知縣竇光鼐告發黄枚貪贓枉法,黄枚反告竇光鼐「刑逼書吏、恐嚇生監、勒寫親供狀。」竇光鼐欲以死相諫,和珅亦上奏乾隆黄枚貪污,並稱阿桂有意包庇。乾隆下令徹查,結果是黄枚家財高達十二萬兩,黄枚貪污證據確鑿,就地正法。大學士和珅、學政竇光鼐舉報有功各昇一級,領班軍機大臣阿桂連坐,但因阿桂領軍在外爭戰,於國家有功,不予追究。[32]

和珅初為官時,由於是向乾隆百般討好,加上是年紀輕輕就官居要職,受到了一部分不滿和珅的官員惡意對待。加上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正月發生的安明案,和珅被文官們輪番彈劾,令他對朝中文官懷有仇恨之心。更是後來文人派大多數被和珅殘殺的遠因。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和珅開始對文官實行報復。

和珅就任四庫全書館正總裁後大興文字獄,把反對他的一部分文人派一律誣陷為「私藏逆書」、「禁逆不力」或針對作者本身的「多含反意」、「詆訕怨望」等理由迫害文人派,作為謀反的罪證。很多文人就因為寫錯了一句話、找少了一句錯話而被和珅告發處死。[來源請求]

和珅另外入翰林院任滿翰林院掌院學士,與漢翰林院掌院學士嵇璜一起掌管翰林院,不過嵇璜年老力衰,主要事務大多為和珅代理。和珅從此控制科舉制度,肆意從童生、秀才處納賄,形成「價高者得」的一種交易。[27]具體做法則是約定在某某行某某句寫上特定字詞用以考試或幫忙請人捉刀[33]幫忙作弊。和珅更用此壟斷朝廷士子,要中進士必先通過和珅的審核,如有「問題」者則除名,令乾隆末期的士子「幾出和門」。科舉制度反被和珅利用作培植私黨的工具。[27]

國泰案[编辑]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湖廣道監察御史錢灃上書彈劾山東巡撫國泰夥同山東布政使于易簡(軍機大臣于敏中之弟)貪贓枉法。國泰是一位皇族,更是和珅的黨羽。因為有過多次被和珅擊敗的經驗,而且今次要彈劾皇族,所以錢灃在家備了壽衣和棺材,同時將自己的兒子交付給阿桂,顯示錢灃視死如歸。於是乾隆召來于易簡詢問,于易簡稱國泰沒有貪婪橫行庇護劣臣之事,乾隆相信了于易簡。但是錢灃再劾國泰,於是乾隆下諭,派尚書和珅、左都御史劉墉和郎諾穆前往山東與錢灃一同查辦國泰和于易簡。三人出發六日後,濟南知府呂爾昌亦上奏國泰貪贓枉法,所以乾隆下令嚴查。[10]

四位欽差中,錢灃裝做乞丐先行,另外三人則於四月初四日出發,和珅修書一封給予國泰令其準備庫銀掩蓋虧空,同時暗中派人搜索錢灃,但是因為劉墉指派手下阻礙而不成功。途中錢灃更截獲國泰給予和珅的信件,四人於曹州府(今山東省菏澤市)會合,一起去濟南盤查倉庫。和珅命令差役抽查了幾十封銀,數量和稅籍所載相符,和珅便表示已經盤查完畢,沒有虧空。 [2][10]

錢灃明查暗訪後了解到是國泰勒借商人銀子,冒充官銀放入庫中。錢灃便派人到處宣告又立告示版[10],如果被借銀存入庫中的商人,不將銀數呈告官府,請交歸還,便將其銀沒收。導致次日商人紛紛呈稟銀子被借的緣故和數量將銀領還。山東虧空帑銀四萬兩的真相被發現。和珅經過此事後,馬上棄國泰於不顧,親自抓了國泰審問[10],國泰招供貪污索賄八萬兩。[10]乾隆十分憤怒,下令賄款用以賑濟山東百姓,並將國泰和于易簡二人賜死。四人回京後,錢灃將國泰給予和珅的求情信件奏給乾隆,和珅卻推搪國泰一廂情願,自己一定不會幫忙,此事就此不了了之。[10]

主辦千叟宴(第一次)[编辑]

乾隆五十年(1783年)正月初十,乾隆帝乾清宮再辦千叟宴500席火鍋以宴請宗室,這次是乾隆朝第一次舉辦的火鍋宴。由內務府總管和珅與禮部尚書金簡主辦。[2] 和珅汲取了千叟宴菜餚容易涼冷的教訓,和珅改革舊式火鍋,將火鍋用的鍋子加大並且在中間加上煙囪,以及在鍋子下打開一個洞,這個洞的用途是投入木炭加熱。再加入以酸菜烹煮而成的清湯作為湯底,每席各設一個鍋。宴中有300席則為京官所坐。共計八百席。[34]

曹錫寶案[编辑]

劉全早年曾經在和珅家做過家奴,在和珅父親常保死後,陪伴和珅兄弟左右,不離不棄。於是得到了和珅的信任。在和珅就任尚書後,和珅就讓劉全恢復自由之身,更給予了劉全屋子和奴僕,不過劉全縱使恢復了自由之身,仍然在和珅家當一名管家。乾隆五十一年,御史曹錫寶利用和珅陪乾隆到熱河避暑的時機,暗自量度和珅管家劉全的家門[35],指其逾制。名告劉全,實告和珅。[2]又發現劉全以三匹馬拉車,劉全不是官員,以三匹馬拉車亦為逾制。[35]於是他寫好了奏摺,拿給同鄉吳省欽吳省蘭兄弟潤飾。吳省欽為和珅一黨,他知道後立即派快馬到承德避暑山莊告知和珅。[35]清史稿》記載:「御史曹錫寶劾和珅家奴劉全奢僣,造屋踰制,帝察其欲劾和珅,不敢明言,故以家人為由。命王大臣會同都察院傳問錫寶,使直陳和珅私弊,卒不能指實。和珅亦預使劉全毀屋更造,察勘不得直,錫寶因獲譴。」[2] 可見和珅早已安排妥當,結果曹錫寶被革職留任,和珅安然無恙。

權臣時期(乾隆五十三年至嘉慶四年)[编辑]

權傾天下[编辑]

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和珅將大部分朝中反對勢力打倒,獨攬大權。主要敵人阿桂福康安長年在外。 朝中只有王杰范衷錢灃在與和珅進行政治鬥爭。 但和珅黨羽布滿全國,對比起來擁有絕對優勢。

但就在這樣的環境下,仍然有不怕死的耿直之士公開對抗和珅。例如御史謝振定因為在街上遇到和珅寵奴[10](一說是管家劉全,另一說是妾弟)坐著官車在街上,又到處輾,輾斃了一名婦人,謝振定大怒,命令士卒將和珅寵奴拽下車鞭打。更把官車燒毀,圍觀的人們無不拍手稱快。 亦因此得到「燒車御史」的美名。[36]最後謝振定被流放,他在嘉慶四年被平反,到江南後回到湖南湘鄉故鄉終老。[10]

但是和珅的親信可是十分多,其貪污集團骨幹成員有:和琳李侍堯福長安蘇凌阿國泰伊江阿伍拉納蔣錫棨畢沅汪如龍吳省欽吳省蘭兄弟等十二人。[27]

他的政治力量十分巨大,全國都有和珅的黨羽,但資源和權力只有效地掌握在有能力的貪污集團骨幹成員手上,形成寡頭政治。他掌控了全國性的犯罪集團,令其他人不敢對他有任何不敬。其弟和琳又是大將軍。他更用此籠絡地方勢力、打擊政敵。經由廣東十三行獲取海外貿易收益,控制全國商人,使其掌握全中國的資源。更控制科舉將天下讀書人入仕之路壟斷。加上有乾隆帝的庇護,固倫和孝公主家翁的身份,和珅可說已是權傾天下,無人能敵了。

尹壯圖案[编辑]

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和珅創立議罪銀制度,假如官員犯罪,可通過交納一定的銀兩來免罪。而所收銀兩收入內務府庫,供乾隆運用。不過內閣學士尹壯圖對此制度作出彈劾:「各督撫聲名狼藉,吏治廢弛。臣經過地方,體察官吏賢否,商民培養皆蹙額興嘆,各省風氣,大抵皆然,請旨簡派滿洲大臣同往各省察查望。」於是乾隆帝下令戶部侍郎慶成帶領尹壯圖視察[2],不過為免擾民,必須在將到某地時通知當地官府,所以尹壯圖所到之處都張燈結綵,人民安居樂業。以致尹壯圖到了山西太原後即上奏:「倉庫整齊,並無虧缺,業已傾心貼服,可否懇恩即今回京待罪?」不過硃批道:「一省查無虧缺,恐不足以服其心,尚當前赴山東及直隸正定、保定等處。」最後尹壯圖當然什麼也查不到,都察院下令:「移會內閣稽察房查照。奉上諭,尹壯圖前奏各省多有虧空。經令慶成盤查實係尹逞臆妄言虛詞欺罔。尹壯圖著革職,交與慶成押帶來京交刑部治罪。」廷議處斬,最後乾隆以「不妨以謗為規,不值加以重罪也。」免去了尹壯圖的死罪。

會見馬戛爾尼[编辑]

和珅在會見英國特使馬戛爾尼之前,英國使團與朝廷之間就已經形成了一場有關禮儀之爭的討論,馬戛爾尼拒絕行中國的三跪九叩之禮[13][14]。他認為英國是一個獨立國家,對中國皇帝應該採用「單膝跪地,執國王之手輕吻」的英國禮[13],於是雙方展開了討論,但一直沒有什麼進展。

第一次會面是在1793年9月8日,和珅本來說會迎接特使,但整個早上都沒有到來,晚上說自己膝蓋受傷叫馬戛爾尼親自去叩見和珅並出席晚宴[13][14],馬戛爾尼在回憶錄寫道這令他十分憤怒,叫他白等了一早上,又擺出傲慢的態度接見大英的使節[13],於是說自己腿不好,不能親自見面,由副使斯當東出席晚宴,但是仍然拒絕行三跪九叩之禮。第二天,和珅堅持馬戛爾尼必須出席使節會談,於是命人把馬戛爾尼強行「請」到官邸出席會談[13],並用傲慢專橫的語氣和冷漠的態度會見馬戛爾尼[14],只請馬戛爾尼他們喝了熱奶[14]。馬戛爾尼宣讀了英王喬治三世致乾隆的信中文譯版,但和珅與在場的數十位官員無動於衷,沒有作出表示[14]

第二次會面是在9月11日,兩人再度會面,和珅這次表現得十分客氣,根據法國學者佩雷菲特所述:「馬戛爾尼裝得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那樣,表示很高興能「這樣快」就見到和珅。」[14]接著兩人互相問候各自的君主,和珅說皇上龍體安康,馬戛爾尼則說:「西方最偉大的國王(英王喬治三世)能獲悉有關東方最偉大君主(乾隆帝)的如此好的消息感到由衷高興。」[13][14]接著兩人仍然沒有討論三跪九叩的問題,和珅只說禮儀可稍為靈活,並請馬戛爾尼參加星期六的慶典。

第三次會面是在9月13日,英國使團抵達熱河避暑山莊,向和珅遞交了喬治三世的國書,並同和珅就禮儀問題再度發生爭執。最終雙方達成協議,英國作為獨立國家,只需單膝跪地,不需吻國王之手,三跪九叩問題解決。

第四次會面是在9月15日,兩人一起遊避暑山莊東園,和珅向馬戛爾尼介紹中國園林特色[14],並未談及政事。遊園完畢後,和珅問馬戛爾尼感想,馬戛爾尼說這座樂園的建立「反映了康熙的智慧。」[13][14]令和珅十分驚訝,馬戛爾尼則說中國威名遠播早有耳聞。和珅之後向乾隆上奏:「此夷不可不防。」

第五次會面是在9月17日,兩人又一起遊西園,但這次和珅避免談話,只是不斷地介紹景點。

第六次會面是在10月1日,和珅在圓明園接見馬戛爾尼兩人正式討論馬戛爾尼的七個請求,和珅全部以沒有先例為由反對[13][27],至於在舟山附近一島嶼建立居住地的請求,和珅反問馬戛爾尼:「閣下不是想建立一個國中之國吧?」為由拒絕[27][13]。最後由和珅私人贈送一批陶瓷給馬戛爾尼[13],結束了這次會面。

最後一次會面是在10月7日上午,和珅向使團交呈了乾隆帝給喬治三世的回信和回禮。下午使團離開北京前往南方。[14]

主辦千叟宴(第二次)[编辑]

嘉慶元年,為了嘉慶新登基為帝,於寧壽宮皇極殿再舉辦千叟宴,乾隆更親自召見九十歲以上的老人,並予以賞賜。是次千叟宴仍由和珅主辦。

手握重兵[编辑]

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福康安平林爽文之亂回京,和珅因推舉有功,受封忠襄伯,受賜紫韁。[2]福康安十分不滿和珅不但欲加害他,又撿了現成所以與和珅互相對抗。同年正月,越南西山朝光中帝阮惠攻打孫士毅遠佂軍,孫士毅兵敗。福康安因此被調往前線作戰。和珅在這期間又再引發朝廷巨變。

福康安前往越南前線後,和琳劾湖北按察使李天培為福康安用漕船私運木材,福康安收到消息上疏請罪。結果乾隆從寛處理,停福康安十年俸祿。[37]和琳亦因此昇為禮部侍郎。之後和琳更調往阿桂和福康安手下。兩人長期在外佂戰,朝中武官派已經無人可以對抗和珅,所以和珅大肆迫害武官派,任九門提督正白旗領滿洲都統豐台大營六萬軍隊跟隨和珅指揮。

嘉慶元年(1796年)福康安在鎮壓苗民起義時死去,和琳自領七省三十七萬大軍,鎮壓石柳鄧領導的苗民起義,兩人此時一將一相,就任乾隆朝最高的文武官職,阿桂此時雖為領班軍機大臣但是常年臥病在床,加上滿朝文武已經附屬和珅,已沒有能力阻止和珅兩兄弟掌握軍權。但是和琳在三月後圍攻平隴戰役中染病身亡,和珅失去了弟弟和可以信賴的將軍,但是和珅此時已經手握五十萬左右的大軍。與康熙時手握六十三萬軍隊的鰲拜一樣,和珅已經有能力影響愛新覺羅氏的統治。嘉慶二年(1797年),領班軍機大臣阿桂去世,武官派大多為和珅收編為手下。雖然有零星的反抗,但他們在權力下都化為了泡影。 鎮壓川楚教亂所用之將領更多為和珅手下,《清史稿》記載:「川、楚匪亂,因激變而起,將帥多倚和珅,糜餉奢侈,久無功。」

「二皇帝」[编辑]

嘉慶二年(1797年)十月,領班軍機大臣阿桂去世,朝中只剩下劉墉董誥兩個暗中反對和珅。基本上乾隆帝嘉慶帝等同傀儡皇帝。乾隆帝老態龍鍾,已經進入垂暮之年,他上朝時命令和珅站在他和嘉慶的旁邊,因為只有和珅才聽明白乾隆在說什麼。所以每天上朝滿朝文武三跪九叩後,和珅就等同攝政,滿朝文武上奏什麼,他就「聽取」乾隆說話,自己下判斷,把持朝政,因此清人都稱和珅為「二皇帝」。而坐在一旁的嘉慶沒有實權,真正握有實權的是和珅和乾隆,所以他和一些正直的大臣一樣敢怒不敢言,紫禁城成為了貪污集團的政治表演舞台。

乾隆、嘉慶兩帝的人身自由受到和珅很大的限制,因為無論是太監官女或者是親信官員都有可能是和珅派來的間諜。嘉慶侍讀吳省欽吳省蘭兄弟就是一例。

還有和珅能掌握官員的生殺大權,在朝堂上他想殺誰就殺誰。所以劉墉裝老,董誥裝傻來暪騙和珅,但是兩人仍被和珅一黨弧立。就連嘉慶也得小心行動,因為和珅曾在即位初期贈予嘉慶玉如意,所以嘉慶寫下《詠玉如意》數首,故意扔給太監小德子[27]。小德子便將《詠玉如意》獻給和珅,和珅看後即笑說:「此豎子不足與謀也!」[27]但是嘉慶仍不放心,下令和珅除了公開場合外,不需行三跪九叩之禮[27]又稱賜和珅良田美宅,奴僕婢女。就連孝淑睿皇后喜塔臘氏去世,嘉慶亦不能流露感情,七日之內嘉慶每天焚三回,就連眼淚亦沒有流。[27]和珅倒台後,嘉慶寫他當時恨不得立刻斬了和珅。

和珅權大欺主,他就連皇帝都敢欺壓,和珅自訂稅率、結黨營私,更理直氣壯,大肆搜刮百姓錢財。殺人不需償命,只需要支付罰款。朝堂上哪位官員不見了沒人會去問,亦沒人敢去問。做官員一定要效忠和珅,和珅的話等同聖旨,不可不聽。和珅寵奴劉全,派人收債打死人命,搶了人家的女兒賣為妓女,揚長而去。事後就連一點刑罰也沒有受。在當年,只要是和珅的親信,不管犯下什麼罪都可赦免。所以英國使臣馬戛爾尼於回憶錄寫:「許多中國人私下稱和珅為二皇帝」[13][10][27]

伏法[编辑]

嘉慶四年(1799年)
正月初三太上皇乾隆駕崩,和珅失去了皇權的支援。長年故作老態的劉墉突然上奏嘉慶帝和珅貪污甚巨。嘉慶帝把和珅安排為首席治喪大臣與睿親王淳穎一起辦理乾隆喪事[25],停止所有職務,令和珅不能離開宮中。同時將他的軍權沒收。同日傳安徽巡撫朱珪入京。
初四,嘉慶發出上諭:譴責在四川前線鎮壓白蓮教起義的將帥玩嬉冒功,並藉此解除福長安軍機大臣職務。[25]嘉慶命和珅與福長安晝夜守靈,不得擅離。[25]同日,削奪和珅首輔大學士、領班軍機大臣、步軍統領、九門提督等職。[25]
初五,給事中王念孫等官員上疏,彈劾和珅弄權舞弊。[25]
初六,嘉慶下令徹查。
初八,嘉慶宣布將和珅革職,逮捕入獄。同日降旨所有上奏的文件,都要直接向皇上奏報,軍機處不得再抄錄副本,各部院大臣也不得將上奏的內容事先告訴軍機大臣。並命大學士董誥和宗室睿親王淳穎、定親王綿恩、儀親王永璇、慶郡王永璘等分別代和珅職並將和珅、福長安的職務革除,下刑部大獄。
初十,嘉慶御批“實力查辦以副委任”,清查和珅一案。
正月十一,嘉慶帝下旨抄家。
正月十二,劉墉用反間計將和珅的犯罪集團收為己用。
正月十三,抄家完畢,同晚公布和珅的二十條大罪,抄得白銀八億至十一億兩。當時清廷每年的稅收,不過七千萬兩。和珅所匿藏的财产相等於當時清政府十五年收入。時人稱「和珅跌倒,嘉慶吃飽」。
正月十四,嘉慶說:「朕若不除和珅,天下人只知有和珅而不知有朕。」下令判和珅死刑
正月十五固倫和孝公主和劉墉建議,和珅雖然罪大惡極,但是畢竟擔任過先朝的大臣,應改賜和珅獄中自盡。
正月十七,廷議凌遲
正月十八,嘉慶最後賜和珅在自己家以一條白綾自盡。[25][27]其長子豐紳殷德因娶乾隆帝第十女固倫和孝公主,得免連坐[27]
正月十九,為防止有人借和珅案進行報復,劉墉向嘉慶帝建言應避免案件擴大,妥善做好善後事宜。
結果,在處死和珅的第二天,嘉慶帝發佈上諭說“朕所以重治和珅之罪者,實為其貽誤軍國重務。”,申明和珅一案已經辦結,不大規模地牽連百官,以安朝臣之心。[10]


  • 和珅下獄時作了絕命詩一首
夜色月如水,嗟而困不伸。

百年原是梦,卅载枉费神。
暗室难换算,墙高不见春。
星辰环冷月,缧绁泣孤臣。
对景伤前事,怀才误此身。

余生料无几,空负九重仁。
  • 和珅絕命詩翻譯成現在的文字就是:[38]
寒夜的月光慘淡似水,我和珅躺在牢房中輾轉不能入睡。

原以為能夠留名青史,看來我的願望不能夠實現了,人生不過是一場夢;
30年的功名和辛苦真的成了過眼的煙雲。我的智慧和治國謀略在這黑暗的囚室裡已經派不上用場,因為那高高的圍牆擋住了春天的陽光。
星星環繞在冰冷的月光四周,我陷身在監牢裡孤獨地垂泣:先皇啊,您為什麼棄我而去,留下我在此被侮辱。
回想起往昔的輝煌,怎麼教孤臣我不百感交集;面對眼前的現實,我是越發的傷心是,看來,正是我的出色才華被您欣賞,才害我有今天。

我知道自己活著的時光已經沒有幾天了,我最難過的是辜負了先皇您對我的厚恩。



和珅二十大罪[2][10][39][25][40][编辑]

一、朕於乾隆六十年九月初三日,蒙皇考冊封皇太子,尚未宣布諭旨,而和珅于初二日即在朕前先遞如意,漏洩機密,居然以擁戴為功,其大罪一。
二、上年正月,皇考在圓明園召見和珅,伊竟騎馬直進左門,過正大光明殿,至壽山口,無父無君,莫此為甚,其大罪二。
三、又因腿疾,乘坐椅轎抬入大內,肩輿出入神武門,眾目共睹,毫無忌憚,其大罪三。
四、並將出宮女子娶為次妻,罔顧廉恥,其大罪四。
五、自剿辦教匪以來,皇考盼望軍書,刻縈宵旰,乃和珅於各路軍營遞到奏報,任意延擱,有心欺瞞,以至軍務日久未竣,其大罪五。
六、皇考聖躬不豫時,和珅毫無憂戚,每進見後,出向外廷人員敘說,談笑如常,其大罪六。
七、昨冬皇考力疾披章,批諭字畫,閒有未真之處,和珅膽敢稱不如撕去,另行擬旨,其大罪七。
八、前奉皇考諭旨,令伊管吏部、刑部事務,嗣因軍需銷算,伊系熟手,是以又諭令兼理戶部題奏報銷事件,伊竟將戶部事務一手把持,變更成例,不許部臣參議一字,其大罪八。
九、上年十二月,奎舒奏報循化、貴德二廳,賊番聚眾千餘,搶奪達賴喇嘛商人牛只,殺傷二命,在青海肆劫一案,和珅竟將原奏駁回,隱匿不辦,全不以邊務為事,其大罪九。
十、皇考升遐後,朕諭令蒙古王公未出痘者,不必來京。和珅不遵諭旨,令已未出痘者俱不必來京,全不顧國家撫綏外藩之意,其居心實不可問,其大罪十。
十一、大学士苏凌阿,两耳重听,衰迈难堪,因系伊弟和琳姻亲,竟隐匿不奏,侍郎吴省兰、李潢,太仆卿李光云,皆曾在伊家教读,并保列卿阶,兼任学政,其大罪十一。
十二、军机处记名人员,和珅任意撤去,种种专擅,不可枚举,其大罪十二。
十三、昨将和珅家产查抄,所盖楠木房屋,僭侈逾制,其多宝阁,及隔段式样,皆仿照宁寿宫制度,其园寓点缀,与圆明园蓬岛瑶台无异,不知是何肺肠,其大罪十三。
十四、蓟州坟茔,设立享殿,开置隧道,附近居民有摵土陻之称,其大罪十四。
十五、家内所藏珍宝,内珍珠手串,竟有二百余串,较之大内多至数倍,并有大珠,较御用冠顶尤大,其大罪十五。
十六、又宝石顶并非伊应戴之物,所藏真宝石顶有数十余个,而整块大宝石不计其数,且有内府所无者,其大罪十六。
十七、家内银两及衣服等件,数逾千万,其大罪十七。
十八、且有夹墙藏金二万六千余两,私库藏金六千余两,地窖内并有埋藏银两百余万,其大罪十八。
十九、附近通州、蓟州地方,均有当铺钱店,查计资本,又不下十余万,以首辅大臣,下与小民争利,其大罪十九。
二十、伊家人刘全,不过下贱家奴,而查抄赀产,竟至二十余万,并有大珠及珍珠手串,若非纵令需索,何得如此丰饶?

個人[编辑]

為人奢侈[编辑]

恭王府大門(即原和珅府邸)

和珅府邸十分奢華,可比皇家庭園。和珅倒台後,府邸的一半被赐给愛新覺羅·永璘[10],後再賜與奕訢成为人们现在所熟悉的恭王府[10][27]

其府邸是為了迎接固倫和孝公主而建,清代娶公主不叫娶公主,而是叫「尚」公主,所以公主「下嫁」時府邸必須裝潢一番。乾隆便撥什剎海一地予和珅建府,不過和珅用楠木建屋及仿照寧壽宮和圓明園制造,那就逾制了。[10]

和珅的生活十分奢侈,家中常吃山珍海味,滿漢全席[27]伍秉鑒曾在少年時隨其父伍國瑩到和府,他看到和珅服用珍珠末,用黃金器具等奢侈行為。

文學造詣[编辑]

和珅一生讀書甚多,清史評傳載和珅喜讀《三國演義》和《春秋》,精通四書五經,他早年對朱熹的理念十分認同。雖然後來信奉現實主義,不過閒時亦愛與文人墨客一聚。而且四大名著之一的《紅樓夢》(《石頭記》),也是因為和珅才保留了下來。[10]他常常與乾隆帝一起作詩,和珅對乾隆所作詩詞的風格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和珅為了迎合乾隆,下功夫學詩、寫詩,並造詣很深。他偶爾會在乾隆面前表現一下自己對詩文的研究,甚至閒暇的時候以“騷人”自居。與和珅同時代的錢泳曾評價他的詩說:他的詩偶有佳句,很通詩律[來源請求]。和珅的詩合乎乾隆的審美趣味,乾隆很多時候就命和珅即景賦詩,以代替自己親為了。在和珅的詩集《嘉樂堂詩集》中就有很多首是奉乾隆帝的命令所為,現在北京故宮重華宮內屏風上的詩文是乾隆書寫[10],而掛在故宮崇敬殿的御制詩匾,據考證就是由和珅代筆的[10]。從中可以看出和珅書法之造詣。

商業才能[编辑]

他擔任的職位很多,重要的有抓崇文門關稅內務府庫(皇上自己的錢庫)、國庫[10]。剛剛上任的時候,國庫、內務府庫空虛得很,又得花錢辦事,如修《四庫全書》、用兵、修園林、修皇陵、修河、救災等。和珅利用自己能力,在短短幾年裏,就把空虛得很的內務府庫轉虧為盈,得到的錢主要用來辦國事和讓皇上去花。他雖然貪污,但他确实善于理财。前幾任戶部尚書都因辦不到,而被罷職。和珅的理財能力在要花錢修《四庫全書》時充分表現出來[10]。 他將土地在低價時大幅度購入,在高價時拋售。例如蘇四十三起義時,和珅便以「押地」的方式來取得土地,具體是地主向和珅典當土地,和珅便以十分之二的價錢取得土地。

教子有方[编辑]

和珅對兒子豐紳殷德管教得十分嚴格,即使豐紳殷德生於大富之家亦不許豐紳殷德揮霍金錢,更要豐紳殷德習武和學習算術,並讓豐紳殷德堂兄豐紳宜綿與其對打。以及禁止豐紳殷德受賄,豐紳殷德有一次收下了一箱兩淮鹽政征瑞送的珠寶,和珅後發現馬上把豐紳殷德綁起來打,並罵豐紳殷德:「汝豈知此詭譎之事?吾陷於此數載,見盡浮沉,汝必戒之!戒之!」,可見和珅不想兒子學貪污之術。 豐紳殷德對作詩甚有研究,有著作《延禧堂詩鈔》流傳後世。和珅專注培養豐紳殷德的社交能力,而且豐紳殷德為人溫柔善良,平易近人,與其父和珅相反,因此受到各人歡迎。所以和珅政敵朱珪劉墉也常跟豐紳殷德來往,和珅亦並未阻止。直到和珅倒台,豐紳殷德前往蒙古烏里雅蘇台時,也與當地牧民關係良好。

善伺乾隆[编辑]

和珅以善於伺候乾隆帝為人所共知,史書載:「高宗若有咳唾,和珅以溺器進之。」[41]和珅擅政二十餘年,升遷四十七次,權傾朝野,百官爭相諂附。公然勒索納賄,又排斥異己,致使吏治敗壞,官場充斥小人。和珅生前曾经兼任六十余重要官职,可见乾隆对他的信任。[10]

宗教信仰[编辑]

乾隆帝崇奉佛教中的藏传佛教,於是和珅也崇奉藏传佛教。[10]

影響[编辑]

和珅的家產過於龐大,甚至足以還清清朝末期所有重大對外戰爭賠款:

戰役 條約 賠款
1 第一次鴉片戰爭 南京條約 折合銀三百萬兩
2 第二次鴉片戰爭 北京條約》和《天津條約 共計銀八百萬兩
3 甲午戰爭 馬關條約 共計銀二億兩
4 八國聯軍 辛丑條約 共計銀四億五千萬兩
總值 總值銀六億六千一百萬兩

而和珅的家財比這天文數字的賠款還要多(甚至相當於清朝國庫15-20年的收入,即105-140億兩),以和珅一人之力足以還清,可見和珅之影響力。

貪污制度[编辑]

和珅府邸的藏宝楼

和珅當年發明並實行議罪銀制度,令貪污官員被揭發後仍然不需要判處死刑,只需要罰款,造成乾隆一朝百官齊貪的現象。以致清代流行一句:「一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中國官員雖在清朝之前已經多有貪腐,但在和珅主政年間達到高峰,連乾隆帝也承認:「各省督撫中廉潔自愛者,不過十之二三。」[42]當年不貪污反而難以生存,因為一般官員年俸只有幾十兩[43],經不起揮霍,當時婚喪嫁娶都需要一百兩以上。萬一薪金不足以糊口時,他們只好自行解決,又有和珅在撐腰,可以理直氣壯,大肆搜刮民財。

雍正年間,曾經提出名為養廉銀的制度解決以上問題,但和珅反利用養廉銀,稱必須要增加養廉銀以追上當年因白蓮教起義造成的惡性通貨膨脹,所以和珅養廉銀高達十多萬兩,而年俸只有一百七十兩。

和珅倒台後,和珅發明的議罪銀制度被嘉慶廢止,嘉慶帝下令不許再增加養廉銀,同時廢除和珅全部有利於貪污的制度,但是效用不大,終嘉慶一朝,貪污問題不僅沒有解決,反倒更加嚴重。而和珅的貪污制度並未全部廢除。

中衰之因[编辑]

正是因為和珅令貪污制度合法化,官員一同貪污,加速清王朝衰亡。根據高震東所撰之中華歷史歌訣中提到:「和珅亂政肇中衰,嘉道咸同國事衰。」和珅隨意干預朝政,修改稅率。社會經濟追不上通貨膨脹的速度,人們紛紛餓死。白蓮教起義更令社會諸多矛盾一次性爆發,導致和珅死後清朝立即進入了嘉道中衰

家族[编辑]

就家庭來看,和珅出身武將世家,而且有滿蒙血統,高祖父鈕祜祿·尼雅哈納更是清朝開國元勳,與後金開國五大臣之一的額亦都為堂兄弟。[44]可見其滿洲貴族血統。清鎮武將軍鑲白旗蒙古都統伍彌泰是其外祖父,其父又是掌管福建地區軍事的第二號人物,所以和珅幼年的生活十分富足。[27]和珅本來可以與其他八旗子弟一樣玩樂人生,但常保的猝死卻徹底地粉碎了他和弟弟和琳的美好童年,令他年紀輕輕已經備受磨練。後來直隸總督馮英廉將孫女馮氏嫁與和珅,和珅和馮氏十分恩愛,馮氏的智慧和性格令和珅難捨難離,所以和珅與馮氏結婚二十九年間,和珅從未冷落馮氏。[27]乾隆四十年(1775年)正月十九日長子豐紳殷德出生。[27]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七月,和珅和弟弟和琳搬出居住了三十年的驢肉胡同。[27]和珅搬到現今恭王府,和琳則搬到朝陽門附近,兩兄弟正式分家。但時常仍有往來。和珅於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生次子,但早夭,姓名至今己不可考[27]

祖先[编辑]

父親[编辑]

福建副都统常保

弟弟[编辑]

清一等忠勇公和琳

[编辑]

嫡妻[编辑]

馮氏,原名馮霽雯,直隸總督馮英廉之孫女,是和珅一生中最親近的人。相當聰明,而且為人剛毅堅強,溫和有禮,和珅官職卑微時她每天在廚房工作,晚上則服侍和珅左右,給他無微不至的關懷 。她尤其是手工活好,飯菜做得可口到令和珅讚不絕口 。馮氏人脈廣,情報多。成為和珅的賢內助

她在和珅未發跡時經常戲弄和珅,有說有笑,兩口子異常恩愛,而且和珅迎娶馮氏的時候,他還是一個破落家族中的咸安官官學生員,而馮氏是滿清正白旗馮佳氏之女,其祖父英廉多年出任戶部尚書總管內務府大臣,掌管國家財政和負責宮廷事務,深受乾隆皇帝的信任。英廉將獨生孫女嫁給了和珅,更為他提供仕途發展的機會。馮霽雯出身名門,琴棋書畫無一不精,進入和府後,願意為和珅做僕人,為他洗衣做飯,所以和珅十分喜愛馮氏。

和珅發跡後,和珅對這位「有所取無所歸」的糟糠之妻十分敬重,但馮氏知道和珅「性好色」[39],馮氏深諳夫妻相處之道,知道和珅不可能永遠忠於馮氏,所以請和珅多立妾侍,和珅多次拒絕,但馮氏堅持和珅多納妾,和珅才納妾。而且不介意多女同侍一夫,更與二夫人長氏同住一室,晚上侍奉和珅左右,馮氏用精明幹練的手段,停止了妻妾之間爭風吃醋等行為。幫和珅把家庭治得井然有序。馮氏為人手段精明幹練,軟硬兼施,這令和珅在馮氏面前從來不敢橫行無忌,為所欲為。(但事實上,和珅一生甚少有不忠於馮氏之行為,而且就好色而論,和珅亦並非好色之徒,因為他一生都不太近女色,《和珅秘傳》載其近金銀多於女色。)[39]

馮氏為人厚道,簡樸,下至奴僕,上至和珅都敬佩馮氏,與馮氏友好。所以自從馮氏患病後,和珅府中上下都憂心不已,和珅廣尋名醫,聲言只要能治好馮氏之病,便打賞五十萬白銀(當年每月二十兩已算是生活優越),和珅整整三個月都不上朝,在家中照顧馮氏,嘉慶三年八月十五中秋佳節馮氏病故。享年四十七,和珅悲痛欲绝,幸虧二夫人長氏勸止,當晚做詩六首悼念馮氏[45]

馮氏與和珅有兩子,長子豐紳殷德生於乾隆四十年(1775年),次子生於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早夭,姓名至今己不可考。

馮氏是電視連續劇《夢斷紫禁城》中馮月瑤的原型,但是真實的馮氏並非深居簡出,更沒有出家

次妻[编辑]

長氏,相府中人稱二奶奶、二夫人,對和珅十分溫柔,二十歲嫁給和珅時,相貌可愛,且善寫詩。曾經在慎親王府做婢女。長氏絕對忠於和珅,時常攜帶着一把匕首,曾對和珅發誓如受到污辱必定以此刃絕命。與嫡妻馮氏同住一室且關係良好,而且兩人剛柔並濟,互相融洽,可說是有相當程度賢內助的功能支持着和珅。馮氏去世後被和珅扶正為妻。和珅倒台後,遵照和珅遺言,沒有追隨和珅而去。而是和豐紳殷德一家一起生活,嘉慶十二年去世,享年五十二。長氏與和珅有二女,長女嫁給永鋆貝勒(淳度親王允祐孫)為側福晉,還有一位女兒是和珅妾侍豆蔻所生。

  • 電視連續劇《夢斷紫禁城》中長二姑的原型,但性格剛好相反。

[编辑]

家系[编辑]

恪仁北上東三省以逃離八國聯軍之役,和家從此沒落為一般百姓,恪仁之後代難以考證。現在只可以知道和英琦為和珅後代,他今在哈爾濱向南60公里,黑龍江五常市拉林鎮雙橋子村生活[來源請求]。(以下族譜系表,藍色為宗系,綠色為支系,粉色為姻系)

鄂羅爾善
鑲白旗漢軍都統
伍彌泰
鎮武將軍
鑲白旗蒙古都統
常保
福建副都統
伍彌氏
乾隆帝
和珅
馮霽雯
直隸總督馮英廉孫女
和琳
一等忠勇公
蘇凌阿之女
固倫和孝公主
豐紳殷德
三等孝愍公
女兒三人
女兒二人
豐紳宜綿
喜塔臘氏
福恩
三等輕車都尉
福祥
銘恩
文生員
銘祥
三等輕車都尉
銘恪
允鈞
江蘇道台
允雍
三等輕車都尉
承璟
江蘇鹽政
恪仁
廣安門提督
和英琦

評價[编辑]

提拔和珅的乾隆帝稱和珅為國之能臣,而且論管理財政能力,則為滿朝文武皆無人可比:「滿朝文武皆無人可比和愛卿。」乾隆帝對和珅的能力有高度的評價,在晚年時更稱和珅為:「精明敏捷,舉止潇灑,談笑風生,交接從容自若,事無巨細,一言而辦。實乃大清之棟樑。」[27]

英国使臣馬戛爾尼在其回忆录中數次称贊和珅,並称和珅为「中国首相」,称赞其是「成熟的政治家」。[13]

岳丈馮英廉稱和珅:「機敏且善察言觀色」及「相貌白杳而英俊,少有大志,他日前途不可估量。」[2]

與和珅一樣同為大清王朝億萬富豪伍秉鑒曾評:「和相為人窮奢極侈,以珠佐食,家中又以黃金為器。吾日進萬兩,仍不能望其項背。」[46]

軍機大臣阿桂稱和珅:「此欺上瞞下之輩,吾早晚必為國除之!」[2]

對和珅感到不滿的軍機大臣于敏中:「此人奸險古來稀,吾欲除之而後快。惟其善測上意,寵冠諸臣,難以除之。」[47]

薛福成:「性貪黷無厭,徵求貨財,皇皇如不及。督撫司道畏其傾陷,不得不輦貨權門,結為奧援。」 [40]

和珅的敵人和老師朱珪在和珅去世後評:「珅早年好學,唯其為官後日漸貪婪,後手握權柄,挾百官於朝廷。不顧師生之誼,陷吾於不義,幸皇上(嘉慶帝)力保,吾始免一死,臣朱珪必肝腦塗地以報皇上。」「今珅已歿,吾惜其才致其入歧途。吾本欲與其一同為皇上效力,惜珅先吾而去,令吾感歎。」[27]

所闻录》载:「清乾隆时,和珅当国,权倾一世」,「结党营私,道路侧目,朝士莫敢撄其锋者。」[48]

吳熊光:「凡懷不軌者,必收人心,和珅則滿、漢幾無歸附者,即使中懷不軌,誰肯從之?」和珅對各級官員敲詐勒索,而且只將大部分利益集中在少數親信上,以高壓政策壓迫下層官員,致使和珅迅速倒台。[2]

逸事[编辑]

拍馬屁[编辑]

和珅長期做馬車運輸生意,故此家中有不少馬。在和珅和紀曉嵐一起編四庫全書時,兩人關係十分好,故和珅請紀曉嵐前往他家晚餐,兩人打算騎馬回城,故和珅把馬借給紀曉嵐騎,自己騎另一匹。正當和珅打算上馬時,那馬向他放了一屁,嗆咳了和珅,素來喜歡侮弄人的紀曉嵐就笑曰:「怕(「怕」與「拍」讀音相似)馬屁!拍馬屁!」但他還是幫助和珅上了馬。後來紀曉嵐記下此事。電視劇《铁齿铜牙纪晓岚2》中亦有類似情景。[49]

頑石[编辑]

有「岳青天」之稱的江蘇巡撫岳起以清廉自居,絕不貪污,甚至連炭敬與冰敬火耗等額外收入都不要,再加上性格十分倔強,被和珅笑稱為頑石。和珅大壽時,曾向岳起索討禮物,岳起以錦盒裝一堅石送給和珅,和珅收到後大叫:「頑石!頑石!」,當岳起從友人盈州知府王世瑜處聽聞和珅反應如此大時笑而不語。[50]

和珅飯莊[编辑]

2009年12月15日,重慶一家位於南坪回龍路山水長天街83號的餐館被老闆命名為和珅飯莊「沾財氣」,因為招牌和燈箱太過顯眼,被當地工商局人員看見。於是他們去詢問這家賣土雞、土狗的飯莊老闆。老闆說和珅是大貪官,在位時富可敵國,取這個名字也是想沾沾他的財氣,工商局人員指他违反《廣告法》第三條:「廣告應當真實、合法,符合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要求」,於是將飯莊招牌和燈箱拆除。[51][52]

紀晓岚题字[编辑]

传说和珅新修了一所府第,请著名學者纪晓岚题一匾额。纪晓岚先不愿意,但想想后决定答应,遂提笔给他题了“竹苞”二字。和珅以为是“竹苞松茂”之意,便高兴地把它悬在正厅。一次乾隆帝前来参观,见到此匾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和珅在一旁陪着笑,谁料乾隆帝说道:“好一个纪晓岚!卿被他捉弄了。把‘竹苞’二字拆开来,不就变成‘个个草包’四个字吗?”和珅听后才明白纪晓岚是说他全家都是草包,遂气个半死,便想报复纪晓岚。

影視形象[编辑]

飾演和珅最知名的演員当属王剛。从1994年《宰相劉羅鍋》開始,截至2009年,王剛演了15年的和珅,各種戲加一起一共有320集。

注釋[编辑]

  1. ^ 梁章鉅《歸田瑣記》第5卷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清史稿·列傳一百六》
  3. ^ 来源:《抚顺日报》;作者:康喜鹏. 和珅祖籍:清原英额门. 《抚顺日报》数字版>2008年06月13日>第07版:记忆. 2008年6月13日 [2008年6月13日] (简体中文). 
  4. ^ 来源:《辽沈晚报》;编辑:徐硕. 英额门镇:和珅故里的边门风情. 北国网>辽宁新闻2013. 2015年5月15日 [2014年5月15日] (简体中文). 
  5. ^ 意为「綢緞邊」
  6. ^ 乾隆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嘉慶四年正月十八日
  7. ^ 满语原意为「狼」
  8. ^ 清人室名別稱字號索引下冊
  9. ^ 有著作嘉樂堂詩集一本
  10.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10.08 10.09 10.10 10.11 10.12 10.13 10.14 10.15 10.16 10.17 10.18 10.19 10.20 10.21 10.22 10.23 10.24 10.25 10.26 10.27 10.28 10.29 10.30 10.31 10.32 10.33 10.34 紀連海著《歷史上的和珅》
  11. ^ 人類之最
  12. ^ 《外夷來華記》載,五十八年,英吉利(英國)、博爾都噶爾(葡萄牙)、佛朗機(西班牙)與和蘭(荷蘭)各遣貢使朝貢,上命大學士和珅主事,和珅於熱河會各貢使,與各貢使暢談甚歡。
  13. ^ 13.00 13.01 13.02 13.03 13.04 13.05 13.06 13.07 13.08 13.09 13.10 13.11 13.12 見馬戛爾尼回憶錄中文版
  14. ^ 14.00 14.01 14.02 14.03 14.04 14.05 14.06 14.07 14.08 14.09 14.10 佩雷菲特《停滯的帝國︰兩個世界的撞擊》
  15. ^ 見《朝聞記》
  16. ^ 記載於《南國錄》
  17. ^ 記載於《所闻录》、《集思記》、《庸庵筆記》、《清朝野史大观》
  18. ^ 亂世達觀:廉政教育無限商機 - 太陽報
  19. ^ 《贪污之王:和珅秘史》馮佐哲著
  20. ^ 刘灿梁《和珅的处世绝招》
  21. ^ 刘灿梁《和珅的处世绝招》優酷視頻版
  22. ^ 劉墉只敢在國泰案正面對抗和珅,之後轉為暗中活動
  23. ^ 《南溪筆錄》記載,高宗春秋高,諸事委與珅,惟劉文清公墉故作老態,暗中行事。珅雖厭公,但仍忌之而不能去
  24. ^ 《大清歷朝實錄》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25.8 25.9 《清史稿·本紀十六·仁宗本紀》
  26. ^ 沤矶钓叟《查抄和珅家产清单》,转引郑天挺《清史简述》
  27. ^ 27.00 27.01 27.02 27.03 27.04 27.05 27.06 27.07 27.08 27.09 27.10 27.11 27.12 27.13 27.14 27.15 27.16 27.17 27.18 27.19 27.20 27.21 27.22 27.23 27.24 27.25 27.26 27.27 27.28 27.29 27.30 27.31 27.32 27.33 王輝盛珂著. 《第一貪官和珅傳奇》
  28. ^ 28.0 28.1 28.2 《清史稿·列傳一百十》
  29. ^ 記載於《本事記》與《迆亭雜錄》與鄭碩昭《中國集中營》
  30. ^ 清史稿·列傳一百五·阿迪斯
  31. ^ 清史稿·列傳一百五·阿桂
  32. ^ 遂問堂筆記
  33. ^ 故此才有紈絝子弟無才亦成功中舉的現象。
  34. ^ 徐文苑。中國飲食文化概論。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5年。ISBN 7-810823-70-1
  35. ^ 35.0 35.1 35.2 《清史稿·曹錫寶傳》
  36. ^ 清史稿》(卷109)
  37. ^ 《清史稿·列傳一百十七》
  38. ^ http://books.sina.com/bg/sinablog/city/20081010/022812681.html 和珅的絕命詩隱藏了什麼秘密
  39. ^ 39.0 39.1 39.2 記載於《和珅秘傳》家庭
  40. ^ 40.0 40.1 記載於 薜福成《庸庵筆記》
  41. ^ 記載於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下编卷
  42. ^ 《乾隆起居注》六十年八月
  43. ^ 何刚德《客商谒谈》
  44. ^ 《八旗滿洲氏族通譜》
  45. ^ 記載於《和珅傳奇》 馮氏
  46. ^ 記載於《伍聞》(清代丛书),廣東古籍
  47. ^ 于敏中著《臨池紀略》
  48. ^ 記載於《所闻录》(清代野史丛书),北京古籍
  49. ^ 紀文達公遺集
  50. ^ 岳起自傳《茅堂雜錄》
  51. ^ 視頻:飯店取名"和珅飯庄"賣土雞 老板稱想沾財氣-人民電視-人民網
  52. ^ 2009年12月16日重慶晨报

延伸閱讀[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 清代梁章鉅; 于亦時. 歸田瑣記. 台北木鐸出版社. 1982年 (中文(繁體)‎). 
  • 王輝盛珂. 《第一貪官和珅傳奇》. 廣達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005年. ISBN 957-713-283-9 (中文(繁體)‎). 
  • 趙爾巽主編. 《清史稿・列傳一百六・於敏中和珅弟和琳蘇凌阿》. 民國十七年 (中文(繁體)‎). 
  • 吴晗. 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 
  • 薛福成. 《庸庵筆記》 (中文(繁體)‎). 
  • 佚名. 《所闻录》 (中文(繁體)‎). 
  • 佩雷菲特; 王國卿等 譯. 停滯的帝國︰兩個世界的撞擊. 台北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1993年 (中文(繁體)‎). 
  • 葉赫那拉.圖鴻. 《巨貪奸相和珅全傳》. 中国人事出版社. 1996年. ISBN 780-076-910-0 (中文(繁體)‎). 
  • 馮佐哲著,《和珅其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ISBN 978-7-5004-6899-8
  • 馮佐哲. 《和珅評傳》. 中國青年出版社. 1998年 (中文(繁體)‎). 
  • 李景屏. 《和珅:正史与戏说》. 农村读物出版社. 2002年 (中文(简体)‎). 
  • 兴华. 《和珅秘传》.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09年. ISBN 9787501317400 (中文(简体)‎). 
  • 东野君. 《和珅老狐狸处世之道》.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2001年. ISBN 720-705-806-3 (中文(简体)‎). 


官衔
前任:
英廉
清朝戶部尚書
乾隆四十五年三月辛丑-乾隆四十九年七月癸酉
(1780年4月26日-1784年9月4日)
繼任:
福康安
前任:
伍彌泰
清朝吏部尚書
乾隆五十一年閏七月乙未-乾隆五十七年八月癸酉
(1784年9月4日-1786年9月16日)
繼任:
福康安
前任:
梁國治
清朝文華殿大學士
乾隆五十一年五月丙子-乾隆五十七年正月庚寅
(1786年7月4日-1792年3月10日)
繼任:
王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