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路亚大合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哈利路亞”是韓德爾的神劇《弥赛亚》中的一首選段,被編排於第二部份的最後一首曲。根據欽定版本,本曲為第44首。“哈利路亞”是全首《彌賽亞》中最廣為人知的一段,而“哈利路亞”(Hallelujah)是“讚美耶和華”的意思(耶和華是聖經上永生上帝的名字),是基督徒當讚美上帝)時所用的歡呼语。

歌詞[编辑]

選自聖經新約啟示錄第11章及第19章,選段經文均是描述當耶穌再來時的景像。

英文 中文
Revelation 19:6 啟示錄 19:6
Alleluia: for the Lord God omnipotent reigneth. 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 神、全能者、作王了。
Revelation 11:15 啟示錄 11:15
The Kingdoms of this world are become the kingdoms of our Lord and of His Christ; and He shall reign for ever and ever. 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Revelation 19:16 啟示錄 19:16
KING OF KINGS AND LORD OF LORDS. 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樂曲特點和分析[编辑]

本曲以D大調譜成,共有94個小節。

小節 結構
1-3 器樂前奏
4-7
8-11
回應器樂主題,首次出現「哈利路亞」節奏動機
12-16
17-21
第一主題出現,樂句結尾加入「哈利路亞」節奏動機
22-32 第一主題及節奏動機互相在聲部間交錯,並以變格終止式結束
32-33 過場
33-41 以下行級進為骨幹的第二主題
41-51 賦格段落,以六度音程跳進及其下行旋律組成
51-66 動機節奏主導,配上女聲的宣告句「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66-69 不完全終止式結束上一段落,並作為下一段的過場
69-74 賦格段落重覝,新的和聲對位
74-78 第二次宣告句
78-88 終結段,第一及第二主題重現
88-92 節奏動機延續終結段
92-94 以變格終止式唱出最後的「哈利路亞」

站立傳統[编辑]

“哈利路亞”另一個為人所熟識的事(也是不成文的傳統),是每當奏起此曲時,在場聽眾都會自動的站立。據聞這樣的舉動是出自1743年3月在英國的首演時,國王喬治二世在聽到“哈利路亞”一段時突然間站立,其他人見到國皇站立,也隨即跟著一同站立,[1]傳統便因此而起。至於當時喬治二世站立的原因,長久以來衍生出各式各樣的解讀,較常的包括有:

  • 喬治二世被音樂那份震憾所感動,因而站立;
  • 喬治二世對基督教信仰中耶穌復活的內容表示尊重,因而起立作致敬;
  • 喬治二世聽到樂曲中有小號定音鼓的聲音,出於好奇而站起來想看清楚演奏者而已。由於小號除了在第一部份的“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第17首)中使用過外,一直都沒有使用;定音鼓更是全曲中首次使用,因而引起了喬治二世的注意,而旁邊的人,基於對國皇要尊重的禮儀,見到他站來時便不敢坐下,盼盼起立。

但經過學者多年來的研究,發覺現時所保存和掌握的資料,皆不能證明喬治二世當日真的有出席過這場音樂會,而有最直接提及國王站立聽“哈利路亞”的講法,要等到1780年的一封個人書信中,以覆述的方式提及過喬治二世這個行為;[1]由於並非第一身經歷,且經年已久,真偽與否難以判斷。而於1750年代另外的個人的書信中,亦略有提及過觀眾在聽《彌賽亞》時.於部份合唱曲目中有站立,但是否包括是“哈利路亞”亦無法得知。不過這個“慣例”就無意間被留傳下來。

為聖詩《奇異恩典》創作歌詞的牧師約翰·牛頓於1784年的一篇講道中,借聽到《彌賽亞》“哈利路亞”時站立的行為,有這麼的說法:

「……(這個行為)只是代表在這個開明年代,人們假裝地表示喜歡這首音樂,還是真心的相信全能的上帝能真正掌管大能?……」[1]

他所指的,是如果以聽“哈利路亞”時站立純綷只是因為一種「趕潮流」,人做我亦做的態度,但在個人的信仰歷程中沒有領悟出基督再臨時的準備和喜悅,這樣的信仰基礎其實是非常薄弱,很容易就會被罪惡所擊倒。

從牛頓所帶出的反思,可以套用於現今在聽“哈利路亞”時是否應該站立,道理也是一樣。站立是對基督教復活概念的一種認同感,而如果沒有相關宗教信仰概念或領會時,選擇不站立亦是可接受的做法。

參看[编辑]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1]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Rise and say "Hallelujah"。寫於2009年12月19日,2013年3月31日查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