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纳

唐纳(1914年-1988年),原名马季良,又名马骥良,中国江苏省苏州人。演员,毛泽东的妻子江青的前夫。唐纳是马与佘其越(史枚)合用的笔名。有资料显示,唐納可能是中共地下党员。[1]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马季良早年在苏州私立树德中学上初中,江苏省立苏州中学(也就是今天的苏州一中)上高中。有资料显示,他秘密加入“C·Y”共青团。1932年由于中共苏州地下党遭重大破坏,他来到上海入读上海圣约翰大学,开始发表影评,加入夏衍影评人小组。他由于弟弟在中国企业银行工作的缘故结识夏其言,夏其言建议他收留中共地下党员佘其越。佘其越署名唐纳撰写文章,由马季良送交发表。马季良也撰写文章,与其使用同一笔名唐納。后他们的文章被上海《申报》的“电影专刊”、《新闻报》的“艺海”、《中华日报》的“银座”、《大晚报》的“剪影”等影剧专栏采用。“唐纳”与《申报》的石凌鹤并称“影评两雄”,有“一字之褒,荣于华衮;一字之贬,严如斧钺”之誉。后来佘其越另选笔名“史枚”,马季良开始独立使用“唐纳”。1934年秋,唐纳进入上海艺华电影公司任编剧。1935年加入电通影业公司,担任编剧和演员,并主编《电影画报》。[2]

与蓝萍的关系[编辑]

1935年春,蓝萍在上海金城大戏院公演易卜生名剧《娜拉》,唐纳撰写推荐文章,称赞她是“一颗耀眼的新星”,蓝苹因此开始与其发展感情关系。唐纳将蓝苹拉进电通影业公司,后由同事转为同居关系。[2]1936年4月,赵丹叶露茜顾而已杜小鹃约唐纳和蓝萍一起到杭州旅行结婚。三对新人在西子湖六和塔前请沈钧儒大律师为证婚人,郑君里为司仪。[1]5月,唐纳携蓝萍回苏州家中住了一段时间。回到上海后婚后二人开始争吵。[2]5月底蓝萍回济南探望母亲,自称“不要难过,6月10日我就回来!”,后寄信给唐納称自己脑膜炎身亡。6月25日赵丹与郑君里送唐纳上火车到济南,得知蓝萍已走。唐纳回程自杀未遂。[2]蓝萍回到唐納身边不久,爱上著名话剧导演章泯,1937年蓝苹与导演章泯同居,并登报宣布与唐纳分手。二人离婚后唐纳再次跳江自杀未遂。当年陶行知曾作诗相规劝,希望他正视现实,为国事好好活下去。8月淞沪会战爆发,唐纳担任《大公报》的战地记者,奔走于东部战场。蓝萍奔赴延安

蓝萍后的国内情况[编辑]

唐纳则在1937年底前往武汉,再转到重庆。在赵丹介绍下,结识时年18岁的女演员陈璐,二人闪电结婚。当时陈璐并不知道唐纳的中共党员政治身份。1938年10月唐纳与陈璐经越南河内到达香港。在香港住了一个多月后又乘船返回上海,住在法租界海格路(今天的华山路)、江苏路口。唐纳用笔名“蒋旗”发表多幕话剧《陈圆圆》,《生路》等。1940年5月1日陈璐生下儿子马均实。后来唐纳在重庆与演员康健同居,不久分手。[1]

抗战胜利后,唐纳回到上海应《文汇报》总经理严宝礼和总主笔徐铸成的邀请进入《文汇报》担任副总编。1947年8月唐纳在美国总统特使魏德迈的记者招待会上,认识《自由论坛报》女记者,国民政府原驻法公使陈箓女兒陈润琼,开始展开追求,但陈润琼对其并无反应。1949年2月,陈润琼调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1]

出国[编辑]

1949年后,唐纳为躲避江青,在香港担任《文汇报》总编辑,后又向报社提交辞呈飞往纽约。他先在一家报社工作,后在联合国一家中文印刷厂工作,为的是追求陈润琼。后来陈到法国巴黎,他也跟着前往,最终追求成功。二人婚后开设“明明饭店”、“京华饭店”、“天桥饭店”等餐馆[3]。唐纳更名“马绍章”,而陈润琼则用英文名字安娜。后来生下女儿马忆华。在国外生活的唐纳依然挂念自己与前妻的儿子红儿,曾寄款国内给他买自行车,又托付夏其言、许怀沙等照料红儿。[1]

1970年代,一个台湾作家发现了唐纳的身份,他被迫关闭天桥饭店,后又开办玉泉楼饭店。[3]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1979年初唐纳回国,由中共中央调查部接待,他首先与夏其言、郑君里夫人黄晨等见面,12月在北京受到叶剑英的接见。有资料显示,唐納是中共特别党员,“中调部”在法国的重要干部。1985年9月,唐纳由国家安全部安排再度回国,自称打算写回忆录,请夏其言托人为他找历史资料。1988年8月23日,唐纳因肺癌在巴黎病逝。[1]

参考来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唐纳不为人知的故事. 羊城晚报. [2013-12-04]. 
  2. ^ 2.0 2.1 2.2 2.3 裴毅然. 江青嫁毛泽东前罗曼史:前夫唐纳三次为她自杀. 人民网. [2013-12-04]. 
  3. ^ 3.0 3.1 遭遇唐纳. 新快报. [2013-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