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大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Refer to caption
派崔克·布林的日記第28頁,記載著他在1847年二月底的觀察。其中一段寫道:「莫菲太太昨日來此,說她正在考慮要開始吃掉繆特。我希望她應該還沒開始這麼做,這太讓人難過了。」

唐納大隊(Donner Party),又稱作唐納-瑞德大隊(Donner-Reed Party),指的是一群在1846年春季由美國東部出發,預計前往加州的移民隊伍,他們是由數個家庭組成的篷車大隊。由於錯誤的資訊,他們的旅程遭受延遲,導致他們在1846年末到1847年初之間受困在內華達山區度過寒冬。在惡劣的環境下,接近半數成員遭到凍死或者餓死,部分生存者依靠食人存活下來。

前往西部的旅途通常需要費時四到六個月,但唐納大隊採取了一條被稱為「黑斯廷近道 (Hastings Cutoff)」的新路徑, 他們橫越猶他州瓦薩奇山脈大鹽湖沙漠,接著來到洪堡河谷,到達現今的內華達州,此時他們已經失去了眾多的牲畜,隊伍內部也產生分裂。

在1846年11月初,他們終於來到最後的關卡,內華達山脈,然而一場提早到來的風雪將他們困在2000公尺高的Truckee湖(現在稱為唐納湖)畔。他們的食物逐漸消耗殆盡,12月中開始有人從營地出發尋找救援,但由於當時加州正經歷美墨戰爭缺乏人力,直到1847年2月中第一支搜救隊伍才終於抵達他們受困的湖畔營地,距離他們被困已將近四個月。87名成員中,最後只有48人活著抵達加州。

歷史學者將這一事件定位為西部移民史上最為慘痛的悲劇。[1]

背景[编辑]

1859年,在內華達州洪堡河畔,移民團利用篷車建立起的營地

1840年代,前往西部的移民者倍增。有的是像唐納大隊的成員派崔克·布林,嚮往能自由信仰公教的新天地而前往西部。也有許多人是被「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的想法所鼓舞,認為美國被賦予了向西擴張至橫跨北美洲大陸的天命,而積極前往西部定居。

「唐納大隊」的家族構成[编辑]

旅途的開始[编辑]

Donner party在美國歷史上曾經爆發了一次到西部淘金的移民大潮,人們從四面八方湧向加利福尼亞。“唐納一行”就是前往加利福尼亞的又一次長途跋涉之旅,也是慘烈的“死亡之旅”。 1846年夏天,數隊人馬自福特布里奇朝加州進發。在“唐納一行”開始前不久,由哈斯廷斯本人率領的隊伍也出發了,他們計劃走捷徑。然而,當他們抵達福特布里奇時,卻發現哈斯廷斯的隊伍早就走了。少了哈斯廷斯這個嚮導,這群人中有一部分只好選擇了更被人熟知的傳統路線,另一部分人則堅持要走哈斯廷斯所倡導的捷徑。最終,總共有87人分別乘坐23輛馬車駛上捷徑。他們此行之所以被稱為“唐納一行”,是因為他們選舉喬治·唐納為隊長。7月31日,他們離開福特布里奇,踏上了漫漫征途。 兩個星期之後,“唐納一行”就首遭重創。當時,他們剛剛到達猶他州瓦沙其山那灌木叢生的陡峭斜坡。這裡的地勢異常艱險,為了翻過山崖,成員們首先得為馬車開闢道路,他們汗流浹背地辛苦了16天,才走出了不到60公里的道路,而此時他們全都已累得筋疲力盡。直到9月30日,他們終於抵達內華達州,出現在與傳統路線的匯合處。 到11月1日,他們艱難萬分地抵達特納基湖(後來被命名為當納湖)。特納基湖海拔1800多米,早在10月底,這裡就已是大雪紛飛,現在又發生了嚴重的雪暴。當成員們試圖翻越高達2200米的山口時,卻發現他們來得太遲,已沒有能力戰勝猛烈的雪暴。他們不得不在湖邊面對漫長而嚴酷的冬季。更要命的是,他們的口糧已所剩無幾。甚至在到達特納基湖之前,死神就已開始光顧“唐納一行”:8月29日,魯克·哈羅蘭死了,很可能是死於肺結核;10月5日,詹姆斯·里德在自衛時,用刀誤殺了約翰·斯尼德;3天后,劉易斯·凱斯伯格將搭乘便車的老人哈德庫珀趕下了車,而大多數隊員竟然都拒絕停下車來尋找這位老人;10月13日之後的某一天,兩個德國移民又為謀財而將另一個德國人殺死;10月20日,威廉·派克被他的舅子因擦槍走火而誤殺。 此外,早些時候有4名成員離隊前往薩茨堡尋找給養和救助。其中一個叫查爾斯·斯坦頓的人於10月19日返回,並帶回了食物和兩個印第安人。由此,在原有的87人中,有79人外加兩個印第安人被困在了冬季的當納湖湖邊。飢寒交迫的隊員們很快就將剩下的食物消耗殆盡。然後,他們開始殺牲取食。接著,他們又吃掉了自己的狗。最後,他們將獸皮和毛毯熬成膠狀的湯來食用。10月16日,24歲的巴利·威廉第一個被餓死。同一天,成員中身體最強壯的15人穿上自製的雪靴,冒著嚴寒離開營地,希望能尋到幫助。在這10個男人中,有4人把家人丟在了後面;而在這5個女人中,有3人丟下了自己的孩子。出外逃生的第六天,精疲力竭的斯坦頓讓其他14人繼續往前走,自己則留下來面對死神。到了第十九天,這剩下的14人開始公開談論人吃人的話題。結果他們決定等某人自然死亡之後再吃掉他。這樣的機會很快就出現了。23歲的單身漢安托因在睡夢中手臂不慎掉進火堆,卻無人理他了。安托因就這麼死去。接著是富蘭克林·格雷福,然後是帕特里克·多蘭,再接著是勒繆·墨菲。活著的人從屍體上割下肉並烤著吃掉,但他們都不吃自己親戚的肉。當屍體也被消耗完之後,倖存的人又開始吃起了舊皮鞋。到了次年1月5日,23歲的傑·弗迪克死了。福斯特夫人將弗迪克的屍體吃掉。接著,已經精神失常的福斯特先生又吃掉了兩名印第安人。這樣,原來的15人現在只剩下7人。在經過33天雪中跋涉之後,最後剩下的7人終於抵達加利福尼亞的第一個白人定居點———當納湖定居點。 1月31日,第一個救援小組出發前往當納湖定居點。此後,又有3個小組出發。直到兩個半月之後,“唐納一行”成員們的苦難才告結束。而在這兩個半月的時間裡,又有更多的人沒能逃過死神的魔爪。到2月末時,湖邊營地中也出現了人吃人的現象。3月13日,當隨其他13人外出尋找幫助的威廉·福斯特同第三支救援小組返回湖邊營地時,發現自己的兩個兒子都已被凱斯伯格和其他4人留在了原地。4月17日,最後一組救援人員到達當納湖,此時營地裡只剩下凱斯伯格一個人,其他人則全部變成了被肢解的屍體。凱斯伯格否認其他人是被他殺死的。 至此,在“唐納一行”的87名成員中,死去的就有40人。

黑斯廷「近道」[编辑]

瓦薩奇山脈[编辑]

大鹽湖沙漠[编辑]

最後的前進[编辑]

瑞德被放逐[编辑]

隊伍分裂[编辑]

受困[编辑]

唐納通道[编辑]

冬營[编辑]

敢死隊[编辑]

救援[编辑]

瑞德的嘗試[编辑]

第一次救援[编辑]

第二次救援[编辑]

第三次救援[编辑]

外界的回響[编辑]

生還者[编辑]

後世的影響[编辑]

死亡的研究[编辑]

食人[编辑]

參見[编辑]

註解[编辑]

相關影片:飢不擇屍 (FAMISHED)

出處[编辑]

  1. ^ McGlashan, p. 16; Stewart, p. 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