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乐顿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嘉乐顿珠于1948年或1949年

嘉乐顿珠藏文རྒྱལ་ལོ་དོན་འགྲུབ威利rgyal lo don 'grub,1928年西藏独立人士,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错的二哥[1]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1928年,嘉乐顿珠生于中华民国青海省平安县寺台乡红崖庄,父亲名祁却才仁,母亲名德吉才仁。1939年(11岁),嘉乐顿珠随家人来到拉萨。13岁时应蒋介石之邀,赴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学习,但嘉乐顿珠家人并不愿意让他赴南京学习。1947年4月至1949年夏,他住在蒋介石家。在此,他接受了以中国观点教授的历史学及政治学教育。他熟练掌握了藏语汉语英语[2]

武力斗争[编辑]

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时,嘉乐顿珠逃往印度。后来,他回忆自己逃往印度的经历时说,“我不能充当合作者而背叛我的人民、背叛我的良心。”[3]

那时,他和他的大哥土登晋美诺布参加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组织的行动中。这些行动主要是将西藏自由战士送到美国进行训练,然后让他们携带着无线电、钱以及一些武器,将他们空投到西藏。嘉乐顿珠联系了中情局以及四水六岗,确保了达赖在1959年藏区骚乱中逃离西藏,当时达赖事先同印度政府没有联系。[4]

嘉乐顿珠自己称,他从未要求中情局提供帮助,除了政治帮助以外。他希望美国政府公开保证支持藏独。从他的角度看,美国已经破坏了这些保证,美国人只能给中国找点麻烦而已。美国并没有对西藏的长久政策。达赖从未被视为什么角色,直到其1959年逃到印度。中情局提供的支持事与愿违地招致了中国的报复。[3]

1950年代末,谭冠三将军平息了达赖指示下的恩珠仓·贡布扎西领导的游击战。达赖实际上不希望进行武装抵抗,但又不愿意派出藏军交给贡布扎西领导。由于长期参加对西藏的武装袭扰,达赖的两个哥哥嘉乐顿珠、土登晋美诺布不再能够返回中华人民共和国[5]

政治活动[编辑]

嘉乐顿珠和夏格巴·旺秋德丹堪穷洛桑坚赞都是西藏幸福事业会藏文{{{1}}}威利Bod kyi-Be-don-tshogs dad)的成员。1954年至1955年,达赖赴北京及中国内地访问,受到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接见。1956年达赖访问印度时,西藏幸福事业会也经常同印度政府官员会晤,并告之对《十七条协议》导致的康区(指当时的四川省西部等藏区)及安多(指青海省的藏区)因民主改革等引发的暴力冲突,以及对这类冲突可能蔓延到卫藏(指当时西藏噶厦管辖下的西藏)的忧虑。[5]

爱尔兰马来亚在1959年再次向联合国大会提出有关西藏的议案。嘉乐顿珠和夏格巴·旺秋德丹堪穷洛桑坚赞乃寻求各国支持有关西藏地位的讨论。在10月20日和10月21日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通过了联合国大会第1353号决议,其中提及尊重西藏人权文化宗教。但是,决议没有提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字。[5][6]

恢复同中国的交往[编辑]

毛泽东逝世、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西藏也迎来了宽松时期。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在经受了14年牢狱之苦后获得释放,并呼吁提高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让达赖派代表同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接触,使流亡藏人有机会再度回到西藏访问。嘉乐顿珠当时已同一位汉族女子结婚,并住在香港。他的朋友们安排他前往北京同邓小平会面。嘉乐顿珠征求弟弟达赖的意见,达赖鼓励他前往。1979年8月2日,嘉乐顿珠率领包括弟弟洛桑三旦在内的五人代表团赴北京访问,这是1959年以来流亡藏人首次派出正式代表团访问北京。[3][7]

鄧小平在會見嘉樂頓珠之時,曾经對他說:“過去的事就過去了……除了獨立,甚麼都可以談。”胡耀邦則交給他《關於逹賴喇嘛回國的五條方針》。這也是此後14年雙方就西藏展開對話的開始。1993年,他不再進行對話,並且稱“一隻巴掌拍不響”。[3][8][9]

访问北京之后,他报告了西藏的情况,包括许多藏传佛教寺庙被毁或被当作仓库、工厂、马厩等等。他还报告了西藏人权受到侵害,食物不足,饥荒,大规模伐木,动物减少,植被遭到破坏。此行他未能访问西藏拉萨。直到2002年,他才获准访问拉萨,这离他1952年最后一次离开拉萨已经有50年了。[7][10]

晚年[编辑]

攝於2009年。

嘉乐顿珠对自己的弟弟达赖从小随僧人接受的教育表示不满。他认为,达赖实际上并没有接受过担任西藏国家领袖的良好训练[2]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之前,嘉乐顿珠于2007年8月看望了参加西藏青年大会新德里举行的绝食活动的藏人,呼吁他们停止绝食,并答应向中方传达绝食藏人的五项要求,寻求对话解决西藏问题。他表示这也是达赖和流亡政府的路线。[11]

嘉乐顿珠相信,藏族人、汉族人和印度人会生活在一起,所以汉人最终会明白藏人要求自治是合法并且最为合理的。中国当局则称嘉乐顿珠实际上在耍花招[12]

参考文献[编辑]

  1. ^ (英文)Tibet Album, British photography in Central Tibet 1920-1950, korte persoonsbeschrijving en foto's
  2. ^ 2.0 2.1 (荷兰文)Laird, Thomas (2007) Het verhaal van Tibet: Gesprekken met de Dalai Lama, p.p. 260, 278-279, A.W. Bruna Uitgevers, Utrecht ISBN 978-90-229-8784-1
  3. ^ 3.0 3.1 3.2 3.3 (英文)Wall Street Journal (20 februari 2009) Gyalo Thondup: Interview Excerpts: "I hope they wake up. The time has come."
  4. ^ (荷兰文)Laird, Thomas (2007) Het verhaal van Tibet: Gesprekken met de Dalai Lama, p.p. 310, 326, 343, A.W. Bruna Uitgevers, Utrecht ISBN 978-90-229-8784-1
  5. ^ 5.0 5.1 5.2 (英文)Shakabpa, Wangchuk Deden (4e druk 1988) Tibet - A Political History, Potala Publications, New York, ISBN 0-9611474-1-5, p.p. 308,312,321
  6. ^ (英文)Resolutie 1723 (XVI) van de VN
  7. ^ 7.0 7.1 (德文)Barraux, Roland (1995) Die Geschichte der Dalai Lamas - Göttliches Mitleid und irdische Politik, Komet/Patmos, Frechen/Düsseldorf, ISBN 3-933366-62-3, p.p. 309-314
  8. ^ (英文)VOA (19 november 2008) Former Minister Gyalo Thondup Says Weiqun Ignorant of Deng's statement on Tibet
  9. ^ (英文)Tibetaanse regering in ballingschap Sino-Tibetan Dialogue: A Row over the Internationalisation of the Tibet Issue (1987-1990)
  10. ^ (荷兰文)Nederlands Ministerie van Buitenlandse Zaken (juni 2005) Algemeen ambtsbericht China 2005
  11. ^ (英文)Phayul (2 augustus 2007) Kasur Gyalo Dhondup to raise hunger strikers’ cause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ay 24
  12. ^ (英文)New Kerala (20 november 2008) Tibetans say realistic on demand for autonomy from China, videointerview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