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噴泉 (杜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噴泉Fountain)是馬塞爾·杜象1917年的作品。這是他稱為「現成物」(也被稱為「實物藝術」)的作品之一,因為他使用了早已存在的物品——這個作品用的是小便兜(小便斗),命名為「噴泉」,有「R. Mutt」的簽名字樣。杜象把這件作品提交給一場藝術展作為挑釁,但作品不久後就遺失了。這件作品,以及提交這件作品的行為,被認為是20世紀藝術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杜象於1960年代委託製作的複製品現在一些美術館展示中。

由來[编辑]

創作《噴泉》的不到兩年之前,杜象抵達美國,並參與紐約的達達主義運動——一項反理性、反藝術文化的運動。在《噴泉》的創作之初,杜象和藝術家約瑟夫·斯泰拉Joseph Stella)及藝術收藏家沃爾特·阿倫斯伯格Walter Arensberg)一同向第五大道118號的J.L.莫特鐵工坊(J.L. Mott Iron Works)購買標準貝德福郡型小便兜。小便兜運到杜象位於西67街33號的工作室後,杜象把小便兜翻轉了90度,並且寫上「R. Mutt 1917」(R.馬特,1917年作)。[1][2]

杜象當時是獨立藝術家協會的理事,他把這件作品以「R.馬特」的名義(可能是為了隱匿他與作品的關係)提交給協會的1917年展,這個展宣稱會展出所有收到的作品。理事會成員(他們大多不知道作品是杜象提交的)對於這件作品是否為藝術討論許久,之後《噴泉》在展覽場上就被隱藏起來。[3]展覽結束後,杜象與阿倫斯伯格退出理事會。

紐約的達達主義者們在《盲人》(The Blind Man)雜誌第二期對於《噴泉》以及協會隱藏這件作品的行為發表爭議,雜誌中有艾爾佛雷德·史提格利茲Alfred Stieglitz)為作品拍的照片和一封信,還有貝翠絲·伍德Beatrice Wood)和阿倫斯伯格的文章。照片所附文字中的主張對許久以後的現代藝術十分重要:

馬特先生是否親手製作了《噴泉》並不重要。他選擇了它。他拿了一件生活裡的物品,擺放它,讓它的實用意義在新的標題和觀點下消失——他創造了對那件物品的新想法。[4]

為了辯論這件作品是藝術,伍德也寫道:「美國給我們的藝術品只有配管系統和橋樑。」[4]杜象表示他創作這件作品的目的是把藝術的焦點從實體作品轉移到思想詮釋。

首次展示後不久,《噴泉》就遺失了。根據杜象的傳記作家卡爾文·湯姆金斯Calvin Tomkins)的說法,最有可能的猜測是史提格利茲把它當成垃圾丟了,杜象早期的現成物作品通常都落得這樣的下場。[5]

《噴泉》的第一個重製品是杜象在1950年為紐約的一場展覽授權製作的;另外兩件重製品分別在1953年和1963年製作,1964年則製作了八件[6]。這些版本最後由一些重要的公共機構收藏:印第安那大學美術館、舊金山現代美術館費城美術館泰特現代藝術館。一組八件的版本用上釉的陶器製作,並上漆使重製品與原作相仿,簽名以黑色漆重製。[7]

詮釋[编辑]

在杜象所有的現成物作品中,《噴泉》是最知名的,因為廁所本身的象徵意義在概念上受到現成物最大的挑戰。[8]

對這件作品的其他意見通常頗具批判性,其中一項論述是:技法是製造真正藝術的重要因素,而創作《噴泉》這件作品則幾乎不需要技法。

作品名稱[编辑]

把「達達」用作藝術運動名稱的原因,以及《噴泉》這件作品和上面「R. Mutt」簽名的意義(如果有的話)和目的,都很難準確地論斷。我們並不清楚杜象是否想著德文的「Armut」(意謂「貧窮」)。對於他為這件作品創造的第二自我alter ego)的名字,他曾經發表過意見:「『Mutt』這個名字取自莫特(Mott)工坊,一家大型的衛生設備製造商。可是Mott這個名字太接近了,所以我改成Mutt,是從連環漫畫《馬特與傑夫》(Mutt and Jeff)來的。但也沒那麼接近,就只是R. Mutt而已。」[9]如果我們把大寫和小寫字母分開,我們就得到「R.M」和「utt」,「R.M」代表「現成物(readymade)」,也就是《噴泉》本身,而大聲念出「utt」時,聽起來像是法文的「eut été」(很像杜象另一件作品《L.H.O.O.Q.》用英文表示法文諧音的作法)。合起來的意思就是「曾經是現成物,1917年」。杜象的作品裡常有像這樣的文字遊戲。

影響[编辑]

2004年12月,500位英國藝術界的專家將杜象的《噴泉》票選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藝術作品。[10]2008年2月,獨立報的一篇文章提到,杜象用這件作品發明了概念藝術,並「永遠切斷了……藝術……和……價值之間的傳統連結。」[11]

2006年,傑瑞·索茲在《村聲雜誌》(The Village Voice)中寫道:

杜象堅定地聲稱他要將藝術家「反神格化」。現成物提供了一種迴避無彈性、非此即彼的美學命題的方式。現成物的出現,表示藝術經歷了如同哥白尼創立日心說一般的轉變。《噴泉》被稱為「acheropoietoi」〔原文〕,即非經藝術家之手塑造的形象。《噴泉》讓我們接觸到原始物件,它仍然是原始物件,但也以轉化的哲學與形上學狀態存在著。它展現了康德式的崇高:它是一件超越形式的藝術品,但也是可理解的;它摧毀了一個概念,但同時也讓概念更強烈地出現。[2]

藝術介入[编辑]

《噴泉》1917;1964年由杜象授權收藏家阿圖羅·須瓦茲(Arturo Schwarz)依據艾爾佛雷德·史提格利茲的照片重製。瓷,360 × 480 × 610mm。倫敦泰特現代藝術館收藏。

1999年,瑞典藝術家比昂·基爾托夫特(Björn Kjelltoft)對斯德哥爾摩現代藝術館展出的《噴泉》小便。[12]

2000年春天,曾經在泰特英國藝術館1999年透納獎展覽中跳上翠西·艾敏Tracey Emin)的裝置雕塑作品《我的床》(My Bed)的兩位行為藝術家——蔡元與奚建君——到新開的泰特現代藝術館對展覽中的《噴泉》小便。不過,由於作品外面罩著透明壓克力箱,他們無法直接污染作品。館方認為他們在威脅「藝術品與我們的工作人員」,所以禁止兩人入館,並否認他們成功尿進了作品本身。[13]當他們被問到為什麼覺得必須為杜象的作品添加東西時,蔡元說:「小便斗就在那裡——那是個邀請。杜象自己說過,那是藝術家的選擇。他選擇什麼是藝術。我們只是加上東西。」[11]

2006年1月4日,在巴黎龐畢度中心的達達展中,《噴泉》被當時76歲的法國行為藝術家皮耶·皮農切利Pierre Pinoncelli)用錘子攻擊,留下一個細微的缺口。[14]遭到逮捕的皮農切利說,這次攻擊是杜象本人也會欣賞的行為藝術作品。[15]1993年,當《噴泉》在法國南部城市尼姆展出時,皮農切利也曾對這件作品小便。皮農切利的兩次表演可說是從新達達主義者和維也納行動主義者的介入或行為衍生而來的。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Tomkins, Duchamp: A Biography, p. 181.
  2. ^ 2.0 2.1 Saltz, Jerry, Idol Thoughts: The glory of Fountain, Marcel Duchamp's ground-breaking 'moneybags piss pot', The Village Voice, 2006-02-21 .
  3. ^ Cabanne, Dialogs with Marcel Duchamp, p. 55.
  4. ^ 4.0 4.1 The Blind Man, Vol. 2, 1917, p. 5.
  5. ^ 摘自Gayford, Martin. The practical joke that launched an artistic revolution. The Daily Telegraph (Review). 2008-02-16: (10–11). 
  6. ^ 關於《噴泉》的論文
  7. ^ 泰特現代藝術館的作品網頁
  8. ^ 參見Praeger, Dave. Poop Culture: How America is Shaped by its Grossest National Product. Los Angeles, Calif.: Feral House. 2007. ISBN 1-932-59521-X. 
  9. ^ 摘自Schwarz, p. 649.
  10. ^ Duchamp's urinal tops art survey. BBC News. 2004-12-01. 
  11. ^ 11.0 11.1 Hensher, Philip. The loo that shook the world: Duchamp, Man Ray, Picabi. The Independent (Extra). 2008-02-20: (2–5). 
  12. ^ ÅRETS STÖRSTA KONSTHÄNDELSE
  13. ^ Tate focus for artistic debate. Press Association(於格拉斯哥大學人文先進科技與資訊研究所網站提及). 2000-05-21 [2008-02-17]. 
  14. ^ "Pierre Pinoncelli: This man is not an artist" at infoshop.org
  15. ^ Man held for hitting urinal work. BBC News. 2006-01-06. 

參考文獻[编辑]

  • The Blind Man, Vol. 2, May 1917, New York City.
  • Cabanne, Pierre. Dialogs with Marcel Duchamp. [S.l.]: Da Capo Press. 1979 (1969 in French). ISBN 0-306-80303-8. 
  • Kleiner, Fred S. Gardner's Art Through the Ages: The Western Perspective. Belmont, Calif.: Thomson Wadsworth. 2006. ISBN 0-534-63640-3. 
  • Tomkins, Calvin. Duchamp: A Biography. New York, N.Y.: Henry Holt and Company. 1996. ISBN 0-8050-5789-7.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