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的禁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消失的41314樓…

四的禁忌,指基於對「」這個數字的发音联想的迷信之現象,而厭惡、排斥、迴避带「」的事物。常出現於漢字文化圈內的中國台灣日本朝鮮半島越南以及東南亞馬來西亞新加坡

原因[编辑]

讀音
官話
吳語 sy2 sy2,shi2
客家話 si4 si3
粵語 sei3 sei2
越南语 tứ tử
閩南語 sì,sù sí,sú
日語 shi shi
朝鮮語 sa sa

漢字文化圈對「四」字的厭惡起因於其發音容易讓人聯想到。因為在漢語的大部份方言中,「四」字的發音和「死」字仅仅在声调上有区别。而在日語朝鮮語中汉字的读音没有声调,导致「四」和「死」兩字的發音更是完全相同。故長期以來民間常視「四」為不吉利的數字,並且在一些敏感的場合中刻意迴避。

现象[编辑]

最常見的迴避措施之一為跳過含有「4」的數字。在前述地区中,樓層編號常常跳過尾數是「4」的數字,例如將實際的4樓編為5樓,形成從3樓上去後就變成5樓的現象。見證生死的醫院對這項禁忌尤為敏感,樓層、看診序號與病房編號都盡可能避免含有「4」,這種現象在其電梯內最容易觀察到。近年,香港部份住宅樓宇連40至49樓也全部跳過,即39樓的樓上已經是50樓,如凱旋門[1]萬景峯[2]等,但也有人認為「消失的樓層」反而帶來另一種恐怖感,所以有些措施是改以拉丁字母F」來代替「4」(因為「F」為「4」的英語「Four」的首字母),有些則改以「3A」這種附屬的標記形式來取代。某些东西方文化融汇的地方,如香港或新加坡,某些建筑物内可能会出现13、14和其他带4的楼层全部“不翼而飞”的现象。在房地產上,4樓有時變成同一建築物中市場價值較低的樓層,又或者業主不願低估賣出而將其轉為出租物件,衍生4樓住戶搬遷率較高的現象。[來源請求]

除了樓層編號之外,在台灣有許多餐廳飯店在詢問客人的人數時,會技巧性地略過「四(位)」,改稱「三加一(位)」。在某些地区,車牌編號也已開始跳過「4」,如台灣(詳見台灣汽車號牌中的介紹)和海南海口[3]。中国军用飞机型号往往以5开始计数也是出于避开4的考虑,如歼-5。与之类似,台湾和韩国海军也没有编号含4的舰艇。韩国国铁机车编号也没有4444号。香港的渡輪公司都沒有以「4」為編號的船隻,如新渡輪「新輪84」及愉景灣航運的「Discovery Bay 4」等。甚至连芬兰的通讯设备厂商诺基亚都出于这一点考虑(其主要市场份额在亚洲)而不发布带有4的手机型号,只有3410和Series 40系统平台等极少数例外。

不過基於宣揚科學文明意識型態或實務上的技術問題等原因,有更多時候是無法採用跳過「4」的方法來編號,例如地址車牌電話號碼等等。在這種情況下,含有「4」的號碼有時會成為用戶主動迴避、無人領用的編號。為此,有些電信公司會提供優惠給自願領用這種號碼的用戶,以避免發生門號不足分配的問題。

反例[编辑]

對「四」的避諱不是絕對的,實際上有很多的不避諱的例子或者反例[4]

傳統文化[编辑]

中国傳統认为偶数代表吉祥,而四属于偶数,因此并不代表凶兆。另外在道教文化中,「四」代表四象,有圆满之意。又如年分四季,地分四方,城市有四郊,盖房要四至。送礼时应送四、六或八样,婚嫁时应送四彩礼,以示吉祥[5]風水上「四」代表四綠文昌星,有利學生文職工作者

現時也有繼承四字稱號,有四大天王四大金剛四大美人等。

麻將裏更是與「四」字離不開,一些高難度的和牌牌型役名也帶有「四」字,諸如大四喜四槓子四暗刻等;由於它們可以為玩家取得十分高的翻數(點數),故縱使名稱是有「四」字,不少雀士都很想甚至渴望能和出這些牌型。

現代文化[编辑]

在西方音樂領域中,第四階的唱名為Fa,其普通話讀音為「」。

其他反例便是棒球打者中的第四棒。因為在棒球戰術的需要下,第四棒通常由隊中最擅於長打的人擔任,即該隊的打擊王牌,所以第四棒的位置是棒球打者所追求的榮耀之一。

冰壶比赛,最后一位出场的选手被称为“四垒”(skip),是队伍中的王牌。如中国女子冰壶队王冰玉

國際籃球比賽或職業籃球比賽以外的籃球賽中,球衣號碼一般沒有一至三號,而是由四號作開始,而且不成文規定下,四號都是作為該球隊的隊長。

西方[编辑]

西方世界稱東方的這種禁忌為「恐四症」(Tetraphobia)是「Tetra」(四)與「Phobia」(恐懼症)的合字。不過這種禁忌並不像恐懼症一樣是一種精神疾病,而是一種迷信,是文化教育下的結果。另外,「恐四症」一詞並非西方對東方文化的揶揄或嘲諷,與恐四症類似的,西方也有對「13」這個數字的忌諱現象,稱為「恐十三症」(英文為Triskaidekaphobia)。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