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語 (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國語 (書)
全名 國語
託名作者 左丘明
文字 汉语
國家 中国
成書年代 戰國初期
卷數 二十一卷
分類 國別史

國語》是中國國別史之祖。記錄周朝王室和魯國齊國晉國鄭國楚國吳國越國諸侯國之歷史。上起周穆王西征犬戎(約前947年),下至智伯被滅(前453年)。

題解[编辑]

關於《國語》作者問題歷代存在争议,至今尚無定論。司馬遷最早提到《國語》的作者是左丘明[1],其後班彪[2]班固[3]劉知幾[4]等都認爲是左丘明所著,還把國語稱爲《春秋外傳》。[5]但是在晉朝以後,許多學者如傅玄劉炫都懷疑國語不是左丘明所著,唐朝啖助陸淳皆以為與左氏文體不類[6]。一般認為是集體創作,“定非一人所为”[7],清朝趙翼提出《國語》為“左氏持簡料而存之,非手撰也”[8]。直到現在,學界仍然爭論不休,一般都否認左丘明是國語的作者,但是缺少確鑿的證據。普遍看法是,國語是戰國初期一些熟悉各國歷史的人,根據當時周朝王室和各諸侯國的史料,經過整理加工彙編而成。左丘明可能參與了其中的工作。

《國語》有多家註文,東漢的鄭眾賈逵都曾注解《國語》,三國時魏的王肅、吳的虞翻唐固韋昭,晉的孔晁等也有註文,但多散佚,只有韋昭《國語解》獨存。

體例[编辑]

《國語》全書共21卷,按照一定順序分國排列,在內容上偏重於記述歷史人物的言論。這是國語體例上最大的特點。

  • 〈周語〉3卷
  • 〈魯語〉2卷
  • 〈齊語〉1卷
  • 〈晉語〉9卷
  • 〈鄭語〉1卷
  • 〈楚語〉2卷
  • 〈吳語〉1卷
  • 〈越語〉2卷

敘事特點[编辑]

《國語》敘事“繁蕪蔓衍”[9],常集中幾件事件,加以渲染,增添細節,不如《左傳》的文字簡潔洗鍊。[10]如〈晉語〉所記驪姬之亂晉文公的流亡,都甚為細膩曲折。[11]先秦典籍中,《國語》受到的批評甚多。[12]

《國語》在內容上有很強的倫理傾向,弘揚德的精神,尊崇禮的規範,認爲“禮”是治國之本。而且非常突出忠君思想。一般以為是當時贵族教育中的教材。[13]《國語》的政治觀比較進步,反對專制和腐敗,《鲁语上》記魯太史里革认为暴君之被逐被杀是罪有应得,具有濃重的民本思想。《國語》的思想比较驳杂。[14]它重在记实,所表现出来的思想也随所记之人,所记之言不同而各异。《国语·晋语》在全书二十一篇中独占九篇,特别侧重于记述晋文公的事迹,《吴语》僅记夫差伐越和吳國灭亡,《越语》仅记勾践灭吴。因而有人称《国语》是晋史。

《國語》記事與《左傳》相同者有60餘事。《國語》記錄了春秋時期的經濟財政軍事兵法外交教育法律婚姻,其他還包括朝聘、飨宴、讽谏等各種內容,如《经义考》引陶望龄之语:“《国语》一书,深厚浑朴,……如其妙理玮辞,骤读之而心惊,潜玩之而味永。”對研究先秦時期的歷史非常重要。

注釋[编辑]

  1. ^ 司馬遷在《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序》說:“魯君子左邱明懼弟子人人異端,各安其意,失其真,故因孔子史記具論其語,成《左氏春秋》”,又在同書〈太史公自序〉言:“左丘失明,厥有《國語》”。
  2. ^ 班彪《后汉书·班彪传》指出:“定哀之间,鲁君子左丘明论集其文,作《左氏传》三十篇;又撰异同号日《国语》,二十一篇”。
  3. ^ 班固在《汉书·司马迁传》中说:“孔子因《鲁史记》而作《春秋》,而左丘明论辑其本事以为之传,又纂异同为《国语》。”《汉书·艺文志》将《国语》著录为“左丘明撰”。
  4. ^ 劉知幾《史通·六家》曰:“左丘明既为《春秋内传》,又稽其逸文,纂其别说,……列为《春秋外传国语》,合二十一篇,其文以方内传,或重出而小异。”
  5. ^ 《汉书律历志下》引《国语楚语下》“少昊之衰”及《周语下》“颛顼之所建”等语称《春秋外传》,《论衡案书》亦云:“《国语》,《左氏》之外传也。”。
  6. ^ 姚際恒《古今偽書考》
  7. ^ 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引陆淳《春秋吠赵集传纂例》卷一《赵氏损益义第五》的话说,《国语》“与《左传》文体不伦,定非一人所为”。李焘也说,《国语》“其辞多枝叶,不若《内传》之简单峻健,甚者驳杂不类,如出他手”。崔述《洙泗考信余录》说:“且《国语》周、鲁(《周语》和《鲁语》)多平衍,晋、楚多尖颖,吴、越多恣放,即《国语》亦非一人之所为也。”
  8. ^ 《陔余叢考》
  9. ^ 柳宗元《非国语跋》:“吴越之事无他焉,举一国足以尽之,而反分为二篇,务以相乘,凡其繁芜蔓衍者甚重,背理去道,以务富其语。”
  10. ^ 崔述《洙泗考信余录》说:“《左传》之文,年月井井,事多实录。而《国语》荒唐诬妄,自相矛盾者甚多。《左传》纪事简洁,措词亦多体要;而《国语》文词支蔓,冗弱无骨,断不出于一人之手明甚。”
  11. ^ 顧頡剛:《浪口村隨筆》,「晉文侵曹伐衛之故」條,頁152。
  12. ^ 柳宗元《非国语》云:“其说多诬淫,不概于圣。”朱熹《朱子语类》卷八三:“《国语》使人厌看。”崔述《洙泗考信录余录》稱“荒唐诬妄,自相矛盾”、“文词支蔓,冗弱无骨”。
  13. ^ 《国语·楚语》载楚大夫申叔时之語:“教之《春秋》,而为之耸善而抑恶焉,以戒劝其心……教之《语》,使明其德,而知先王之务,用明德于民也。”
  14. ^ 韦昭说《国语》“包罗天地,探测祸福,发起幽微,章表善恶者,昭然甚明,实与经义并陈,非特诸子之论也。”

參考書目[编辑]

  • 顧頡剛:《浪口村隨筆》(瀋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98),「晉文侵曹伐衛之故」條,頁151-152。
  • 薛安勤、王連生《國語譯注》,吉林文史出版社,1991年 ISBN 780626138
  • 董立章《國語譯注辨析》,暨南大學出版社,1993年
  •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文史要览》,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6年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