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國際聯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League of Nations (英文)
Société des Nations (法文)
Sociedad de Naciones (西班牙文)
國際組織
1919年-1946年

國際聯盟半官方徽章,自1939年到1941年使用。

國際聯盟位置图
1920年到1945年國際聯盟各成員國的加盟情形。。
首都 不適用¹
常用語言 法语英语西班牙语(1920年起)
政体 國際組織
秘書長
- 1920–1933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詹姆斯·埃里克·德鲁蒙德爵士
- 1933–1940 法国 約瑟·艾馮諾
- 1940–1946 愛爾蘭共和國 尚·雷斯德
歷史時期 戰間期
 - 凡爾賽條約 1919年1919年6月28日
 - 第一次議會會議 1920年1月16日
 - 清盤 1946年1946年4月20日
¹ 總部位於 瑞士日內瓦萬國宮

國際聯盟,簡稱國聯,是《凡爾賽條約》簽訂後組成的國際組織,於1934年9月28日至1935年2月23日的最高峰時期,國聯曾擁有58個會員國。宗旨是減少武器數量、平息國際糾紛及維持民眾的生活水平。其存在的26年中,國聯曾協助調解某些國際爭端和處理某些國際問題。不過國聯缺乏軍隊武力,所以要依賴大國援助,尤其是在制裁某些國家的時候。然而,國聯缺乏執行決議的強制力,未能發揮其應有力作用,其國際制裁亦影響同樣施行制裁的國聯會員(如美國及西方國家)。[1]

由於它的設計上仍不盡完善,譬如曾規定全面裁減軍備但卻未能付諸實現,或是採取制裁侵略者的行動之前,須先經理事會全體一致投票。美國沒有加入國際聯盟,更使國聯喪失了堅定溫和的支持力量,因此最終國聯無從阻止國際糾紛,不能有效阻止法西斯的侵略行為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二戰結束以後,國際聯盟的角色被聯合國取代。

起源[编辑]

一張描述美國總統威尔逊及「國聯的起源」(Origin of the League of Nations)的紀念卡

和平國際社會的理念可追溯至1795年,伊曼努爾·康德在該年出版的《永久和平论》(Perpetual Peace: A Philosophical Sketch)[2][3] 一書中,提出議制政府與世界聯邦的構想。[4]歐洲協調(1814年-1870年)亦於19世紀拿破侖戰爭後開始發展,這幫助維持歐洲安全狀況,以避免發生戰爭。[5][6] 這時期亦促進了國際法律(包括日內瓦公約海牙公約)的發展,亦為國際法中的人道主義定下了標準。[7][8]1889年,英國和平主義者威廉·蘭德爾·克里默及法國和平主義者弗雷德里克·帕西成立國聯的先驅-各國議會聯盟Inter-Parliamentary Union,簡稱IPU,又譯『國際國會聯盟』)。當時世界約百多個國家國會,就有三分之一是各國議會聯盟的會員;1914年,有24個擁有國會的國家是各國議會聯盟會員。其使命是鼓勵各政府以和平手法去解決國際爭論,年度會議則協助政府精簡國際仲裁的程序。其架構內包含一個議會,這個議會就成為國聯架構的前身。[9]

20世紀初,德國奧匈組成同盟國,而英國法國俄國意大利組成協約國陣營。歐洲從此分為兩大陣營,後來演變為第一次世界大戰。這是第一次工業國家之間的戰爭及工業化帶來的「成果」,這場「工業戰爭」造成難以估計的死傷及經濟損失。[10][11] 戰爭結束後,亦帶來極大的衝擊及影響全歐洲的社會、政治和經濟系統。[12] 此時,全球反戰爭浪潮升溫,人們將一戰形容為「停止所有戰爭的戰爭」(the war to end all wars)。[13][14] 有些人認為戰爭爆發的原因是軍備競賽、同盟對立、秘密外交、君主國家的自由和新帝國主義。另一方面,有識之士希望建立一個國際組織,以國際合作的形式,共同處理糾紛。[15]

早在一戰進行期間,一些政府和小組早已開始發展改變國際關係的計劃,避免世界大戰再度發生。[13]英國外交大臣愛德華·格雷被公認為是第一個最先提出建立國聯的人。[16]美國總統伍德罗·威尔逊和其顧問愛德華·豪斯(Edward M. House)上校對這個建議很感興趣,認為可以避免戰爭,不至於重蹈一戰的覆轍。關於國聯的構思亦源於威尔逊的《十四點和平原則[17] 的最後一點:「成立國際聯合組織,各國互相保證彼此的政治獨立、領土完整。」[18]

一戰完結後,在1919年1月28日的巴黎和會中,通過建立國際聯盟的草擬法案,並在英法兩國的操縱下,派一個以威尔逊為首的起草委員會來草擬《國際聯盟盟約》(Covenant of the League of Nations),準備籌組國聯來反對共產國際[19]1919年6月28日[20][21],盟約得到44個國家簽訂(44個國家中有31個國家是戰時支持三國協約或者加入協約國)。1920年1月10日《凡爾賽條約》正式生效的這一天,在威爾遜主持下國際聯盟宣告正式成立。凡是在大戰中對同盟國宣戰的國家和新成立的國家都是國際聯盟的創始會員國。雖然威尔逊致力促成國聯的成立,並得到諾貝爾和平獎[22],但因與英、法爭奪領導權失敗,美國最終未加入國聯。1920年1月19日美國參議院拒絕批准《凡爾賽條約》及《國際聯盟盟約》,並否決加入國聯。

國聯第一次議會會議於1920年1月16日(凡爾賽條約生效後六天)在巴黎舉行。[23]同年11月,國聯總部遷至日內瓦威爾遜宮,11月15日,國聯在總部內舉行第一次全體大會,有41個國家代表出席。[24]

1922年國聯簽發南森护照予無國籍難民,最終獲52個國家承認。1920年代,國聯曾成功地解決一些小紛爭。但對於1930年代較大的衝突及二戰,國聯則顯得力不從心。1946年4月18日國聯正式解散,由聯合國繼續其使命。

語言及標誌[编辑]

國聯的官方語言是法文英文[25]西班牙文(1920年起)。國聯雖然亦有採用世界語作他們的工作語言及積極鼓勵使用世界語,但世界語未曾成為官方語言。[26]

1921年,羅伯特·塞西爾勳爵提出一份關於在會員國的國立學校內引進世界語的建議書及該建議之調查報告。[27] 兩年後,國聯11個代表通過於學校教授世界語的草擬書。[26] 但此舉引來法國代表加百利·阿諾托(Gabriel Hanotaux)的強烈反對,並揚言要捍衛已經是國際語言的法語。[28] 令後來世界語成為官方語言的議案被否決。

國聯並無自己的旗幟和標誌。1920年,國聯提出關於建立官方標誌的議案,但會員國之間仍未達成共識,議案不了了之。但國際組織在自己活動裡就使用另類旗幟和標誌。1929年,國聯舉行國際徵稿比賽來徵集標誌圖案,後來未能定出標誌方案。[29] 最後要等到1939年才出現半官方徽章,徽章中間綴一個內有兩個五角星的藍色五角形。五角形及五角星都象徵五大及五個種族[30] 在旗幟亦有徽章,旗幟上方和下方分別寫有國聯的英文名稱(League of Nations)和法文名稱(Société des Nations)。旗幟曾在193940年紐約世界博覽會的建築物上使用。[29]

主要組織[编辑]

國聯有四個主要組織,分別為:秘書處(由秘書長帶領及以日內瓦為基地)、理事會、全體大會及國際法庭(Permanent Court of International Justice)。[31] 除了這四個主要組織外,國聯還有其他機構及委員會。在理事會及全體大會表決時需要全體贊成才可通過。

秘書處及全體大會[编辑]

秘書處職員來自各會員國,但只能夠效忠於國聯。他們主要負責國聯一切行政事務,為理事會及全體大會準備議程和出版會議、其他例行公事之報告,聯繫國聯和各國政府。而全體大會是全體會員的會議,由全體會員國組成。每個會員國可派最多三名代表出席,但只得一票投票權。[32] 大會在1920年首次會議後[33],每年9月在日內瓦開會一次。[32]

理事會[编辑]

國聯理事會擔當了「執行者」的身份,並指導全體大會的事務。[34] 國聯的理事會最初有四個常任理事國:英國法國意大利日本,及四個非常任理事國,她們需從非常任理事國選舉勝出,而且任期只有三年。[35] 而首任非常任理事國為比利時中華民國希臘西班牙美國本來有望成為第五個常任理事國,但因1919年1月20日美國參議院拒絕接納《凡爾賽條約》,拒絕加入國聯,這降低美國在國聯的參與度。

後來理事會架構有變,非常任理事國數目於1922年9月22日升至六個,1926年9月8日更升至九個,德國於該日加入國聯,並成為常任理事國。之後,在德國及日本於1933年退出國聯後,非常任理事國的席位由九個升至11個。

理事會會議每一年平均舉行五次,有需要時會另開特別會議。在1920至39年間,共舉行107次公眾會議。

其他機構[编辑]

國聯亦創立國際法庭及一些其他機構、委員會來解決國際間問題。包括裁軍委員會(Disarmament Commission)、衛生組織(Health Organization)、國際勞工組織、託管委員會(Mandates Commission)、國際智力合作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Intellectual Cooperation,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先驅)、常設中央鴉片委員會(Permanent Central Opium Board)、難民委員會(Commission for Refugees)及奴隸委員會(Slavery Commission)。一些機構於二次大戰後過渡成為一個聯合國的團體,包括:國際勞工組織、國際法庭(今國際法院)及衛生組織(改組成為世界衛生組織)。

衛生組織[编辑]

國聯的衛生組織分為三個部分:衛生局(內有來由國聯的永久官員)、一般醫療專家諮詢議會(或會議)的行政部門、衛生委員會。而衛生委員會的成立目的是引導質詢、監察國聯衛生工作進展及預備將報告呈交予理事會。[36] 組織亦主要執行控制痲瘋病瘧疾黃熱病的傳播,其後兩者是靠全球滅蚊行動來實行的。衛生組織亦成功地與蘇聯政府合作預防斑疹傷寒,包括組織一個大型疾病教育行動。[37]

喀麥隆的童工(1919年)

國際勞工組織[编辑]

國際勞工組織成立於1919年,通過凡爾賽條約的談判形成,並成為國聯的一個部門。[38] 其首任主席為阿爾伯特·湯瑪士(Albert Thomas)[39] 國際勞工組織曾成功地限制在色素加入的含量[40],及協助制定每天八小時工作制及每周48小時工作制(等最高工時制。國際勞工組織還竭力禁止女工及童工、提升女性在工作地上的地位,及制定法案令船主船員負擔海員意外上的責任。[38] 國際勞工組織在國聯解散後仍然存在,並成為一個聯合國的團體。[41]

常設中央鴉片委員會[编辑]

一本南森護照

國聯為管制毒品貿易,成立常設中央鴉片委員會並監察由《國際鴉片公約》引入的一個統計控制系統,來控制生產、批發、交易和銷售鴉片及其副產物。委員會還創立一個入口證書及出口授權系統,並用於麻醉藥品的合法國際貿易[42]

奴隸委員會[编辑]

奴隸委員會致力尋求於全世界杜絕奴隸和奴隸貿易,以及打擊賣淫活動。[43] 其主要成就是禁止國聯託管國在託管地進行奴隸貿易。1926年,國聯曾維護會員國埃塞俄比亞政府結束奴隸制度的承諾,並與利比里亞合作廢止強制勞工及部落間的奴隸身份。[43] 委員會亦成功減少在坦噶尼喀鐵路工作的工人的死亡率,由55%降至4%,控制了當地奴隸、賣淫及非法婦孺交易的活動。[44]

難民委員會[编辑]

挪威外交官弗里德托夫·南森領導,難民委員會負責照顧無國籍的難民及監督他們的遣返。有需要時,委員會亦為他們重新安置。[45] 一戰完結時,大約有二至三百萬前戰俘逃至俄羅斯。[45] 直至兩年後難民委員會成立,並在1920年幫助其中的42.5萬名前戰俘返鄉。[46]1922年,委員會在土耳其建立營舍以解決當地的難民危機,並幫助預防疾病及飢荒。委員會亦簽發南森護照予無國籍難民,最終獲52個國家承認,總共發出了大約45萬本。[47]

女性合法地位研究委員會[编辑]

女性合法地位研究委員會(The Committee for the Study of the Legal Status of Women)主要研究全世界的女性地位。委員會成立於1938年4月,並於1939年初解散。所有委員會成員全部都是來自歐洲國家。

會員國[编辑]

國聯42個創始會員,有23個(如計入自由法國則有24個)仍然留在國聯直至國聯解散。在創立年份(1920年),有6個國家加入,其中只有兩個國家仍然留在國聯至國聯解散。隨後,總共有21個非創始會員先後加入國聯。在1934年9月28日厄瓜多爾加入至1935年2月23日巴拉圭退出期間,國聯擁有最多的會員數目:58個。[48]

委任統治地[编辑]

1919年6月28日,國聯簽訂《國際聯盟規約》第22條,正式設立國聯委任統治地。當這《國際聯盟規約》條目在1945年末收納到聯合國憲章之後,所有國聯委任統治地(除了西南非洲,即今納米比亞),都轉為聯合國的託管領地,這之前被雅爾塔會議所同意。國聯委任統治地由國聯託管委員會(The Mandates Commission)所負責,所有委任統治地皆是一戰戰敗國的殖民地,主要是德意志帝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

調解土地紛爭[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戰爭遺留了很多問題予各個國家解決,包括國界的準確位置及國家特殊區域的問題。而當中大多數問題都會交予協約國中一些組織(如協約國最高議會,Allied Supreme Council)處理,但協約國傾向將小數很難解決的問題轉介予國聯。換句話說,於1920年代的首三年內,國聯在一戰帶來的混亂上,只參與了一小部份。由國聯解決的問題包括由巴黎和平條約指派的一些國界及特殊區域問題。[49]

隨著國聯的發展,它的角色日漸擴大。在1920年代中期,國聯成為國際活動的中心。此改變可以在國聯與非會員的關係上見到,如美國和蘇聯在國聯的參與度漸增。在1920年代後半期,法國、英國及德國都利用國聯作他們外交活動的焦點,同時她們的秘書代表都會出席在日內瓦的會議。她們亦利用國聯的機構來改善關係和解決她們的不同之處。[50]

上西里西亞[编辑]

關於上西里西亞公民投票的波蘭語海報(1921年),內容為:「母親還記得我。請給波蘭一票。」

協約國在不能解決上西里西亞土地的爭論下,就將問題交予國聯處理。[51] 一戰後,波蘭對當時已屬於普魯士的上西里西亞提出主權的要求,波蘭人和後來的德國人西里西亞起義時發生衝突。《凡爾賽條約》曾建議於該地舉行公民投票來決定該地的歸屬。經國聯調停後,上西里西亞在1921年3月20日舉行公民投票,決定上西里西亞的歸屬,結果顯示59.6%(約50萬人)的投票者支持上西里西亞由德國管轄,但波蘭聲稱周邊條件令投票不公平,結果導致1921年的第三次西里西亞起義的爆發。[52] 1921年8月12日,國聯接手解決此事,而理事會成立一個由比利時、巴西、中華民國及西班牙代表組成的委員會來研究當時局勢。[53] 委員會建議應根據公民投票以及波蘭和德國的喜好,在上西里西亞劃分兩個區域;並認為雙方應該決定這兩個地區之間的細節。舉例來說,無論任何貨物,應在這兩個地區的經濟和工業的邊界上自由進出。[54] 1921年11月,雙方在日內瓦舉行會議來商討一個公約。經過五次會議後終達成解決辦法,雖然大部份的上西里西亞地區歸入德國,但在波蘭部份卻擁有主要的礦產資源及許多工業。當這個協議於1922年5月公開時,大多數德國人都對之極為不滿,但最終兩國正式批准協議。此問題的解決令該區恢復和平,直至二戰爆發。[53]

阿爾巴尼亞[编辑]

阿爾巴尼亞的國界於1919年的巴黎和會上在未劃定下,交予國聯處理,但國聯直至1921年9月都未能決定。希臘軍隊在當時曾多次越境進入阿爾巴尼亞領土、在該國南部進行軍事行動,以及南斯拉夫軍隊入侵阿爾巴尼亞、與阿爾巴尼亞族人衝突等,亦造成阿爾巴尼亞處於不穩定局勢。於是國聯派遣一個由多個國家代表組成的委員會到該地視察,並於1921年11月表示阿爾巴尼亞應該恢復1913年的國界。幾星期後,南斯拉夫軍隊在抗議下被勒令撤出阿爾巴尼亞。[55]

阿爾巴尼亞的國界在科孚事件再次成為國際間衝突的起因。1923年8月23日,一名意大利將軍恩里科·泰利尼(Enrico Tellini)及四名助手在標出希臘和阿爾巴尼亞之間的新邊界期間,遭伏擊和殺害。當時的意大利領導人墨索里尼感到憤怒,並要求設立委員會,對事件進行調查,並需於五天內完成。不論調查結果如何,墨索里尼都堅持要求希臘政府支付5000萬里拉賠款。但希臘人聲言除非它(調查報告書)證明了此事件是由希臘人引起,否則他們將不會支付。[56]

1923年8月31日,墨索里尼派軍艦炮轟並佔領希臘所屬的科孚島。因此舉違反《國聯盟約》,於是希臘向國聯求助以處理有關情形。但協約國集團(在墨索里尼的堅持下)同意此事件應由大使會議Conference of Ambassadors)負責解決爭論,因為這個大使會議是由泰利尼將軍委派的。後來國聯理事會審議此爭論,但通過裁決交予理事會大使作最後定案。而會議接受了大部分的國聯成員的建議,強迫希臘即使犯罪原兇被尋獲與否,都要支付5000萬里拉賠款予意大利以取回屬地。[57] 墨索里尼隨後在勝利下離開科孚島。

奧蘭群島[编辑]

奧蘭瑞典芬蘭之間一個擁有6500個島嶼的群島,島上通用瑞典語,但瑞典於1809年同時失去芬蘭及奧蘭群島,並割讓予沙俄。在1917年12月,俄國十月革命期間,芬蘭宣佈獨立,大多數奧蘭人都希望奧蘭群島可以回歸瑞典。[58] 但芬蘭政府覺得奧蘭群島是他們新國家的一部份,就如於1809年俄國人將奧蘭納入芬蘭大公國一樣。

1920年,爭議升級,這意味著會有戰爭的危險。英國政府就將問題轉介予國聯理事會處理,但芬蘭則以此事是芬蘭內政為由,阻止國聯介入此事。國聯於是創立一個小型委員會來國聯是否應對此事進行調查,獲贊成後再創立一個中立委員會。[58] 1921年6月,國聯公佈決定,奧蘭群島應維持芬蘭的一部份,但芬蘭須保證要保護當地島民,包括實行非軍事化。在瑞典反對下,這個協議成為歐洲第一個直接由國聯通過的國際協議。[59]

梅梅爾[编辑]

港口城市梅梅爾(今立陶宛克萊佩達)及其周邊地區,由於主要人口都是德國人,所以在一戰結束後受協約國管治。隨後根據《凡爾賽條約》第99條,將該地贈予立陶宛。但法國和波蘭政府都贊成將梅梅爾轉至一個國際城市。梅梅爾的控制權至1923年仍未轉讓予立陶宛,並促使了法國軍隊於1923年1月的入侵和佔領。

協約國在與立陶宛無法達成協議之後,將事件交付予國聯。1923年12月,國聯理事會委派一個調查委員會來進行調查,而委員會選擇將梅梅爾轉讓予立陶宛,並給予該地區的自治權利。這個建議最後於1924年3月14日獲國聯理事會通過,並給予協約國及立陶宛管治。[60]

摩蘇爾[编辑]

國聯曾於1926年解決伊拉克土耳其之間對前鄂圖曼帝國省份摩蘇爾的領土爭議。曾於1920年獲伊拉克第一等託管地管治權、並代表伊拉克外交事務的英國稱摩蘇爾是屬於伊拉克;另一方面,土耳其共和國卻聲稱伊拉克是土耳其的一個省份,並為歷史的心臟地帶。於是國聯一個以比利時、匈牙利和瑞典的代表為首的委員會就被送往當地,而委員會委員亦獲悉摩蘇爾居民都不願意摩蘇爾成為土耳其或伊拉克的一部份,但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則選擇伊拉克。[61]1925年,委員會建議摩蘇爾歸入英國管治下的伊拉克託管地,並保障當地庫爾德人的自治權。國聯理事會隨即通過建議,並決定於1925年12月16日將摩蘇爾贈予伊拉克。雖然土耳其於1923年在洛桑條約中接受國聯的仲裁,但被拒絕詢問國聯是次對摩蘇爾的決定。此時問題再交予國際法庭處理,然而英國、伊拉克和土耳其在1926年6月5日批准了一份單獨的條約,條約大致跟隨國聯理事會的決定以及將摩蘇爾配予伊拉克,但同意伊拉克仍可以在25年內申請加入國聯,加入後將結束其託管地身份。[62][63]

維爾紐斯[编辑]

一戰後,波蘭和立陶宛均恢復其獨立地位,但兩國對於雙方之間的邊界上仍存有分歧。[64]波蘇戰爭期間,立陶宛同蘇聯簽訂和約,奠定了立陶宛的邊界。協議亦給予控制舊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並成為該國政府的所在地。[65] 這個緊張局勢加深了立陶宛和波蘭之間步向戰爭的憂慮,於是國聯介入事件,並於1920年10月7日通過談判令雙方達成短暫停戰協議[64],而波蘭則承認維爾紐斯地區是屬於立陶宛。[66] 兩天後,Lucjan Żeligowski將軍率領波蘭軍隊撕毀和約,發動突然襲擊佔領維爾紐斯,並聲稱中立陶宛政府(Government of Central Lithuania)正在波蘭軍隊的保護之下。[64]

於是立陶宛向國聯求助並得到國聯的回應,國聯理事會亦呼籲波蘭的撤出該區。波蘭政府表明會遵從國聯,撤出維爾紐斯,但之後卻單方面派更多的軍隊增援。[67] 這促使國聯這個決定:未來的維爾紐斯應取決於當地居民的全民公決,並認為波蘭軍隊應撤出維爾紐斯,由國聯派出的一支國聯國際部隊來代替。虽然根据条约来说,国联可以派出法国和英国的军队强制波兰撤离,但是在法国看来,波兰在未来将是一个好的同盟国家去一起对抗德国,所以法国并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和波兰发生矛盾。而因此,英国看到法国无动于衷,她也不愿意独自派出军队。所以国联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做出任何有实质意义的行为,从而任由波兰占领维尔纽斯。至此,立陶宛表示强烈不满,双方矛盾升级。1920年尾,波蘭和立陶宛之間的敵對行動再次增加,但波蘭政府於1921年初開始尋求和平解決方案。波蘭同意以支持國聯提出的計劃,撤走當地的波蘭軍隊和合作舉行公民投票。不過國聯受到來自立陶宛和蘇聯的反對,令國聯於1921年3月擱置上述計劃,並再次嘗試促進雙方之間的會談。[68] 1922年3月,維爾紐斯及周邊地區正式被波蘭吞併;1923年3月14日,協約國會議訂定立陶宛和波蘭的國界,該國界位於芬蘭境內,離維爾紐斯不近的地方。[69] 立陶宛當局拒絕接受決定,於是與波蘭交戰,直至1927年。[70][71]

1939年9月19日,蘇聯入侵並吞併維爾紐斯。10月10日,立陶宛政府接受了蘇聯的最後通牒,容許蘇聯在其全國設立軍事基地,交換條件是使維爾紐斯回到立陶宛。10月28日,維爾紐斯重回立陶宛。

哥倫比亞及秘魯[编辑]

哥倫比亞軍隊正反抗來自秘魯的攻擊

20世紀早期,哥倫比亞秘魯之間曾發生一些邊境衝突。1922年,兩國政府簽署所羅門-羅薩諾條約Salomón-Lozano Treaty)以嘗試解決這些衝突。 [72] 其中邊境城市萊蒂西亞及其周邊地區從秘魯割讓予哥倫比亞,讓哥倫比亞可有權使用亞馬遜河[73] 但於1932年9月1日,來自秘魯橡膠和製糖業的商界領袖,因土地轉讓至哥倫比亞所引致的領土損失,而組織武裝接管萊蒂西亞。[74] 秘魯不承認這軍事接管行為,但總統路易斯·塞羅Luis Cerro)卻決定抵抗哥倫比亞人的重新佔領(re-occupation)。秘魯軍隊隨後在一場軍事衝突中佔領萊蒂西亞。[75] 經過數月的外交爭論後,兩國政府接受國聯提出的調解,他們的代表亦向國聯理事會呈報事件。1933年5月,雙方簽署臨時和平協議,在進行雙邊談判時,將有爭議的領土交予國聯控制[76] 1934年5月,最後和平協議正式簽定,秘魯將萊蒂西亞交還予哥倫比亞,並對1932年的入侵事件正式道歉,以及承諾在該地實行非軍事化、給予哥倫比亞在亞馬遜河和普图马约河的自由航行權、及互不侵犯。

薩爾[编辑]

薩爾本是德國的一個省份,由普魯士西南一部份領土和普法爾茨組成。一戰後,根據《凡爾賽條約》薩爾被從德國中劃分出來歸國聯管轄,1935年國聯舉行公民投票來決定薩爾未來將歸入德國還是法國,後來經該地區全民公決,《凡爾賽條約》薩有90.3%投票支持回歸德國。[77][78] 1935年1月17日,經國聯理事會批准,薩爾重新回歸德國。

和平與安全[编辑]

除了土地紛爭之外,國聯也嘗試調停國家之間的其他衝突。當中成功的例子包括嘗試打擊國際間的鴉片性奴隸貿易,國聯的工作亦改善了難民(尤其是於1926年的土耳其難民)的生活情況。要說國聯的重大改革,就不得不提南森護照的引進,國聯難民委員會簽發南森護照予無國籍難民,是首本獲國際承認的無國籍難民身份證。

希臘及保加利亞[编辑]

在1925年10月希臘保加利亞邊境哨兵事件後,雙方就開始戰鬥。[79] 事件發生後三天,希臘軍隊入侵保加利亞。保加利亞政府下令其部隊只作象徵式反抗,並在邊境地區撤走約10000至15000人,並相信國聯會協助解決爭端。[80] 其後國聯果然對希臘的入侵作出譴責,並呼籲希臘軍隊撤出保加利亞,和向保加利亞作出賠償。希臘遵守國聯的呼籲,撤出保加利亞,但政府抱怨自1923年科孚事件後,國聯給希臘的待遇與意大利相差甚遠。

利比里亞[编辑]

凡士通一個橡膠種植園內的強制勞動(Forced labor)事件和來自美國的奴隸貿易指控之後,利比里亞政府要求國聯展開調查。[81] 國聯於是成立由國聯、美國和利比里亞共同委派的一個委員會來調查事件[82],並於1930年提出一份報告,證實該地有奴役和強制勞動行為,有多位利比里亞政府官員在出售勞動合同上均受牽連,報告又建議由歐洲人或美國人接替這些事務。利比里亞政府於是開始取締強制勞動和奴役制度,並要求美國幫助。這引來利比里亞民眾憤怒,並導致總統查爾斯·金Charles King)及其副總統的辭職。[82]

九一八事變[编辑]

日軍在九一八事變後進入齊齊哈爾

九一八事變一直被視為國聯重大的挫折之一,以及日本悍然退出國聯的催化劑。當時在中華民國與日本簽訂的租約訂明,在滿洲中華民國領土內,日本政府有權派遣軍隊,在南满铁路周圍進駐。[83] 1931年9月18日晚上約10時20分,奉天府(今瀋陽市)北面約7.5公里處的柳條湖南满铁路的一小段鐵路被以關東軍部隊長官柳條湖分遣隊隊長河本末守中尉為首的一個小分隊炸毀[84][85],為日軍侵華作掩護。[84][86] 並嫁禍指該段南满铁路是中華民國士兵破壞的。[85] 隨後,日軍派兵並佔領滿洲,並於1932年3月1日扶植清朝遜帝溥儀成立偽滿洲國溥儀任國家元首。[87] 不過,這個傀儡政權成立初時只獲得意大利及德國承認,其餘國家均堅持承認滿洲是中華民國的合法領土。另一方面,為了滿足日本軍國主義的野心,日本需要製造事端,以便有藉口進行軍事行動。在滿洲國成立之前,日軍藉華人毆打日本僧侶及抵制日貨為名,派遣空軍和海軍炮轟上海,引發一個多月的戰爭,史稱一二八事變

其後,國聯同意來自中華民國駐國聯代表施肇基博士的要求,並成立以李顿爵士為首的国联调查团,因為航程太遠,延遲了調查團到華行程。當調查團到達滿洲奉天時,當地中華民國人民都表示日軍非法佔領滿洲,而日本則對國聯宣稱其行動目的是維持該區和平。1932年9月4日,調查團在北平簽署了調查報告書,將其送回日內瓦。報告書寫明「日本佔領行為是錯誤的」及「滿洲須交還予中華民國」。投票前,日本威脅大會將進行更多侵略行動,但最後國聯在大會上以40票對1票(1票為日本,另有暹罗投棄權票)通過了基於李頓報告書的聲明,否認滿洲國的合法地位,並要求日本交還滿洲給中華民國。为此,日本於1933年3月27日宣布退出國聯,中華民國不承認滿洲國也無法收復滿洲。

根據國聯條約,國聯應對日本實行經濟制裁,但這舉並無推行,因為美國不是國聯成員,國聯所實行的經濟制裁幾乎沒用。如果國聯對日本實行了經濟制裁,日本便不能與國聯會員國進行貿易,但仍然可以與美國這個大國進行貿易,維持日本經濟水平。此外,國聯可以組成軍隊進攻滿洲,但一些主要大國如英國和法國以專注內政(例如維持其殖民地現狀)為由拒絕而無法成行。故此,日本繼續管治滿洲,直至二戰完結、蘇聯紅軍佔領該區及交還中華民國為止。

大廈谷戰爭[编辑]

國聯無法阻止這場玻利維亞巴拉圭兩國為爭奪南美洲中部格蘭查科(又譯大廈谷)北部而進行的戰爭。縱使這地區地廣人稀[88],但1920年代後被發現該區蘊藏著豐富石油資源[89],其歸屬在玻利維亞和巴拉圭之間存有爭議。從1928年起,兩國之間頻頻發生武裝衝突。玻利維亞得到了美孚石油公司智利的支持後,玻利維亞利用美孚石油給予的貸款,向英美等國購買大批新式武器,軍事實力遠超巴拉圭。玻利維亞於是在1932年6月15日出兵佔領北查科荒漠中的亞基薩卡鹹水湖地區,戰爭全面爆發。[90]

巴拉圭主動向國聯請援,但國聯以「所有美洲事務已交予泛美會議處理」為由拒絕採取行動。其後的戰事中雙方均遭受了巨大的損失,雙方共損失9萬餘士兵,其中玻方約57,000人,巴方約36,000人,因為各方死亡人數佔其總人口甚多,使這兩個國家面臨崩潰的邊緣。[91] 雙方最後於1935年6月12日在阿根廷、美國及其他南美國家的調解下達成停火協議,7月21日,雙方簽訂《布宜諾斯艾利斯和約》,巴拉圭獲得北格蘭查科地區大部份土地。[92]

意大利入侵阿比西尼亞[编辑]

1935年10月,意大利領袖墨索里尼派出40萬名人軍隊入侵阿比西尼亞(今埃塞俄比亞)。[93]佩特罗·巴多格里奥元帥於1935年11月發動戰役,轟炸該地區,並在當中使用化學武器如芥子毒氣,以及污染食水來攻擊主要目標,包括無防備的村莊及醫療設施。[93][94] 意大利軍還在當地擊敗只用槍矛、不善武裝的阿比西尼亞人,1936年5月佔領阿迪斯阿貝巴,並迫使皇帝海爾·塞拉西一世出走。[95]

其實國聯早於1935年11月譴責了意大利的侵略行為,並對意大利實行經濟制裁。但此舉對意大利是起不到作用,是由於國聯拒絕實施兩項重要措施,即禁運石油和封鎖在英國控制下的蘇伊士運河而致。[96] 後來經英國首相斯坦利·鮑德溫的觀察後,認為因沒有軍隊抵抗意大利的攻擊,所以這已是終極的(Ultimately)。[97] 1935年10月,美國總統羅斯福(非國聯會員)援引1935年的美國中立法,禁制美國公民向國際戰爭的交戰國售賣軍火及延長「道義禁運」(Moral embargo)。10月5日及1936年2月29日,美國成功控制其石油出口和其他材料至平時正常的水平。[98] 1936年,國聯解除了經濟制裁,但意大利已經控制著阿國市區。[99]

1935年12月,英國外長賽繆爾·霍爾(Samuel Hoare)與法國總理皮埃爾·賴伐爾為結束在阿國的衝突而簽署霍爾-賴伐爾協定。並擬訂了一項計劃,將國家劃分為兩個分區:意大利分區(Italian sector)及阿比西尼亞分區(Abyssinian sector)。墨索里尼已準備同意協定,但後來有一份法國報紙披露計劃內容,批評協定等於出賣阿國的領土利益,並加以譴責。英國政府馬上宣稱它與協定毫無關聯;負責議定協約的霍爾與賴伐爾則被迫下台。[100]1936年6月30日,被迫流亡英國的阿國皇帝海爾·塞拉西一世破例在國際聯盟會上公開譴責意大利的侵略行為,並呼籲外國伸出援手,保護阿國,成為首位在國聯會員大會發言的人。[101]

西班牙內戰[编辑]

1936年7月17日,西班牙軍隊發動了政變,導致了西班牙共和黨人與民族主義者、保守派人士及包括一些西班牙軍隊軍官在內的反共主義叛亂分子之間的長期的武裝衝突,西班牙內戰爆發。[102] 西班牙外交部長Julio Álvarez del Vayo於是在1936年9月向國聯求助,以捍衛其領土完整和政治獨立。但國聯的成員並無插手干預,亦阻止外國勢力介入衝突。希特拉墨索里尼隨後繼續全力援助由佛朗哥領導下的西班牙叛軍,而蘇聯則支援西班牙共和政府。1937年2月22日,國聯宣佈禁止外國志願兵介入戰局。

國聯失敗的原因[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Jahanpour, Farhang. The Elusiveness of Trust: the experience of Security Council and Iran (PDF). Transnational Foundation of Peace and Future Research. [2008-06-27]. 
  2. ^ Kant, Immanuel. Perpetual Peace: A Philosophical Sketch. Mount Holyoke College. [2008-05-16]. 
  3. ^ 意大利康德研究专家卡兰提教授北大讲座,北京大學歐洲研究中心,2006年4月26日
  4. ^ Skirbekk and Gilje 2001, p. 288
  5. ^ Reichard 2006, p. 9
  6. ^ Rapoport 1995, pp. 498-500
  7. ^ Bouchet-Saulnier, Brav, and Olivier 2007, pp. 14-134
  8. ^ Northedge 1986, p. 10
  9. ^ Before the League of Nations. The United Nations Office at Geneva. [2008-06-14]. 
  10. ^ Bell 2007, pp. 15-17
  11. ^ Northedge 1986, pp. 1-2
  12. ^ Bell 2007, p. 16
  13. ^ 13.0 13.1 Archer 2001, p. 14
  14. ^ Northedge 1986, p. 1
  15. ^ Bell 2007, p. 8
  16. ^ Keith Robbins, Sir Edward Grey. A Biography of Lord Grey of Fallodon (London, 1971)
  17. ^ Kawamura 2000, p. 135
  18. ^ Wilson, Woodrow(伍德罗·威尔逊). President Woodrow Wilson's Fourteen Points(威尔逊的十四點和平原則). The Avalon Project. 1918年1月8日 [2008-04-19]. ,原文:A general association of nations must be formed under specific covenants for the purpose of affording mutual guarantees of political independence and territorial integrity to great and small states alike.
  19. ^ Magliveras 1999, p. 8
  20. ^ Magliveras 1999, pp. 8–12
  21. ^ Northedge 1986, pp. 35–36
  22. ^ Levinovitz and Ringertz 2001, p. 170
  23. ^ Scott 1973, p. 51
  24. ^ Scott 1973, p. 67
  25. ^ Burkman 1995
  26. ^ 26.0 26.1 Kontra et. al. 1999, p. 32
  27. ^ Forster 1982, p. 173
  28. ^ Forster 1982, pp. 171–76
  29. ^ 29.0 29.1 League of Nations. FOTW Flags Of The World website. 2005-07-09 [2008-05-05]. 
  30. ^ 五個種族分別為:剛果人種(黑色人種)、高加索人種(白色人種)、蒙古人種(黃色人種)、澳大利亞人種(棕色人種)及開普敦人種
  31. ^ Meyer and Prugl 1999, p. 20
  32. ^ 32.0 32.1 Organization and establishment:The main bodies of the League of Nations. The United Nations Office at Geneva. [2008-05-18]. 
  33. ^ Northedge 1986, pp. 72
  34. ^ Northedge 1986, p. 48
  35. ^ Northedge 1986, pp. 42–48
  36. ^ Northedge 1986, p. 182
  37. ^ Baumslag 2005, p. 8
  38. ^ 38.0 38.1 Northedge 1986, pp. 179–80
  39. ^ Scott 1973, p. 53
  40. ^ Frowein and Rüdiger 2000, p. 167
  41. ^ Origins and history. 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2008-04-25]. 
  42. ^ McAllister 1999, pp. 76–77
  43. ^ 43.0 43.1 Northedge 1986, pp. 185–86
  44. ^ Northedge 1986, p. 166
  45. ^ 45.0 45.1 Northedge 1986, p. 77
  46. ^ Scott 1973, p. 59
  47. ^ Torpey 2000, p. 129
  48. ^ 國際聯盟特別會議會員名單(1934年11月24日). 印第安那大學. [2010年8月10日] (英文). 
  49. ^ Northedge 1986, pp. 70–72
  50. ^ Henig 1973, p. 170.
  51. ^ Scott 1973, pp. 82–83
  52. ^ Osmanczyk and Mango 2002, p. 2568
  53. ^ 53.0 53.1 Northedge 1986, p. 88
  54. ^ Scott 1973, pp. 83
  55. ^ Northedge 1986, pp. 103–105
  56. ^ Scott 1973, p. 86
  57. ^ Scott 1973, p. 87
  58. ^ 58.0 58.1 Scott 1973, p. 60
  59. ^ Northedge 1986, pp. 77–78
  60. ^ Northedge 1986, p. 107
  61. ^ Scott 1973, p. 133
  62. ^ Northedge 1986, pp. 107-108
  63. ^ Scott 1973, p. 131-135
  64. ^ 64.0 64.1 64.2 Northedge 1986, p. 78
  65. ^ Scott 1973, p. 61
  66. ^ Vaizdas:Border-Lithuania-Poland-1919-1939.svg
  67. ^ Scott 1973, p. 62
  68. ^ Scott 1973, p. 63
  69. ^ Northedge 1986, pp. 78-79
  70. ^ Bell 2007, p. 29
  71. ^ 停戰日期並不是一般人所指的1938年,即波蘭給予立陶宛的最後通牒的時候。詳見Crampton(1996年),第93頁。
  72. ^ Osmanczyk and Mango 2002, p. 1314
  73. ^ Scott 1973, p. 249
  74. ^ Bethell 1991, pp. 414-415
  75. ^ Scott 1973, p. 250
  76. ^ Scott 1973, p. 251
  77. ^ Northedge 1986, p. 72-73
  78. ^ Churchill 1986, p. 98
  79. ^ Northedge 1986, pp. 112
  80. ^ Scott 1973, pp. 126-127
  81. ^ Miers 2003, pp. 140-141
  82. ^ 82.0 82.1 Miers 2003, p. 188
  83. ^ Northedge 1986, p. 138
  84. ^ 84.0 84.1 Iriye 1987, p.8
  85. ^ 85.0 85.1 Scott 1973, p. 208
  86. ^ Nish 1977, p.176-178
  87. ^ Northedge 1986, p.139
  88. ^ Scott 1973, p. 242-243
  89. ^ Levy 2001, pp. 21-22
  90. ^ Bethell 1991, p.495
  91. ^ Scott 1973, p. 248
  92. ^ Scheina 2003, p. 103
  93. ^ 93.0 93.1 Northedge 1986, pp. 222–25
  94. ^ Hill and Garvey 1995, p. 629
  95. ^ Northedge 1986, pp. 221
  96. ^ Baer 1976, p. 245
  97. ^ Library of Congress. Events Leading Up to World War II. Library of Congress. 1944: p. 97. 
  98. ^ Baer 1976, p. 71
  99. ^ Baer 1976, p. 298
  100. ^ Baer 1976, pp. 121-55
  101. ^ Haile Selassie I. Appeal to The League of Nations:June 1936, Geneva, Switzerland. Black King. [2008-06-06]. 
  102. ^ Lannon 2002, pp. 25-29

書目[编辑]

  • Archer, Clive.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Routledge. 2001. ISBN 0415246903. 
  • Baer, George W. Test Case: Italy, Ethiopia, and the League of Nations. Stanford: Hoover Institution Press. 1976. ISBN 0817965912. 
  • Barnett, Correlli. The Collapse of British Power. London: Eyre Methuen. 1972. ISBN 978-0413275806. 
  • Baumslag, Naomi. Murderous Medicine: Nazi Doctors, Human Experimentation, and Typhus. Westport, CT: Praeger. 2005. ISBN 978-0275983123. 
  • Bell, P. M. H. The Origin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in Europe. Harlow: Pearson Education Limited. 2007. ISBN 978-1-4058-4028-6. 
  • Bethell, Leslie.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Latin America: Volume VIII 1930 to the Present.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1. ISBN 0521266521. 
  • Bouchet-Saulnier, Françoise; Brav, Laura and Olivier, Clementine. The Practical Guide to Humanitarian Law. Rowman & Littlefield. 2007. ISBN 0742554961. 
  • Burkman, Thomas W. Japan and the League of Nations: an Asian power encounters the European Club. World Affairs. Summer 1995, 158 (1): 45–57. 
  • Churchill, Winston. The Second World War: Volume I The Gathering Storm. London: Houghton Mifflin Books. 1986. ISBN 039541055X. 
  • Crampton, Ben. Atlas of Eastern Europe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London: Routledge. 1996. ISBN 0415164613. 
  • Forster, Peter. The Esperanto Movement. The Hague: Mouton. 1982. ISBN 9789027933997. 
  • Frowein, Jochen A.; Wolfrum Rüdiger. Max Planck Yearbook of United Nations Law. The Hague: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2000. ISBN 9041114033. 
  • Henig (ed.), Ruth B. The League of Nations. Edinburgh: Oliver and Boyd. 1973. ISBN 9780050025925. 
  • Gorodetsky, Gabriel. Soviet Foreign Policy, 1917-1991: A Retrospective. Routledge. 1994. ISBN 0714645060. 
  • Hill, Robert; Marcus Garvey and the Universal Negro Improvement Association. The Marcus Garvey and Universal Negro Improvement Association Papers. Berk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5. ISBN 978-0520072084. 
  • Iriye, Akira. The Origin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in Asia and the Pacific. Harlow: Longman Group UK Limited. 1987. ISBN 0-582-49349-8. 
  • Kawamura, Noriko. Turbulence in the Pacific: Japanese-U.S. Relations During World War I. Westport, CT: Praeger. 2000. ISBN 978-0275968533. 
  • Kennedy, David. The Move to Institutions (PDF). Cardozo Law Review. April 1987, 8 (5): 841–988 [2008-05-17]. 
  • Knock, Thomas J. To End All Wars: Woodrow Wilson and the Quest for a New World Order.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5. ISBN 0691001502. 
  • Kontra, Miklós; Robert Phillipson, Tove Skutnabb-Kangas, and Tibor Varady. Language, a Right and a Resource: Approaching Linguistic Human Rights. Budapest: 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 Press. 1999. ISBN 9789639116634. 
  • League of Nations Information Section. The Essential Facts About the League of Nations. Geneva: League of Nations. 1939. OCLC 220743559. 
  • Lannon, Frances. The Spanish Civil War, 1936-1939. Osprey Publishing. 2002. ISBN 1841763691. 
  • Levinovitz, Agneta Wallin and Ringertz, Nils. The Nobel Prize: The First 100 Years. World Scientific. 2001. ISBN 981024665X. 
  • Levy, Marcela López. Bolivia:Oxfam Country Profiles Series. London: Oxfam Publishing. 2001. ISBN 0855984554. 
  • Magliveras, Konstantinos D. Exclusion from Participation in International Organisations: The Law and Practice behind Member States' Expulsion and Suspension of Membership.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1999. ISBN 9041112391. 
  • McAllister, William B. Drug Diplomac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An International History. Routledge. 1999. ISBN 0415179904. 
  • McDonough, Frank. The Origins of the First and Second World War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 ISBN 0521568617. 
  • Meyer, Mary K. and Prugl, Elisabeth. Gender Politics in Global Governance. Rowman & Littlefield. 1999. ISBN 0847691616. 
  • Miers, Suzanne. Slaver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The Evolution of a Global Problem. AltaMira Press. 2003. ISBN 0759103402. 
  • Nish, Ian. Japanese foreign policy 1869-1942:Kasumigaseki to Miyakezaka. London: Routledge & Kegan Paul. 1977. ISBN 0415273757. 
  • Northedge, FS. The League of Nations: Its Life and Times, 1920–1946. New York: Holmes & Meier. 1986. ISBN 0-7185-1316-9. 
  • Osmanczyk, Edmund Jan and Mango, Anthony. Encyclopedia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Taylor & Francis. 2002. ISBN 0415939240. 
  • Raffo, P. The League of Nations. London: The Historical Association. 1974. 
  • Rapoport, Anatol. The Origins of Violence: Approaches to the Study of Conflict. Transaction Publishers. 1995. ISBN 1560007834. 
  • Reichard, Martin. The EU-NATO relationship: a legal and political perspective. Ashgate Publishing, Ltd. 2006. ISBN 0754647595. 
  • Scheina, Robert L. Latin America's Wars:Volume 2 The Age of the Professional Soldier, 1900-2001. Potomac Books Inc. 2003. ISBN 1574884522. 
  • Scott, George.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League of Nations. London: Hutchinson & Co LTD. 1973. ISBN 0-09-117040-0. 
  • Skirbekk, Gunnar; Gilje, Nils. History of Western Thought: From Ancient Greece to the Twentieth Century. Routledge. 2001. ISBN 0415220734. 
  • Torpey, John. The Invention of the Passport: Surveillance, Citizenship and the Stat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0521634938. 
  • Tripp, Charles. A History of Iraq.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052152900X. 
  • 俞寬賜. 聯合國秘書長的法律地位和權力.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政治科學論叢(第九期,頁253∼274). 民國87年(1998年)6月 [2008-07-01] (中文). 

延伸閱讀[编辑]

  • Bassett, John Spencer. The League of Nations: A Chapter in World Politics 1930
  • Egerton, George W. ; Great Britain and the Creation of the League of Nations: Strategy,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1914–1919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78
  • Gill, George, (1996) The League of Nations from 1929 to 1946: From 1929 to 1946 . Avery Publishing Group. ISBN 0-89529-637-3
  • Kelly, Nigel and Lacey, Greg (2001) "Modern World History" Heinemann Educational Publishers, Oxford
  • Kennedy, Paul. The Parliament of Man: Th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of the United Nations (2006)
  • Kuehl, Warren F. and Lynne K. Dunn; Keeping the Covenant: American Internationalists and the League of Nations, 1920–1939 1997
  • Malin, James C. The United States after the World War 1930. pp 5–82. online
  • Marbeau, M. (2001). "La Société des Nations".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France. ISBN 2-13-051635-1
  • Pfeil, A (1976). "Der Völkerbund".
  • Walters, F. P. , A History of the League of Nations 2 vol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2
  • Walsh, Ben (1997). Modern World History. John Murray (Publishers) Ltd.. ISBN 0-7195-7231-2.
  • Woodrow Wilson, compiled with his approval by Hamilton Foley; Woodrow Wilson's Case for the League of Nation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rinceton 1923 contemporary book review
  • Zimmern, Alfred ; The League of Nations and the Rule of Law, 1918–1935 1936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