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尔扈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土尔扈特人
總人口
33萬
分佈地區
 俄羅斯 17萬
 中国 10.6萬1982年中国人口普查
 蒙古国 1.4萬2010年蒙古国人口普查
語言
卫拉特语及其分支土尔扈特语
宗教信仰
藏传佛教萨满教无神论
相關種族
其他蒙古族分支,特别卫拉特各部

土尔扈特部蒙古语ᠲᠣᠷᠭᠤᠳ,转写:Torghut[转写种类不明]西里尔字母Tоргууд,意思是“丝绸”),是卫拉特蒙古四部之一。17世纪初迁到伏尔加河下游沿岸,于1771年重返新疆有人[谁?]認為他們是克烈部之後,認王汗是他們始祖。

历史[编辑]

自13世紀蒙古興起,便擁有散佈於亞洲北部連同東歐的廣闊草原大漠的體系龐雜的眾部族。明末清初時蒙古諸部按地理位置,大約以今蒙古國南部為界,分為漠南漠北漠西三大部,游牧于漠西的蒙古人在明代被称为瓦剌,在清代被称为厄鲁特衛拉特)。它分为四大部:准噶尔和硕特杜尔伯特、土尔扈特。土尔扈特部姓氏不詳,游牧于雅尔(在今新疆塔城以西哈薩克斯坦境內)之额什尔努拉(今新疆塔城地区西北及俄国境内的乌尔扎)。

和鄂尔勒克西迁[编辑]

明代末年,土爾扈特首領和鄂爾勒克準噶爾部巴圖爾琿臺吉交惡,准噶尔势力日益强大、領地擴張,和鄂尔勒克在1628年(崇祯元年)率部众西走,经过两年余,来到了当时人烟稀少的額濟勒河(伏爾加河)到烏拉爾河一帶的下游沿岸。“俄羅斯因稱為己屬”[1]。此時伏爾加河流域不僅水草豐美,而且了無人煙,尚未為沙俄控制,於是遷來此處的土爾扈特人建立了自己的汗國。

当时,沙皇俄国正在入侵伏尔加河中下游到高加索的信仰伊斯兰教的突厥-蒙古各个汗国,信奉喇嘛教的吐尔扈特部正好从背后突袭了穆斯林各国,配合了沙俄的入侵,于是受到沙俄的优待。此后,沙俄-吐尔扈特联军同突厥各国联军在伏尔加河-高加索一带展开漫长的战争,吐尔扈特也接受了沙皇的册封,成为沙皇俄国的属民。

和鄂爾勒克之叔父保蘭阿噶勒琥、莽海等則率部隨顧實汗遷至青海;另有一小部土爾扈特留在原地未徙[2]

與準噶爾爭雄[编辑]

1669年,和鄂爾勒克的曾孫阿玉奇(1641-1724)成為土爾扈特部首領,全盛時,領土西、北兩邊到伏爾加河,南到裏海,東到烏拉爾河[3]

1673年,阿玉奇俄國結盟,宣誓效忠。在俄國鄂圖曼的戰爭中,阿玉奇起初軍事支援俄國,自1683年起卻因鄂圖曼的利誘而保持中立。1697年,阿玉奇復與俄國科里琴公爵訂立平等同盟條約,自1700年起派騎兵支援俄國對付瑞典的戰爭,1722年與彼得一世在兩國邊境城鎮薩拉托夫會面。[4]

阿玉奇成吉思汗血緣上毫無關係,1697年卻自六世達賴喇嘛、攝政桑結嘉錯得授予「」號,等於獲承認為全體衛拉特的汗。當時准噶爾部首領策妄阿喇布坦獲授「渾台吉」(副汗)的稱號,阿玉奇遂與策妄阿喇布坦爭奪衛拉特部落聯盟的盟主,兩部族遣使通婚。[5]

1698年,阿玉奇派遣大型使團前往西藏。同年阿玉奇兒子桑札布背叛父親,率領自己的15000帳屬民投奔准噶爾策妄阿喇布坦,並打算前赴西藏,不料被策妄阿喇布坦誘捕,屬民都被奪去,唯有逃回阿玉奇那裏。阿玉奇的使團回歸時亦被策妄阿喇布坦攔截,只好投奔清朝,後來到額濟納河畔遊牧,成為額濟納土爾扈特[6]

為了進攻策妄阿喇布坦,1709年阿玉奇遣使繞道西伯利亞,企圖與清朝結盟。1712年,康熙圖理琛經過俄國領土,兩年後到伏爾加河下游與阿玉奇會面。阿玉奇卒後,1731年雍正再派使者,希望與土爾扈特夾擊准噶爾。俄國政府以與准噶爾關係友好為由,代表土爾扈特拒絕。[7]

渥巴锡东归[编辑]

原因[编辑]

乾隆二十年(1755年),清軍平定準噶爾。原依附於準噶爾的土爾扈特台吉舍稜先逃到俄國,後投奔伏爾加河的土爾扈特部。

土爾扈特汗國建立後,沙俄勢力擴張到來,以武力迫使土爾扈特臣服,攫取汗王冊封權,插手貴族議事會,干涉汗國內政;同時令哥薩克人(東歐草原上以俄羅斯人、烏克蘭人為主的遊牧族群)東遷,侵佔土爾扈特牧場,最令土爾扈特人反感的是沙俄政府強迫他們從藏傳佛教改信東正教

1761年,渥巴錫繼承汗位。此時正值好戰喜功的葉卡捷琳娜二世當權,為爭奪出海口和領土擴張,俄國和土耳其的戰爭不斷,土爾扈特戰士由於英勇善戰、騎術嫺熟而履被徵調,幾年間數萬青年死於與自己不相干的戰場,使汗國民怨沸騰,東歸思潮湧動。1768年,第五次俄土战争爆发。战争中俄国对土爾扈特部的盘剥加剧。

由于受到俄罗斯的压迫,心向故土,加上舍稜说服渥巴锡,乘清軍佔領伊犁未久,前去占领伊犁地区,1771年土爾扈特部首领渥巴锡决定举部东归。但他们到达那里,发现有戒备,不得不投降。[8]

經過[编辑]

1771年1月(乾隆三十五年),土尔扈特人在渥巴锡率领下分三路,赶畜群携辎重浩浩荡荡踏上了归国的艰苦历程。渥巴錫原計劃待伏爾加河結冰後啟程,但計劃為沙俄察覺,於是提前執行。由於河水未結冰,伏爾加河西岸一萬餘部眾未能東歸,後來成為卡爾梅克人,建立了俄羅斯聯邦內的卡爾梅克共和國。當時東岸約三萬戶、17萬人,他們都離開了生活了一個半世紀的伏爾加河,爲了表決心,臨走時將所有宮殿、村落付之一炬。

俄国女皇叶卡德琳娜二世得知立即派出哥薩克騎兵追击,並指使沿途哈薩克人出兵阻擊。一路上,土尔扈特人歼灭俄国的驻军及增援部队,摧毁俄国的要塞,穿过冰封的乌拉尔河,进入大雪覆盖的哈萨克草原,将追击的俄军远远抛在了后面。

東歸途中土爾扈特人身經百戰,同時也損失慘重。今哈薩克斯坦境內的奧琴峽谷,是東歸必經之路,然而哈薩克騎兵已搶佔隘口;渥巴錫定下謀略,自己正面進攻,另派隊伍包抄後面,最後全殲對方。在哈薩克草原上遭到哈薩克人襲擊,激戰中犧牲了9000多土爾扈特人。

除了戰鬥傷亡,飢餓和疾病也造成損失:穿過哈薩克草原、繞巴爾喀什湖南端入中國境內哈薩克地界,伊犁將軍伊勒圖命令哈薩克人不准渥巴錫通過其地。渥巴錫轉道沙喇伯可,又遭到布魯特柯尔克孜人)的進攻,不得已北上戈壁。由於水草匱乏,牲畜倒斃,人們只能步行,又因食用病畜血肉而瘟疫纏身。“人皆取馬牛之血而飲,瘟疫大作”[1]此時渥巴錫得知清軍已嚴加防備,且己方人畜死亡過半,無力攻佔伊犁,於是在清軍常設卡倫以外徘徊。[來源請求]

降清[编辑]

伊勒圖遣使存問其來意,渥巴錫與眾台吉、喇嘛商議數日後,不得已率所部七萬餘人歸降,稱前來歸附[9],其部眾抵達新疆伊犁,回到他們稱為的“太陽昇起的地方”,並獻上其祖所受明代永樂八年漢文篆書敕封玉印。舍稜也被迫一同歸順。據載,當初出發的17萬人中,“其至伊犁者,僅以半計”。

伊勒圖報朝廷後,乾隆皇帝命駐烏什總理回疆事務參贊大臣舒赫德前往伊犁安撫土爾扈特。朝廷撥白銀二十萬兩及糧草、牛羊、棉布等賑濟土爾扈特部眾。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九月,渥巴錫赴熱河避暑山莊覲見乾隆皇帝,被封為“舊土爾扈特卓里克圖汗”。乾隆皇帝雖知土爾扈特內附實為情非得已,仍稱贊其“誠心歸順,甚屬可嘉”,並“賜予封爵,以示渥澤”[10];同時在御製詩中表明了處理土爾扈特問題的態度:“弗受將為盜,俾安皆我民”[10]

乾隆下令在承德普陀宗乘之庙竖起两块石碑,用满、汉、蒙、藏四种文字铭刻他撰写的《土尔扈特全部归顺记》和《优恤土尔扈特部众记》。乾隆帝谕旨安插土尔扈特部于新疆。以渥巴锡所领部落为舊土爾扈特部,以原先附属于舍稜的部落为新土爾扈特部。

这段历史曾拍成电影《东归英雄传》及电视连续剧《东归英雄》。剧中均没有渥巴錫试图占领伊犁不得已归降的情节。

现况[编辑]

今天,中国的土尔扈特人有大约十万,大部分聚居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少部分聚居在内蒙古自治区青海省,大部份仍從事畜牧業。

新疆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居住着原渥巴锡汗所领南路旧土尔扈特盟人的后代,有四万多人。生活在塔城地区和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两万多土尔扈特人是原策伯克多尔济部的北路旧土尔扈特盟人的后代。巴木巴尔所领的旧土尔扈特东路盟的后代生活在乌苏周围,人口一万多。达什敦多克—默门图父子所领的西路盟的后代则是在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人口六千多。

新土尔扈特盟郡王舍楞所领的后代今天主要在阿尔泰塔城地区,人口一万。

1698年徙牧于阿拉克山的土尔扈特人的两千后人在内蒙古阿拉善盟西北方的额济纳旗生活,在青海的土尔扈特人有四千人。

现俄罗斯境内的卡尔梅克共和国的主体民族“卡尔梅克人”,就是当年留下的小部分土尔扈特蒙古人。其总统曾主张从中国吸引同宗的蒙古族移民,以便促进经济生产。

土尔扈特汗[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清史稿》藩部傳六
  2. ^ 《皇朝藩部要略》卷九厄魯特要略一
  3. ^ 宮脇淳子著,曉克譯:《最後的游牧民族:準噶爾部的興亡》(呼和浩特: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5),頁157。
  4. ^ 宮脇淳子:《最後的游牧民族》,頁154-155。
  5. ^ 宮脇淳子:《最後的游牧民族》,頁155-156。
  6. ^ 宮脇淳子:《最後的游牧民族》,頁156-157。
  7. ^ 宮脇淳子:《最後的游牧民族》,頁157-158。
  8. ^ 《清史稿》藩部傳六“(舍稜)复诱其汗渥巴锡来踞伊犁,抵他木哈,知内备固,计无所出,不得已,随渥巴锡归顺。”
  9. ^ 《皇朝藩部要略》卷十四:“(渥巴錫)自言為阿玉奇汗正系,向居俄羅斯地,久原為大皇帝臣僕,而無機可乘。乃於去冬謀棄舊遊牧,挈屬內附,因自彼逸出,行程萬千有餘里。閱半年餘始抵卡倫,乞准令入覲,以申積誠。”
  10. ^ 10.0 10.1 《皇朝藩部要略》卷十四厄魯特要略六

研究書目[编辑]

  • Paul Pelliot(伯希和)著,耿昇譯:《卡爾梅克史評注》(北京:中華書局,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