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托里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圣托里尼岛的卫星照片
希腊爱琴海上的圣托里尼岛

圣托里尼希腊文Σαντορίνη)是在希腊大陆东南200公里的爱琴海上由一群火山组成的岛环,位于北纬 36.40° —东经 25.40°。圣托里尼岛环上最大的一个岛也叫圣托里尼岛,别名锡拉岛Θήρα)。圣托里尼岛位于基克拉泽斯群岛的最南端,面积约73平方公里,人口约一万四千余人,多为希腊人。“圣托里尼”是十三世纪威尼斯人所命名的,起源于圣·爱莲義大利語Santa Irene);在此前这个岛称为锡拉岛、卡利斯提(Καλλίστη,在古希臘語意為“最美”)或斯特隆基里(Στρογγύλη)。岛上建筑蓝白相间,衬以蔚蓝大海,美不胜收,是著名旅游胜地。

3600多年前这里发生一次几千年来最猛烈的火山爆发,留下一个大火山口和几百米厚的火山灰,可能间接地促成克里特米诺斯文明的消亡。

阿克罗蒂里的米诺斯文明遗迹[编辑]

阿克罗蒂里的米诺斯文明遗迹
四个保存完好的大缸

圣托里尼岛上的阿克罗蒂里Ακρωτήρι)的米诺斯文明遗迹的发掘工作是1967年由已故雅典大学考古学教授斯皮里东·马林拿托斯首先发起的。 斯皮里东·马林拿托斯使锡拉岛成为克里特岛之外最著名的米诺斯文明遗迹。虽然只有城市最南端的部分被出土,但已经发现了复杂的多层建筑、街道和广场的组合,其中残留的墙垣高达8米,全部都掩埋在锡拉喷发出的厚厚的火山灰下。这个城址不属于宫殿类型,与克里特所发掘出的那些不同,但是它所表现出精湛的泥瓦工艺和外墙的精美壁画表明这也不是商人的仓库,一个织机工房可能显示了出口织料的存在。

《番红花采集者》

人类最早定居的迹象出现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前40世纪或更早),不过在约前19世纪前1650年代阿克罗蒂里发展成为青铜时代爱琴海上主要的港口之一,不仅接收来自克里特的货物,还有远至安那托利亚塞浦路斯叙利亚埃及,以及佐泽卡尼索斯Δωδεκάνησα)和希腊大陆的货品。

在锡拉岛发现了水管和厕卫系统,是至今为止最早的纪录。水管有两路,说明当时锡拉人已经有冷热两种水供应,由于就在火山边上,热水的来源很可能是地热作用。

阿克罗蒂里的壁画缺乏希腊和基督教装饰所热衷的神话题材。米诺斯壁画《番红花采集者》中描绘了采花人将收获献给一位端坐的女子,可能是一位女神;在另一个房间内,用书法般有力而流畅的线条描绘了两只羚羊;著名的渔人壁画描绘了一个渔民和他的收获:用绳子穿过腮串起的两串鱼;娱乐的小船队由欢蹦乱跳的海豚簇拥着,船上的贵夫人们在遮阳棚下安逸舒闲。

古代火山喷发[编辑]

锡拉火山灾难性的喷发是爱琴地区在特洛伊陷落之前发生的最重要的历史事件,喷发可能导致东地中海地区巨大的气候变化,它也是地球上几千年来发生的最大的火山喷发事件。

喷发的物理影响[编辑]

剧烈爆发的中心位于一个小岛,如今在破火山口中心的新卡梅尼岛Νέα Καμένη)偏北。这个破火山口本身是在数十万年间的喷发中,由于岩浆囊被淘空而坍塌形成的,然后在下一次喷发前,又被熔结凝灰岩填充。这一过程反复进行着,最近的一次是两万一千年前。在米诺斯时代的爆发中,破火山口的北部同样经历了这一过程,在喷发前几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环,只有在阿斯普罗尼希岛Ασπρονήσι)和锡拉岛之间有一个豁口。而这次喷发摧毁了阿斯普罗尼希岛和锡拉希亚岛Θηρασία)以及锡拉希亚岛和锡拉岛之间的联结,形成了两个新的海峡。

在圣托里尼岛上有厚约60米的白色火山灰沉积,它们的底部才是当时的地面。这个地层可以被分为三个明显不同的层次,分别对应喷发中不同的阶段。

在喷发前可能发生过一系列的地震,警告了当地居民关于发生灾害的危险,使得他们有时间收拾撤离这个危险地区。因为在阿克罗蒂里遗址上没有发现任何喷发受害者的遗体,而仅有的尸体被证明属于一个先于喷发就存在的墓葬。第一层火山灰的厚度,以及这一层沉积被雨水侵蚀的表象,表明火山在喷发之前的数个月(而不是先前所以为的数年[1])内已经给人以警示。亟待考察的是进一步的挖掘能否发现因为未能及时逃离而群集在海滩上的居民尸体,如同未能幸免于公元79年维苏威喷发的赫库兰尼姆城Herculaneum)那样。

米诺斯喷发属于经典的普林尼式喷发,特征包括升腾的烟柱以及直冲平流层的尘埃。这次喷发产生了高约30-35千米的喷发柱,流出的岩浆同浅湾的海水所接触,导致了剧烈的透水层爆炸。喷发还引发了35至150米高的海啸(估计不一),横扫了110公里之遥的克里特岛北岸。这次海啸重创了海滨城市阿穆尼索斯Αμνισός),将建筑物冲得七零八落,它还将克里特岛北岸的米诺斯舰只尽数消灭。在朝东27公里远的阿纳菲岛Ανάφη)上发现了3米厚的火山灰层,并且在海拔250米的山坡上有浮石层;地中海其他地方都发现有锡拉喷发所导致的浮石沉积[2]。不过克里特岛所发现的火山灰现在被认为属于前期,即大喷发数周或数月前的产物[3]。而海底钻探和对土耳其湖泊考察所发现的火山灰层表明,圣托里尼东面和东北面是火山灰沉降最多的地区。

这次爆发的喷发量估计是喀拉喀托火山1883年的四倍还多,岛上每一丝生命都被掩埋在厚厚的灰烬之下,将岛屿变成了一个不毛之地。

喷发的定年[编辑]

米诺斯喷发的精确定年对于研究整个爱琴海区域第二个千年的历史非常有价值,因为它在时间轴上能够提供一个参考点。从碳定年法所得出的结论普遍认为在前1650年前1600年之间,而这个日期与考古学的定年前1500年前1450年有相当大的差距。

一些学者认为应该根据碳定年法的结论来修正考古年表,而另一些人为碳定年的结论完全错误,有一些则寻求在这二者之间寻求一个妥协,找出一个能够并容二者的方案。重新修正爱琴文明青铜时代的考古年表被认为不太可行,因为这连带地要求同时修正已经相当成熟的通用埃及年表,这是相当令人难以接受的。这个争论正在继续。

人们希望格陵兰冰核中所蕴含的信息能够帮助解决这个谜团。在定年为前1644+/-20年的冰层中发现了一次疑为锡拉的巨大喷发的痕迹,然而对提取出的火山灰的研究表明这并非来自圣托里尼[4]。因此前1644年这一日期是错误的。

三份年轮资料表明前1629—1628年发生了一次重大事件,影响了正常的树木发育,可能就是格陵兰冰层中发现的前1644年事件。然而,并无确凿证据将这两个事件等同在一起,并且这两起事件甚至可能毫无关联。目前也没有有力证据证明或证伪前1628年年轮异常与锡拉喷发的关系。

当一起VEI-4或更大的喷发发生,它们可以在树木年轮和冰盖中留下线索,然而,缺乏线索却不能简单地被解读为喷发不存在。人们仍寄希望于其他冰层能够提供圣托里尼火山灰,帮助确定喷发的年份。

喷发规模[编辑]

直到2003年,锡拉火山的米诺斯喷发和喀拉喀托火山划分为统一等级VEI-6,然而最近对沉降的灰烬的研究表明,喷发的等级可能还要高一级,为VEI-7。并非所有的学者都同意这个观点。这个等级的喷发可以比肩1815年坦博拉火山的喷发,在这次喷发中,大量的二氧化硫被释放入大气,使得接下去的1816年成为了“没有夏天的一年”。这次巨大的喷发对当时人类文明进程的影响仍未被完全了解,是一个非常有启发的课题。

中国的记录[编辑]

有些学者试图将史书上记载的帝桀治下的天灾同这次喷发所引起的气候变化联系起来,如古书《竹书纪年》内记载有:“伊、洛竭”、“三日並出”、“大雷雨”等[5]。但由于夏朝年表并未确立;再者《竹书纪年》在流传过程中多有增减,历史真实性有待考证;加上缺乏证据说明这些灾祸和喷发的联系等原因,这个说法仍待确证。

埃及的记录[编辑]

奇怪的是,似乎没有对这次喷发的埃及记录遗存下来。曾经有人声称在尼罗河三角洲发现了圣托里尼火山灰,事后被证明这是一次误检[6]。还有人认为锡拉喷发和山体的崩塌激发了神话想象,如赫西俄德神谱》中的泰坦战争,以及埃及中王國時期传说易仆术的忠告Admonitions of Ipuwer)中的灾难。

与亚特兰蒂斯的关联[编辑]

斯皮里东·马林拿托斯1939年的论文是一个突破口,将柏拉图关于亚特兰蒂斯的故事和引起克里特岛上米诺斯文明衰落的这次灾难联系起来。这个理论的反对者认为克里特和圣托里尼的大小不符合柏拉图对亚特兰蒂斯的描述,而且米诺斯文明衰落的时期也远远晚于亚特兰蒂斯消失的日期。James Luce和A.G.Galanopoulos等学者的反驳认为对古埃及象形文字和迈锡尼线性文字B的错误解读可能导致了将“百”认作“千”的错误,因而修正过的尺寸和日期能够将亚特兰蒂斯对应于克里特的梅萨拉平原Μεσαρά)以及米诺斯文明约前1450年代的衰落。然而事实上,对于前者来说出现错误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埃及象形文字中数字的符号非常易于辨认。

希腊、拜占庭和奥斯曼时期的圣托里尼[编辑]

其后,腓尼基人和多立安人分别前来统治这个岛屿。位于海平面上396米的希腊城市锡拉是在公元前9世纪多立安殖民者建立的,根据传说,他们的首领为锡拉斯(Θήραν)。他们在此一直居住到拜占庭时期。根据希罗多德(4.149-165),锡拉人在七年干旱之后派出不少殖民者在北非建立了许多城市,包括昔兰尼。就像其他希腊领土一样,圣托里尼后来为罗马人拜占庭人以及法兰克人。1579年岛屿的控制权落入奥斯曼人之手。

现代的圣托里尼[编辑]

远眺伊亚

1912年圣托里尼岛划归希腊管辖。圣托里尼岛上主要的居民点包括阿克罗蒂里费拉Φηρά)、伊亚Οία)、安坡里奥Εμπορείο)、卡马里Καμάρι)、伊莫洛维里Ημεροβίγλι)、皮尔戈斯Πύργος)和锡拉希亚Θηρασία)。阿克罗蒂里米诺斯文明遗迹是一个可供旅客参观的大型考古发掘场。

圣托里尼岛上没有溪流,因此水源短缺。 直到九十年代,岛上居民用水主要靠收集降到房顶和天井的雨水、小泉水甚至从其他地方进口。如今島上装备了一个海水淡化厂,向居民和游客提供日常用水。岛上的主要经济是旅游业,为了保护破火山口,岛上的浮石场已经于1986年关闭。

圣托里尼还拥有一个小型的葡萄酒工业,依靠当地特有的葡萄品种“阿西尔提可”(Ασύρτικο)而小有名气。阿西尔提可葡萄枝都极为古老,因为它们对葡萄根瘤蚜免疫,从而在20世纪早期该病大流行的时候免于被移除。根据它们的习性,植株之间的间隔很大,靠露水润湿,它们被植成篮子状,将葡萄悬于内部以保护它们不受风害。当地还特产红润甘美但级烈的圣桑托酒Βινσάντο)。

1704年一个海底火山破水而出,逐渐形成了现在的新卡梅尼岛,火山活动的中心。二十世纪发生了三次喷发,最近的一次是1950年;1956年圣托里尼又经受了一次破坏性的地震。

聖托里尼是希腊其中一個最著名的度假小島,每年由四月至十月都是遊客旺季,很多都是坐豪華客輪到來,停在火山口與中心區的海港中,再以小艇到岸坐吊車或小驢上市集的。也有客人由水翼船或坐飛機而至的。冬天及初春時節因為天氣不好,旅店關閉及船隻停行,島上的居民及商户也都回到內陸,島上剩下很少人。

伊莫洛维里所见的圣托里尼火山口全貌

雅尼的乐曲——圣托里尼(Santorini)

  “圣托里尼” 这个地方给予了雅尼无限的创作灵感。这首《圣托里尼》曾被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选为全美网球公开赛的主题曲。之后,这首曲子凭借耳熟能详的旋律更在许多体育赛事上频频出现,成为运动盛会最钟爱的背景音乐之一。

参考[编辑]

  • Forsyth, Phyllis Y.: Thera in the Bronze Age, Peter Lang Pub Inc, New York 1997. ISBN 0-8204-4889-3
  • Walter L. Friedrich, Alexander R. McBirney (Translator): Fire in the Sea: Natural History and the Legend of Atlanti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United Kingdom 1999. A historical account of the eruption and its effects from a geological point of view with many drawings, figures and pictures.
  • Broad, William J. (2003), Scientists Revisit an Aegean Eruption Far Worse Than Krakatoa, October 21, 2003, The New York Times
  • ^ Guichard F. et al. (1993), Tephra from the Minoan eruption of Santorini in sediments of the Black Sea, Nature, v. 363, p. 610
  • ^ Keenan D.J. (2004), Volcanic ash retrieved from the GRIP ice core is not from Thera, Geochemistry Geophysics Geosystems, v. 4
  • ^ 王國維,《今本竹書紀年疏證》
  • ^ Heiken, G. and McCoy, F. (1990) Precursory Activity to the Minoan Eruption, Thera, Greece. In: Hardy, D. A. (ed.) Thera and the Aegean World III, v.2. The Thera Foundation, London, p. 79-8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