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密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圣经密码,也称作Torah密码,最初指的是在《希伯来圣经·创世记》的开头每隔50个字母跳读,就可以拼出“Torah”一词(意指《摩西五经》,即《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及《申命记》),另外在《出埃及记》、《民数记》和《申命记》中亦是如此。这种现象后来被称做Equidistant letter sequences(等距字母序列),简称“ELS”。这个密码,由于The Bible Code一书的出版而闻名于世,书中作者声称这些密码可以预言将来。此論受到无神论者和许多宗教团体强烈質疑。

概述[编辑]

最先出自13世纪一位名叫Bachayah的犹太教拉比的著作。20世纪初,这一内容被居住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一位犹太教教士Michael Ber Weissmandl发现。并在他死后的1957年,由他的学生将其公之于众。

到了1980年代,以色列希伯来大学的数学家Eliyahu Rips和物理学家Doron Witstum利用计算机高速计算对比(一套精密的数学运算模式),挑選圣经时代以来的32位知名人物,结果发现他们的名字和出生与死亡日期在《创世记》中都是编在一起的。后来他们把整本希伯来文圣经原文去除了所有字间距,连贯成总长304805个字(因为根据传说,摩西从上帝手中接受的圣经就是“字字相连,无一中断”),采用计算机跳跃码方式,在字符串中寻找名字、单词和词组,最终找到了一系列相关信息。据此完成了《 经过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希伯来大学多名数学家验证,以及美国Statistical Science杂志(Institute of Mathematical Statistics的機關期刊之一)的三次复核后(他们经过数学分析,证实圣经密码为巧合的可能性只有二十五亿分之一,后来研究人员以更高难度测试,发现为巧合的可能性低至五万兆分之一),于1994年8月,正式发表在了Statistical Science杂志上(对于这篇论文的争论参见下面的“各方观点”)。

1997年面世的《聖經密碼》(The Bible Code)引起了世人对圣经密码的关注,作者Michael Drosnin是一名无宗教信仰的记者,曾於《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工作,他经过5年的采访和深入调查研究后写成此书。他甚至通过密码找出了“Year of Bible Code Revealed 1997”的词组。但Eliyahu Rips在一篇文告中宣称:“我本人并不支持Drosnin对读码的见解,也不赞成他所下的结论……凡是从Torah (摩西五经)中擷取信息或以其为预言的根据,是无益和没有价值的。这不仅是我个人的意见,也是每一位从事解码研究的科学家的意见。”到目前为止,他已出版了续集《聖經密碼II》(The Bible Code Ⅱ),其副标题为“倒數计时”(The Countdown)。在文中他做的最后结论是:“圣经密码可能既不是‘正确的’,也不是‘错误的’。密码要告诉我们的,可能是‘什么事可能发生’,而不是‘什么事会发生’。不过,因我们不能让我们的世界毁灭掉,我们不能什么事都不做,只是在那里等待——我们必须假定,圣经密码里头的警告是真的”。

最新的研究显示,在耶路撒冷希伯莱民族博物馆中发现了艾萨克·牛顿(Isaac Newton)的手稿,这是他在1696年后留下的一大堆论文。在数千页写得密密麻麻的纸上,研究人员看到牛顿尝试用复杂的公式破解“圣经密码”,并试图计算宇宙的末日。这位伟大的科学家通过复杂枯燥的算式,最后在一张字迹潦草的纸上将世界末日定于2060年。同时,他还预言世界末日的到来将伴随着瘟疫战争的爆发,并预言圣人到时将再次降临地球,他自己可能也将成为圣人之一。

牛顿相信圣经裡暗藏着人类历史的预言。在牛顿的晚年,他致力于研究圣经但以理书内的预言,及找寻圣经所隐藏的密码。直到临终时,他仍在孜孜探求却未能成功。值得一提的是,在Michael Drosnin的研究中,“Newton” 的名字被发现在“Gravity”(万有引力)旁,而在另一旁则出现了“Bible Code Newton”的词组。

密码原理[编辑]

从圣经第一个字母开始,寻找一种可能的跳跃序列,从1、2、3 个字母,依序到跳过数千个字母,看能拼出什么字,然后再从第2个字母开始,周而复始。一直到圣经最后一个字母。

  • 例如Rips ExplAineD thaT eacH codE is a Case Of adDing Every fourth or twelth or fiftieth to form a word得出隐含讯息为READ THE CODE

找到关键词后,接着在关键字附近寻找相关讯息。

  • 例如寻找“伊扎克·拉宾”,结果这个名字只出现一次,跳跃序列为4772。于是程序将整本圣经分成64行,每行4772个字母。就在重新编排的圣经裡,与“伊扎克·拉宾”相交的地方,找到“刺客将行刺”,后又找到“艾米尔”(刺客的名字)。用这种方法还能找到“拉宾遇刺”、“特拉维夫”、“5756”(希伯来年,始于公历1995年9月)这些单词。

宣稱已破译的密码[编辑]

各方观点[编辑]

许多人相信圣经裏藏有密码——人类几千年来曾发生的事件和未来将要发生的事。也有人因此相信圣经当然是出自上帝之手。并认为圣经可能是“外星遗物”,设计成唯有地球文明达到一定的进化门坎时,才会自行示现的形式。

圣经密码的支持者认为,虽然任何一本书都可以找到随机字母组合,但要找到像“萨达姆”和“飞毛腿”及开战日期等相关讯息,除了圣经外,包括《战争与和平》(俄語:Война и мир)在内的各类十万甚至百万字母的书籍,和千百万种电脑制造的实验个案,都没有找到如此连贯的讯息。

反对者则认为,希伯来文圣经自古以来均出现许多版本,几千年来的抄写必定会有不同的字句,解码所研究的圣经原文已经跟古抄本有一定的差别,包括句点和字距等都不一样。而且所解码的希伯来文圣经,只有辅音字母(consonant),没有元音字母(vowel)。因此它完全不值得相信。另外,这种解码方式,实际上在传统的犹太神秘哲学Cabala里关于如何用数学运算法解释希伯来文圣经时已经提出。整本圣经希伯来文有30多万个字母,起码可以发生100亿种字母组合,所谓的密码只是一种断章取义。

还有一些人的质疑来自一些没能应验的预言,比如Michael Drosnin根据密码找到圣经关于1995年9月至1996年9月会发生“核武浩劫”并没有发生。据说他再用计算机程序找到结果出现Delay(延迟)的单词。

1999年,数学家Brendan McKay、Dror Bar-Natan和Gil Kalai及心理学家Maya Bar-Hillel,在Statistical Science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声明他们提供了足够的证据来驳斥Witztum和Rips的论文。他们的主要观点是:

  • Witztum和Rips采用的数据是希伯来文的拉宾名字。希伯来文对于名字的拼写是很灵活的,每一个名字可以有很多写法。因此在搜索名字的时候要更加注意。所以他们的结果是不严格的。论文中说:“……他们的数据没有按照他们实验时的规则严格定义。相反,对于这个规则,他们应用时,有很多‘摆动’。特别是对于拉宾的名字。”
  • 对于他们的数据采集,有间接的证据表明是不正确的。也就是说名字的选择和拼写是不中立的,尤其向他们的假设偏向。
  • 对于再现Witztum和Rips论文陈述结果的尝试失败了。论文中说:“原来论文的作者不能提供他们最初的源程序。而且现在原作者发布的源程序(两个),还有我们自己的程序,都得不到原来论文的结果。”

对此,还有进一步的争论。尽管还有少数科学家在继续这个工作,但是现在绝大部分科学家对此持否定的态度。

《白鯨記》中的訊息[编辑]

白鯨記密碼

許多人發現,Michael Drosnin用的方法和等距字母序列那篇論文的方法相比,相當不嚴密。不少人用相同的方法,很容易發現到處都藏有密碼,就如英王欽定版的《聖經》裏,可以找到 UFO 一樣,這下子整個懷疑都出來了。Michael Drosnin面對這些批評,在《新聞周刊》的一次訪問裡,他說:「假如我的批評者,能夠在《白鯨記》(Moby Dick)裡,找到某位總理被刺殺的密碼訊息,那麼我就會相信他們。」這對批評者來說,是個挑戰,而這場戰爭到這個時候,已經是相當白熱化了。

澳洲國立大學的一位計算機教授Brendan McKay,就接受這個挑戰,找到了底下印度總理甘地被刺的「訊息」,並且把它放在自己的網站上。直行的 IGANDHI,第一個 I 是他的名字 Indira 的縮寫,按著是甘地 (Gandhi)。按著橫行是 the bloody deed。死亡的契約,預示著甘地是會被殺的。

事實上,McKay不但找到一位總理 ,他還在《白鯨記》找到林肯拉賓甘迺迪…等名人被刺殺的訊息,用的是跟Michael Drosnin一樣的方法。這下子麻煩了,似乎到處都藏有密碼,是不是生活周遭都布滿天機,等著我們用電腦去解讀呢?這位Brendan McKay說,也有基督教徒一直在尋找密碼,不過他們想找的是有關耶穌基督降臨的訊息;而這回他用的是《但以理書》,因為Michael Drosnin在《聖經密碼》中提到這是一本「封印之書」,預告著「彌賽亞來臨的日子」,而耶穌向來都被視為是彌賽亞的。McKay依照魏茨滕等人的方法,考慮了一些關鍵字詞,像 son of god,去進行分析,結果發現耶穌跟 son of man 較靠近。這下子耶穌由「神之子」變成「人之子」,整個論戰也跟著變得混沌、局勢不明了。

相关书籍或论文[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