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死的高盧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垂死的高盧人》。為羅馬時期的大理石雕像,它是羅馬人仿造一件前三世紀後期希臘化時代作品。羅馬 卡比托利歐博物館

垂死的高盧人(Dying Gaul),是古羅馬時的大理石雕像。它是羅馬人仿造一件希臘化時代的雕像,原作品已失落並被認為是青銅打造[1],可能在前230年 - 前220年之間由帕加馬國王阿塔羅斯一世委託某位不知名的藝術家製作,來慶祝國王在擊敗小亞細亞加拉太高盧人。這位藝術家很可能是厄皮哥努斯(Epigonus),他當時就在帕加馬宮廷。現存這件羅馬複製品的基座是後來人發現之後才添加上。

雕像表現的是一位垂死的加拉太人戰士,作品逼真寫實,尤其是臉部表情,它很可能有上色過[2]。另外,他有著典型的高盧人髮型和鬍子,且全身裸體,脖子上僅戴著高盧式金屬頸環(torque)。戰士坐在他的盾牌上,他的劍和其他物件散落在身旁,他手撐著地,似乎想要站起來再戰,表現出一位不甘屈服的戰士形象。希臘藝術家以反向的心理雕塑出敵人這種形象,宣揚出統治者擊敗高盧人的英勇和偉大。

發掘[编辑]

這件羅馬複製品被認為在十七世紀早期從路德維希別墅(Villa Ludovisi)的地下發掘出來,並在1623年列入羅馬路德維希家族的資產清單中,路德維希別墅建於古代薩盧斯特花園遺跡的位置,當數百年後路德維希別墅興建時,從地下挖出許多古典時代的遺物[3],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路德維希寶座浮雕》。1633年時這件作品置於路德維希家族在蘋丘的格蘭第宮(Palazzo Grande)中,之後在羅馬教宗克勉十二世要求下把雕像給了卡比托利歐博物館。《垂死的高盧人》作為古羅馬時期最知名的作品之一,後來在1797年被拿破崙軍隊依據托楞蒂諾條約(Treaty of Tolentino)移到法國巴黎羅浮宮,與其他義大利作品一同展示,直到1816年才歸還給羅馬,並一直安置於卡比托利歐博物館直到今日。

《垂死的高盧人》背面

形象[编辑]

這座雕像另人想起當時塞爾特人戰敗的情景,也展示擊敗他們的希臘人是那麼強大,除此之外也述說這些戰士的英勇行為值得後人緬懷,並且是個可敬的敵手。雕像也證明古代文獻中有關高盧人作戰方式描述的正確性。古代史料中,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說一些高盧人穿在胸甲戰鬥,而一些人則赤身裸體作戰,他們不需要任何東西防禦."[4],這些裸體的高盧人利用這種方式表現出自己非常英勇。波利比奧斯描述前225年高盧部落對抗羅馬軍隊的泰拉蒙戰役(Battle of Telamon)中,就出現過這種戰士,他如此描述:

因蘇布雷人(Insubres)和博伊人(Boii)穿長褲並披著薄披風,但蓋薩塔依人(Gaesatae)他們熱衷榮譽,並睥睨傲視他人,他們脫去所有的衣物,全身裸體站在全軍的第一列,除了武器和盾外他們沒有任何穿任何防具。....當這些全裸戰士一出現,這畫面令人驚嚇,他們所有人體格強壯健美,也在年富力強的年紀。
——波利比奧斯,II.28 .[5]

羅馬史家李維也記錄當時小亞細亞的塞爾特人戰鬥時會裸體,使白色的膚色和流血的傷口形成強烈對比[6]。另外希臘史家哈利卡納蘇斯的狄奧尼修斯則認為這種戰鬥方式很蠢,他說:「我們的敵人裸體作戰,但他們蓄長的頭髮、面目猙獰的表情、碰撞武器所發出的鏗鏘聲,這些倒底能傷害我們什麼?充其量只不過是蠻族虛張聲勢的象徵罷了。」[7]

《垂死的高盧人》特別選用這種高盧人的裸體戰鬥方式,可能是要讓作品塑造出英雄式裸體(heroic nudity)或悲壯式裸體風格,這與描繪希臘戰士所常用的英雄式裸體方式有所不同。作品中一個受傷的高盧戰士坐在地上,他垂著頭,雖然感到傷痛所帶來的疼痛,依然帶著不屈的堅毅神情。他身體向右前方傾斜,右手支撐著地面,左膝彎曲,似乎仍想掙扎地站起來。儘管是希臘人是戰勝方,但作品中的高盧戰士像是一個不甘失敗的英雄,揭示出了戰士垂危時的複雜情緒,更表現出勇敢好勝與強悍不屈的精神。在這件作品中,希臘的雕刻家以一種反向的心理刻劃敵人的勇猛和頑強,很可能是用此說明戰勝這樣的敵人是何等困難,從而表達到宣揚統治者戰功的目的[8]。雕刻家想要表達出來的,可用藝術史學家詹森(H. W. Janson)評論的一句話作總結:「他們(希臘人)知道這些蠻族人怎樣死去的[9] 。」

《垂死的高盧人》細部,展示它頸上金屬頸環(torque)

影響[编辑]

《垂死的高盧人》被視為古典時代現存,且是用來宣揚戰功中最知名作品之一,也被後人們所牢記[10]。後世的藝術家經常複製這件作品,因為它是古典時期展現出強烈情感的人物雕像。有一些跡象顯示這尊作品曾經修復過,在雕像的脖子處似乎有斷裂痕跡,但不清楚是羅馬時期就修復還是十七世紀挖掘出後才修復[11]

作品因富有高藝術價值且充分塑造出悲壯的氣氛,使它在十七世紀和十八世紀的歐洲知識階級中擁有很高的評價,在當時可說是歐洲年輕人壯旅「必看」的景點。其中,英國詩人喬治·戈登·拜倫就是眾多參觀者之一,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中就有一篇詩文在紀念《垂死的高盧人》。

另外,這尊雕像受到後世各國國王[12]、學院、貴族、資產階級[13]委託雕刻家製作複製品。普通的人也可以購買迷小比例的雕像,作為裝飾品或文鎮。學習藝術的學生們也常以石膏全比例臨摹這尊雕像。另外剛發現的時期,當時人廣泛把這位戰士認為是一位被擊倒的角鬥士,鮮少有人認為是高盧人,因此當時以垂死者受傷的角鬥士羅馬的角鬥士垂死的魚人角鬥士(Murmillo)等之稱呼,另外它也曾經被稱作垂死的喇叭手,因為他身旁散落一地的東西中就有一件是號角。

腳註[编辑]

  1. ^ Wolfgang Helbig, Führer durch die öffenlicher Sammlungen Klassischer altertümer in Rom (Tubingen 1963-71) vol. II, pp 240-42.
  2. ^ 《垂死的高盧人》. Virtual Sculpture Gallery. Retrieved on August 08, 2008.
  3. ^ Haskell and Penny 1981:224 provide the history of this sculpture.
  4. ^ Diodorus in Stephen Allen (Author), Wayne Reynolds (Illustrator), Celtic Warrior: 300 BC – AD 100 (Osprey: 25 April 2001), ISBN 1841761435
  5. ^ 波利比奧斯, 歷史 II.28
  6. ^ 李維, History XXII.46 and XXXVIII.21
  7. ^ 哈利卡納蘇斯的狄奧尼修斯, 羅馬史 XIV.9
  8. ^ 李賢輝 視覺素養學習網:西方藝術風格之《垂死的高盧人》
  9. ^ H. W. Janson, "History of Art: A survey of the major visual arts from the dawn of history to the present day", p. 141. H. N. Abrams, 1977. ISBN 0133892964
  10. ^ François Perrier, Segmenta nobilium signorum et statuarum que temporis dentem invidium evase (Rome and Paris 1638) plate 91 (noted by Haskell and Penny 225 and note 15).
  11. ^ Kim J. Hartswick, The Gardens of Sallust: a Changing Landscape, p. 107.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4
  12. ^ 西班牙國王曾在1660年以石膏模造一件複製品。而Michel Monnier曾為路易十四世打造一件大理石的複製品,這件複製品仍留在凡爾賽宮 (Haskell and Penny 22).
  13. ^ 諾森伯蘭公爵就委人複製一尊黑色大理石複製品,安置於羅伯特·亞當(Robert Adam)設計的賽恩宅第(Syon House)入口。另外,複製品也置於許多英格蘭花園中,如威爾頓宅第(Wilton House)等

來源[编辑]

  • A Dictionary of Celtic Mythology. James McKillop.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 Art in the Hellenistic Age, Pollitt, J. J., 1986
  • The Bloomsbury Guide to Art, Ed. Shearer West. Bloomsbury Publishing Ltd, 1996
  • Hellenistic Sculpture, Smith, R.R.R. London, 1991
  • Taste and the Antique, Haskell, F. and N. Penny. New Haven and London, 1981. Cat. no. 44, pp 224ff.
  •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Western Art. Ed. Hugh Brigstock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