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航空990號班機空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埃及航空990號班機空難

失事前數日的SU-GAP
摘要
日期 1999年10月31日
事故類型 蓄意墜毀
地點  美國麻薩諸塞州南塔克特島以南100公里(60哩)的大西洋
地理坐标 40°20′51″N 69°45′24″W / 40.34750°N 69.75667°W / 40.34750; -69.75667坐标40°20′51″N 69°45′24″W / 40.34750°N 69.75667°W / 40.34750; -69.75667
死亡 217
受傷(非致命) 0
涉事航機
機型 波音767-366ER
承運人 埃及航空
註冊編號 SU-GAP
航機名稱 图特摩斯三世
起飛地  美國洛杉磯國際機場
最後经停地  美國約翰·甘迺迪國際機場
目的地  埃及開羅國際機場
乘客人數 203
機組人員人數 14
生還人數 0

埃及航空990號班機(MS990/MSR990)是埃及航空的定期航班,來往開羅洛杉磯,中途停紐約。在1999年10月31日,美國東岸時間1:50am,航班墜落在麻薩諸塞州南塔克特島以南60哩的大西洋海上,導致機上217人全部死亡。[1]

失事班機情況[编辑]

執行MS990班機的是一架註冊編號為SU-GAP的波音767-366ER客機,以埃及第十八王朝的一位法老图特摩斯三世命名。該機為波音公司製造的第282架767,於1989年9月26日交付埃及航空。[1]

990號班機座艙機組人員包括57歲的機長艾哈邁德·哈巴希,36歲的副機師阿德爾·安瓦爾,52歲的後備機長拉烏夫·努爾丁,59歲的後備副機長賈邁勒·巴圖提,以及埃及航空767的首席機長哈特姆·魯什迪。哈巴希機長在埃及航空工作逾35年,累計飛行約14,400小時,其中駕駛波音767的時間累計達到6,300小時以上。後備副機長巴圖提駕駛波音767的時數亦接近5,200小時,總飛行時間約12,500小時。[1]由於飛行時間為10小時,該班機需要兩組機組人員,每組包括一名機長和一名副機長。埃及航空將一組機師稱為“活動機組”,另一組為“巡航機組”或“後備機組”。一般地,活動機組執行起飛至其後4至5小時的任務,巡航機組隨後接班,直至降落前1至2小時,這時活動機組會重新操縱飛機。埃及航空將活動機組的正機師稱為總機長。[1]

當時巡航機組計劃在飛行數小時後接班,但後備副機長於起飛後20分鐘進入駕駛艙,要求接班。總機長最初對此表示抗議,但後來接受了這一請求。[1]

經過[编辑]

這班波音767-366ER客機(註冊編號:SU-GAP)在甘迺迪國際機場起飛往開羅後30分鐘,從雷達上消失,並與控制塔失去聯絡。飛機由原定的飛行高度急降至16,000呎,再爬升至24,000呎,最後就一直急降至墜落在大西洋海上,整個過程只有36秒。

航機載有14名機組人員(4名飛行員,當中2名是後備機長和機師,加上10名服務員),和203名乘客(來自七個國家,包括美國加拿大埃及德國蘇丹敘利亞津巴布韋[2],其中一名是埃及軍方的高層人士。[3]有54名美國乘客為一個旅行團的成員,準備赴埃及旅行14天。[4]203名乘客中,32人在洛杉磯登機,其餘在紐約登機。有4名乘客是當時不執行任務的埃及航空機組人員。[5]

國籍 乘客 機組 合計
 美國 100 0 100
 埃及 75 14 89
 加拿大 21 0 21
 叙利亚 3 0 3
 苏丹 2 0 2
 德國 1 0 1
 辛巴威 1 0 1
總計 203 14 217

飛行紀錄顯示飛機移動升降舵來令飛機維持急降,機長和機師的控制紀錄顯示,他們的操作完全符合升降舵的移動來試圖挽救飛機。這個區域當時沒有其他飛機,也沒有證據顯示飛機曾發生爆炸。飛機的引擎全程操作正常,直至他們把它關掉且左邊引擎因壓力過大而脫落為止。

調查[编辑]

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TSB)認為備勤機師Gamil Al-Batouti,在正機長離開駕駛室時控制飛機。他關掉了自動導航系統,有意把飛機墜落在大西洋海上。[6]他不停念著"Tawakalt ala Allah"("I put my trust in God",我把信念都交託給神),還有作出和正機師挽救客機完全相反的操作。這些只是美國當局的猜想且未經證實,但可能有殺人傾向或自殺傾向的說法則在報告的分析上指出。

這個結果引來埃及政府的不滿,他們認為是飛機的機件問題而導致意外。在西方國家,當中的埃及社群都對這份報告十分不滿,因為他們認為埃及人根本不喜歡自殺。埃及政府的理據經過美國方面的論證,但全部都和事實不符。例如,埃及方面指升降舵失去控制,但美國方面指當時升降舵是處於「分裂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一邊是升而另一邊是降,這種情況在767上只有飛行人員的操作才會做到。

而這宗空難,則認為和阿爾蓋達沒有關係。因為這次不同911事件,機長是正常地離開駕駛艙,也沒有對乘客有額外的警愓。而這次事件也沒有證據證明有非駕駛員走入駕駛室來令飛機失事。不過,NTSB蒐集到關於後備機長的一些資料及後備機長念讀句子的行為,則都被視為是自殺的證據。

事後[编辑]

埃及航空已取消洛杉磯至紐約的航段,只保持紐約到開羅的航段,航班改為MS986,並改用波音777執行此航段。

類似事故[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