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娜·聖文森特·米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埃德娜·聖文森特·米萊,卡爾·范韋克滕(Carl Van Vechten)攝於1933年。

埃德娜·聖文森特·米萊(Edna St. Vincent Millay)(1892年2月22日-1950年10月19日),抒情詩詩人,劇作家以及是第一位女性獲得普利茲詩歌獎。同時令她廣為人知的還有其放蕩不羈、波希米亞式生活跟許多她與男男女女的感情事。在她的散文都是以Nancy Boyd為筆名。

早期生活[编辑]

米萊出生於美國緬因州洛克蘭,父親亨利(Henry Tollman Millay)是一位教師,日後升調教育廳長;母親科拉(Cora Lounella, Buzzelle)是一位護士。米萊的中名緣起出生前不久她叔叔在紐約聖文森特醫院獲救回一命。

1904年,由於亨利並未擔起養家的職責,米萊父母兩人經過幾年分居後正式離婚。由於錢銀周轉問題,科拉帶著三位女兒埃德娜,諾爾瑪和凱瑟琳穿州過市在親戚朋友間寄居。雖然家境貧窮,但科拉始終帶著滿箱古典文學,諸如威廉·莎士比亞約翰·彌爾頓,並以帶愛爾蘭腔的口音讀給她的孩子聽。最後她們一家人安定在科拉阿姨在緬因州康頓鎮的小屋,就在這所簡樸的房屋中,米萊寫下了她第一首詩,展開她的文學生涯。

科拉教導她的女兒們要獨立和說出她們的想法,不過在米萊的一生都不見得有受影響。

在康頓鎮高中,米萊開始為校刊《The Megunticook》撰稿並擔任主編,還在兒童刊物《聖尼古拉斯》發表了若干作品。值得一提的是,其中〈Camden Herald〉獲選為15歲以下現代文學文選。

後來,米萊憑〈再生〉("Renascence", 1912年)獲得獎學金升讀弗沙學院,1917年畢業後搬到紐約市

寫作生涯[编辑]

在紐約期間,她居住在格林威治村莊,亦是在此時首次蜚聲美國。她於1923年憑《豎琴織工集》獲得普利茲詩歌獎。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其聲譽因為她撰文支持同盟國於戰事的努力而備受抨擊。

私人生活[编辑]

米萊是一個雙性戀者,在法薩爾大學的時期跟校內好些女生發生過關係。1921年初,她前往巴黎,遇上了雕刻家塞爾馬·伍德(Thelma Wood),兩人有過浪漫的關係。在格林威治村莊跟巴黎的那幾年,她跟很不少的男性有過關係,包括曾於1920年向米萊求婚失敗的文學評論家艾德蒙‧威爾森(Edmund Wilson)。

1923年,她與43歲的鰥夫波賽凡(Eugene Jan Boissevain)結婚。既是勞工律師又是隨軍記者的波賽凡十分支持米萊的工作,兩人住在紐約拿破崙的一個農舍。

米萊跟波賽凡的婚姻屬於開放婚姻,他們各自都有其他伴侶。而當時與米萊最出名的大概是比她年輕14歲的埃爾皮德亞·拉利洛(George Dillon),米萊曾在詩中數次提及他。另外,米萊跟拉利洛曾共同翻譯波德萊爾的《惡之花》(Les fleurs du mal)。

波賽凡於1949年死於肺癌次年10月19日,米萊被發現死於家中樓梯,表面死因是跌倒造成頸骨折斷。

作品[编辑]

米萊最廣為人知的短詩相信是《第一粒無花果》("First Fig",1920年):

My candle burns at both ends;
It will not last the night;
But ah, my foes, and oh, my friends--
It gives a lovely light!
我的蠟燭在兩頭燃燒
它終究撐不到拂曉
但我的敵人呀 朋友啊-
那燭光多麼妖嬈!

數學家們認為她的《只有歐幾里得見過赤裸之美》("Euclid Alone Has Looked on Beauty Bare",1923年)一詩表達出數學的美,或是對歐幾里得幾何崇高敬意。

此外,她最優秀作品亦可能是《再生》("Renascence")和《豎琴織工之歌》("The Ballad Of The Harp-Weaver")。

托馬斯·哈代曾經說過美國有兩大吸引人的:摩天大樓和埃德娜·聖文森特·米萊的詩。

連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