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社会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城市社會學英语Urban sociology),又稱為都市社會學,是社會學的分支之一,是以城市為主體,對城市內社會結構社會組織社會心理社會問題社會發展規律等等作研究對象的科學[1]。 城市社会学作为研究城市社会整体的学科,其确立学科地位主要凭借两个特点:一是对“空间”的关注。作为社会学科内少有的引入空间概念的分支,其试图理清社会关系在物理空间内的状况,和由此造成的社会空间的影响;二是将城市生活看作是一种新型的生活方式,在时间(城市化的过程)和空间(城市物理环境)的交错中,放入社会生活共同体(家庭、邻里、朋辈群体、社区、阶层等)。最后将二者聚焦为贯彻始终的命题,人类社会生活和城市环境的变化[2]

理论基础[编辑]

城市社会学基础性理论,也称古典城市社会学理论是由四位20世纪初的社会学家奠定的,其分别为滕尼斯涂尔干齐美尔韦伯。他们多通过横向对比和纵向对比来阐述城市社会与非城市社会的差异,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对城市社会的理解基本等同于现代性社会。具体而言,这些双子概念是,滕尼斯《礼俗社会与法理社会》中礼俗社会的“共同体”和法理城市中的“社会”,涂尔干《社会分工论》中“有机团结”和“机械团结”,齐美尔在《都市与精神生活》“理性、傲慢和冷漠”的城市人和与此相对的乡村社会学。韦伯的《城市》所提到的“完全城市社区”和“中世纪城市”,以及“西方型”城市和“东方型”城市。

作为独立学科建立起来的标志性人物,芝加哥学派帕克延续了这一学派重视经验性研究的传统,在《城市:对于开展城市环境中人类行为研究的几点意见》一书中提出,“城市决非是简单的物质现象,决非简单的人的构筑物”,城市“是一种心理状态,是各种礼俗和传统构成的整体,是这些礼俗中所包含、并随传统而流传的那些统一思想和感情所构成的整体”,城市并不是杂乱无章、一团混乱的;相反,城市有其秩序性,它总是要把它的人口和机构安排成一种秩序井然、堪称典范的和谐构图。帕克把自己的学说称之为“ 从动物和植物中分化出来的人类的生态学,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城市生态学”[3].

在帕克之后,芝加哥学派的城市生态学还有一系列的讨论“人群的空间分布的各种社会原因和非社会原因”的理论,分别是伯吉斯同心圆区域理论霍伊特扇形理论哈里斯厄尔曼的多核心理论。另外,路易斯·沃思在结合城市生态学和齐美尔城市社会学观点的基础上,提出“城市性”的概念,即城市是“可以阐释为大量异质性居民聚居的永久性居民点”,并指出了城市的三个本质性的特征:人口数量多、人口密度高和人口异质性大[4]

除了芝加哥学派的城市生态学外,现代城市社会学理论,也称新都市社会学,可分为四个类型:城市决定论、人口成分论、次级文化理论和新马克思主义城市社会学理论[5]。城市决定论的典型是帕克、齐美尔等,其代表观点是城市独特的环境空间塑造了城市人和城市社会的特质,大规模、高密度的人口特点,隔离化、封闭化的居住特点,社会分工程度高、异质性强的社会特点塑造城市人冷漠、高犯罪率的特征;人口成分论相反,其认为城市居民的社会阶层、种族背景、家庭结构和文化性质与人生阶段有关,城市人口中青年人群比例比之农村要高,职业多是是专业化程度高、精于理性计算的类型,这些因素造成了城市人的社会特质;次级文化理论以费舍尔(Cloudy Fischer)为代表,试图综合前二者理论,提出次文化群体理论,其认为城市人口并不直接的给城市居民造成印象,而是因为人口基数大,以职业、兴趣、价值观等为基础各类人就能达到一定数量,并形成群体。正是各种次文化群体相互交织为“社群网”从而构成了城市社会;以卡斯泰尔(Manuel Castells)为代表的新马克思主义社会学批判了城市存在特质性的社会,其认为并不是空间和环境决定了社会关系,而是资本主义的关系为母体,文化和社会造就了城市和空间特征。资本主义关系在城市的具体体现是集体消费(教育、医疗、城市环境、交通基础设施等城市居民的公共消费),背后的推手不是私人企业家,而是政府。于是,在消费主义推动下,城市居民落入不断挣钱和不断消费的机器中。

除了传统社会学家的观点,还有另外其他学科对城市的认识影响了城市社会学的发展,成为研究城市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德国地理学克里斯塔勒(Christaller,1933)提在《德国南部中心地原理》中提出的六边形理论,讨论了出于商品销售半径的考虑,城市分布在大小层次和地理结构上有一定的规律,即呈现六边形状分布的城市商业覆盖范围,不同层次的城市有不同大小的覆盖范围,大小城市最终交错为多个六边形镶嵌交汇节点式的分布。美国汉学施坚雅中国农村市场和社会结构》中提出了六级市场原理,认为传统中国社会存在从“小市”到“中心都会”分布的交易市场,因覆盖范围的大小差异决定了集市的大小,而人口分布的稠密程度则决定了集市的多寡。在中小型市场还存在着约定的赶集时间,时间的间隔因为大小而有所差异。另外,城市史学也有一些较有影响力的作品,如罗威廉的《汉口:一个中国城市的商业与社会1796~1889》,史明正的《走向近代化的北京城》,韩起澜的《苏北人在上海》等。

研究领域[编辑]

正如其他社會學,城市社會學家會利用統計分析、觀察、社會理論面談等方法去研究一系列的課題,包括移民、人口趨勢、經濟、貧窮、種族關係、都市環境、等等。

工業革命後,加速了歐洲都市發展的進程。英國法國德國等地的都市人口成倍增長。這些都市出現了居住、食物交通就業衛生醫療、治安等各方面的問題。一些城市社會學家像馬克斯·韋伯艾彌爾·涂爾幹專注社交生活都市化。

目前,中国的城市社会学作为应用社会学的一部分,其处于多层次、多学科的交叉中,独有的研究主题和理论体系并不多见,多是与其他学科共享成果相互交织的状态。这些研究中有不少的一部分是对西方城市社会学理论的讨论和对话,其内容多在以上讨论的范围内。另外,也有联系国情,针对现实问题进行的经验性的研究。

城市类[编辑]

发生在城市范围内的普遍性社会文化现象和社会学典型研究对象,如城市贫困问题、城市社会阶层与流动、城市家庭生活等,这类研究多是将一般性意义的理论或成果带入到具体的城市环境,寻找设定在城市背景下这些研究对象的特征。

城市贫困问题[编辑]

当前的城市贫困人群呈现贫困范围和层次的扩大,由暂时性贫困向持续性贫困转变,并呈现代际转移,贫困文化逐渐形成,贫富仇恨持续酝酿等趋势。

城市社会分层问题[编辑]

转型期城市社会阶层的特点,单位制时代“单位”的分层作用逐渐减淡,代之以个人学历和职业类型成为影响收入的最重要因素;收入分配过程中,“市场权力”和“再分配权力”持续成为影响并加剧收入分配不公的主要方面。

社会学类[编辑]

将社会学的理论特征带入到与其他学科讨论的城市学中,如农民工问题、住房问题、拆迁问题、城市发展与规划问题等,其多是以社会公义的理论关怀介入,以社会学相关的理论为主体,同时包含大量其他学科的内容。

在建筑工地的农民工

城市化道路问题和社区研究[编辑]

将二者单列出来,是因为城市社会学对这两个有较大的话语权,已有较为丰富的资料和成果。前者的讨论始于费孝通提出的“小城镇理论”,随后相继提出“大城市优势论”和“中小城市论”等讨论中国城市化的发展方向和发展路径的研究,并成为国家城市发展规划讨论中的重要参考;后者现在多将其独列为基本社会学研究的主题之一,但因为在大多数研究中的社区都是指城市社区,故在谈论城市基层时,多还会关涉到社区研究。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王佳煌. 《都市社會學》. 臺北市: 三民書局. 2005. ISBN 9571442674 (中文(台灣)‎). 
  2. ^ 蔡禾. 《城市社会学讲义》. 北京市: 人民出版社. 2011 (中文). 
  3. ^ 帕克. 《城市社会学芝加哥学派城市研究文集》. 华夏出版社. 1987 (中文). 
  4. ^ 康少邦、张宁. 《城市社会学》. 杭州市: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86 (中文). 
  5. ^ 郑也夫. 《城市社会学》. 上海市: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09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