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堪培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堪培拉
澳大利亞首都特區
Canberra Montage.png
左上起顺时针:澳洲國會大廈澳洲戰爭紀念館、城市中轴线、澳大利亞電訊塔澳大利亞國家圖書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c/c1/Canberra_Montage.png
堪培拉在澳大利亚的位置
堪培拉
堪培拉
人口 351,868 (2009年) [1]8th
密度 428.6/平方公里(1,110.1/平方英里)
成立 1913年3月12日
坐标 35°18′29″S 149°07′28″E / 35.30806°S 149.12444°E / -35.30806; 149.12444坐标35°18′29″S 149°07′28″E / 35.30806°S 149.12444°E / -35.30806; 149.12444
面积 814.2平方公里(314.4平方英里)
时区

• 夏日时区(DST

AESTUTC+10

AEDTUTC+11

位置
州选区
联邦选区
均最高温 均最低温 年降雨量
19.7 °C
67 °F
6.5 °C
44 °F
616.3 mm
24.3 in

堪培拉英语Canberra 发音为 /ˈkænbᵊrə/, /ˈkænbɛrə/ [2]),當地華人稱為“坎京”,是澳大利亞聯邦首都。它是澳洲最大的內陸城市,人口超過36.7萬人,在澳洲所有城市裡排名第八。它座落於澳大利亞首都領地北端,距離澳洲東岸兩大都會城市悉尼墨爾本分別為280公里和660公里。[3]

澳大利亞聯邦1908年決定在悉尼和墨爾本兩大城市之間的折中地理位置定都,即今天的堪培拉。它是澳洲少數全城規劃興建的規劃城市,1913年動工,總體規劃由美國芝加哥建築師華特·貝理·格里芬瑪麗恩·馬奧尼·格里芬夫婦設計。格里芬夫婦的設計在當時的全球設計競賽中脫穎而出,結合圓形、六邊形、三角形等幾何圖案,並以以首都領地的地形特色為主軸打造而成。城市的設計受到花園城市運動影響,拋掉以公園作為點綴的舊有觀念,將許多重要區域直接融入天然植被,因而享有「天然首都」美譽。然而,堪培拉的發展之初便面臨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經濟大恐慌,計畫歧見劇增、都市發展速度大幅下滑。二次大戰結束後,在總理羅伯特·孟席斯倡議下,國家首都發展委員會成立,統籌堪培拉的發展,堪培拉開始以新興首都之姿蓬勃發展。澳大利亞首都領地現屬自治領地,同時兼負州級政府和堪培拉地方政府的職責,但部分權力仍由聯邦政府的國家首都局掌控。

作為澳大利亞政治中心,堪培拉城內建有澳洲國會大廈澳洲高等法院和眾多其他政府部門與外交機關。它也是許多全國性社會和文化機構的所在地,例如澳洲戰爭紀念館澳洲國立大學澳洲體育學會澳洲國立美術館澳洲國立博物館澳洲國家圖書館。澳大利亞軍隊總部,以及主要軍事教育機構鄧特倫皇家軍事學院澳洲國防學院也設在堪培拉。

堪培拉居民人口以公務人員居冠,失業率、平均收入皆優於國家平均值,物價也相對偏高,其部分原因是由於相對受限的發展規定。聯邦政府是堪培拉最大的單一雇主,同時在領地生產總值佔了最高貢獻比例。堪培拉的高等教育水平較高,境內人口結構也較年輕。

历史[编辑]

1927年的旧国会大楼

在欧洲人殖民之前,住在堪培拉土地的是当地的土著。“堪培拉”名字的来源也是当地土著语言,原意为“相聚(开会)的地方”。这与将来作为國都、使四方代表相聚之天意。

欧洲人开始于1820年殖民当地。1824年初建居民点,称堪伯里。1899年成立联邦后划归為首都直辖区,1908年堪培拉被选为首都,1913年3月12日正式命名为“堪培拉”并开始兴建,1927年取代墨爾本成為首都,联邦议会也正式迁至此地。美国建筑师伯利·格里芬把城市设计成特有的环圈形由市中心向四周放射,他设计的人工湖也以他的名字为名,即伯利·格里芬湖

规划设计[编辑]

坎培拉中心部分模型:图中上方大约为朝南方向。图中中轴线以红光标示,三角框架以绿光标示。

作为世界较早的规划城市,格里芬为坎培拉设计了气魄宏大、庄重而又反映澳大利亚自然特征的规划蓝图。此设计基本使用“圆圈加射线”的基本构造,并根据园林城市主义理念,将重要建筑物之间以大片的半规划的绿化区和水景分开。虽然由于大萧条、两次世界大战等外部因素影响格里芬的计划屡遭拖延,且由于理念之争、官僚干预和造价问题原规划有所改变,但100年后的坎培拉基本遵照格里芬的规划发展,成为一座独特的规划首都。

现在的坎培拉中心部分的设计框架由三部分组成:

  • 中轴线:承东北—西南走势的中轴线笔直划过坎培拉中心部分,其余规划基本在中轴线两边保持对称。中轴线两端连接两座天然高地:东北角的恩斯礼山(Mount Ainslie)和西南角的国会山(Capital Hill)。恩斯礼山下、背靠山峦的是澳洲战争纪念馆,纪念馆前沿着中轴线延伸的是澳纽军团仪仗路,两边是纪念各次战争和各个部队牺牲将士的纪念碑。仪仗路在伯利·格里芬湖北岸结束。中轴线上位于湖南岸的则是万国旗成列,左右分别是国立图书馆、科技馆、国立肖像馆、最高法院、国立美术馆等重要国家机构。延中轴线再往西南通过仪仗水池和草坪则是旧国会大厦,其后通过有一片草坪和水池就是国会山,山顶是澳大利亚联邦的立法和行政中心国会大厦
  • 人工湖:由人工拦截形成的伯利·格里芬湖大约承现以国会山为中心的弧状,与中轴线垂直。格里芬的设计中此湖由东、中、西三部组成,其中中部又由两座公路桥分割成弧状的中央和圆形的东、西三个湖区。实际由于成本原因此湖要到坎培拉开始建设后60年左右才开始蓄水,三大部中东部由于成本原因被取消,剩下部分也使用较天然的形状而不是格里芬所设计的精确几何形状。湖南岸基本是政府区,除了国会山和上述的国立机构外,多数政府部委的总部也都在湖南岸。其他重要机构也大多在湖岸边,例如澳洲国立大学、国立博物馆、国立排钟楼等。
  • “政、军、民三角”:国会山、市民圆环(Civic)和罗素区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三点之间由三条笔直的公路连接,其中两条包括跨过伯利·格里芬湖的大桥,另一条则延湖北岸行走。此三角在中轴线两边对称分布,其三点的规划用途有象征意义:西南的国会山是政府核心,四周是政府机构和国立文化设施,再远一点则有总理府总督府、各国使馆等。北面的市民圆环则是规划中的市中心区,是商务、商业和娱乐设施的聚集区,坎培拉市中心的主要购物中心——坎培拉中心就在附近。东北的罗素区是国防部和三军总部所在地,国家情报机构以及国立国防学院也在附近。因此三角的三点分别为政、军、民中心。

虽然此主要框架历经波折最后基本按照格里芬的设计完成,但格里芬设计的细节部分很多都被改变。例如,格里芬构想中市中心道路应该像欧洲城市的街道,宽阔的林荫大道中间铺设有轨电车,两边的多层建筑上层是住宅,沿街则是店铺和食肆,宽敞的人行道可供咖啡馆和餐馆摆放室外桌椅。实际上,市中心只有一两个街区照此发展,后来主持市政规划的政府部门反对高密度住宅理念,情愿在远郊发展低密度的新市镇。轨道交通也至今没有建成。最主要的国家机构建筑也没有按照格里芬的构想建造。格里芬构想的国会大楼在国会山和湖岸中间的小山上,后来国会认为此位置配不上国会的至高无上的地位而将新国会大厦建在国会山山顶位置。格里芬构想中这里应该是一座用于举行公众仪式、储存档案和纪念澳洲人成就的公共建筑。格里芬构想中的壮观总理府至今未建,总理仍屈居于由农庄改建的临时总理府,并不时由于维修结构问题而需搬出:例如2013年当选总理的东尼·艾伯特任职第一年里将居住在联邦警察学院的普通宿舍里,以待总理府进行紧急结构维修和驱赶入住屋顶角落的野生动物。

地理[编辑]

坎培拉和伯利·格里芬湖全景,遠景為新南威爾士。

坎培拉面積814.2平方公里[4],靠近布林德贝拉山脉(Brindabella Ranges),离澳洲大陆东海岸约150公里。坎培拉平均海拔约580米,[5] 最高点为888米的马菊拉山(Mount Majura)。[6][7]其他主要山丘包括855米高的泰勒山(Mount Taylor)、[8]843米高的恩斯礼山(Mount Ainslie)、[9]812米高的莫加莫加山(Mount Mugga Mugga)、[10]和812米高的黑山(Black Mountain)。[11][12]

坎培拉地区的原生植被几乎完全是桉树树种,历史上作为燃料和家庭用途使用。到20世纪60年代初,砍伐几乎耗尽了原生桉树,为了解决随之而来的水质问题政府决定封山,停止伐木。林业实验从1915年开始,在斯崇罗山(Mount Stromlo)麓上试点种植松树和其他树种。此后,林木种植广泛开展,新培育的树林不但改善了阔特河流域(Cotter catchment)的水质,而且成为了大众喜欢的消遣地点。[13]

澳大利亚首都领地中坎培拉的位置。坎培拉的主要区(District)用黄色标示:坎培拉中心(北坎培拉、南坎培拉)、沃登谷(Woden Valley)、贝尔科能(Belconnen)、卫司顿溪(Weston Creek)、特格拉农(Tuggeranong)及庚嘎林(Gungahlin)。

氣候[编辑]

堪培拉有的氣候是乾燥與溫暖,夏季炎熱,冬季寒冷涼爽[5]。坎培拉的夏天非常乾燥,冬天就寒冷,並有頻繁大霧和霜凍,但很少下雪,這樣的氣候令堪培拉的生物呈多樣性。

教育[编辑]

堪培拉擁有世界一流水准的高等教育,被众多机构连年评为全澳第一的澳洲国立大学(ANU)和位于近郊的堪培拉大学(UC)是该市两个主要的综合性学府。

重要地標[编辑]

姐妹城市[编辑]

堪培拉和以下城市之间有姊妹城市(sister cities)或友好城市(town twinning)的协议:

風景[编辑]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Main Features. 3218.0 – Regional Population Growth, Australia, 2007–08. 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 2009-04-23 [2009-05-13]. (refer table "ESTIMATED RESIDENT POPULATION, States and Territories – Capital City and Balance of State"
  2. ^ Macquarie ABC Dictionary. The Macquarie Library. 2003: 144. ISBN 1876429372. 
  3. ^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7 September 1954 (pg 2)
  4. ^ Planning Data Statistics. ACT Planning & Land Authority. 21 July 2009 [13 May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 August 2008). 
  5. ^ 5.0 5.1 Climate of Canberra Area. Bureau of Meteorology. [13 May 2010]. 
  6. ^ Lady luck or lucky lady?. The Queanbeyan Age. 19 July 2002 [13 May 2010]. 
  7. ^ Canberra Nature Park: Mt Majura Nature Reserve. ACT Government Territory and Municipal Services. 2004 [13 May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6 March 2012). 
  8. ^ Canberra Nature Park: Mt Taylor Nature Reserve. ACT Government Territory and Municipal Services. 2004 [24 Feb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 May 2013). 
  9. ^ Canberra Nature Park: Mt Ainslie Nature Reserve. ACT Government Territory and Municipal Services. 2004 [24 Feb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 May 2013). 
  10. ^ Canberra Nature Park: Mt Mugga Mugga Nature Reserve. ACT Government Territory and Municipal Services. 2004 [24 Feb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 May 2013). 
  11. ^ Canberra Nature Park: Black Mountain Nature Reserve. ACT Government Territory and Municipal Services. 2004 [24 Feb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 May 2013). 
  12. ^ The Penguin Australia Road Atlas, p. 28.
  13. ^ McLeod, R. 2003. Inquiry into the Operational Response to the January 2003 Bushfires in the ACT. Australian Capital Territory, Canberra. ISBN 0-642-60216-6

參考文獻[编辑]

  • Lake Burley Griffin, Canberra: Policy Plan. Canberra: National Capital Development Commission. 1988. ISBN 0642139571. 
  • The Penguin Australia Road Atlas. Ringwood, Victoria: Penguin Books Australia. 2000. ISBN 0-670-88980-6. 
  • UBD Canberra. North Ryde, New South Wales: Universal Publishers. 2007. ISBN 0-7319-1882-7. 
  • Fitzgerald, Alan. Canberra in Two Centuries: A Pictorial History. Torrens, Australian Capital Territory: Clareville Press. 1987. ISBN 0-909278-02-4. 
  • Gibbney, Jim. Canberra 1913–1953. Canberra: Australian Government Publishing Service. 1988. ISBN 0-644-08060-4. 
  • Gillespie, Lyall. Canberra 1820–1913. Canberra: Australian Government Publishing Service. 1991. ISBN 0-644-08060-4. 
  • Growden, Greg. Jack Fingleton: The Man Who Stood Up To Bradman. Crows Nest, New South Wales: Allen & Unwin. 2008. ISBN 9781741755480. 
  • Sparke, Eric. Canberra 1954–1980. Canberra: Australian Government Publishing Service. 1988. ISBN 0-644-08060-4. 
  • Vaisutis, Justine. Australia. Footscray, Victoria: Lonely Planet. 2009. ISBN 174179160X. 
  • Wigmore, Lionel. Canberra: History of Australia's National Capital. Canberra: Dalton Publishing Company. 1971. ISBN 0-909906-06-8. 
  • Williams, Dudley. The Biology of Temporary Water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0-198528-11-6. 

外部链接[编辑]

来自维基导游堪培拉旅行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