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斯·舍甫琴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塔拉斯·格里戈罗维奇·谢甫琴科
Тарас Григорович Шевченко

谢甫琴科自畫像(1840年)
出生 1814年3月9日儒略曆2月25日)
俄羅斯帝國墨嶺瓷
(現在烏克蘭屬)
逝世 1861年3月10日儒略曆2月26日)
俄羅斯帝國圣彼得堡
(現在俄羅斯屬)
職業 詩人藝術家
國籍 烏克蘭
創作時期 1840年~1861年
吉普賽算命人,作於1841年

塔拉斯·格里戈里耶维奇·谢甫琴科俄语Тарас Григорьевич Шевченко)又名塔拉斯·赫里霍羅維奇·谢甫琴科[1]乌克兰语Тара́с Григо́рович Шевче́нко),1814年3月9日-1861年3月10日),烏克蘭詩人藝術家人道主義者。他的文學作品被視為近代的烏克蘭文學,甚至是現代烏克蘭語的奠基者。谢甫琴科亦有以俄語寫作,另外留下了很多美術傑作。

生歷[编辑]

出生[编辑]

谢甫琴科生於小村莊墨嶺瓷(由俄羅斯帝國屬下的基輔省管轄,現在屬於烏克蘭切爾卡瑟州),貴族領主Pavel V. Engelhardt 屬下的農奴家庭。其母1823年離世,父親於他12歲時逝世,成為孤兒的塔拉斯由村中的聖詩班領導者接養教育,但因為喜歡爭取繪畫的時間而時常遭受體罰[2]。1828年至31年間跟隨Engelhardt 前往维尔拿(今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及後到圣彼得堡(今俄羅斯屬)。

Engelhardt 有感谢甫琴科的藝術天資而讓他向多位美術家拜師當學徒。這段期間谢甫琴科結識了許多當地的藝術家,詩人及思想家,其中經朋友介紹認識的俄羅斯名畫家卡爾·布留洛夫教授於1838年5月5日向Engelhardt 捐出自己繪畫的詩人伐斯里·茹科夫斯基肖像畫,以換取谢甫琴科的人生自由[2]

出道[编辑]

獲得贖身的谢甫琴科很快就進入布留洛夫教授於藝術學院中的工作坊學習美術,次年成為了「藝術家促進協會」寄宿生。在年度帝國藝術學院的考試中,谢甫琴科以一幅風景畫獲得銀勳的獎狀。次年1840年再次在考試中獲得銀勳,這次的作品是名為《奉獻麵包給狗的乞丐男孩》的油畫。在這年間他開始寫作詩歌描寫他作為農奴時的生活。他的第一批詩歌集命名為《卡巴扎》出版。伊凡·法蘭科英语Ivan Franko作為比谢甫琴科晚一輩的烏克蘭詩人曾說道:「《卡巴扎》是詩歌的新境界。她的清澈、寬宏及優雅,就像泉水、冷水和火花般爆發出來,(這些特質都)不見於從前烏克蘭的文學寫作中。」

於1841年,他的第二部史詩《海爾達馬其英语Haidamaka》(Гайдамаки)出版,同年又再以畫作《吉普賽算命人》獲得第三面銀勳。谢甫琴科亦寫作劇本,繼後又完成並發行了《娜扎尔·斯托多莉亚》(Назар Стодоля)[3],這部戲劇於後來被改編成歌劇[4]電影[5]公演。

圣彼得堡定居的期間,谢甫琴科曾經三度分別於1843年、1845年及1846年到烏克蘭出遊。同胞的生活困境為他帶來深刻的衝擊,他與仍然是農奴的親戚相會,又拜訪著名的烏克蘭作家及知識分子潘特雷蒙·库莉什英语Panteleimon Kulish穆克哈衣罗·麦克西茅奇英语Mykhaylo Maksymovych,另外又與俄國王侯家族列普宁英语Repnin結交。1844年,有感於俄羅斯帝國下的烏克蘭所承受著的貧困環境,谢甫琴科決定到他家鄉的遺跡與文化遺址採集創作素材製作一本命名為《生動的烏克蘭》(Живописна Україна)的蝕刻畫集。

1847年參軍時之自畫像

流亡[编辑]

1845年3月,美術學院議會授予了谢甫琴科藝術家的稱號後他再次走訪烏克蘭,拜會歷史學家尼古拉·考斯特莫洛夫英语Nikolay Kostomarov及其創立的祕密結社濟利祿及默多狄兄弟會英语Brotherhood of Saints Cyril and Methodius」(Кирило-Мефодіївське братство)一眾成員,其社團的目標是取消農奴制及將俄國的集權統治解放成聯邦制斯拉夫諸州。但在帝國的迅速打擊下,1847年4月谢甫琴科及其他會員隨著兄弟會的取締英语Ban (law)而被拘捕。儘管塔拉斯並非兄弟會的核心成員,但在取締行動期間他的詩歌《夢》(Сон)遭搜出,其內容為批判帝國的支配而被認為是煽動極端主意,因此在審判時對谢甫琴科的判刑是兄弟會成員間最重的。

他被收監於圣彼得堡,接著又以二等兵身分跟隨俄軍被流放到接近乌拉尔山脉奥伦堡奥尔斯克駐防地,沙皇尼古拉一世又在判詞中加入「接受最高級別的監視,恥奪寫作及繪畫的權利」。不過在一些例外下,對谢甫琴科的創作禁令執行上相對寬鬆,在前往乌拉尔及現為哈萨克斯坦地帶執勤時繼續有創作活動。直到1857年谢甫琴科獲得特赦後當局又不准許他回到圣彼得堡,而被命令前往下諾夫哥羅德。1859年他獲准移動到他的家鄉烏克蘭,他本來打算在那裡買一塊小地好好安頓,但在7月他以褻瀆罪被捕,沒多久被釋放但又被下令返回圣彼得堡。

逝世[编辑]

谢甫琴科最後的自畫像(1860年)

谢甫琴科在往後的幾年專注於新詩集、繪畫、版畫及修訂他的舊作。但被流放的多年後他身上的疾病開始惡化,在他1861年47歲壽辰後的一天於圣彼得堡去世。他先被埋葬於圣彼得堡的斯摩棱斯克墓地(東正教屬墓地),但為了履行塔拉斯在詩中《遺囑》(Заповіт)的遺願,他的朋友安排用火車將遺體運出莫斯科,接著以馬車轉送到他的故鄉,最後於5月8日安葬於卡尼夫的僧侶山,面對著基輔羅斯文化的母親河──第聂伯河。後世人為紀念谢甫琴科又稱呼這座丘陵為「塔拉斯山」,在其墓塚上樹立起一座高大的紀念碑,構成了卡尼夫展覽館-保育區的地標之一。谢甫琴科死後的7日也就是1861年農奴解放改革英语Emancipation reform of 1861的宣佈之日。

Заповіт 遺囑

Як умру, то поховайте
Мене на могилі,
Серед степу широкого,
На Вкраїні милій,
Щоб лани широкополі,
І Дніпро, і кручі
Було видно, було чути,
Як реве ревучий.
Як понесе з України
У синєє море
Кров ворожу... отойді я
І лани, і гори —
Все покину і полину
До самого бога
Молитися... а до того
Я не знаю бога.
Поховайте та вставайте,
Кайдани порвіте
І вражою злою кров'ю
Волю окропіте.
І мене в сем'ї великій,
В сем'ї вольній, новій,
Не забудьте пом'янути
Незлим тихим словом.

25 декабря 1845,
в Переяславі

當我死後
請將我埋葬吧
在遼闊的烏克蘭平原中
我的墓碑高高豎立於
這田原、這無盡的草原
第聂伯、這峭壁
如此我可目睹,感受到
她氣勢洶洶的怒號。
當她從烏克蘭溢出
流到那藍色的汪洋
敵人的鮮血...我繼而離開
這田地、這山-
我將留下他們而獨自飛翔
到那神的住處
祈禱...但直到那一刻
我仍然是不了解神。
將我安葬和站起來吧
衝破那枷鎖
以暴君們的鮮血
噴灑在你們自由的種子上。
在偉大的家庭中
在新生自由的家庭中
以善良溫柔的言語
請不要忘記我。

1845年12月25日
佩列亚斯拉夫

參考引用[编辑]

  1. ^ 《世界人名大辭典》,「Shevchenko」條。
  2. ^ 2.0 2.1 Shevchenko, Taras. 烏克蘭百科全書. [2007年12月9日] (English). 
  3. ^ 《娜扎尔·斯托多莉亚》的腳本 - Dnipro.net
  4. ^ 《娜扎尔·斯托多莉亚》歌劇CD - UMKA.com.ua
  5. ^ 電影導演Grigori Chukhrai - 中文电影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