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馬尼亞原住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图中为最后四个纯种的塔斯馬尼亞原住民,摄于1860年代。坐在最右边的特鲁加尼尼是最后一个塔斯馬尼亞原住民。

塔斯馬尼亞原住民曾经為塔斯馬尼亞岛原住民。於1803年被英国入侵前,塔斯馬尼亞原住民估计有约3,000至15,000人。很多历史学家认为欧洲人所带来的疾病,而并非是原先所想到的屠杀,导致了塔斯馬尼亞原住民的灭绝。Geoffrey Blainey在1830年写到“当然疾病是导致土著人数量骤降的主要原因,但是战争与屠杀同样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另外一些历史学家将“黑色战争”看作是有记录以来最早的种族屠杀行为。

1833年,由塔斯馬尼亞总督George Arthur赞助的George Augustus Robinson劝说剩余的200名塔斯馬尼亞原住民向政府投降,并且保证为他们提供食物及住所。上述保证為谎言,Robinson的真实目的為將塔斯馬尼亞原住民从塔斯马尼亚迁走,因此利用了塔斯馬尼亞原住民和家人與族人团聚的急切心理。因此,剩余的原住民被迁至弗林德斯岛,并且在此后的数年间由于疾病及持續地人口锐减。1847年,剩余的47名幸存者被迁到牡蛎湾,其最后一名男性死于1869年,而最后一名女性特鲁加尼尼死于1876年(她的骷髅被陈列在霍巴特博物馆,後來其遺骨於1976年遵從其遺願火化,並且撒在德‧恩特列卡斯托海峽當中)。历史学家、科学家人类学家一致认为塔斯馬尼亞原住民作为民族已经灭绝。[1]目前塔斯馬尼亞岛上还有一些原住民的混血后裔存在。塔斯馬尼亞原住民的语言和多数文化已经失传。

目前为止,所有的塔斯马尼亚原住民语言都已经失传,最近几年学者们在试图重建这些语言。今日的塔斯马尼亚岛上仍然有数千名土著人跟白人的混血后代,这些后代的母系祖先在19世纪被巴斯海峡附近的白人定居者和捕海豹的船员诱拐,有些女人被残酷地殴打虐待,另外一些则是自愿与白人定居者结为伴侣,并且共同繁衍后代。今日的塔斯马尼亚混血儿在外观上已经看不出原住人的特征,而且其原來文化和语言也几乎全部失传。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斯塔夫理阿诺斯,《全球通史》,第一编,第五章:西方扩张时的非欧亚大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