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夏侯操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曹操
東漢丞相
曹操
曹操圖像
魏王
國家 東漢
時代 東漢末年
主君 漢靈帝漢少帝漢獻帝
曹姓
孟德
官職 大將軍/武平侯/司空/車騎將軍→魏公→魏王
族裔
氏族 沛國曹氏
籍貫 沛國譙縣
小字 阿瞞
出生 漢桓帝永壽元年(155年7月18日)
婚年 不詳(181年與卞氏結婚)[1]
逝世 漢獻帝建安二十五年正月廿三日
220年3月15日(64歲)
洛陽
廟號 太祖
諡號 武王/武皇帝
墓葬 高陵

曹操(155年7月18日-220年3月15日),孟德小名吉利小字阿瞞沛國(今安徽省亳州市)人。中國東漢末年著名軍事家政治家詩人三国时代魏国奠基者和主要缔造者。曹操在世时官至東漢丞相,爵至魏王;去世后,谥号武王[2]其子曹丕稱帝後,追尊其為武皇帝廟號太祖

生平[编辑]

举为孝廉[编辑]

曹操出身宦官家族,养祖父是宦官曹腾,历侍四代天子,汉桓帝时封为费亭侯。父親曹嵩是曹騰養子,汉灵帝时官至太尉。《三国志》記載曹操远祖是漢代初期的相国曹参,但裴松之注曰:“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太祖于惇为从父兄弟”,曹操身世眾說紛紜。

曹操少时机警过人,通权谋机变,行为放荡不羁,不规规矩矩谋生做事,不为世人看重。只有橋玄何顒李瓒王俊认为曹操是非常之人,将来一定会安定天下。[3][4][5][6][7][8]当时曹操还默默无闻,橋玄建議曹操去結交当时的名士許劭,以提高名望。于是曹操就去拜访许劭,向他询问说:“我是怎样的人?”许劭鄙视曹操的为人,不肯回答,曹操找到机会威胁许劭,许劭不得已,给曹操做出了“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评价(另說:“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曹操才逐渐知名。[9][10][11][12]建安七年(202年)曹操北征,路过桥玄之墓,下令祭祀桥玄,并且写了悼文。

曹操早年就表现出爱好武藝與才能,曾经潜入中常侍张让家,被张让发觉后,手舞著越墙逃出,全身而退。又博览群书,尤其喜欢兵法,曾抄录古代诸家兵法韬略,还有注释《孙子兵法》的《魏武註孫子》著作传世。

174年,通过察举孝廉成为郎官。稍后曹操被任命为洛陽北部[13]。上任数月,宦官蹇硕的叔叔违禁夜行,被曹操依律棒杀。这使曹操得罪了宦官集团,可曹操是依法而行,这些人又无法中伤诋毁曹操,只好转而称赞他做得好,举荐他去担任地方官。177年(22岁),曹操被任命为頓丘,第二年,即178年(23岁),曹操因堂妹夫滁強侯宋奇被宦官誅殺,受到牽連,被免去官職。其後,在洛陽無事可做,回到家鄉譙縣閒居。

180年,曹操又被朝廷征召,任命为議郎。此前,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谋劃诛杀宦官,不料反为阉党所害。曹操上书陈述窦武等人为官正直而遭陷害,致使奸邪之徒满朝,而忠良之人却得不到重用的情形,言辞恳切,但没有被漢靈帝采纳。尔后,曹操又多次上书进谏,雖偶有成效,但東漢朝政日益腐败,曹操知道无法匡正。

逐鹿中原[编辑]

184年,黄巾之乱,朝廷任命曹操为騎都尉,前往颍川镇压。由於鎮壓黃巾軍有功,升任濟南相,任職後罷免了貪污官員約8成,並嚴令禁止當時風行的宗教迷信。据说因为曹操当政素称严明,济南郡一帶作乱之徒听说曹操要来了,都纷纷潜逃到别的郡县。曹操被任命为東郡太守,但是曹操没有就任,称病回乡[14]。当时天下纷乱,先是发生了冀州刺史王芬联合南阳许攸沛国周旌等地方豪强,谋划废黜灵帝立合肥侯的事件。王芬等人曾希望曹操加入他们,但被曹操拒绝,[15]后来王芬事败自杀。接着,又有西北金城郡(今兰州)的边章韩遂杀死刺史和太守,率兵十余万反叛朝廷。

这时,曹操被起用为典军校尉。不巧的是,189年,在位十多年的汉灵帝驾崩,太子刘辩登基,太后临朝听政。大将军何进想趁灵帝逝世、宦官失侍之机诛灭阉党,但没有取得太后的支持。于是何进便召时任并州刺史的董卓进京,胁迫太后同意。然而此举打草惊蛇,董卓尚未抵達京城,何进已被宦官下手谋杀。同年九月董卓入京,执掌朝政,把汉少帝废为弘农王,而改立其弟陈留王为漢獻帝,又派人把弘农王母子毒死。京城也陷入混乱。为了稳定局面,董卓想拉拢曹操,上表奏请曹操为骁骑校尉。但曹操沒有接受董卓所封的官职,怕惹禍上身,反而更名改姓,潜逃出洛阳。

回到家乡陈留之后,曹操散盡家財徵募鄉勇,豪強衛茲也傾家財助之,率先揭竿举義,讨伐董卓。次年,190年(35岁),正月,董卓討伐戰,后将军袁术長沙太守孫坚冀州韩馥豫州刺史孔伷河內太守王匡 (三国)兗州刺史刘岱勃海太守袁绍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鲍信等地方势力,举兵反董。群雄推舉袁紹為盟主。曹操则行使奋武将军之职。

此次戰役,雖然名義上是聯合討伐,實際各群雄互相估量對手、保存自身實力,為此結下不少仇怨。

192年5月22日,王允、呂布等人以皇帝詔書的名義,在未央殿掖門外殺死董卓,結束董卓的統治。但是董卓屬下李傕、郭汜等人以為其報仇為名,很快率兵攻破長安,擊敗呂布,殺死王允,暴政比董卓執政時更甚。最後獻帝被迫逃出長安,流離失所,最終投靠曹操,漢室名存實亡。

192年,青州的百萬黃巾大軍入侵兖州。兖州刺史劉岱不听济北相鲍信劝阻,与黄巾军交战,结果被杀。鲍信等暗中使人到东郡迎接曹操,推举他担任兗州牧。後來與黃巾軍戰於壽張以東,歷經苦戰,鮑信戰死,終於大破敵軍。曹操一路追擊至濟北,最後逼降黃巾軍,收編降卒三十餘萬並男女百餘萬口,又從中選出精銳,號稱「青州兵」。到了这时,曹操作为一方势力才渐成气候。

後來袁紹與荊州劉表聯手,袁術則與幽州公孫瓚徐州陶謙相結以抗。這時曹操是袁紹的同盟,劉備孫策也分別屈身於公孫瓚與袁術之下,是受其差遣調度的客將。正當曹操協助袁绍,大破袁術於各地之際,陶謙卻趁機攻打兖州東部泰山郡,使曹操父親曹嵩被殺。对于曹嵩之死,存在爭議。[16]針對這個事件,曹操於193年至194年間,二度討伐陶謙,並在徐州當地展開大屠殺。《後漢書》對此事則描錄「男女數十萬人慘遭殺害,即便雞犬也不能倖免,泗水也因此堵塞不通。」[17]曹操在此事件中表现出性格中暴躁引發的残忍嗜杀,使其残忍不仁的本性爆發。

194年,张邈等人叛曹操,迎吕布为兖州牧。曹操在兗州与吕布、张邈等交战,双方互有胜负,兗州之地也反复易主。曹操命荀彧程昱坚守鄄城,并以此为根据地,终于击破吕布,平定兗州。朝廷也于此时正式承认曹操的兗州牧地位。

图画中的曹操

195年,汉献帝迁出长安,进驻安邑。

196年,曹操听从谋士荀彧建议[18],迎接皇帝。雖然皇帝(或其掌权之臣)对曹操仍有疑虑,但曹操势力击破黄巾军,表現出關心社稷、對漢室忠誠。196年10月7日,由於洛陽經董卓破壞得殘破不堪,漢室遷都至許昌。

攻取河北[编辑]

197年,征討張繡,張繡舉眾投降,之後因曹操納張濟之妻,張繡對這件事感到十分痛恨,於是襲擊曹操,曹操在長子曹昂、姪子曹安民與校尉典韋垫後下逃亡,但曹昂、曹安民與典韋也陣亡。此後,曹操又兩度攻擊張繡,都沒有徹底擊破。後來張繡接受謀士賈詡的建議,向曹操投降,曹操才取得對荊州北部的控制,並消除了許都南面的威脅。198年,曹操用荀攸、郭嘉的計策,開決泗、沂二河之水灌入下邳,最後生擒呂布、陳宮,把徐州納入勢力範圍。199年,曹操派史涣曹仁于禁徐晃击破张杨旧部眭固,取得河内郡,把势力范围扩张到黄河以北。

200年,攻下劉備統領的徐州。二月開始,曹操和袁绍展開一系列的會戰。十月,战事處入僵局之時,袁绍谋士许攸投奔曹操,向曹操献策,偷袭袁绍的粮草囤积地烏巢。曹操采纳,扭轉了戰局。

204年,曹操攻下河北袁氏的根據地邺城,從本年起,曹操把自己的据点北迁到了冀州邺城[19],政令军队此后皆从此出,而汉献帝的都城许县则只留个别官吏,但正当壮年的汉献帝十几年间却不敢违背其意志[20]。最后,曹操在207年,徹底消灭了袁氏集团,統一中國北部。

曹操出身寒族,且與閹宦有關,不以儒學為務,與當時服膺儒學的豪族、士大夫不同。曹操曾下「求才三令」,強調重才不重德,並以法家之術為治,要摧破豪族的儒學。曹操為一代梟雄,不僅得到眾多寒族人才支持,也得到部份豪族士大夫支持,如荀彧荀攸。荀彧更為曹操引進不少士大夫階層的人才。[21]

三分天下[编辑]

208年六月,被任命為丞相。七月,曹操亲统大军10餘万南征荆州,企图先灭刘表,再顺长江东进,击败孙权。八月,荆州牧刘表病亡,次子刘琮请降。九月,刘备長坂坡被曹军重创,与孙权联合。十二月,曹操於赤壁之戰中敗於孫權和劉備聯軍,损失惨重。中國歷史三國鼎立的局面开始形成。

211年三月,曹操為用兵關中,藉口要討伐漢中張魯,遣曹仁夏侯淵等統率大軍與鍾繇會師於關中,此舉引起起關中諸侯的惊疑,馬超等十部起兵聯合反曹,曹操依賈詡離間之計,引起馬超、韓遂等相互猜疑,一舉擊潰關中聯軍,馬超等各自走還涼州。隨後,馬超在隴西捲土重來,先後攻下隴西各地,但最後復奪涼州未成,兵敗逃奔漢中去了。

212年,董昭等人推舉曹操為“魏公”,荀彧以忠於漢室立場提出反對。曹操答應荀彧永不作魏公,但因此對荀彧不悅。213年(58岁),汉献帝册封曹操為魏公,其领地广及魏郡河东郡河内郡等十个,甚至远远超过西汉初年的刘姓宗室藩王,更加违背了“七国之乱”和推恩令诸侯封地不得超过一的汉制。

215年,曹操进攻漢中張魯投降。曹操收降張魯後,取得漢中屬地,但劉備得悉曹操攻降漢中,早晚要攻打蜀地,便和孫權以湘水为界平分荊州,回師益州。此時曹操没有接受刘晔的建议[22],未能趁刘备未站住脚跟之时攻蜀,便班師回朝。

216年,曹操再自封「魏王」,自加九锡,建安二十二年(217年)設天子旌旗,戴天子旒冕,出入得稱警蹕,並作泮宮。十月,再授賜十王冠、二綵帶,乘金根車,駕六馬,設五時副車。他名義上雖仍為漢臣,實際上掌握等同於皇帝的權力和威勢,權傾朝野,漢獻帝形同手上傀儡隨意擺佈。並任夏侯淵為征西將軍、曹仁為征南將軍,欲取荊蜀。

217年起,劉備率軍大舉進攻漢中,漢中之戰爆發。孫權也率十萬大軍進攻合肥,由於形勢緊張,曹操便在九月親自到長安坐鎮,一面令合肥守將張遼樂進李典阻擋東吳進攻。時漢中的夏侯淵與劉備相峙一年,曹軍守將夏侯淵、張郃徐晃曾多次擊退劉備軍猛烈攻勢。219年正月,劉備親自領軍和黃忠分進合擊,於定軍山斬殺征西將軍夏侯淵。至此漢中為劉備攻佔,同年三月曹操親自揮軍欲奪回,一度召集抽調鎮守北方的曹彰二十萬大軍增援,但都為劉備所敗,曹軍無功而返,劉備便派劉封黃忠趙雲等將晝夜不停攻擊曹軍。至五月曹操便撤退至長安,劉備攻下房陵,派劉封順沔水攻佔上庸。相傳曹操再度敗於劉備,此段心境為「雞肋」的典故[23]

219年七月,劉備在漢中進位漢中王,封關羽前將軍。關羽起荊襄之兵大舉北伐襄樊,進一步圍困曹軍大將曹仁滿寵的殘軍於樊城,史稱樊城之戰。曹操派左將軍于禁和龐德援救,適逢漢水暴漲,淹沒于禁七軍,漢軍乘勢以水軍攻打,于禁向關羽投降,龐德被俘虜後不降遭斬,關羽並另遣軍隊包圍襄陽,一時之間威震華夏。當時曹操治下許多州郡的叛軍早已受關羽遙控。[24]

同年十月,曹操欲遷都避其鋒芒,司馬懿蔣濟等勸阻[25],認為孫權必然不願看到關羽坐大。孫權果然自請襲擊關羽後方。曹操並召集駐守合肥與孫權對峙的張遼軍隊、在漢中監視巴蜀的徐晃軍隊等,並親自由洛陽領軍往樊城救援。

曹操又命人把孫權偷襲荊州的消息用箭射到關羽和樊城守將曹仁處,曹軍士氣大振,而關羽進退失據。[26]最先抵達樊城的徐晃軍,乘著大水稍退,對圍城的關羽軍展開攻擊。曹仁終於突圍而出,與徐晃軍一同擊退關羽。不久之後,往南退軍的關羽被佔領江陵的孫權擒殺,孫權將關羽的首級送到許昌,曹操以諸侯之禮安葬。襄樊戰役結束。

219年冬,孙权上书称臣,“陈说天命”,劝曹操称帝。曹操把孙权来书给群臣观看,陈群、夏侯惇和司马懿等人都劝曹操登基。曹操却不想废汉自立,他说:「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周文王自己並未除滅殷商,到了其子周武王克殷。暗示希望由自己的儿子曹丕来取代汉朝建立新政权。

曹操在220年正月廿三日庚子(3月15日)病逝於洛陽,享年66歲。[27]

謚曰武王。他临死前留下《遗令》。[28] 根据曹操的遗嘱,他于二月廿一日丁卯(4月11日)被安葬于邺城西郊的高陵[29]

曹操死后,嫡长子曹丕嗣魏王,同年迫使汉献帝退位禅让,建立曹魏,追尊曹操為太祖武皇帝。

文學成就[编辑]

體裁[编辑]

曹操詩歌在表現形式上往往有所創新,如「薤露行」、「蒿里行」,古辭都是雜言,各曲僅為四句,曹操則改用五言來寫,各十六句。五言詩以外,又長於四言詩

《蒿里行》原是雜言,曹操卻以五言重寫,非常成功。四言詩方面,本自《詩經》之後已見衰落,少有佳作,但曹操卻繼承了《國風》和《小雅》的傳統,反映現實,抒發情感。例如:《短歌行》、《步出夏門行》等均是四言詩之佳作,使四言詩重生而再放異彩。

此外,曹操還有不少其他文章傳世,例如《请追增郭嘉封邑表》、《让县自明本志令》、《与王修书》、《祀故太尉桥玄文》等,文字質樸,感情流露,流暢率真。

內容思想[编辑]

曹操用舊調舊題,描寫新內容。漢樂府詩多著重塑造客觀人物形象,曹操的樂府詩卻突破詩人自我形象;漢樂府詩以敘事為主,曹操的樂府詩卻以抒情為主。他沒有形式上模擬樂府,而是學習民歌反映現實創作精神,用舊曲作詞,既具有民歌的特色,而又富有自己的創造性。

曹操善於以詩歌抒寫政治理想和抱負,雄心壯志,詩中充滿奮發進取的精神。部分詩中則雜有思憂難忘、人生朝露的消極情緒,還有宿命思想,又寫了一些遊仙詩

曹操詩內容大致有三種:反映漢末動亂的現實、統一天下的理想和頑強的進取精神、以及抒發憂思難忘的消極情緒。

  • 漢末大亂,曹操又南征北討,接觸的社會面非常廣大,故多有親身經驗和體會如《蒿里行》謂漢末戰亂的慘象,見百姓悲慘之餘又見詩人傷時憫亂的感情。故後人謂曹操樂府「漢末實錄,真詩史也。」
  • 曹操生於官宦,對天下具有野心,故懷有統一之雄圖,《短歌行》有謂「周公吐哺,天下歸心。」可資明證。其進取之心亦可見出,如《龜雖壽》言之「老驥伏櫪,志在千里。」言己雖至晚年仍不棄雄心壯志。
  • 一代梟雄,縱風光一世,亦有星落殞滅之時。曹操對此也感到無能為力,只有作詩感歎,無可奈何。如《短歌行》中「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的感傷,《秋胡行》之低沈情緒,《陌上桑》等遊仙作品中都可見他的消極情緒。
  • 曹操獨善其身;{就是從來不相信任何人}。

曹操的詩,極受樂府影響,現存的詩脫胎自漢樂府民歌。這些詩歌雖用樂府舊題,卻不因襲古人詩意,自辟新蹊,不受束縛,而是体现了汉乐府「感於哀樂,緣事而發」的精神。例如:《薤露行》、《蒿里行》原是輓歌,曹操卻以之憫時悼亂。《步出夏門行》原是感歎人生無常,須及時行樂的曲調,曹操卻以之抒述一統天下的抱負及北征歸來所見的壯景。可見曹操富有創新精神的民歌,開啟了建安文學的新風,也影響到後來的杜甫白居易等人。

語言風格[编辑]

曹操詩語言多古樸質直,少華美詞藻;情調悲壯,激昂慷慨;音調昂揚,氣魄雄偉;形象鮮明,善用比興

曹操詩文辭簡樸,直抒襟懷,慷慨悲涼而沉鬱雄健,華美辭藻並不常見,惟形象鮮明,如《觀滄海》一詩:「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風蕭瑟,洪波湧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裡。」寥寥數筆,即能以遼闊的滄海景象,表現詩人胸襟,不加潤飾。


性格特徵作風[编辑]

曹操為人機智,聰明,所以有很多人看得起曹操的才能,如陳壽的「抑可謂非常之人,超世人之矣」及許邵的「子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已明顯地說道曹操的才能超越過世人,但更多人瞧不起曹操的品德,孫盛曰:魏武於是失政刑矣。易稱「明折庶獄」,傳有「舉直措枉」,庶獄明則國無怨民,枉直當則民無不服,未有徵青蠅之浮聲,信浸潤之譖訴,可以允釐四海,惟清緝熙者也。昔者漢高獄蕭何,出復相之,玠之一責,永見擯放,二主度量,豈不殊哉 !曹操更過度勞役人民[30][31],以致時常爆發民變[32],曹操會武藝,甚至有一次偷進張讓家時被發現,曹操手揮舞戟才可逃跑[33],曹操也有抱負著野心的態度來面對亂世,如其迎接劉協代表其掌控了漢朝大勢,使到漢獻帝劉協也沒有權利。曹操也是殘忍之者,時常屠城[34],所以曹操殺人亦不手軟,坑殺士卒[35]、殺皇后皇子等人[36][37]

石勒就如此罵曹操"大丈夫行事當礌礌落落,如日月皎然,終不能如曹孟德、司馬仲達父子,欺他孤兒寡婦,狐媚以取天下也。"

曹操妻子眾多,一次收降張繡時,因為貪收張繡伯母,引來張繡不快,曹操得知後於是想殺害張繡,但是由於計畫洩漏,引起張繡反目,其長子曹昂,侄兒曹安民以及典韋白白地犧牲[38][39]。雖說如此但曹操在收女人上實際上是有所標準,綜觀曹操所謂人妻的老婆不是守寡就是別人的前妻,所以曹操才不齒呂布的所為。[40]

在《三國志·魏書·崔琰傳》記載其性忌,凡是有得罪之處都一律殺死,例如:崔琰許攸婁圭孔融楊修華佗[41]邊讓、桓邵[42]等人,即使沒犯錯只要威脅到曹操,曹操亦殺之,神童周不疑便是最好的例子。[43]從政治,軍事,經濟來看都是略勝一籌的。然而也是個卓越的軍事家,在戰略,戰術方面都能應付裕如,常用計略來應付一系列的群雄戰爭來取勝,然而曹操也是喜歡兵法,甚至還為孫武(孫子)所著作的《孫子兵法》做個註釋。

身世争议[编辑]

曹操的父亲曹嵩被宦官曹腾收养,其本来身份一直存在争议。《三国志》作者陈寿记载「莫能审其生出本末。」刘宋裴松之三国志注》中引用的《曹瞒传》和郭颁世语》则记载曹嵩本姓夏侯,是夏侯惇的叔父。[44]

关于曹嵩出自夏侯氏的记载,何焯提出夏侯惇的儿子夏侯楙娶了曹操的女儿清河公主夏侯渊的儿子夏侯衡也娶了曹家的女子,所以这种说法是敌对方东吴的传闻,不可采信。[45][46]潘眉林国赞姚范赵一清则认为陈寿将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曹休曹真夏侯尚放在同一个列传中,正隐寓夏侯氏是曹魏的宗室,曹操是夏侯氏的子孙[47][48][49],赵一清还指出曹操把女儿嫁给夏侯楙大概是想掩盖自己的出身,非常地奸诈,何焯据此辩证曹操不是夏侯氏的子孙,完全是颠倒事实。[50]恽敬则认为曹操虽然阴险狡猾,也不应该做出近亲通婚之事。曹氏与夏侯氏世代通婚,而夏侯惇、夏侯渊和曹仁、曹洪、曹休、曹真等是曹魏开国元勋,他们死后,曹爽与夏侯玄陆续被杀,大权归于司马氏,所以陈寿将夏侯氏与曹氏合传,让后人看到曹魏兴衰的缘由,这是陈寿写史书定下的史学法规。[51]洪亮吉猜测陈寿大概是因为当时世传曹操是夏侯氏的子孙,所以在评论中特别注明夏侯氏和曹氏世代通婚,以表明此说的错误,洪亮吉还认为将《曹瞒传》和《世语》当做信史的人都是不善于读史书的。[52]刘咸炘认为即便曹嵩是夏侯氏的子孙,他的后裔也未必不能与夏侯氏通婚,因为两家已经是不同族了,陈矫就是如此。如果曹嵩为夏侯氏的子孙不是丑事,没必要避讳,曹嵩是宦官养子人所共知,曹氏家族也没对此事避讳,不避讳养子而避讳出自夏侯氏是不近人情的,所以此说不足信。刘咸炘认为恽敬所给出的曹氏、夏侯氏合传的解释合理,陈寿评论中曹氏合夏侯氏世代通婚就是他这样立传的理由,洪亮吉所说陈寿意在辨明流言的是非反而曲解了陈寿的意思。[53]李景星认为“莫能审其生出本末”是陈寿揭露曹操家世的丑闻。[54][55]

吴金华总结各家观点,指出陈寿“莫能审其生出本末”是一种曲笔,他还提出曹嵩为夏侯氏的三个证据[56]

  • 《三国志注·吴主传》中引《魏略》记载了孙权写给浩周的书信,当中有“今子当入侍,而未有妃耦,昔君念之,以为可上连缀宗室若夏侯氏”,此时孙权向曹魏称臣,魏臣浩周以为孙权之子可以如同夏侯氏一样和曹魏宗室连结在一起,这已证明曹嵩出自夏侯氏并非敌对方的传闻。
  • 《三国志·文帝纪》记载夏侯惇去世的时候,裴松之引用《魏书》“王素服幸邺东城门发哀”,又引孙盛的评价“在礼,天子哭同姓於宗庙门之外。哭於城门,失其所也。”孙盛是东晋时人,以“良史”著称,他的这项评价以曹丕和夏侯惇为同姓,证明曹嵩出自夏侯氏这一点在孙盛时代仍为人所共知。
  • 一九七四年至一九七九年安徽亳县城南出土了曹氏墓砖,刻辞有“夏侯右”。

关于夏侯氏和曹氏世代通婚之事,周寿昌指出陈矫原为刘氏子孙,后成为舅舅家养子改姓陈,又娶了刘颂的女儿,刘颂与陈矫是近亲,曹操因爱惜陈矫的才华,为他周全,特别下令禁止诽谤此事。周寿昌认为曹操禁止人们议论同姓通婚,也是为自己的私事提供方便。[57]吴金华也提出曹魏时期同姓通婚毫不奇怪,甚至有同母兄妹结为夫妇的情况,如《三国志注·曹爽传》引《魏末传》记载曹操义子何晏就娶了同母妹妹金乡公主。吴金华指出只要知道这一点,就会对曹嵩出自夏侯氏没有任何疑问。[58]此后朱子彦韩昇仍旧以《曹瞒传》和《世语》不可信,夏侯楙、夏侯衡、夏侯尚娶曹氏女来论证曹操不是夏侯氏的后裔。[59][60]

2011年末,复旦大学宣布通过对现代曹姓人群进行DNA分析,与史籍、方志、家谱等历史资料多重印证,从而找出了6支曹氏族群是最有可能的曹操后代。曹操Y染色体类型为O2-m268。[61]汉代丞相曹参的家族基因O3-002611+,与曹操的家族基因没有关系,从而证明曹操是曹参后人的说法可能是伪造。对有关操姓是曹操后代避祸改姓而来以及曹操是从夏侯氏抱养的说法,经过基因验证都不可信。[62]辽宁东港大孤山、铁岭腰堡两支曹姓的Y染色体根据测得结果推测属曹操后裔。[63]

評價[编辑]

  • 許劭:“子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
  • 陳宮:“今天下分裂而州無主;曹東郡(曹操),命世之才也,若迎以牧州,必寧生民。”
  • 袁紹:「曹操當死數矣,我輒救存之,今乃背恩,挾天子以令我乎!」
  • 劉表:「今天下大亂,未知所定,曹公擁天子都許,君為我觀其釁。」
  • 呂布:「明公(曹操)所患不過於布,今已服矣,天下不足憂。明公將步,令布將騎,則天下不足定也。」
  • 于禁:“且公聪明,谮诉何缘!”(《三國志·魏書·張樂于張徐傳第十七》)
  • 荀彧:「將軍(曹操)本以兗州首事,平山東之難,百姓無不歸心悅服。」
  • 郭嘉:“真吾主也。”“公奉順以率天下;公糾之以猛而上下知制;公外易簡而內機明,用人無疑,為才所宜,不問遠近,;公策得輒行,應變無窮;公以至心待人,推誠而行,不為虛美,以檢率下,與有功者無所吝,士之忠正遠見而有實者皆願為用;公於目前小事,時有所忽,至於大事,與四海接,恩之所加,皆過其望,雖所不見,慮之所周,無不濟也;公御下以道,浸潤不行;公所是進之以禮,所不是正之以法;公以少克眾,用兵如神,軍人恃之,敵人畏之。”
  • 董昭:「將軍(曹操)興義兵以誅暴亂,入朝天子,輔翼王室,此五伯之功也。」
  • 田豐:“曹公善用兵,变化无方,众虽少,未可轻也,不如以久持之。将军据山河之固,拥四州之众,外结英雄,内脩农战,然后简其精锐,分为奇兵,乘虚迭出,以扰河南,救右则击其左,救左则击其右,使敌疲於奔命,民不得安业;我未劳而彼已困,不及二年,可坐克也。今释庙胜之策,而决成败於一战,若不如志,悔无及也。”
  • 劉備:“今指與吾為水火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寬;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譎,吾以忠;每與操反,事乃可成耳。今以小故而失信義於天下者,吾所不取也。”「惟獨曹操,久未梟除,侵擅國權,恣心極亂。」(《三國志·蜀書·先主傳第二》)
  • 孫權:“老賊欲廢漢自立久矣,陡忌二袁、呂布、劉表與孤耳。今數雄已滅,惟孤尚存,孤與老賊,勢不兩立。”(《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吕蒙傳第九》)「其惟殺伐小為過差,離間人骨肉以為酷耳,御將自古少有。」
  • 周瑜:「操雖托名漢相,其實漢賊也。」(《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吕蒙傳第九》)
  • 魯肅:“今之曹操,猶昔項羽,將軍何由得為桓文乎?肅竊料之,漢室不可復興,曹操不可卒除。為將軍計,惟有鼎足江東,以觀天下之釁。”「彼曹公者,實嚴敵也」(裴松之註引《魏書》及《九州春秋》)「曹公威力實重」(裴松之註引《漢晉春秋》)(《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吕蒙傳第九》)
  • 韩嵩:“豪杰并争,两雄相持,天下之重,在於将军。将军若欲有为,起乘其弊可也;若不然,固将择所从。将军拥十万之众,安坐而观望。夫见贤而不能助,请和而不得,此两怨必集於将军,将军不得中立矣。夫以曹公之明哲,天下贤俊皆归之,其势必举袁绍,然后称兵以向江汉,恐将军不能御也。故为将军计者,不若举州以附曹公,曹公必重德将军;长享福祚,垂之后嗣,此万全之策也。”
  • 諸葛亮:「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圖之,委夏侯而夏侯敗亡,先帝每稱操爲能,猶有此失」(《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第五》)
  • 張松:「曹公兵強無敵於天下」(《三國志·蜀書·先主傳第二》)
  • 王沈:「太祖御軍三十餘年,手不舍書。書則講武策,夜則思經傳。登高必賦,及造新詩,被之管弦,皆成樂章。」(《魏書》)
  • 陳壽:「漢末,天下大亂,雄豪並起,而袁紹虎視(目示)四州,強盛莫敵。太祖運籌演謀,鞭撻宇內,攪申、商之法術,該韓、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矯情任算,不念舊惡,終能總禦皇機,克成洪業者,惟其明略最優也。抑可謂非常之人,超世人之矣。」(《三國志·魏書·武帝紀第一》)
  • 裴松之三國志注:「歷觀古今書籍所載,貪殘虐烈無道之臣,於操為甚。」
  • 陸機:「曹氏雖功濟諸華,虐亦深矣,其民怨矣。」(《辨亡論》)
  • 張悌:「曹操雖功蓋中夏,威震四海;崇詐杖術,征伐無已!民畏其威而不懷其德也。」
  • 石勒:「大丈夫行事,當磊磊落落,如日月皎然,終不能如曹孟德、司馬仲達父子,欺他孤兒寡婦,狐媚以取天下也。」(《晉書·載記第五·石勒下》)
  • 崔浩:「劉裕平逆亂,司馬德宗之曹操也。」(《資治通鑑·卷一百一十八·晉紀四十》)
  • 習鑿齒:「昔齊桓公一矜其功而叛者九國,曹操暫自驕伐而天下三分,皆勤之於數十年之內而棄之於俯仰之頃,豈不惜乎!是以君子勞謙日昃,慮以下人,功高而居之以上,勢尊而守之以卑。情近於物,故雖貴而人不厭其重;德洽群生,故業廣而天下愈欣其慶。夫然,故能有其富貴,保其功業,隆顯當時,傳福百世,何驕矜之有哉!君子是以知曹操之不能遂兼天下者也。」(《漢晉春秋》)
  • 李世民:對曹操用兵才能評價:「临危制变,料敌设奇,一将之智有余,万乘之才不足。」「以雄武之姿,當艱難之運;棟樑之任同乎曩時,匡正之功異於往代」
  • 李世民:對曹操品德評價:「朕常以魏武帝多詭詐,深鄙其為人。」(《貞觀政要》)
  • 劉知幾:「賊殺母后,幽迫主上,罪百田常,禍千王莽。」(《史通•探賾篇》)
  • 王安石:「青山為浪入漳州,銅雀台西八九丘。螻蟻往還空壟畝,麒麟埋沒幾春秋。功名蓋世知誰是,氣力回天到此休。何必地中餘故物,魏公諸子分衣裘。」
  • 司馬光:「知人善任,難眩以偽。識拔奇才,不拘微賤;隨能任使,皆獲其用。與敵對陣,意思安閒,如不欲戰然;及至決機乘勝,氣勢盈溢。勳勞宜賞,不吝千金;無功望施,分毫不與。用法峻急,有犯必戮,或對之流涕,然終無所赦。雅性節儉,不好華麗。故能芟刈群雄,幾平海內。」(《資治通鑒》)
  • 元好問:「曹劉坐嘯虎生風,四海無人角兩雄。」(《論詩絕句》)
  • 張溥:「究其(曹操)初,一名孝廉也……孟德奮跳,當塗大振,易漢而魏,雖附會曹參,難洗宗恥……孟德御軍三十餘年,手不捨書,兼草書亞崔、張,音樂比桓、蔡,圍棋埒王、郭;復好養性,解方藥。周公所謂多材多藝,孟德誠有之。使彼不稱王謀篡,獲與周旋,畫講武策,夜論經傳;或登高賦詩,被之管絃。又觀其射飛鳥,擒猛獸,殆可終身忘老,乃竟甘心作賊者,謂時不我容耳。漢末名人,文有孔融,武有呂布,孟德實兼其長;此兩人不死,殺孟德有餘。《述志》一令,似乎欺人,未嘗不抽序心腹,慨當以慷也。」(《漢魏六朝百三家集·魏武帝集題辭》)
  • 陳祚明:「德天分甚高,因緣所至,成此功業。」
  • 黃摩西:「魏武雄才大略,草創英雄中,亦當占上座;雖好用權謀,然從古英雄,豈有全不用權謀而成事者?」

家庭成员[编辑]

長輩[编辑]

清代安順地戲面具曹操像

亲戚[编辑]

  • 曹德:《后汉书·曹腾传》称“曹疾”,《后汉书·应劭传》则作“曹德”。
  • 夏侯惇(?-220年):字元讓,有记载的活动期间约为189年-220年。初为奋武将军司马。建安十二年(207年)封邑2500户。官至大将军,封高安乡侯。死后谥为忠侯,其七子二孙皆为关内侯。青龙元年(233年)入太祖庙庭,配享祭祀。其子夏侯楙曹操之女清河公主
  • 夏侯渊(?-219年):字妙才,惇之族弟,其妻为为曹操原配夫人丁氏之妹,有记载的活动期间为189年-219年。初为别部司马、骑都尉。建安廿一年(216年)封邑800户。官至征西将军,封博昌亭侯。建安廿四年(219年)死于与刘备、黄忠的争夺汉中的战役。死后谥为愍侯。正始四年(243年)在太祖庙庭,享祭祀。其子夏侯衡娶曹操弟海阳哀侯之女。
  • 曹仁(168-223年):字子孝,太祖從弟,祖父曹褒曾任颖川太守,父亲曹炽曾任侍中长水校尉。其有记载的活动期间为187年-223年。初为别部司马,行厉锋校尉权。建安廿五年(220年)封邑3500户,封陈侯。文帝年间官至大将军。死后谥为忠侯。青龙元年(233年)入太祖庙庭,配享祭祀。
  • 曹纯(170-210年):字子和,曹仁之弟,有记载的活动期间为196年后-210年。初为议郎。约建安十二年(207年)封邑300户,封高陵亭侯。死后谥为威侯。
  • 從弟曹洪(?-232年):字子廉,太祖從弟,伯父曹鼎曾为尚书令。其有记载的活动时间为189年-232年。初为鹰扬校尉。黄初年间,封邑2100户。官至骠骑将军,封乐城侯。死后谥为恭侯。正始四年(243年)在太祖庙庭,享祭祀。
  • 曹休(?-228年):字文烈,太祖族子,其祖父曾为吴郡太守。有记载的活动时间约为188年-228年。十余岁时,父死,独与一家仆携母亲渡江至吴。曹操起兵,变更姓名,辗转荆州,以投奔曹操。初为虎豹骑宿卫。黄初七年(226年)封邑2500户。官至大司马,封长平侯。死后谥为壮候。正始四年(243年)在太祖庙庭,享祭祀。
  • 曹真(?-231年):字子丹,太祖養子,其父曹邵为曹操招兵被人所杀。《魏略》中说其本姓秦,其父為掩護曹操,為追兵所殺,曹操收養真,改其姓為曹。有记载的活动时间189年-231年。初讲虎豹骑。太和三年(229年)封邑2900户。官至大司马,封邵陵侯。死后谥号为元侯。正始四年(243年)在太祖庙庭,享祭祀。

妻妾[编辑]

曹操正妻及側室,據《魏志·后妃傳》及《武文世王公傳》,可考者有15位:

子女輩[编辑]

  • 曹安民,曹操之侄
  • 曹氏,曹操弟海阳哀侯(名不详)女,嫁夏侯衡
  • 曹氏,曹操侄女,嫁孙匡

據《魏志·文帝紀》、《任城陳蕭王傳》、《武文世王公傳》,曹操的兒子有25位:

  • 曹昂(? - 197年),曹操長子,庶出,但是由曹操原配丁氏抚养长大,年輕時曾舉孝廉。因張繡反叛而死于战乱之中。
  • 曹丕(187年 - 226年),曹操嫡长子,建安廿五年(220年)迫漢獻帝禪讓帝位,是為魏文帝。
  • 曹彰(? - 223年),綽號「黃鬚兒」,為一勇將,曾大破代郡烏丸。223年封任城王。
  • 曹植(192年 - 232年),擅長文學,曾作《洛神賦》。雖然得到曹操寵愛,但與其兄曹丕爭位失敗,從此在政治上無從施展抱負。225年立為陳王。
  • 曹熊(? - 220年),早薨。
  • 曹鑠(? - ?),早薨,侄魏明帝曹叡後追封其為殤王。有子曹潜及孫曹偃,曹偃死後絕子嗣。
  • 曹沖(195年 - 207年),為著名神童,未成年便夭折。
  • 曹據(? - ?),太和六年(232年)封為彭城王。
  • 曹宇(? - 278年),太和六年(232年)封為燕王。
  • 曹林(? - 256年),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沛王。
  • 曹袞(? - 235年),太和六年(232年)封為中山王。臨終病重時魏明帝曹叡對其愛護備至,死後又獲厚葬。
  • 曹玹(? - ?),建安十六年(211年)封為西鄉侯。
  • 曹峻(? - 259年),太和六年(232年)封為陳留王。
  • 曹矩(? - ?),早薨。
  • 曹幹(216年 - 261年),太和六年(232年)封為趙王。
  • 曹上(? - ?),早薨。
  • 曹彪(195年 - 251年),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楚王。嘉平三年(251年)與太尉王凌謀反事洩,被賜死。
  • 曹勤(? - ?),早薨。
  • 曹乘(? - ?),早薨。
  • 曹整(? - 218年),建安廿二年(217年)封為郿侯。
  • 曹京(? - ?),早薨。
  • 曹均(? - 219年),建安廿二年(217年)封為樊侯。
  • 曹棘(? - ?),早薨。
  • 曹徽(? - 241年),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東平王。
  • 曹茂(? - ?),與曹操及曹丕不和,太和六年(232年)封為曲陽王。

曹操的女兒,可考証者6位,及其相關史書:

  • 曹憲(? - ?),漢獻帝貴人。(《後漢書·皇后紀下》)
  • 曹節(? - 260年),漢獻帝皇后。(《後漢書·皇后紀下》、《後漢書·孝献帝紀》)
  • 曹華(? - ?),漢獻帝貴人。(《後漢書·皇后紀下》)
  • 安陽公主(? - ?),名不詳,為荀惲之妻。(《魏志·荀彧傳》)
  • 金鄉公主(? - ?),名不詳,尹夫人或杜夫人之女,何晏之妻。(《魏志·曹真傳》引《魏末傳》)
  • 清河公主(? - ?),名不詳,夏侯楙之妻。(《魏志·夏侯惇傳》引《魏略》)

另《昭明文选陆机《吊魏武文》刘善注引《魏略》曰:太祖杜夫人生沛王豹及高城公主。未知高城公主与金乡公主是否一人。

曹操的養子,可考証者3位:

後裔[编辑]

  • 曹霸,曹髦後人,唐玄宗時期畫家,能文善畫,官至左武衛將軍,杜甫作有《丹青引》及《观曹將军画马图》二诗,表達對其畫藝的贊嘆。

近身侍衛[编辑]

  • 典韋 (?-197年):被曹操稱為古之惡來,與曹操之長子曹昂和曹操之侄曹安民戰死於宛城,為救曹操而斷後。
  • 許褚 (?-?):字仲康,被曹操稱為虎痴,典韋死後繼續保護曹操,後曹操被馬超追殺,許褚虎視馬超,馬超才退兵,曹操逝世後許褚痛哭至吐血。

曹操年譜[编辑]

戲劇/電影[编辑]

參考资料[编辑]

  1. ^ 《三國志·後妃傳》:年二十,太祖於譙納後為妾。
  2. ^ 陈寿. 三國志·卷01. 中文维基文库. "諡曰武王。" 
  3. ^ 《后汉书·卷五十一·李陈庞陈桥列传第四十一》:初,曹操微时,人莫知者。尝往候玄,玄见而异焉。谓曰:“今天下将乱,安生民者其在君乎!”
  4. ^ 《三国志·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玄谓太祖曰:“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
  5. ^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魏书曰:太尉桥玄,世名知人,睹太祖而异之,曰:“吾见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吾老矣!原以妻子为讬。”
  6. ^ 《后汉书·卷六十七·党锢列传第五十七》:初,颙见曹操,叹曰:“汉家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操以是嘉之。
  7. ^ 《后汉书·卷六十七·党锢列传第五十七》:初,曹操微时,瓒异其才,将没,谓子宣等曰:“时将乱矣,天下英雄无过曹操。张孟卓与吾善,袁本初汝外亲,虽尔勿依,必归曹氏。”诸子从之,并免于乱世。
  8. ^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公之为布衣,特爱俊;俊亦称公有治世之具。及袁绍与弟术丧母,归葬汝南,俊与公会之,会者三万人。公於外密语俊曰:“天下将乱,为乱魁者必此二人也。欲济天下,为百姓请命,不先诛此二子,乱今作矣。”俊曰:“如卿之言,济天下者,舍卿复谁?”
  9. ^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世语曰:玄谓太祖曰:“君未有名,可交许子将。”太祖乃造子将,子将纳焉,由是知名。
  10. ^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尝问许子将:“我何如人?”子将不答。固问之,子将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太祖大笑。
  11. ^ 《后汉书·卷六十八·郭符许列传第五十八》:曹操微时,常卑辞厚礼,求为己目。劭鄙其人而不肯对,操乃伺隙胁劭,劭不得已,曰:“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操大悦而去。
  12. ^ 《资治通鉴·卷第五十八·汉纪五十》:操父嵩,为中常侍曹腾养子,不能审其生出本末,或云夏侯氏子也。操少机警,有权数,而任侠放荡,不治行业。世人未之奇也,唯太尉桥玄及南阳何颙异焉。玄谓操曰:“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颙见操,叹曰:“汉家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玄谓操曰:“君未有名,可交许子将。”子将者,训之从子劭也,好人伦,多所赏识,与从兄靖俱有高名,好共覈论乡党人物,每月辄更其品题,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尝为郡功曹,府中闻之,莫不改操饰行。曹操往造劭而问之曰:“我何如人?”劭鄙其为人,不答。操乃劫之,劭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操大喜而去。
  13. ^ 尉,即县尉,是县令的辅官,掌管治安捕盗工作,约相当于现代的副县级警察局长。由于洛阳县是东汉首都,所以它设置有四个尉官,北部尉是其中之一
  14. ^ 据《三国志》裴松之注所引的《魏武故事》建安15年12月己亥令所载:“去官之后,年纪尚少,……故以四时归乡里,于谯东五十里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
  15. ^ 魏书载太祖拒芬辞曰:“夫废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
  16. ^ 对于曹嵩之死,史书说法不一。第一种说法,《三国志·武帝记》引《世语》曰:嵩在泰山华县。太祖令泰山太守应劭送家诣兗州,劭兵未至,陶谦密遣数千骑掩捕。嵩家以为劭迎,不设备。谦兵至,杀太祖弟德于门中。嵩惧,穿后垣,先出其妾,妾肥,不时得出;嵩逃于厕,与妾俱被害,阖门皆死。劭惧,弃官赴袁绍。后太祖定冀州,劭时已死。第二种说法,《三国志·武帝记》引《吴书》曰:太祖迎嵩,辎重百馀两。陶谦遣都尉张闿将骑二百卫送,闿於泰山华、费间杀嵩,取财物,因奔淮南。太祖归咎於陶谦,故伐之。
  17. ^ 范曄 《後漢書·卷七十三·劉虞公孫瓚陶謙列傳·第六十三·陶謙》:初平四年,曹操擊謙,破彭城、傅陽。謙退保郯,操攻之不能克,乃還。過拔取慮、雎陵、夏丘,皆屠之。凡殺男女數十萬人,雞犬無餘,泗水為之不流,自是五縣城保,無復行多。
  18. ^ 《三国志·魏书·荀彧传》:彧劝太祖曰:“昔晋文周襄王而诸侯景从,高祖东伐为义帝缟素而天下归心。自天子播越,将军首唱义兵,徒以山东扰乱,未能远赴关右,然犹分遣将帅,蒙险通使,虽御难于外,乃心无不在王室,是将军匡天下之素志也。今车驾旋轸,东京榛芜,义士有存本之思,百姓感旧而增哀。诚因此时,奉主上以从民望,大顺也;秉至公以服雄杰,大略也;扶弘义以致英俊,大德也。天下虽有逆节,必不能为累,明矣。韩暹杨奉其敢为害!若不时定,四方生心,后虽虑之,无及。”太祖遂至洛阳,奉迎天子都许。”
  19. ^ 王鸣盛,《十七史商榷·三国志二》
  20. ^ 赵翼,《二十二史札记·卷七》
  21. ^ 萬繩楠:《陳寅恪魏晉南北朝史演講錄》,頁9-13。
  22. ^ 《三国志·魏书十四·刘晔传》:鲁奔走,汉中遂平。晔进曰:“明公以步卒五千,将诛董卓,北破袁绍,南征劉表,九州百郡,十并其八,威震天下,势慴海外。今举汉中,蜀人望风,破胆失守,推此而前,蜀可传檄而定。劉備,人杰也,有度而迟,得蜀日浅,蜀人未恃也。今破汉中,蜀人震恐,其势自倾。以公之神明,因其倾而压之,无不克也。若小缓之,诸葛亮明於治而为相,關羽、張飛勇冠三军而为将,蜀民既定,据险守要,则不可犯矣。今不取,必为后忧。”太祖不从。《傅子》曰:居七日,蜀降者说:“蜀中一日数十惊,備虽斩之而不能安也。”太祖延问晔曰:“今尚可击不?”晔曰:“今已小定,未可击也。”大军遂还。
  23. ^ 《三國誌·武帝記》引《九州春秋》曰:時王欲還,出令曰「雞肋」,官屬不知所謂。主簿楊修便自嚴裝,人驚問修:「何以知之?」修曰:「夫雞肋,棄之如可惜,食之無所得,以比漢中,知王欲還也。」
  24. ^ 《三國誌·蜀書·關張馬黃趙傳》:梁、郟、陸渾群盜或遙受羽印號,為之支黨,羽威震華夏。
  25. ^ 《晋书·宣帝记》:帝谏曰:“禁等为水所没,非战守之所失,于国家大计未有所损,而便迁都,既示敌以弱,又淮沔之人大不安矣。孙权、刘备,外亲内疏,羽之得意,权所不愿也。可喻权所,令掎其后,则樊围自解。”
  26. ^ 《三國誌·吳書·吳主傳》:曹公且欲使羽與權相持以斗之,驛傳權書,使曹仁以弩射示羽。羽猶豫不能去。
  27. ^ 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28. ^ 《遗令》:“吾死之后,葬于邺之西冈上,与西门豹祠相近,无藏金玉珠宝。馀香可分与诸夫人,不命祭。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著铜雀台,善待之。台上施六尺床,下施穗帐,朝脯上酒脯米长糒之属,每月朝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辄向帐前作伎乐。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馀香可分与诸夫人,不命祭。诸舍中无所为,可学作组履卖也。吾历官所得绶,皆著藏中。吾馀衣裳,可别为一藏,不能者兄弟可共分之”。
  29. ^ 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30. ^ 《三國志袁渙傳》是時新募民開屯田,民不樂,多逃亡。
  31. ^ 《三國志》明年使于譙,太祖問濟曰:「昔孤與袁本初對官渡,徙燕、白馬民,民不得走,賊亦不敢抄。今欲徙淮南民,何如?」濟對曰:「是時兵弱賊強,不徙必失之。自破袁紹,北拔柳城,南向江、漢,荊州交臂,威露天下,民無他志。然百姓懷土,實不樂徙,懼必不安。」太祖不從,而江、淮間十餘萬眾,皆驚走吳。
  32. ^ 《曹瞞傳》曰:「是時南陽閒苦繇役,音於是執太守東里袞與吏民共反,與關羽連和。」
  33. ^ 《三國志武帝紀》:孫盛異同雜語雲:太祖嘗私入中常侍張讓室,讓覺之;乃舞手戟於庭,逾垣而出。才武絕人,莫之能害。
  34. ^ 《後漢書·陶謙列傳》記載:“過拔取慮、雎陵、夏丘,皆屠之。凡殺男女數十萬人,雞犬無余,泗水為之不流,自是五縣城保,無復行跡。初三輔遭李傕亂,百姓流移依謙者皆殲。” 《資治通鑒》記載:“初,京、雒遭董卓之亂,民流移東出,多依徐土,遇操至,坑殺男女數十萬口于泗水,水為不流。操攻郯不能克,乃去,攻取應、睢陵、夏丘,皆屠之,雞犬亦盡,墟邑無復行人。” 《三國志武帝紀》記載:“九月,公東征布。冬十月,屠彭城” 《三國志武帝紀》記載:“夏四月,公自陳倉以出散關,至河池。氐王竇茂眾萬餘人,恃險不服,五月,公攻屠之。”等
  35. ^ 《後漢書·袁紹列傳》記載:“余眾偽降,曹操盡坑之,前後所殺八萬人”
  36. ^ 《後漢書·孝獻帝紀》記載:“曹操殺皇後伏氏,滅其族及二皇子。”
  37. ^ 《後漢書·皇後紀》:“董承女為貴人,操誅承而求貴人殺之。帝以貴人有妊,累為請,不能得。後自是懷懼,乃與父完書,言曹操殘逼之狀,令密圖之。完不敢發,至十九年,事乃露泄。操追大怒,遂逼帝廢後······又以尚書令華歆為郗慮副,勒兵入宮收後。閉戶藏壁中,歆就牽後出。時帝在外殿,引慮于坐。後被發徒跣行泣過訣曰:“不能復相活邪?”帝曰:“我亦不知命在何時!”顧謂慮曰:“郗公,天下寧有是邪?”遂將後下暴室,以幽崩。所生二皇子,皆鴆殺之。後在位二十年,兄弟及宗族死者百余人,母盈等十九人徙涿郡。”
  38. ^ 《三國志》:太祖南征,軍淯水,繡等舉眾降。太祖納濟妻,繡恨之。太祖聞其不悅,密有殺繡之計。計漏,繡掩襲太祖。太祖軍敗,二子沒。
  39. ^ 《三國志 典韋傳》:繡反,襲太祖營,太祖出戰不利,輕騎引去。韋戰於門中,賊不得入。兵遂散從他門並入。時韋校尚有十餘人,皆殊死戰,無不一當十。賊前後至稍多,韋以長戟左右擊之,一叉入,輒十餘矛摧。左右死傷者略盡。韋被數十創,短兵接戰,賊前搏之。韋雙挾兩賊擊殺之,餘賊不敢前。韋復前突賊,殺數人,創重發,瞋目大罵而死。
  40. ^ 英雄記曰:布謂太祖曰:「布待諸將厚也,諸將臨急皆叛布耳。」太祖曰:「卿背妻,愛諸將婦,何以為厚?」布默然
  41. ^ 《後漢書‧方術列傳下》:「為人性惡,難得意,且恥以醫見業,又去家思歸,乃就操求還取方,因托妻疾,數期不反。操累書呼之,又敕郡縣發遣,佗恃能厭事,獨不肯至。操大怒,使人廉之,知妻詐疾,乃收付獄訊,考驗首服。荀彧請曰:「佗方術實工,人命所懸,宜加全宥。」操不從,竟殺之。」
  42. ^ 《三國志》裴松之引《曹瞞傳》曰:初,袁忠為沛相,嘗欲以法治太祖,沛國桓邵亦輕之,及在兗州,陳留邊讓 言議頗侵太祖,太祖殺讓,族其家,忠、邵俱避難交州,太祖遣使就太守士燮盡族之。桓邵得出首,拜謝於庭中,太祖謂曰:“跪可解死邪!”遂殺之。
  43. ^ 《先賢傳》稱不疑幼有異才,聦明敏達,太祖欲以女妻之,不疑不敢當。太祖愛子倉舒,夙有才智,謂可與不疑為儔。及倉舒卒,太祖心忌不疑,欲除之。文帝諫以為不可,太祖曰:「此人非汝所能駕御也。」乃遣刺客殺之。」
  44. ^ 《三国志注·魏书一·武帝纪》:吴人作曹瞒传及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太祖於惇为从父兄弟。
  45. ^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四·后汉书列传》:注引曹瞒传及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子,惇之叔父,魏太祖于惇为从父兄弟也。按惇、渊之子皆与魏室缔姻,有以知曹瞒传及郭颁世语之妄。
  46. ^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六·三国志魏志》:采注吴人作《曹瞒传》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子,按夏侯惇子楙尚清河公主,渊子衡亦娶曹氏,则谓嵩夏侯氏子者,敌国传闻,盖不足信。
  47. ^ 《三国志考证·卷一·魏书一》:陈志于《帝纪》云:“莫能审其生出本末”,于列传则以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曹休、曹真、夏侯尚为一卷,显以夏侯氏为宗室矣。
  48. ^ 《三国志裴注疏》:历代史率以宗室合传,陈氏于蜀、吴亦然。志独以夏侯、曹氏合传,用意尤其明审。
  49. ^ 《援鹑堂笔记·卷三十·三国志》:余按陈氏以夏侯及诸曹同列一卷,毋亦有是疑乎?又按陈矫刘氏子,而婚于刘颂,则未得以吴人作传而遂以为妄也。
  50. ^ 《三国志注补·魏志列传第九》:承祚以夏侯与诸曹互列一卷,正隐寓操为夏侯氏子。至操以女妻茂,盖欲掩其迹,所谓奸也。而何氏转据此,力辨操非携养,不亦傎乎!
  51. ^ 《大云山房文稿·初集卷二·书诸夏侯曹传后》:武帝纪注引曹瞒传及世语以操父为夏侯氏之子,于惇为叔父,后人谓承祚合传夏侯曹,以嵩为夏侯氏子。按传,太祖以女妻敦子楙,而渊子衡亦尚太祖弟海阳哀侯女,尚嫡室又曹氏女也。操虽鬼蜮,何至污乱若此邪!盖二氏世为婚姻,惇、渊有开国勋,与仁、洪、休、真等,及其亡也,爽与玄先后诛夷,大权始尽归司马氏,故合传之,以观魏氏兴衰之所由,乃作史定法也。
  52. ^ 《四史发伏·卷九·三国志》:评夏侯曹氏世为婚姻,承祚盖因世有谓操夏侯氏子者,故评中特著夏侯、曹氏世为婚姻,以明其非。今之读《曹瞒传》《世语》而信为实者,皆不善读史。
  53. ^ 《刘咸炘学术论集 史学编下·三国志知意》:《武纪》注引《曹瞒传》、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子。何曰:“夏侯惇子楙,尚太祖女清河公主;渊子衡,亦娶曹氏,则谓嵩为夏侯氏子者,敌国传闻,盖不足信。”赵一清《三国注补》曰:“承祚以夏侯、曹互列一卷,正隐寓操为夏侯氏子。至操以女妻茂,盖欲掩其迹,而或转据此力辨操非携养,不亦傎乎。”章学诚《乙卯答记》亦谓此篇有深意。洪亮吉《四史发伏》曰:“承祚盖因世有谓操夏侯氏子者,故评中特著夏侯、曹氏世为婚姻,以明其非。今之读《曹瞒传》《世语》而信为实者,皆不善读史。”恽敬《书后》曰:“后人谓承祚合传夏侯、曹,以嵩为夏侯氏子。按传,太祖以女妻敦子茂,而渊子衡亦尚太祖弟海阳哀侯女,尚嫡室又曹氏女也。操虽鬼蜮,何至污乱若此邪!盖二氏世为婚姻,敦、渊有开国勋,与仁、洪、休、真等。及其亡也,爽与玄先后诛夷,大权始尽归司马氏,故合传之,以观魏氏兴衰之所由,乃作史定法也。”尚说同恽。按即使嵩是夏侯子,未尝不可与夏侯氏为婚,彼固已异族也。陈矫亦行之矣。但夏侯氏子不足为丑,何故讳之?嵩为宦者养子,固人知之,而曹氏族亦未尝讳,不讳养子,而反讳夏侯乎?此不近情,固知其说不足信。合传之义,恽说为当,评中世为婚姻,乃是立此传之意。洪氏谓意在辨正世传,则反曲矣。
  54. ^ 《四史评议·三国志评议·魏书武帝纪第一》:“莫能审其生出本末”句,揭老瞒家世,丑不可言。世言陈承祚此书专为魏讳,以此证之,殊不尽然。
  55. ^ 梁章巨《三国志旁证·卷一》:按夏侯惇薨,裴注引《魏书》曰:“王素服幸邺东城门发哀。”孙盛曰:“在礼,天子哭同姓于宗庙门之外。哭于城门,失其所也。”魏并未闻以夏侯为同姓,故累为婚,孙氏所议,殊非事实。且其时即以天子例曹丕,又何说乎?
  56. ^ 《三国志校诂》 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0年10月第一版 ISBN 7805191972K 1-2页
  57. ^ 《三国志注证遗·卷一》:魏武纪云:“养子嵩嗣,官至太尉,莫能审其生出本末。”案嵩即操父也,裴注引吴人曹瞒传及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太祖於惇为从父兄弟注引曹瞒传及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子,惇之叔父,魏太祖于惇为从父兄弟也。何焯谓夏侯子楙尚清河公主,渊子衡亦娶曹氏,则谓嵩为夏侯氏之子者,敌国传闻,殆不足信。予案魏陈矫本刘氏子,出养于姑,改姓陈氏,后娶刘颂女。颂与矫固近亲也,魏武拥全之,特下令禁人诽议。殆以同姓为婚禁人议,即以便己私也。
  58. ^ 《三国志校诂》 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0年10月第一版 ISBN 7805191972K 1-2页
  59. ^ 朱子彦 存世曹氏族谱与曹操后裔无关——与复旦"曹操墓人类基因调查的历史学研究"课题组商榷 《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年03期
  60. ^ 韩昇 曹魏世系考述《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3期
  61. ^ Chuanchao Wang et al. 2011. Present Y chromosomes reveal the ancestry of Emperor CAO Cao of 1800 years ago.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62. ^ 复旦大学定位曹操家族DNA 称准确率超90%
  63. ^ Validating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pedigrees of Chinese Emperor CAO Cao of 1,800 years ago.H. Li ICHG 会议摘要
  64. ^ 《三国志·魏书八·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张绣,武威祖厉人,骠骑将军济族子也......太祖南征,军淯水,绣等举众降。太祖纳济妻,绣恨之。

參考书目[编辑]

  • 《曹操集》曹操著,中華書局出版,1959
  • 《三國志》陳壽著,中華書局出版,1995
  • 《三國志人物事典》小出文彥 作者,霹靂新潮社 出版,2006
  • 川合康三著,周東平譯:《曹操》(西安:三秦出版社,1989)。
  • 萬繩楠:《陳寅恪魏晉南北朝史演講錄》(合肥:黃山書社,1987)。

外部連結[编辑]

官衔
前任:
董卓
(头衔相国
漢朝丞相
208年-220年
繼任:
曹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