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绿蒂·科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夏綠蒂·科黛

夏绿蒂·科黛Charlotte Corday,1768年7月27日-1793年7月17日),是法国大革命恐怖统治时期的重要人物。出身破落贵族家庭,她是温和共和派支持者,反对罗伯斯比尔的激进派独裁专政。后策划并刺杀了激进派领导人马拉,被逮捕并杀害。

生平[编辑]

科黛出身于没落贵族家庭,在修道院裡长大,性格有些孤僻,沒有男朋友,只喜歡看書。1791年女修道院被關閉了。法國大革命期間,她嚮往自由、平等、博爱。吉倫特被驅離国民公会,一些支持吉倫特的議員隨著來到康恩。科黛時常用心的聆聽吉倫特的演講,她開始痛恨暴君马拉。1793年7月7日吉倫特聚集了17名志愿兵,科黛來到現場,決定前往巴黎刺殺馬拉。

刺殺[编辑]

夏绿蒂·科黛刺殺馬拉圖,1860年描繪

7月11日夏綠蒂·科黛開始她的暗殺計劃,四處打聽馬拉的下落,7月13日早晨夏綠蒂·科黛穿戴整齐走出旅馆,在商店里買了一把小刀,藏在披風下,租一輛馬車來到馬拉家門口,計劃暗殺正在進行保健浴的馬拉。馬拉晚年飽受皮肤病的困扰,全身溃疡,必須以冷水泡澡,整天坐在浸泡了药草的浴缸。

夏綠蒂前二次敲門被馬拉的情婦西蒙妮挡在門外,眼看著天色漸暗,於是她又進行第三次拜訪,仍被西蒙妮拒絕,双方起了争执,马拉聽到外面有吵嚷聲,問西蒙妮是怎麼回事,西蒙妮說有一位女孩要來告發吉倫特的陰謀,马拉说:“让她进来。”於是夏綠蒂获准進入浴室拜见馬拉,马拉回她有什么重要情报,科黛說:“支持吉伦特的议员来到康恩,正在到處煽動群眾,打算造反……”馬拉問她共有多少人,科黛說有18人,馬拉說他需要更詳細的名單。

科黛逐一報告每一位成員的名字,馬拉用筆一一記錄,並露出得意笑容,说道:“好极了!用不了几天,他们就在巴黎的断头台上了。”话音刚落,科黛就以小刀刺向馬拉的胸口,刺穿肺部、主動脈和左心室,鲜血四處喷溅。馬拉發出惨叫声,并传遍了整幢房屋。当西蒙妮冲进浴室时,马拉已经奄奄一息了,不久后即死去。科黛走到隔壁房间,等待警察的逮捕,警察将她送进亚贝监狱。科黛被搜出旅行证、出生证,還有針線,此外並無其它文件。一位議員認為夏綠蒂的胸部有文件,执意搜查,夏綠蒂激烈抵抗,最後摔倒在地,胸部敞露在外,一些議員看不下去,進行鬆綁,讓她整理衣服,夏绿蒂的雙手傷痕累累。馬拉死後被国民公会授以烈士葬禮,遗体被送进先贤祠,但不久又遷出先贤祠。

行刑[编辑]

一幅描繪科黛被判處死刑的繪畫,法官被刻意畫得像猴子一樣。

夏绿蒂·科黛的谋杀罪行遭到普遍的譴責,她在監獄裡已經寫好遺書,7月17日被判死刑,當天下午5點在革命廣場斷頭台執行,一位畫家為科黛畫了最後的畫像,科黛臨刑前將長長的金髮剪下,並拾起其中的一束送給畫家。科黛穿著红色长裙,全身濕透,桑松帶領她走向刑場,沿途市民叫罵聲不斷;也有不少市民驚艷於她的美貌,他們簡直無法相信,眼前這位柔弱文靜的女孩竟是一名殺人兇手。科黛被斩首后,有崇拜馬拉的木匠勒格罗(Legros)将首级提起示众,并掌摑她的面頰[1]。据当时的目击者回忆,这时尸首的脸上竟显现出“明显愤怒的表情”。勒格罗的举动招致了围观市民的不齿,他因此被判入狱3个月[2]。科黛死後被進行屍檢,檢查人員宣布她仍是處女。屍體被棄置在一個戰壕旁邊,緊臨著路易十六,頭顱則下落不明。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当时有报告称勒格罗是行刑队中的一员,但行刑的刽子手夏尔-亨利·桑松(Charles-Henri Sanson)事后则愤怒地否认这一报道。桑松在日记中声称勒格罗只是被临时雇佣来维修断头机的一个木匠。参见: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vue par son Bourreau, Editions de l'Instant, 1988; le cherche midi, 2007, p. 65.
  2. ^ 米涅:《法国革命史》,北京:商务印书馆,1977年版

進階閱讀[编辑]

  • Charlotte Corday, L’Adresse aux Français amis des lois et de la paix("Address to French lovers of the laws and of peace").
  • Stanley Loomis, Paris in the Terror. 1964: J. B. Lippincott.
  • Franklin, Charles. Woman in the Case. New York: Taplinger, 1967.
  • Goldsmith, Margaret. Seven Women Against the World. London: Methuen, 1935.
  • Sokolnikova, Halina. Nine Women Drawn from the Epoch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Trans. H C Stevens. New York: Cape, 1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