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丹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外丹术炼丹术中国道教的一种修炼方法,也是化学的雏形。同时它也对中国传统医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外丹术包括了黄白术,也就是炼金术。最早是通过炼制等药物来制作长生不老的丹药。开始称作金丹,后来为了与内丹相区别,而称为外丹。相信外丹术的人认为,丹砂可以反复变化,黄金可以永久,因此用他们制成的丹药,吃了可以长生不老。

炼制外丹,是通过各种秘法,烧炼成丹药,用来服食,或直接服食某些芝草,以点化自身阴质,使之化为阳气。

另外,道家外丹也可指“虚空中清灵之气”,近代陈撄宁先生云:“外界资助,当然不可少,却是在虚空中寻求。”“修仙者,贵在收积虚空中清灵之气于身中,然后将吾人之神与此气配合而修养之,为时既久,则神气打成一片,而大丹始成。” 李道纯云:“外阴阳往来,则外药也。内坎离辐辏,乃内药也。” 《天仙正理》认为内药、外药皆原本先天祖气,所谓外药,是指“祖气从生身时,虽隐藏于丹田,却有向外发生之时,即取此发生于外者,复返还于内,是以虽从内生,却从外来,故谓之外药。”所谓内药,是指采外药炼成还丹大药,“全不著于外,只动于发生之地,因其不离于内,故谓内药。”。“外药为生而后采,内药为采而后生,实止此一气而已。”

外丹也可指道家法术如符箓雷法等。

炼丹药物[编辑]

常用的炼丹药物有矿石和草药等:

炼制方法[编辑]

炼制的方法主要有:

  • 炼(加热)
  • 锻(高温加热)
  • 养(低温加热)
  • 炙(局部加热)
  • 抽(蒸馏
  • 飞升(升华
  • 淋(过滤
  • 浇(冷却)
  • 煮(加水加热)

历史[编辑]

外丹术形成于道教形成以前. 道教出现以后,成为道士实现长生不老的手段之一。

炼(外)丹术在唐朝发展最盛,到北宋后逐渐衰落。

魏晉南北朝[编辑]

六朝風行服食「五石散」。孫思邈言「自皇甫士安以降,有進餌者,無不發背解體而取顛覆。余自有識性以來,親見朝野人士,遭者不一。所以寧食野葛,不服五石,明其大大猛毒,不可不慎也。有識者遇此方即須焚之,勿久留也。」[1]

唐朝[编辑]

貞觀二十二年,唐太宗天竺方士那羅邇娑婆寐在金飆門煉藥,次年,天竺藥物无效,久病罹患痢疾而亡。

唐高宗打算服食胡僧盧伽阿逸多之藥,後因大臣郝處俊切諫而作罷。

張果是唐朝的丹術家,開元年間玄宗召其進宮問以神仙之事。《新唐書‧方技傳》:“張果者,晦鄉里世系以自神,隱中條山,往來汾、晉間,世傳數百歲人。”

李白有《草創大還贈柳官迪》詩:“天地為橐籥,周流行太易。造化合元符,交媾騰精魄。自然成妙用,孰知其指的。羅絡四季間,綿微無一隙。日月更出沒,雙光豈雲隻。奼女乘河車,黃金充轅軛。執樞相管轄,摧伏傷羽翮。朱鳥張炎威,白虎守本宅。相煎成苦老,消鑠凝津液。彷彿明窗塵,死灰同至寂。擣冶入赤色,十二周律歷。赫然稱大還,與道本無隔。白日可撫弄,清都在咫尺。”[2]

唐憲宗時,梅彪撰《石藥爾雅》。《舊唐書》卷一七一《裴潾傳》记載「憲宗季年銳於服餌,詔天下搜訪奇士」。元和十五年(820年)春,唐憲宗因「服餌過當,暴成狂燥之疾,以至棄代」。

長慶三年(823年)正月,韓愈之兄婿李于(一作李干)因服丹中毒而死,韓愈為之撰此銘:“初,于以進士為鄂州從事,遇方士柳泌,從受藥法,服之往往下血,比四年,病益急,乃死。其法以鉛滿一鼎,按中為空,實以水銀,蓋封四際,燒為丹砂云。”[3]

韓愈雖指斥時人服餌丹藥,但後來自己又親修服食之事,白居易有詩“退之服硫磺,一病訖不痊。”[4]。韓愈、元稹杜元穎崔群崔晦叔鄭居中等都有參與服餌丹藥,白居易在詩中常痛陳友人受誤餌之禍。

唐穆宗即位時,命京兆府將柳泌僧大通等處死,又黜皇甫鎛,不久又一反常態。《舊唐書‧裴潾傳》載「穆宗雖誅柳泌,既而自惑,左右近習,稍稍復進方士」,「聽僧惟賢、道士趙歸真之說,亦餌金石」。

舊唐書》卷十七〈敬宗本紀〉載敬宗即位不久便「遣中使往湖南江南等道及天台山采藥。時有道士劉從政者,說以長生久視之道,請於天下求訪異人,冀獲靈藥。仍以從政為光祿少卿,號升玄先生」。

唐武宗亦好食鉛丹。《舊唐書‧武宗本紀》載會昌六年三月,「上不豫,制改御名炎。帝重方士,頗服食修攝,親受法籙。至是藥躁,喜怒失常,疾既篤,旬日不能言。」

唐宣宗時,韋澳奏稱「方士殊不可聽,金石有毒,切不宜服食」。但宣宗不聽,「竟餌太醫李元伯所治長年藥,病渴且中燥,疽發背而崩」。

重要著作与人物[编辑]

重要的炼丹术文献有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被称为“万古丹经王”。此外葛洪陶弘景也是著名的炼丹家。

參考文獻[编辑]

  1. ^ 千金要方》卷二十四《解五石毒論》
  2. ^ 《全唐詩》卷一六九
  3. ^ 韓愈《故太學博士李君墓誌銘》
  4. ^ 《全唐詩》卷四五二

研究書目[编辑]

  • Joseph Needham(李約瑟)著,周曾雄譯:《中國科學技術史》,5卷2冊,「煉丹術的發明和發展:金丹與長生」。
  • Nathan Sivin(席文)著,李煥燊譯:《伏煉試探》(台北:國立編譯館,1973)。

参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