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伴家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伴家持
Hyakuninisshu 006.jpg
大伴家持像
出生 約718年
 日本
逝世 785年
 日本
职业 日本奈良時代政治家及歌人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大伴家持
假名 おおとも の やかもち
平文式罗马字 Ōtomo no Yakamochi

大伴家持(約718年-785年),日本奈良時代政治家及歌人,出生貴族家庭,曾歷任少納言越中守、兵部少輔、因幡守、衛門督春宮大夫中納言持節征東將軍等多個官職。他一生在官場浮浮沉沉,而在文壇郤富有盛名,留下長歌短歌旋頭歌漢詩等多達四百餘首,並曾參予編撰《萬葉集》,在日本文學史裡影響甚鉅。

生平[编辑]

家世及少年生活[编辑]

大伴家持所出身的大伴氏,擁有顯赫的歷史。曾祖父大伴長德曾任右大臣,祖父大伴安麻呂曾在壬申之亂中支持天武天皇立功。父親大伴旅人曾任中納言,但遭權貴藤原氏排擠,在政壇上並不順遂。731年(聖武天皇天平三年),大伴旅人去世,年約14歲的家持就由姑母坂上郎女供書教學。

大伴家持的姑母坂上郎女是一位擅場吟詠愛情的女歌人,而家持在少年時代接觸多位女性,當中有艷麗少婦,亦有妙齡女郎。因此家持在20歲以前,創作出大量的情歌,與這些女性相贈。[1]由於他在此時期較著重感情生活,他的歌便大都顯示其浪漫的一面,其中一首16歲時的作品《大伴宿彌家持初月歌》,就連姑母坂上郎女,也驚訝他的早熟:

振仰けて 若月見れば 一目見し 人の眉引 思ほゆるかも[2]

(中譯:仰望芽月可見;如曾一睹伊人眉,牽動思念。)[3]


仕途[编辑]

738年(聖武天皇天平十年),藤原不比等的四個兒子全部病逝後,大伴家持獲新掌權者橘諸兄起用,任命為內舍人。從此,家持被橘諸兄倚為心腹。746年(聖武天皇天平十八年),家持受命為越中守,收取當地資源,以支持橘諸兄修築規模最大的東大寺[4]

751年(孝謙天皇天平勝寶三年),大伴家持被調回奈良少納言。當時,藤原仲麻呂已經權可炙手,牽制了橘諸兄的權勢,家持亦改變已往一面倒投向橘諸兄的作風,經常出席藤原仲麻呂派的宴會,與他們往來,並向藤原氏靠攏。其後,至758年(天平寶字二年)遭降職前為止,家持曾歷任兵部少輔山陰道巡察使等職。[5]

可是,到了756年(孝謙天皇天平勝寶八年),曾提攜大伴家持的橘諸兄遭撤職,藤原仲麻呂大權在握。758年(天平寶字二年)7月,家持亦被降職為因幡守。多年後,775年(光仁天皇寶龜六年),才被調回任衛門督,其後曾任春宮大夫(781年,光仁天皇寶龜十二年)、中納言(783年,桓武天皇延曆二年)、持節征東將軍(784年 ,桓武天皇延曆三年)。[6][7]

由於大伴家持在其宦海生涯中,患得患失,曾為了攀附橘諸兄藤原氏而苦惱,在其作品中亦多有反映仕途經歷。值得注意的是他寫了許多以杜鵑(家持作品中稱為「霍公鳥」)、為題的歌。杜鵑象徵追求幸福的候鳥,「橘」代表橘諸兄派,「藤」代表藤原氏,家持就以杜鵑選擇棲息橘樹或藤樹來自況。[8]其中一首《反歌》,便以杜鵑和橘為題材:

霍公鳥 いとねたけくは 橘の 花散るときに 来鳴き響むる[2]

(中譯:杜鵑可憎,不乘時啼;花橘已見凋落,卻來嗚不已。)[9]


另外有一首以杜鵑和藤為題材的歌,亦表露出他的忐忑之情:

霍公鳥 鳴く羽触にも 散りにけり 盛り過ぐらし 藤なみの花[2]

(中譯:杜鵑振羽啼,羽觸花落;藤波花,似乎盛時過。)[10]


去世[编辑]

785年(桓武天皇延曆四年),大伴家持去世,時年約68歲。但他死後仍受政爭牽連,二十多天後,葬禮尚未舉行,便因涉嫌參予刺殺藤原繼種,兒子大伴永主等被判處流刑。直至二十一年後,806年(平城天皇大同元年),才獲得恢復名譽。[6][11][12]

文學成就[编辑]

留下大批作品[编辑]

大伴家持一生留下的作品甚豐,在《萬葉集》裡收錄了他的長歌46首、短歌432首、旋頭歌1首、漢詩1首。最早的歌《初月歌》作於733年(聖武天皇天平五年),主要歌作有《喻族歌》、《賀陸奧國出金詔書歌》、《雲歌》、《大白鷹歌》、《為防人情陳思作歌》、《二十三日依興作歌》、《二十五日詠鶬鶊歌》等等。自759年(天平寶字三年),便沒有作品傳世。[7]

參予編撰《萬葉集》[编辑]

關於大伴家持與《萬葉集》的關係,據學者謝六逸認為:「釋契沖著《萬葉集代匠記》,謂此集成于大伴家持之手,此說己為學者所公認。家持自幼時起,曾把見聞的歌記了下來,迄天平寶字三年時(759年),依時代次序排列。自此以後,便未依順序。」[13]大伴家持以後,再有其他人陸作過若干補充而成。[14]

中國大陸學者王家驊對大伴家持作了評價,認為他的歌,在藝術上是成熟可效法,其思想卻不足取。然而,他參予《萬葉集》的編纂,尤其是收錄了為數不少的民謠,在日本文學留下光輝的遺產。[6]

紀念[编辑]

日本富山縣,設有不少與大伴家持有關的展覽館、神社、塑像,以紀念他曾在這裡任越中守一職。[15]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伊文成、王金林、賈玉芹等主編《日本歷史人物傳 (古代中世篇)‧大伴家持》,81-82頁。
  2. ^ 2.0 2.1 2.2 (日文)大伴家持全集本文編
  3. ^ 《萬葉集》第六卷,第994首,趙樂甡中譯本,244頁。
  4. ^ 伊文成、王金林、賈玉芹等主編《日本歷史人物傳 (古代中世篇)‧大伴家持》,83頁。
  5. ^ 伊文成、王金林、賈玉芹等主編《日本歷史人物傳 (古代中世篇)‧大伴家持》,84-85頁。
  6. ^ 6.0 6.1 6.2 伊文成、王金林、賈玉芹等主編《日本歷史人物傳 (古代中世篇)‧大伴家持》,86頁。
  7. ^ 7.0 7.1 《日本文學詞典‧「大伴家持」條》,93頁。
  8. ^ 伊文成、王金林、賈玉芹等主編《日本歷史人物傳 (古代中世篇)‧大伴家持》,83-84頁。
  9. ^ 《萬葉集》第十八卷,第4092首,趙樂甡中譯本,757頁。
  10. ^ 《萬葉集》第十九卷,第4193首,趙樂甡中譯本,790頁。
  11. ^ 久遠之絆──《續日本紀‧卷卅八》
  12. ^ 久遠之絆──《大日本史‧卷一二一‧大伴家持傳》
  13. ^ 謝六逸《日本文學史‧第二章‧上古文學》,40頁。
  14. ^ 《日本文學詞典‧「萬葉集」條》,97頁。
  15. ^ (日文)大伴家持像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