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大業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业,是女脩的儿子。女脩在纺织的时候,遇上一只生蛋的燕子,女脩吞下蛋后生下大业。大业娶少典的女儿女华,生了大费[1]大费就是伯益,是秦国赵国的祖先。

白国红根据女脩吞玄鸟卵而生子以及《说文解字·女部》、《路史·后记七》注引谯周《古史考》中“嬴,少皞氏之姓”的记载,认为大业的父方是少皞氏氏族。[2]

《列女传》班昭[3]王符潜夫论[4]郑玄《毛诗谱》[5]均把伯益充当皋陶之子,此后高诱《吕氏春秋注》[6]陆德明精典释文[7]张守节史记正义[8]孔颖达毛诗正义[9]邢昺《论语注疏》[10]、《新唐书[11][12][13]郑樵通志·氏族略》[14]一直沿用了这种说法,认为大业和皋陶是同一人。[15]梁玉绳指出把伯益充当皋陶之子是刘向、郑玄等人的错误理解所导致的,并详细论证此说有误。[16]李学勤也指出以伯益充当皋陶之子,完全违背了《史记·秦本纪》的记载,而《秦本纪》的记载出自秦人自己的史籍,当以此为准。[17]

参考资料[编辑]

  1. ^ 《史记·秦本纪》: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脩。女脩织,玄鸟陨卵,女脩吞之,生子大业。大业取少典之子,曰女华。女华生大费。
  2. ^ 白国红《春秋晋国赵氏研究》中华书局,2007年 ISBN 7-101-05655-5 14-16页
  3. ^ 《列女传》班昭注:陶子者,皋陶之子伯益也。
  4. ^ 《潜夫论·志氏姓》:后嗣有皋陶,事舜……其子柏翳,能议百姓以佐舜、禹。
  5. ^ 《毛诗谱·秦风》:尧时有伯翳者,实皋陶之子,佐禹治水。
  6. ^ 《吕氏春秋注·当染》:伯益,皋陶子也。
  7. ^ 《精典释文·尚书音义·舜典》:(益),皋陶子也。
  8. ^ 《史记正义·秦本纪》:正义列女传云:“陶子生五岁而佐禹。”曹大家注云:“陶子者,皋陶之子伯益也。”按此即知大业是皋陶。
  9. ^ 《毛诗正义·秦风》:然则皋陶、大业一人也。且秦是伯益之后,而《中候·苗兴》云:“皋陶之苗为秦,秦出伯益。”明是皋陶之子也。
  10. ^ 《论语注疏·泰伯第八》:伯益,皋陶之子。
  11. ^ 《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五》:徐氏出自嬴姓。皐陶生伯益
  12. ^ 《新唐书·宗室世系表》:帝顓頊高陽氏生大業,大業生女華,女華生皐陶,字庭堅,為堯大理。生益
  13. ^ 《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一》:裴氏出自風姓。顓頊裔孫大業生女華,女華生大費,大費生皐陶,皐陶生伯益,賜姓嬴氏。
  14. ^ 《通志·世族略·以国为氏》:徐氏,子爵,嬴姓,皋陶之后也。皋陶生伯益
  15. ^ 《经典释文·毛诗音义·秦风》:昔皋陶之子伯翳,佐禹治水有功,舜命作虞,赐姓曰嬴。
  16. ^ 《史记志疑·卷十九》:然则泌何以断伯翳为皋陶之子?曰:此又泌信刘向、郑康成诸人之过也。诗秦风疏引列女传云“皋子生五岁而佐禹”,曹大家注“皋子,皋陶之子伯益”。秦诗谱云“伯翳实皋陶之子”。潜夫论志氏姓、高诱吕氏春秋当染注、陆德明、孔颖达、邢昺书、诗、左传论语释文、义疏、唐书宗室、宰相世系表、郑樵通志略均以皋、益为父子。夫虞朝五臣并列夏代,皋、益同官,宁有父子之分?又夏纪云“皋陶卒,封其后于英、六,而后举益授之政”。使益果皋子,则皋陶之后即益也,胡为封其后于英、六而复举益耶?又墨子尚贤篇云“禹举益于阴方之中”。使益果皋子,尚烦待举阴方乎?又竹书载伯益薨在夏启六年,则伯益最寿。路史谓“年过二百”,洵如斯言,益初佐禹之时年已百余,而列女传以为五岁,迂诞极矣。然则皋、益之父为谁?曰皋、益同族而异支,皋之父微不著,后书冯衍传言“皋陶钓雷泽,赖舜而后亲”,则其式微可知。路史后纪注引季代历云“少昊四世孙”,四世亦妄。伯益之父但传大业而已,其行辈世次俱不可审,而孔颖达、张守节以大业为皋陶,生伯益,路史以大业为皋陶父,唐表或以大业为皋祖,或以大业为皋陶曾祖,何错戾若是,史公固无是言也。然则皋、益何祖?曰:祖少昊氏。国语史伯告郑桓公云“嬴,伯翳之后。”韦注“伯翳舜虞官,少皞之后伯益。”路史发挥云伯翳嬴姓之祖,书传嬴姓出少昊,其源甚著。史公亦并无皋、益祖颛顼之语,自汉地理志言柏翳,而孔颖达、邢昺及唐表从之,索隐,路史遂深讥秦、赵祖母族,非生人之义。夫秦、赵何曾以母族为族哉,世儒诬之耳。而皇甫谧之谬尤甚路史,尝论之曰班固之徒以女修为男子而系之高阳后,而世纪直以高阳生大业,以大业妻女华为大业之子,而别出女华之妻名扶始生皋陶,皋陶生伯益。唐书取而用之。然则秦于皋、益宜何祖?曰:祖伯益。舜赐伯益嬴姓,不赐皋陶。秦为嬴姓始自伯益,故以伯益为首。皋陶乃偃姓,当为英、六诸国之祖。秦与皋陶无涉。诗疏引中侯苗兴云皋陶之苗为秦。通志略云秦于皋陶。俱非也。
  17. ^ 李学勤 《皋陶事迹辩误》 《皋陶与六安》第2辑 黄山书社 1997年 ISBN 7-80630-2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