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毗婆沙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毗達磨大毗婆沙論》(梵文Abhidharma Mahāvibhāṣā Śāstra),又稱《阿毘達磨發智大毘婆沙論》、《大毗婆沙論》、《鞞婆沙論》,佛教論書。佛教學者認為它約在西元150年前後,在迦濕彌羅國(今喀什米爾)編著而成。迦濕彌羅的論師,尊奉《大毘婆沙論》,被稱為毘婆沙宗,在他們的努力下,《大毘婆沙論》也因此成為說一切有部的最高論書。

名稱[编辑]

毘婆沙梵文vibhāṣā),是一種佛教註釋書名稱,主要用於對阿毘達摩論書的註解,又譯為廣解、廣說、勝說、種種說、異說等[1]。字面原義為概要、概論、論文、解釋等,它的字根由 vi- 與√bhaṣ組成,√bhaṣ意為「說」或「解釋」。

《大毘婆沙論》主要是《發智論》的註解書,但在書中也對其他阿毘達摩論書做出解釋,故稱毘婆沙。

歷史[编辑]

《大毘婆沙論》,是由公元2世紀時[2]犍陀羅國迦腻色迦王資助[3]說一切有部五百阿罗汉广释《发智身论》的最高論書。更早的傳說為尸陀槃尼尊者、達悉尊者和鞞羅尼尊者三人造《毘婆沙論》[4]。還有說是佛陀馱娑論師製《大毗婆沙論》[5]

藏傳佛教認為,這本論書是由喀什米爾(唐譯迦濕彌羅)地區的阿毘達摩論師所集體編著。

《大毘婆沙論》的編成時間,現今有許多不同看法,木村賢泰與印順法師認為,《大毘婆沙論》應在迦膩色迦王之後,龍樹之前編成,約在西元150年前後。而且其編寫曾有多個不同版本。

譯本[编辑]

漢傳中,有三個版本的毘婆沙論:

  • 《鞞婆沙論》,14卷,西元383年(前秦建元十九年),僧伽跋澄口誦,曇摩難提筆受,佛圖羅剎宣譯、敏智筆受而成[6]
  • 《阿毘曇毘婆沙論》,共100卷,現存60卷,公元427年北涼浮陀跋摩道泰等譯。
  •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200卷,公元656年玄奘譯。

玄奘於公元656年[7]译,二百卷。1940年代,法尊法师将其译成藏文。異譯本有公元427年北涼浮陀跋摩道泰等譯《阿毘曇毘婆沙論》(共100卷存60卷)[8],玄奘所譯版本比二百年前的版本有所增改,比如說一切有部的“實有法我”[9],在北涼版本中為“計假名我”[10]

考證[编辑]

日本學者西義雄桝田善夫主張,玄奘譯《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與北涼浮陀跋摩譯《阿毘曇毘婆沙論》,兩書來自不同傳承。玄奘譯本屬於迦濕彌羅正統傳承,而北涼譯本則來自於非迦濕彌羅正統派的傳承[11]

周含柔在比較三個譯本之後,認為14卷本《鞞婆沙論》是《大毘婆沙論》的註釋書,註解其論母的四十二章十門,其根據的是一更古老版本的失傳《大毘婆沙論》[12]

註疏[编辑]

世親著《俱舍論》對大毗婆沙論進行了總結,並以經量部的觀點進行了討論。

注释[编辑]

  1. ^ 大乘光俱舍論記》:「毘名為廣。或名為勝。或名為異。婆沙名說。謂彼論中分別義廣故。名廣說。說義勝故。名為勝說。五百阿羅漢。各以異義解釋發智。名為異說。」
  2. ^ 漢書·西域傳》:大月氏本行國也,隨畜移徙,與匈奴同俗。控弦十餘萬,故彊輕匈奴。本居敦煌、祁連間,至冒頓單于攻破月氏,而老上單于殺月氏,以其頭為飲器,月氏乃遠去,過大宛,西擊大夏而臣之,都媯水北為王庭。其餘小眾不能去者,保南山羌,號小月氏。大夏本無大君長,城邑往往置小長,民弱畏戰,故月氏徙來,皆臣畜之,共稟漢使者。有五翕侯:一曰休密翕侯,治和墨城,去都護二千八百四十一里,去陽關七千八百二里;二曰雙靡翕侯,治雙靡城,去都護三千七百四十一里,去陽關七千七百八十二里;三曰貴霜翕侯,治護澡城,去都護五千九百四十里,去陽關七千九百八十二里;四曰肸頓翕侯,治薄茅城,去都護五千九百六十二里,去陽關八千二百二里;五曰高附臓侯,治高附城,去都護六千四十一里,去陽關九千二百八十三里。凡五翕侯,皆屬大月氏。
    後漢書·西域傳》:初,月氏為匈奴所滅,遂遷於大夏,分其國為休密、雙靡、貴霜、驸頓、都密,凡五部臓侯。後百餘歲,貴霜臓侯丘就卻攻滅四臓侯,自立為王,國號貴霜王。侵安息,取高附地。又滅濮達、罽賓,悉有其國。丘就卻年八十餘死,子閻膏珍代為王。復滅天竺,置將一人監領之。月氏自此之後,最為富盛,諸國稱之皆曰貴霜王。漢本其故號,言大月氏云。
  3. ^ 道梴毘婆沙序》:「自釋迦遷暉。六百餘載。時北天竺有五百應真。以為靈燭久潛。神炬落耀。含生昏喪。重夢方始。雖前勝迦栴延撰阿毘曇以拯頹運。而後進之賢尋其宗致。儒墨競構。是非紛拏。故乃澄神玄觀。搜簡法相。造毘婆沙。抑止眾說。或即其殊辯。或標之銓評。」
    《大毘婆沙論》:「三藏法師玄奘譯斯論訖。說二頌言。佛涅槃後四百年。迦膩色加王贍部。召集五百應真士。迦濕彌羅釋三藏。其中對法毘婆沙。具獲本文今譯訖。願此等潤諸含識。速證圓寂妙菩提。」
  4. ^ 道安鞞婆沙序》(十四卷者):「阿難所出十二部經。於九十日中佛意三昧之所傳也。其後別其逕至小乘法為四阿含。阿難之功於斯而已。迦栴延子撮其要行。引經訓釋為阿毘曇四十四品。要約婉顯外國重之。優波離裁之所由為毘尼。與阿毘曇四阿含並為三藏。身毒甚珍。未墜於地也。其後曇摩多羅剎集修行。亦大行於世也。又有三羅漢。一名尸陀槃尼。二名達悉。三名鞞羅尼。撰鞞婆沙廣引聖證。言輒據古釋阿毘曇焉。其所引據。皆是大士真人佛印印者也。達悉迷而近煩。鞞羅要而近略。尸陀最折中焉。其在身毒登無畏座。……會建元十九年。罽賓沙門僧伽跋澄。諷誦此經四十二處。是尸陀槃尼所撰者也。」
  5. ^ 《大唐西域記》卷五:「阿耶穆佉國......其側伽藍,僧徒二百餘人。佛像莊飾,威嚴如在。臺閣宏麗,奇製鬱起。是昔佛陀馱婆(唐言覺使)論師,於此製說一切有部《大毗婆沙論》。」
  6. ^ 《梁高僧傳》〈僧伽跋澄傳〉:「苻堅祕書郎趙正,崇仰大法,嘗聞外國宗習阿毘曇毘婆沙,而跋澄諷誦,乃四事禮供,請釋梵文。遂共名德法師釋道安等,集眾宣譯,跋澄口誦經本,外國沙門曇摩難提筆受為梵文。佛圖羅剎宣譯,秦沙門敏智筆受為晉本,以偽秦建元十九年譯出。」
  7. ^ 智昇開元釋教錄》: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二百卷(見內典錄。五百大阿羅漢等造。顯慶元年七月二十七日。於大慈恩寺翻經院譯。至四年七月三日畢。沙門嘉尚大乘光等筆受。)
  8. ^ 僧祐出三藏記集》,道梴「毘婆沙經序」:「……大沮渠河西王者。……息心昇堂玄客入室。誠詣既著理感不期。有沙門道泰才敏自天冲氣疎朗。博關奇趣遠參異言。往以漢土方等既備幽宗粗暢。其所未練唯三藏九部。故杖策冒嶮。爰至葱西。綜攬梵文義承高旨。并獲其胡本十萬餘偈。既達涼境。王即欲令宣譯。然懼環中之固將或未盡。所以側席虛衿企矚明勝。時有天竺沙門浮陀跋摩。周流敷化會至涼境。其人開悟淵博神懷深邃。研味鑽仰喻不可測。遂以乙丑之歲四月中旬。於涼城內苑閑豫宮寺。請令傳譯理味。沙門智嵩道朗等三百餘人。考文詳義。務存本旨。除煩即實質而不野。王親屢迴御駕陶其幽趣。使文當理詣斥言有寄。至丁卯歲七月上旬都訖。通一百卷。會涼城覆沒淪湮遐境。所出經本零落殆盡。今涼王信向發中深探幽趣。故每至新異悕仰寄聞。其年歲首更寫已出本六十卷。……」
  9. ^ 龍樹中論》:「若人說有我。諸法各異相。」
    玄奘譯《阿毘達磨大毗婆沙論》:「我有二種。一者法我。二者補特伽羅我。善說法者。唯說實有法我。法性實有。如實見故不名惡見。外道亦說。實有補特伽羅我。補特伽羅非實有性。虛妄見故名為惡見。」
  10. ^ 北涼浮陀跋摩譯《阿毘曇毘婆沙論》:「我有二種。一假名我。二計我。若計假名我。則非邪見。若計人我。此則邪見。」
  11. ^ 西義雄《阿毘達摩佛教の研究》,東京國書刊行會,1975年。
    桝田善夫<初期有部阿毘達磨佛教の状況(上)>,《佛教大學佛教文化研究所所報》,1987年。
  12. ^ 周含柔. 《婆沙論》三譯本及其成立. 台大佛學期刊,第十五期. 2008年06月 [2013年6月11日] (中文(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