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津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在事故現場附近豎立的紀念碑

大津事件發生於1891年5月11日,當時俄羅斯皇太子尼古拉正在日本訪問,滋賀縣大津市警備巡査津田三藏突然冒出,意圖刺殺皇太子的殺人未遂事件

此事件令當年日本政府陷入空前的難題,尤其考驗不久前(1890年)定案的大日本帝國憲法威信,與世界強權外交關係的取捨。

事件經過[编辑]

尼古拉皇太子访问长崎市的照片
津田三藏

1891年尼古拉太子前往海参崴主持出席西伯利亞鐵路開工儀式時,順道訪問日本。當時的日本仍為弱小國家,尼古拉皇太子的來訪,讓當年的日本政府傾全力迎接。甚至在祭典以外的時節,特於京都舉行五山送火大文字燒)儀式供俄國貴賓欣賞。

5月11日過午,正從京都琵琶湖當天返回旅遊的歸途,尼古拉與一起來日本的希臘王國喬治王子喬治一世的三男),乘坐人力車時,擔任大津市街警備的滋賀縣警察津田三藏突然抽出佩刀砍向尼古拉。尼古拉從人力車跳下逃進胡同,不過津田繼續追趕,可是被喬治王子用竹拐杖打背,人力車夫治三郎拉倒津田雙腿,尼古拉右側頭部負了9cm傷,不過,生命沒有異狀。

留學海外並對國際關係精通的威仁親王,立即用電報上奏給東京的明治天皇,為了對俄羅斯顯示誠意請求天皇到京都緊急出行。明治天皇立刻命令威仁親王於尼古拉身邊警備,並立刻派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先到京都。

5月12日早晨,明治天皇從新橋站乘火車,同日夜晚到達了京都探望尼古拉,不過,尼古拉的主治醫師請求延期至次日,所以天皇暫於京都行宮(二條城)投宿。威仁親王的哥哥的熾仁親王也追天皇之後到達京都。

5月13日,明治天皇甩開進言「被綁架了」重臣們的反對,天皇親自去尼古拉下塌的常盤賓館探望,並帶領熾仁、威仁、能久三親王到神戶送行。

日本使俄羅斯帝國皇太子受傷,使日人恐懼事件將引起大國俄羅斯報復進攻日本,宛如得了「恐俄病」一般。學校為表示謹慎停課,在神社寺院教會祈禱皇太子痊癒,慰問電報超過1萬封,山形縣金山村禁止以「津田」為姓及「三藏」命名。5月20日,有名为畑山勇子的女子在京都府廳面前用剃刀自刎表示道歉[1],被稱為「穗州的烈女」。

據說津田刺殺尼古拉皇太子的動機可能是對於日本北方諸島俄羅斯強硬態度不滿。也有傳言西南戰爭敗死的西鄉隆盛其實將與皇太子逃向俄羅斯,而西南戰爭被授予勳章的津田,如果西鄉逃脫自己的勛位是否也將被剝奪的見解。也有俄國皇太子的訪日其實是軍事視察的傳言,也有國民對於俄羅斯興建西伯利亞鐵路視為俄羅斯的入侵遠東政策加以排斥的說法。

事件影響[编辑]

俄羅斯政府[编辑]

俄羅斯當局得知皇太子在外國遇刺,相當震怒。要求日本必需嚴懲兇手,否則遣兵攻打日本。俄羅斯公使shebitchi對日本屢次取著恫嚇性的態度,告知有關這個事件事件的應對,沙皇亞歷山大三世暗中要求死刑,可是後來賠償要求和武力報復都沒進行。有關皇太子的負傷,皇帝和皇太子對於日本迅速處理和道歉表現寬容的態度,也有表達俄羅斯友好態度,也沒有從日記的發現尼古拉二世在這個事件對日本表達嫌惡感。

日本政府[编辑]

當時的日本雖非西方列強的殖民地,但由於當時明治維新起步不久,日本國力尚弱。在恐懼俄羅斯要求賠償金,或領土割讓的壓力下,原先裁判所法院)有意援用當時日本刑法116條中規定的大逆,判處津田三藏死刑

日本司法單位[编辑]

然而,刑法116條大逆罪原先僅適用於傷者為日本皇室成員,外國的皇族在日本刑法中與一般人地位相同。如此一來,若傷害一般人即判處死刑,在法律層面上是說不過去的。當時的日本政府有意把刑法116條的適用對象「延伸」至外國皇族,以迎合俄國。此謀造成與絕對遵守法律的司法單位激烈的對立。

彼時的大審院(即最高法院)院長兒島惟謙處在「法治國家必須完全遵守法律」的立場,以「刑法(116條)並非規定外國皇族」為由,消弭來自政府的壓力。並依據刑法292絛的規定(對一般人謀殺未遂罪適用),判決津田三藏無期懲役(即無期徒刑)。

事後影響[编辑]

此事判決後,俄國出奇並未有賠償要求或武力報復,被認為與日本政府迅速處置及誠意謝罪有關(尼古拉受傷翌日明治天皇即『緊急臨幸』京都,隔天一早在神戶港登船當面向尼古拉致歉),亦可能出於兩國關係友好考量。

而後日本的法制逐漸受到歐美各國的信賴,也讓施行曖昧未明的「大日本帝國憲法」定義出明確的三權分立。國際上亦對日本的司法權加以肯定,促成後來修改不平等條約的基礎。

事件後續[编辑]

DNA鑑定[编辑]

1993年時為了以DNA方式鑑定尼古拉二世遺骨,曾經從現存於大津市博物館中尼古拉二世當時擦血的手帕中取樣,但數量過少而無法鑑定[2]。後來於2008年從現存於冬宮,當時尼古拉二世所穿襯衣上的血跡成功分離出了末代沙皇的脫氧核糖核酸(DNA),並獲得了完整的遺傳圖譜,它由十三個人類DNA檢測位點和十五個取自Y染色體的男性DNA位點組成[3]

人力車夫[编辑]

事件中逮捕津田的人力車夫

在這個事件中逮捕津田的人力車夫,向畑治三郎和北賀市市太郎二人,事件後18日夜晚被俄羅斯軍艦邀請,受到俄軍水手的歡迎,並且被授予聖安娜勳章,及金額2500日元褒獎金和1000日元的終身養老金。日本政府也給予勳八等的勛位及白色梧桐葉章,及養老金36日元。當時給予身分低下人力車夫勛位勳章的事極為罕見,此後2人在國內被稱呼為「帶勳車夫」受到注目。但是有前科的向畑治三郎從事賭博賣淫業,並和不良份子往來,日俄戰爭時養老金被停止,晚年更因為對婦女施暴行被逮捕。

北賀市堅實則在石川縣購買田地成為地主,成為郡議會議員,,不過,日俄戰爭被愛國民眾視為「俄羅斯間諜」。

津田三藏[编辑]

津田於1891年5月27日被判有罪受到無期徒刑的判決,發監北海道釧路監獄,但於同年9月29日獄中病死了,死因為急性肺炎,第二監獄醫務所長的日記留在旭川監獄,但從死因疑點有人認為出於政府的謀殺。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书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