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跃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跃进是在1958至1960年上半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於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生的试图利用本土充裕劳动力和蓬勃的群众热情在工业农业上“跃进”的社会主义建设运动。不同学者估计中國在大躍進期間非自然死亡達一千八百万[1]到至少四千五百万人[2]。有人口统计学家估计在一千八百万到三千二百五十万人之间[1]江苏师范大学数学教授孙经先估计三年困难时期的“营养性死亡”人数在250万以下,真正饿死的人更少[3][4][5][6]。历史学家冯客((Frank Dikötter))声称“强迫,恐怖,和系统的暴力是大跃进的根本”,“人类历史上有动机最致命的大规模屠杀之一”。[7]

由於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1957年又完成了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個五年計劃,中共高层发动了“大跃进”运动[8]

1957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正式提出“大跃进”口号。1958年5月召开的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制定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通过了第二个五年计划,为大跃进正式制定任务和目标。成为了发动“大跃进”运动的一次重要会议[8]。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北戴河举行扩大会议,提出一九五八年钢的产量要比一九五七年翻一番,达到一千零七十万吨;并决定在农村普遍建立人民公社[9]

脱离实际的“大炼钢铁”运动随后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而人民公社化运动也严重地伤害了农业生产积极性,粮食产量无法保证,为保证农产品达标,农村开始虚报粮食产量,“大放卫星”现象蔓延开来。但是国家对于粮食的征购却按照虚报产量制定标准。大跃进运动浮夸的现象和很快暴露的问题也招致党内外大量的质疑之声[10]苏联对人民公社的质疑加深了两国嫌隙,而党内的意见分歧甚至分裂集中反映在庐山会议彭德怀反党集团”事件上,彭德怀因在与会期间批评大跃进政策而遭到毛泽东整肃,支持彭德怀意见的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一批中共元老人物受到牵连,全国范围内一大批中共干部和相关人士以“反右倾”而被整肃,造成“跃进”在政策上并未及时刹车,进一步助长了“跃进”风潮,而领会毛泽东意图的林彪则从此在政治上崛起。此后,七千人大会刘少奇对政策的批评引起毛泽东不满,最终导致党内高层意见出现分歧。

大跃进的后果使得这场运动最终难以为继,钢、铁合格率低下,大量资源遭到浪费,劳动力的转移带来产业结构畸形和农业生产的不足,加之人民公社刮起“一平二调”的“共产风”,高指标引发的“浮夸风”,以及脱离实际的生产瞎指挥风,强迫命令风和干部特殊化风“五风”和公共食堂的浪费,與贪污腐化、强征强搶强佔,導致無权势的农民百姓大量死傷受害[11],最终酿成全国大饥荒的悲剧。从1960年冬开始,这场脱离实际的运动逐渐被当局叫停[8]

时代背景[编辑]

1950年代期间,在苏联给予技术援助的情况下,中国开始实行土地分配和国营工业化。1950年代中期,中国大陆总体情况似乎开始稳定。朝鲜半岛美国)以及越南法国)方面的战争已不再构成威胁;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资本家财产已在1952年和1953年间被新的中国政府所徵收;通过三反五反运动反右运动等一系列运动,中国国民党在大陆地区的残余势力也已经几乎完全被消灭,被指反對共產黨統治的人已被监禁或遭整肃。

“社会主义改造”[编辑]

百花齐放与反右运动[编辑]

大躍進照片海報

“冒进”与“反冒进”[编辑]

1957年大陆国民经济发展取得一定程度提高,财政收支增长,取得平衡还有结余。归还前一年向银行透支款6亿,还增拨给银行信贷资金9亿元。货币流通量比上年降低4.5亿。基本达到财政、物资、信贷平衡,市场趋于稳定。工农业产值较上年增长10%,超过计划4.1%。农业产值增加了20亿元,但未能达到计划的4.9%的增长率。粮食只达到3700亿斤(不含大豆),比计划低出120亿斤,但仍比上年增加50亿斤。1957年被认为是建国以后效果最好的年份之一[12]

毛泽东本人却并不以为然,他从1957年工业发展速度(10%)不及上年(31%),农业未能达到计划出发,得出结论:1956年反冒进反错了,在经济和政治上都产生了不良后果——1957年9月至10月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对1956年的反冒进提出了批评。他说:1956年经济文化有了一个很大的跃进,可是有些同志低估了成绩,夸大了缺点,说冒进了,吹起了一股风,把多快好省、农业纲要四十条、“促进会”几个东西都吹掉了,影响了今年的经济建设特别是农业的进展,给群众泼了凉水。他申明:多快好省、四十条、促进会必须恢复。此外还提出“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苏联走过的弯路避开,比苏联搞的速度更要快一点,比苏联的质量更要好一点?应当争取这个可能。[13]”毛泽东则在后来说,1958年的劲头,开始于三中全会[14]。在周恩来于八大二次会议上被“痛快淋漓”地批过之后,反冒进的另一主要人物刘少奇也噤若寒蝉,自问“我们比主席,总是差一大截”从而在58年中力追毛的脚步大搞跃进。[15]

“大跃进”的提出[编辑]

1957年整风中,1956年冒进引起的经济和民众生活紧张局面遭到颇多批评,最尖锐者如张奚若陈铭枢批评毛泽东和共产党“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鄙视既往,迷信将来”。然而这种言论被当局视为资产阶级右派向黨进攻,所以中共对社会批评言论进行了反驳,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1957年6月26日一届人大四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上批驳了1956年全面冒进了的观点,也表示不同意“1957年又全面冒退了”的说法。他在肯定1956年成绩时,使用了1956年“采取了跃进的步骤”、“有了一个跃进的发展”的说法,这是中共最初使用“跃进”一词[16]。对此,毛泽东1958年5月17日在八大二次会议时还赞扬说:去年6月,周恩来同志在人大会议上的报告很好,“以无产阶级战士的姿态向资产阶级宣战。”

1957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发动全民讨论四十条纲要,掀起农业生产的新高潮》的社论,说“在农业合作化后我们就有条件也有必要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的跃进”,号召农民群众掀起一场“新的生产高潮,争取一九五八年的丰收”,鼓励各地将干部下放到农村,从事一线生产。周恩来将这篇社论介绍给毛泽东,说谭震林他们提出了一个“大跃进”的口号,周说这个提法很好,毛泽东读后也很欣赏。[17]1958年[5月25日,毛给参加政治局会议的同志信中写道:“重看1957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社论,觉得有味,主题明确,气度从容,分析正确,任务清楚。官方媒体上,以‘跃进’一词代替‘冒进’一词从此篇起。”[18]

钢产量“超英赶美”与高指标的出台[编辑]

大跃进时期的宣传海报:“以钢为纲,全面跃进”

1957年11月,各国共产党工人党领导人雲集莫斯科,召开庆祝十月革命40周年大会,中共中央主席、国家主席毛泽东也率团前往。在庆祝大会上,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在报告中提出通过和平竞赛,在“今后15年内不仅赶上并且超过美国”的目标。苏联的行动口号使得毛泽东深受启发,在18日的会议上提出了中国5年后钢产量达到1000万到1500万吨,15年后赶上或者超过英国的行动口号[19]。1957年12月2日,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刘少奇在中国工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祝词中首次在国内公开宣布15年赶上或者超过英国的目标:“15年后,苏联队工农业在最重要的产品的产量方面可能赶上或者超过美国,我们应当争取在同一时期,在钢铁和其他重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方面赶上或者超过英国。那样,社会主义世界就将把帝国主义国家远远抛在后面”。

1958年2月3日,薄一波向全国人大作关于1958年国民经济计划的报告,提出1958年钢产量指标为624.8万吨,比1957年增长17%。4月14日,国家经委汇总各地上报的钢产量指标,上报1958年计划为711万吨。3月20日,冶金工业部部长王鹤寿向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作报告,提出1962年钢产量可以达到1500万吨,十年超过英国、再有十年赶上美国“是比较现实的设想”。王鹤寿的报告受到毛泽东高度重视,号召其他部门要向冶金部学习。毛泽东全盘接受了王鹤寿的十年超英、二十年赶美的观点,4月15日在《介绍一个合作社》一文中宣布:“我国在工农业生产方面赶上资本主义大国,可能不需要从前所想的那样长的时间了。”不过为了“留余地”,毛泽东在党内信件中表示“十五年赶上英国”的口号不变。 5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讨论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各项指标。李富春提出1962年钢产量3000万吨,7年赶上英国、15年赶上美国的计划。王鹤寿发言论证这一计划的可行性,认为1959年可以达到1200万吨,1962年3000万吨,1967年7000万吨,1972年1.2亿吨,5年可以超过英国,15年赶上美国。5月18日,毛泽东在《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的批语中,采纳李富春等人的意见,尽管稍做保留,仍明确提出:“七年赶上英国,再加八年或者十年赶上美国。”[20]八大二次会议肯定了当时全国出现的“大跃进”形势,调整了“二五”计划指标,钢产量由1200万吨提高到3000万吨,粮食从5000亿斤上升到7000亿斤。提出要使中国在15年或更短的时间内,在主要工业产品产量方面在十年內超过英国、十五年內赶美國(所謂「超英趕美」)。从此,“大跃进”在中国大陆全面展开。农业要“以粮为纲”,要求5年、3年甚至1-2年达到12年发展纲要规定的指标。工业则“以钢为纲”,将赶超英国的目标缩短为7年、5年以至到6月份毛泽东签字的报告定为“两年超过英国”。[21]

1958年8月,这些指标又夸大了2倍。随后各行各业都出现“浮夸风”。“大跃进万岁”被人民網評為“中共党史上的80句口号”。[22]1958年9月,安徽省委書記曾希聖向毛澤東當場展示了土高爐土法煉鋼煉出的鋼錠。[23][24]毛因此鼓勵全國用土高爐土法煉鋼。[25]

人民公社化运动与农业放“卫星”[编辑]

人民公社社员在公社食堂裡免费吃饭。粮食储备被吃光后公社食堂也随之解散。

毛泽东号召大家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发扬敢想敢说敢干的精神。1958年8月,刘少奇派人到山东寿张县进一步了解那里的高额丰产情况,写回的调查报告中,提出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口号;后来被社会流传成著名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口号。会后,全国各条战线掀起了“大跃进”的高潮。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北戴河会议,确定了一工农业生产的高指标,提出1958年钢产量翻番,作为实现“大跃进”的重要步骤,达到1070万。《人民日报》经常报道某某公社农业大放卫星。在早稻亩产36000斤的基础上,中稻亩产达到46000斤。田里的稻谷紧密得排在一起,人都可以坐在上面。同年,还出版发行了祖国主要建设成就地图。1958年10月,毛两个月前直接视察过的新立村报出了天大的数字:“亩产12万斤。”[26]

以1957年曾获亩产千斤粮食帅旗的四川郫县为例,该县在当年提出“学麻城,赶孝感”的口号,在大面积丰产上要“元帅升帐”,同时在发射高产“卫星”中也要在四川领先。从收早稻开始,与附近的新繁县竞争,发射一个比一个大的“卫星”。为了开展发射水稻“卫星”的竞赛,他们专门在城关北街十字口竖立一个长十几米,宽数米的“卫星发射台”。每次发射一颗高产“卫星”,就使用一个装饰性的彩色水稻牌悬挂在“卫星台”上,象征“卫星”升起了。水稻牌的大小会随着产量的高低而变化。随后,“卫星台”上的水稻牌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当年,全县共发射水稻“卫星”41个。8月26日,该县犀浦乡第一农业社居然出现亩产稻谷4万多斤“大卫星”。验收上报的总产量为45262.8斤,平均亩产45217斤,超过安徽省繁昌县东方红三社的水稻大“卫星”2187斤,超过实收总产量26000—27000斤,超过当地水稻正常单位面积产量的77-88倍。实际情况却是当地工作人员趁在晚上田间灯光较弱,人多手多,校收人员难于察觉的情况下进行偷梁换柱:

  1. 将移栽日期比实际移栽期提早一个月,虚报为7月13日,隐瞒移栽水稻已半吊黄熟重要情节。
  2. 从其他田收打进仓的黄谷秘密运到验收现场,冒充“卫星田”稻谷过秤。
  3. 将一箩谷重复称一次、二次甚至三次,称为“转转秤”。[27]

《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虚假新闻也充斥报纸的各大版面,农业高产“卫星”层出不穷,高产卫星列表[28]仅1958年8月1日到9月5日止,《人民日报》经常在一版显著地位用特号字(有时套红)登出粮食高产“卫星”。先是夏收小麦创高产的新闻[29]

6月8日,河南遂平卫星公社5 亩小麦平均亩产2015斤;
6月9日,湖北谷城乐民公社亩产2357斤;湖北襄阳,700万亩小麦亩产1500--2000斤;
6月11日,河北魏县六座楼公社,亩产2394斤;
6月12日,河南遂平卫星公社亩产3530斤;

6月15日,一版头条眉题:丰收凯歌震天响 亿万人民笑开颜 主题:河南小麦产量跃增一倍多 副题:“观潮派”“算帐派”应及时猛省了
6月16日,湖北谷城,4353斤;
6月18日,河南商丘双楼公社,4412斤;
6月21日,河南辉县田庄公社,4535斤;
6月23日,湖北谷城先锋公社,4689斤;
6月30日,河北安国,5103斤;
7月12日,河南西平,7320斤;
9月22日,青海省柴达木盆地海拨2797米的赛什克农场第一生产队亩产8585斤6两,成为当年小麦亩产最高

秋收开始,《人民日报》又开始报道早稻亩产的高产卫星,开始新一轮浮夸竞赛:

7月12日,福建闽侯城门乡公社,3275斤;
7月18日,福建闽侯连板公社5806斤;
7月26日,江西波阳,9195斤;
7月31日,湖北应城春光公社,10597斤;
8月1日,湖北孝感长风公社,15361斤;
8月10日,安徽枞阳高峰公社,16227斤;
8月13日,湖北麻城建国公社,36956斤;
8月22日,安徽繁昌,43075斤9两;
9月5日,广东北部山区连县,60437斤

在大跃进过程中,这种虚报产量的事比比皆是。其中最著名的是河北徐水县,号称一年收获粮食12亿斤。1958年8月11日的人民日报上发表了署名康濯的通讯报道,报道中说1958年8月4日毛泽东对当地进行了视察。毛高兴地说:

你们全县31万多人口,怎么能吃得完那么多粮食啊?你们粮食多了怎么办啊?……要考虑怎么吃粮食呢!……农业社员们自己多吃嘛!一天吃五顿也行嘛![30]

实际上,1957年徐水的粮食亩产才刚刚138斤,其中夏粮亩产仅有70斤。然而,从1958年开始,毛泽东对浮夸风表现出了越来越强烈的怀疑。在1958年11月的《关于社会主义商品生产问题》一文中,毛说:

提倡实事求是,不要谎报,不要把别人的猪报成自己的,不要把三百斤麦子报成四百斤。今年的九千亿斤粮食,最多是七千四百亿斤,把七千四百亿斤当数,其余一千六百亿斤当作谎报,比较妥当。人民是骗不了的。过去的战报,谎报战绩只能欺骗人民,欺骗不了敌人,敌人看了好笑。有真必有假,真真假假搞不清。偃师县原想瞒产,以多报少,也有的以少报多。《人民日报》最好要冷静一点。要把解决工作方法问题,当成重点,党的领导,群众路线,实事求是。”
——《关于社会主义商品生产问题》(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九日、十日). 毛泽东文集,第七卷

在他1959年4月29日的《党内通信》中毛说:

包产一定要落实。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性。例如,去年亩产实际只有三百斤的,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已,实在办不到,有何益处呢?又例如,去年亩产五百斤的,今年增加二百斤、三百斤,也就算成绩很大了。再增上去,就一般说,不可能的

……

同现在流行的一些高调比较起来,我在这里唱的是低调,意在真正调动积极性,达到增产的目的。如果事实不是我讲的那样低,而达到了较高的目的,我变为保守主义者,那就谢天谢地,不胜光荣之至。

过分虚高的高产量也引起怀疑,然而在全国享有很高声望的物理学家钱学森却在《中国青年报》上撰文宣称:“土地所能给人们的粮食产量碰顶了吗?科学的计算告诉人们:还远得很!”“把每年射到一亩地上的太阳光能的30%作为植物可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这些太阳光能把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制造成自己的养料,供给自己发育、生长结实,再把其中的五分之一算是可吃的粮食,那么稻麦每年的亩产量就不仅仅是现在的两千多斤或三千多斤,而是两千多斤的20多倍!”[31]李锐回忆说,1958年12月他问毛泽东怎么会相信那些卫星产量时,毛泽东回答说是看了钱学森的文章才相信的[32]。依照这种虛假報道制定的国家徵收粮食额度严重超出实际产量,連農民的口糧也被徵收用于填補差額,直接加重农民与基层干部之间矛盾,成为了导致后来灾荒的主要原因。

大炼钢铁与其他基建项目“跃进”[编辑]

大炼钢铁遗迹的现存极少,福建南靖五更寮土高炉群是其中一例

会后全国形成了全民大炼铁和人民公社化的高潮。1958年底,鋼產量調整較1957年翻一番,提出“以鋼為綱”的口號,號召全民煉鋼。在农村,也修建了土法的炼钢炉,企图在田间炼钢铁。很多人把家里的锅子,铁器等金属都捐献出来煉钢铁,但由於技術不合規格,只是煉出大量的廢鐵,造成極大的浪費,並對環境造成極大污染。

煉鋼需要鐵礦、焦炭、燃料等材料。由於鐵礦不足,於是全民不下田耕作,全都上山採礦,使糧食產量大減。由於燃料不足,只好上山伐林,把一座又一座青山砍得光光,引發日後的天災,所以這些天災都是屬於人為的。有報導稱,廣州增城掛綠荔枝樹在此劫中大部分被砍去了,而且建造高爐的建築材料不足,甚至把文物建築拆了,把磚塊拿去建爐,還說文物也要為煉鋼服務。水库项目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大量基建项目纷纷上马。[33]农村也推行真正名副其实的大锅饭,以生产队为单位的人民公社大食堂,每个家庭都统一在公社食堂吃饭。称为“放开肚皮吃饱饭”。

矛盾凸显:庐山会议到反击右倾[编辑]

运动中,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在大躍進中严重泛滥。接连发生的问题使得中共高层开始考虑调整政策。部份中共黨員从1958年11月第一次郑州会议到1959年7月庐山会议前期,希望中共領導調整政策。

毛泽东等人的乐观基调[编辑]

对形势的乐观估计,并不只限于毛泽东本人。湖北省委在传达讨论上海会议精神给中央的报告,对1958年的总结和对1959年的展望中提到,1958年大跃进,“两条经验,一条教训”。两条经验分别是:一、1958年的大跃进为今后工农业高速的发展开辟了道路,造成了大跃进的局势;二、“放手发动群众,一切经过试验”。这是保证多快好省的总路线能够实现的关键。一条教训,是指“胜利冲昏了头脑”[34]。59年2月毛泽东说藏富于民不见得是坏事,意为粮食是被农民藏起来了。[35]

1959年7月上旬湖北省委经济工作会议上,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在总结中强调,1959年必须继续组织大跃进。他说:目前我们的形势是有利的,比去年同期好……现在供应虽然还相当紧张,但是在向好转方面走。为了继续跃进,必须抓住两个问题:1、大力贯彻执行党的各项政策;2、大搞群众运动,插红旗树标兵、抓落后赶先进。说大话是不对的,但革命者要立大志、建大业,因此仍要发扬共产主义风格[36]

党内的异见声音[编辑]

基层干部的意见[编辑]

農村的煉鐵爐

但在地、县委书记及一般干部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对1958年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有着不同看法。湖北省经济工作会议中有人在小组讨论发言中说:“1958年犯了左倾冒险主义错误。”“去年大办钢铁是‘得不偿失’。”“一面说跃进,一面饿肚皮,怎样也不好解释。”因此,地、县级领导人对1959年的生产指标,都是“保险”、“再保险”,多一斤也不接受[36]

天津市和平区2400多名科以上党员干部讨论中央紧急指示时,谈出了七大埋怨,其中主要是:埋怨领导好造大计划;埋怨农村工作搞得不好(不给农民自留地,不叫农民自己养猪,弄得人心惶惶);埋怨宣传工作有毛病,1958年宣传这里大跃进,那里大丰收,结果却不是这样[37]。一般干部和职工中,有人认为,“现在农村粮食紧张和城市副食品紧张都是公社化闹的。”他们提出:“去年取消自留地,今年回复自留地;去年搞食堂,今年散伙;去年搞供给制、几饱,今年按劳取酬,是不是过去搞错了。”并认为,“炼钢劳民伤财、得不偿失”[38]

高层领导人的担忧[编辑]

庐山会议的冲突[编辑]

1959年7月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八次全體會議在江西庐山召开,对1958年高指标政策造成的后果,与会者在认识上出现了分歧,柯庆施等强调“大跃进”的成绩是主要的,虽然承认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并不严重,并认为通过第一次郑州会议以来的工作,问题已经解决。应当鼓足干劲,继续跃进。而持反对意见的彭德怀面见毛泽东未果,遂向毛上书陈述意见。彭认为:大炼钢铁“有失有得”,引起“比例失调”;影响到了工农之间、城乡之间的关系,“是具有政治性的”,犯错误的原因,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等等。同时党内中下层干部也多有怀疑和埋怨,认为大炼钢铁得不偿失,人民公社搞砸了,党外民主人士多有非议,也被苏联“老大哥”认为是错误的。而在毛泽东看来,这些以及彭的信在挑战“三面红旗,”动摇全党、全国继续跃进的信心。于是,毛借此信,发动了一场反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以再次激起人们的“革命干劲”,实现工农业的生产大跃进,从而扳回1958年的败局[39]

继庐山把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打成“反党集团”后,各省市自治区机关的反右倾运动也随之展开,产生了一批所谓的“反党集团”、“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如曾下令解散公共食堂的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张凯帆,此外福建青海湖南黑龙江辽宁等地也都有省委书记、省长、副省长、厅局长、地市县长被打为“反党分子”和“反党集团”。这次反右倾运动,打击官员和群众的规模,超过了1957年的反右运动,据1962年甄别平反时统计,被重点批判和划为“右倾机会分子”的干部和党员有三百几十万人,加上被定为“阶级异己分子”等类名目的人数则更大,截至1962年8月,全国得到平反的干部、党员和群众共六百多万人。[40] 1980年,解放军为1959年因对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有意见而被定性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或其他“政治帽子”予以平反的有17212人[41]。反右倾运动的直接后果是,从1958年11月第一次郑州会议后刚刚稍有纠正的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再次刮起,担心政治错误的地方官员几乎无人敢于讲实话,依然强购农粮,终于导致大面积粮荒。经济学家薛暮桥回忆录中提到,“1957年农业大减产,情况极为严重。但公社干部不敢反应农民呼声。”[42]

难以为继的“跃进”和接踵而来的大饥荒[编辑]

国民经济的全面倒退[编辑]

农牧业产品大幅减产[编辑]

大跃进的脱离实际导致这场运动难以为继,据统计,1960年,粮食实产2870亿斤,比1957年3901亿减少26%以上;棉花实产2126万担,比1957年3280万担减少了35%以上;油料作物实产3405万担,比1957年7542万担减少一半多;猪的年底存栏数为8227万头,比1957年14590万头减少56%;大牲畜年底饲养量7336万头,比1957年的8382万头减少12.5%.整体上退回到了1951年的水平,油料作物仅为1951年的一半[43][44]

经济结构比例严重失调[编辑]

“以钢为纲”、“元帅升账”。为实现钢铁翻番,全国大量基础建设上马。1958年到1960年每年新增基本建设投资都在百亿元以上,1960年达384亿元,比上年增长11%,比1957年增加1.8倍。在基本建设投资总额中,生产性建设投资所占比重都在86%以上(1958年为88%,1959年为86.8%,1960年为86.4%),挤掉了非生产性的建设[45]。工业上单纯追求产量带来诸多负面影响。为保证钢铁生产达标,钢铁工业本身的基本建设规模扩大,与钢有关的煤、电、运输等行业建设也随之增加。导致工业内部失调,全国职工人数猛增,超出国民经济特别是农业负担能力,加剧了社会商品的供需矛盾。

工业生产[编辑]

在公布完成的1108万吨钢中,合格钢只有800万吨;1369万吨生铁中,合格品只有953万吨[46][47]。国家统计局估算,1958年土法炼钢亏损达50亿元,财政上花费了大量补贴[48]。森林等自然资源遭到过度开发甚至严重破坏。

中共八届六中全会,根据毛泽东“压缩空气”的精神,将北戴河提出的1959年钢产量3000万吨的指标降低为1800万吨左右。据新华社《内参》报道,从1959年1月开始,钢铁生产的指标,月月都没有完成计划。记者报道说:

开年以来,全国钢铁生产计划完成的不好。1月份全国产钢77万吨,仅为去年12月份产量的47.7%;产铁142万吨,为去年12月份的51.5%;产钢材52万吨,为去年12月份的83.9%。按今年第一季度钢铁生产计划的要求,全季平均每天应该生产钢33000吨,铁57000吨,钢材22000吨;而实际上1月份每天只生产钢25000吨,铁46000吨,钢材17000吨,比计划欠了很多。[49]

饥荒和大面积非正常死亡的灾难[编辑]

农村的人民公社刮起“一平二调”的共产风,高指标引发的“浮夸风”,以及脱离实际的生产瞎指挥风,强迫命令风和干部特殊化风“五风”共生,加之大办工业、大炼钢铁调用大量劳动力,大片农作物未及收割,大片田地荒废。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保守估计,1958年农作物有10%未收回。大办公共食堂又浪费了大量粮食,致使1958年冬-1959年春个别地区开始断粮,浮肿病开始出现[39]。与此同时,各地领导干部却恐于被打成右倾,纷纷瞒报,不报,中央对于人民公社依然好评连连。然而断粮却使得当年连中南海也受到影响,据时任毛泽东医生的李志绥回忆,中南海裡没有了肉和油,连米和蔬菜都很少见[50]。地方上,为了按浮夸数据征购粮食,出现了抄家、强行搜粮的情况,为补足巨大的数据缺口,农民口粮也被征收。[51]然而浮夸带来的巨大的缺口依旧无法弥补,部分人民公社为保留部分口粮和减少损失,以天灾作为藉口,降低了高产量粮数。但全国范围的粮食紧张已经无法挽回。但中國共產黨所屬的高級幹部其飲食均受到按級別分配的「特需供應」保護,生活影響並不大。

全国性饥荒和大面积非正常死亡接连出现,许多地方甚至发生了人吃人的惨剧。关于具体死亡人数,至今未有精确统计数据公布。當時由於中國內地的消息封鎖,一般專家不易精確的統計死亡人數,各种渠道公布的非自然死亡人数是2000万左右[52],其中光是四川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就达1000万[53],这也成为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饥荒之一。中国大陆徐涤新主编《当代中国的人口》提供的数据,1959年到1961年非正常死亡人数约为2144万人。而早在1958年非正常死亡就已出现,如四川山东河南甘肃当年则高达21.11‰、个别省份则延续到1962年(四川省1958-1962年平均死亡率达34.03‰。普通死亡率则仅为7.02‰)据此,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林蕴晖做出结论,从1958年到1962年间,中国因大跃进运动导致的非正常死亡人数,约在3000万左右[39]。另外,根据另外一位新华社记者杨继绳的计算,大饥荒饿死国人为3600万[54]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馮客在2010年9月出版的《Mao's Great Famine》指出,他用了4年遍閱全國解封檔案,認為大跃进造成4500万人非正常死亡。[55]国家计生委和国家统计局下达的国家级课题,以及西安交大的蒋正华计算结果,是1700多万。据当年的粮食部办公厅主任周伯萍称,他和国家统计局局长贾启允、粮食部长陈国栋做了一个电话调查,得出一个死亡几千万的人数,送交周恩来审阅后周要求销毁。[56]

2013年,江苏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孙经先在中国社会科学报发表《“中国饿死三千万”的谣言是怎样形成的?》,系统的指出了饿死3千万理论的问题,尤其针对杨继绳的《墓碑》。其称反复阅读了《墓碑》并对该书提供数据都逐一进行了查证和分析,发现绝大多数数据都是虚假的。其称:1,《墓碑》大量使用了荒谬的数据,在宁夏,凤阳,宁德,无为,涪陵等多处地方的人口数字存在夸大,伪造数据。2,只要某个地区出现了人口统计数据的减少,就宣布这个地区有多少万人“饿死”了,这是严重错误的。3,杨继绳指出“非正常死亡”就是“饿死”,“饿死人数”=“总死亡人数”-“正常死亡人数”。孙称这个公式完全违反了现代数学处理这类问题的基本原则。孙认为,3年困难时期出现的人口变动,是因为大跃进时期发生的大量的农业人口向工业的转移,由于户籍管理制度不健全出现严重的漏报户籍,其他学者把这个认为就是非正常死亡就等于饿死是严重错误的。他最后认为只有“营养性死亡”在极为有限的局部地区发生,为250万人左右。而在“营养性死亡”的数字中,“饿死”(完全性饥饿死亡)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57][58][59]

同时经济困难使得珠三角地区大批人员出逃香港,造成了十室九空的局面,该情况由内参上报中央,震动朝野。在2011年1月11日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中,官方首次承认“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但回避了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非正常死亡总人数。

“大跃进”降温[编辑]

中苏交恶[编辑]

就在同一时期,陷入意识形态相互挞伐的中苏关系公开破裂。苏共在人民公社化运动、大炼钢铁上都反对中共的政策,中共则对苏联与“帝国主义”缓和关系而不满,最终苏共撤走专家、毁弃援华合同,激起国人愤慨。毛泽东为保住颜面,以顶住“苏联大国沙文主义、老子党的压力”为藉口,勒令全国同胞束紧裤腰带,提前还债,争气炼钢等为号召,挽回颓势,以争取做和苏联一争高低。只是民力早已衰竭,出现的是更大规模的非正常死亡[39]

运动刹车[编辑]

1962年1月,中共中央召开有省市地县三级干部参加的中央工作会议,史称“七千人大会”。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家主席刘少奇向大会提交了书面发言,在1月18日召集的《报告》起草委员会上,彭真点名毛泽东也有错误:“毛主席也不是什么错误都没有。三五年过渡问题和办食堂,都是毛主席批的……现在党内有一种倾向,不敢提意见,不敢检讨错误,一检讨就垮台。如果毛主席的1%、1‰ 的错误不检讨,将给我们党留下恶劣影响。”[60]然而周恩来发言要大家承担自己的责任,他说:“个别问题是我们供给材料、情况有问题,应由我们负责,不能叫毛主席负责。……幸亏主席纠正得早,否则栽得跟头更大,要中风。……主席早发现问题,早有准备,是我们犯错误,他一人无法挽住狂澜。”陈伯达很快也发言,向彭真发难:“我们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是不是要主席负责?……乱搞一气,不是主席的政策。”[61]

刘少奇于1月27日在大会上作了3个小时的口头报告。在该会上,刘承认了大跃进的结果:“人民的吃、穿、用都不足。为什么不足?这是因为1959、1960、1961年这三年我们的农业不是增产了,而是减产了。减产的数量不是很小,而是相当大。工业生产在1961年也减产了,据统计,减产了40%,或者还多一点。1962年的工业生产也难于上升。”造成局面的原因,刘少奇说:“有些地方的农业和工业减产,主要原因是天灾。有些地方,减产的主要原因不是天灾,而是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去年我回到湖南一个地方去,那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困难。我问农民:你们的困难是由于什么原因?有没有天灾?他们说:天灾是有,但是小,产生的原因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1月30日的讲话中,毛泽东带头做了检讨,承担中央的责任:“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别人推卸责任,其他一些同志也有责任,但是,第一个负责人的应当是我。”[60]

邓小平作为实际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中央书记处总书记,代表中央书记处在会议上自我批评说:首先应该由做具体工作的中央书记处负主要责任。大会还下发了中央书记处向毛泽东和刘少奇写的检讨,但是会上有人提意见,认为中央书记处的检讨不深刻。[60][62]

2月7日,周恩来代表国务院作自我批评:“对于缺点和错误,在中央来说,国务院及其所属的各综合性的委员会、各综合口子和各部,要负很大责任。计划上的估产高、指标高、变动多、缺口大,基本建设战线过长,权力下放过多、过散,不切实际的、过多过早过急的大办、大搞,等等,国务院及其所属部门,都是有责任的。”周恩来还做了非常具体的自我检讨,这在中央七大常委中是仅有的。他说自己犯下两个严重错误,一个是1959年8月26日在人大常委会上提出了超过实际可能的关于跃进、大跃进、特大跃进的标准,另一个是主持起草了一个关于将轻工业下放98.5%,重工业下放96%的文件,将权力下放过多过散。听了周恩来的讲话,不少人很感动。有人说,以后再怎样打屁股也痛快。[63]

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家主席刘少奇在会后整理口头报告时,曾情绪激动地说,“大跃进错误严重,这次总结经验是第一次。以后每年要回过头来总结一次,总结一次,修改一次,一直搞它十年,最后做到这个总结符合实际,真正接受经验教训,不再犯大跃进的错误为止。”他还说,历史上人相食,是要上书的,是要下罪己诏的。[64]1961年1月14日,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九中全會中,劉少奇制定「調整、鞏固、充實、提高」方針,大躍進運動終告結束。

参见[编辑]

现代以大锅饭为噱头的饭店(照常收费)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Gráda, Cormac Ó. Great Leap into Famine. UCD Centre For Economic Research Working Paper Series. 9. 2011. 
  2. ^ Dikötter, Frank.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s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62. Walker & Company, 2010. p. xii ("at least 45 million people died unnecessarily") p.xiii ("at least 2.5 million were tortured to death or summarily killed") p.333 ("a minimum of 45 million excess deaths"). ISBN 0802777686.
  3. ^ 孙经先. 关于我国20世纪60年代人口变动问题的研究. 马克思主义研究. 2011, (6): 62–75. 
  4. ^ 孙经先. “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3-08-23 [2014-01-24]. 
  5. ^ 孙经先. “中国饿死三千万”的谣言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3-09-09 [2014-01-24]. 
  6. ^ 孙经先. “饿死3600万”的重大谬误是怎样产生的?——对杨继绳先生两篇文章的答复. 红旗文稿. 2014, (2): 8–14 [2014-01-24]. 
  7. ^ Dikötter, Frank (2010). pp. x, xi. ISBN 0802777686
  8. ^ 8.0 8.1 8.2 “大跃进运动”. 新华社. [2009-6-7] (中文(简体)‎). 
  9. ^ 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决议. 新华社. [2009-6-7] (中文(简体)‎). 
  10. ^ 林蘊暉. 《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卷四:烏托邦運動──從大躍進到大饑荒.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2008年4月. ISBN 9789881756244 (中文(繁體)‎). 
  11. ^ http://view.news.qq.com/zt2012/ggqfb/index.htm
  12. ^ 丛进. 曲折发展的岁月. 人民出版社. 2009年5月1日: 75–80. ISBN 9787010078649 (中文(简体)‎). 
  13. ^ 毛泽东. 做革命的促进派. 1957年10月9日 (中文). 
  14. ^ 毛泽东1958年3月在成都会议上的讲话
  15. ^ 谭炳华:刘少奇在反冒进-反反冒进中的态度探析
  16. ^ 薄一波. 《深切怀念敬爱的周总理》. 北京日报. 1979年1月8日 (中文(简体)‎). "有一次,毛主席见到我们,问我们大跃进是谁发明的?还很风趣地说,要颁发奖章。总理笑了笑,没有说话,同志们讲是周总理在一篇报告中提出的。" 
  17. ^ 李银桥,韩桂馨. 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新华出版社. 2006 : 54
  18. ^ 罗平. “大跃进”口号是如何提出的. 合肥晚报转自《农村人民公社史》. 2003年11月6日 [2009-06-18] (中文(简体)‎). 
  19. ^ 毛泽东. 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编). 毛泽东文集.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3. "我国今年有了五百二十万吨钢,再过五年,可以有一千万到一千五百万吨钢;再过五年,可以有二千万到二千五百万吨钢;再过五年,可以有三千五百万到四千万吨钢。当然,也许我在这里说了大话,将来国际会议再开会的时候,你们可能批评我是主观主义。但是我是有相当根据的。我们有很多苏联专家帮助我们。中国人是想努力的。中国从政治上、人口上说是个大国,从经济上说现在还是个小国。他们想努力,他们非常热心工作,要把中国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国。赫鲁晓夫同志告诉我们,十五年后,苏联可以超过美国。我也可以讲,十五年后我们可能赶上或者超过英国。" 
  20. ^ 薄一波. 全民大办钢铁的由来//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
  21. ^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卷七》中央文献出版社 P278
  22. ^ 中共党史上的80句口号
  23. ^ Li Zhi-Sui. The 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 Random House Publishing Group. 22 June 2011: 272–274,278頁. ISBN 978-0-307-79139-9. 
  24. ^ 李志綏. 第二篇 一九五七年--一九六五年//《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25. ^ Fred Harding. Breast Cancer: Cause, Prevention, Cure. Tekline Publishing. 2006年. 381頁. ISBN 978-0-9554221-0-2. 
  26. ^ http://www.politics.fudan.edu.cn/picture/1806.pdf
  27. ^ 郫县网管. 大跃进运动中郫县放水稻高产卫星的内幕. 成都市政府网站. 2007年8月1日 [2009-06-18] (中文(简体)‎). 
  28. ^ 关于大跃进的注解
  29. ^ 见人民日报1958年8月1日至9月5日版
  30. ^ 人民日报,1959年8月11日;何立波. 徐水县“大跃进”始末.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转自《党史纵览》. [2010-02-13] (中文(简体)‎). 
  31. ^ 钱学森. 粮食亩产会有多少. 中国青年报. 1958年6月16日 (中文). 
  32. ^ 李锐. 《大跃进亲历记》. 上海远东出版社. 1996年. ISBN 9787806132180 (中文(简体)‎). 
  33. ^ 大跃进时期湖南某右派因饥饿抓吃生米被逼自杀. 快乐老人报. 凤凰网. 2012-04-30 [2013-03-15]. 
  34. ^ 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卷十二:湖北省委关于省委扩大会议的情况报告. 1959-4-26: 296–305 (中文(简体)‎). 
  35. ^ http://epaper.dahe.cn/hnsb/htm2006/t20061210_763069.htm
  36. ^ 36.0 36.1 湖北经济工作会议上地县委书记等对若干问题的看法. 内部参考. 1959-7-8 (中文). 
  37. ^ 天津和平区干部在讨论中央“六一”指示是谈出“七大埋怨”. 内部参考. 1959-6-21 (中文). 
  38. ^ 天津进行经济宣传的收获和各个阶层暴露出来的问题. 内部参考. 1959-7-8 (中文). 
  39. ^ 39.0 39.1 39.2 39.3 林蕴晖. 国史札记. 东方出版中心. 2008年10月: 279– 282. ISBN 9787801868923 (中文(简体)‎). 
  40. ^ 胡绳. 《中国共产党七十年》. 中共党史出版社. 1991年: 379、395. ISBN 7801363396 (中文(简体)‎). 
  41. ^ 丛进. 《曲折发展的岁月》.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04-01-01: 228. ISBN 9787215006140 (中文(简体)‎). 
  42. ^ 薛暮桥. 《薛暮桥回忆录》. 天津人民出版社. 2006年1月1日: 265. ISBN 9787201025650 (中文(简体)‎). 
  43. ^ 薄一波. 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93: 884 (中文(简体)‎). 
  44. ^ 陈如龙 等. 当代中国的财政.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8: 185 (中文(简体)‎). 
  45. ^ 当代中国财政. : 158 (中文(简体)‎). 
  46. ^ 国防大学党史党建政工教研室编. 《中共党史参考资料》第二十三册. : 131–132 (中文(简体)‎). 
  47. ^ 周恩来,《关于调整一九五九年国民经济计划主要指标和进一步开展增产节约运动的报告》,1959年8月26日,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
  48. ^ 李锐. 《大跃进亲历记》. 上海远东出版社. 1996年: 234. ISBN 9787806132180 (中文(简体)‎). 
  49. ^ 当前全国钢铁生产为什么没有完成计划?. 内部参考. 1959-2-21 (中文). 
  50. ^ 李志绥.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台湾时报文化出版社. 1994年: 32. ISBN 957131434X (中文(繁體)‎). 
  51. ^ http://view.news.qq.com/zt2012/ggqfb/index.htm
  52. ^ http://www.coldwarchina.net/zgyj/dyjjrmgs/000958.html “大跃进”引起的人口变动
  53. ^ http://engine.cqvip.com/content/K/87283X/2006/000/004/SK32_K3_21483813.pdf “大跃进”带来大灾难 林雪
  54. ^ 杨继绳. 墓碑. 香港天地圖書公司. 2008: 前言及目录. ISBN 988-98927-5-8 (中文(繁體)‎). 
  55. ^ 学者:大跃进死了4500万人 中央社台北2010年9月17日電
  56. ^ 杨继绳 1958-1962—中国大饥荒
  57. ^ 孙经先. 关于我国20世纪60年代人口变动问题的研究. 马克思主义研究. 2011, (6): 62–75. 
  58. ^ 孙经先. “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3-08-23 [2014-01-24]. 
  59. ^ 孙经先. “中国饿死三千万”的谣言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3-09-09 [2014-01-24]. 
  60. ^ 60.0 60.1 60.2 薄一波. 《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93年6月版. ISBN 7503507861 (中文(简体)‎).  已忽略文本“page=1026-1029” (帮助)
  61. ^ 张素华. 二十一人报告起草委员会也起波澜//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
  62. ^ 张素华. 邓小平:厚道人的一篇务实报告//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
  63. ^ 张素华. 周恩来给地方官员透了实底,算了细账//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
  64. ^ 张素华. 《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 中国青年出版社. 2006年6月1日: 147. ISBN 9787500667926 (中文(简体)‎). 

拓展阅读[编辑]

  • 萧冬连:《求索中国:文革前十年史》,红旗出版社,北京,1999年。《共和国年轮(1961)》,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庄,2001年。
  • 李锐:《大跃进亲历记》,上海远东出版社,1996年首版;南方出版社,海口,1999年再版。《庐山会议实录》,北京春秋出版社、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89年;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再版。
  • 谢春涛:《大跃进狂潮》,河南人民出版社,郑州,1990年。《庐山风云》,中国青年出版社,北京,1996年。
  • Roderic MacFarquhar:《文化大革命的起源第二卷·大跃进(1958-1960)》,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庄,1989年。(英文版于1982年出版)
  • 丁抒:《人祸》(1988-1989年在香港九十年代》连载)2005年《九十年代》杂志社出版单行本。
  • 曹树基:《大饥荒:1959——1961年的中国人口》时代国际出版有限公司,香港,2005年。
  • 贾斯柏·贝克(Jasper Becker),姜和平译:《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明镜出版社,香港,2005年。
  • Greene,Felix. A Curtain of Ignorance: China: How America Is Deceived. (London: Jonathan Cape,1965)
  • Mao: The Unknown Story(中文版《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香港開放出版社,2006)
  • 杨继绳《关于大饥荒年代人口损失的讨论》《炎黄春秋》2014年第9期第77页,炎黄春秋杂志社出版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