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韓航空007號班機空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韓航空007號班機

在空難中被擊落的波音747(電腦繪圖)
摘要
日期 1983年9月1日
事故類型 遭戰機擊落
地點  蘇聯庫頁島西南方海域46°34′N 141°17′E / 46.567°N 141.283°E / 46.567; 141.283 (KAL007)坐标46°34′N 141°17′E / 46.567°N 141.283°E / 46.567; 141.283 (KAL007)
死亡 269(全機)
受傷(非致命) 0
涉事航機
機型 波音747-230B
承運人 大韓航空
註冊編號 HL7442
起飛地  美國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
最後经停地  美國安克拉治泰德·史蒂文斯國際機場
目的地  韩国漢城金浦國際機場
乘客人數 246
機組人員人數 23
生還人數 0

大韓航空007號班機遭擊落事件KAL 007KE 007),發生於當地時間1983年9月1日清晨(UTC時間為8月31日傍晚),大韓航空007號班機因驾驶仪设定错误誤入蘇聯領空,遭蘇聯国土防空軍Su-15拦截機擊落於庫頁島西南方的公海。拦截机击落前没有飞到客机前方闪亮航行灯给客机看,没有上报是一架有舷窗的波音而非RC-135,也没有打出曳光弹。

班機資料[编辑]

在此事件中被击落的波音747-230B

1981年在檀香山的HL7442
事件中被擊落的HL7442,1981年攝於檀香山
1978年在大加那利的D-ABYH
1978年,失事客機仍然服役於神鹰航空時在大加那利机场

班機機型波音747-230B,機身註冊編號HL7442,是波音公司製造的第186架747,1972年3月出廠並交付給德國神鷹航空,當時編號D-ABYH[註 1],1979年2月轉予大韓航空[1],使用普惠JT9D-7A引擎。事發班機的機組人員為機長千炳寅、副機長孫東輝、飛航工程師金義東。8月31日,從美國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起飛,中停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加油,預計在9月1日當地時間06:00(即21:00(UTC))降落在南韓漢城金浦國際機場

機上搭載240名乘客以及29名機組員,包括韓國旅客72人、美國旅客61人、台湾旅客24人、日本旅客22人、香港旅客9人[2]、其他國家旅客51人。美國眾議員拉里·麥唐諾英语Larry McDonald(Larry McDonald)也搭乘這架班機預定前往漢城(今首爾)參加美韓共同防禦條約簽訂30週年紀念儀式。

事件經過[编辑]

美國中央情報局公佈的資料,顯示班機預定航線(虛線)與實際航線(實線)

以下時間均為東京漢城時間(UTC+9)。

8月31日[编辑]

  • 13:05 KAL007從紐約甘迺迪機場起飛。
  • 20:30 班機抵達安克拉治中停加油。
  • 21:20 班機預定的出發時間,照表應可在漢城金浦機場開場(當地06:00)前到達。
  • 21:50 班機晚了30分鐘才出發準備起飛。
  • 22:00 班機離陸。
  • 22:02 班機爬昇後往方位角245度飛行,即Bethel中途導航點的方向。(方位角90、180、270、360(=0)分別為東、南、西、北)
  • 22:27 班機偏離預定航道J501以北11公里,航管並無發出警告。
  • 22:49 班機偏離預定航道以北22公里,進入阿拉斯加美國空軍「King Salmon」雷達站的監控範圍。但因雷達站沒有管制權,因此並無發出警告。

9月1日[编辑]

  • 00:51 蘇聯的防空雷達確認飛機在堪察加半島東北飛行,當時判定為當晚剛好在當地執行間諜任務的美軍RC-135型電子偵察機。
  • 01:30 KAL007進入蘇聯領空,蘇聯国土防空軍戰機升空試圖攔截。
  • 02:28 KAL007通過堪察加半島,從蘇聯雷達消失。
  • 02:36 KAL007接近庫頁島,蘇聯国土防空軍進入警戒狀態。
  • 03:05 KAL007與後面晚2分鐘起飛的KAL015班機[註 2]通話。
  • 03:08 蘇聯国土防空軍第11防空集团军(机关驻哈巴罗夫斯克市)第40歼击机师(驻萨哈林岛北方四岛)的Su-15戰鬥機找到KAL007,但因為天色昏暗,無法認出機型。
  • 03:20 東京飛航情報區的區管中心准許了KAL007的高度變更請求,因節省燃料所以拉高飛行高度。
  • 03:21 蘇聯国土防空軍的戰鬥機實施威嚇射擊,因沒有裝備曳光彈,所以只發射了穿甲彈,客機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 03:23 KAL007拉高飛行高度到達35,000,速度變慢,蘇聯戰鬥機被迫改變高度以免兩機相撞,蘇聯飛行員將此解釋為戰爭行為,认为敵機打算逃脫。
  • 03:23 飛機即將飛出蘇聯領空,攻擊命令下達。
  • 03:25 發射紅外線導引及雷達導引式飛彈各一枚,30秒後紅外線導引飛彈命中KAL007的尾翼,造成液壓及電力系統受損(據ICAO調查報告推測),機身上升一下後開始下降。
  • 03:26 KAL007向東京區管中心報告急速失壓,請求降低高度到10,000呎。
  • 03:27 飛航資料記錄器(黑匣子)的記錄到此為止,KAL007繼續往下墜。
  • 03:38 蘇聯以及北海道稚內的雷達內的KAL007消失,日本的漁船「第五十八千鳥丸」在海馬島北18.5浬聽到飛機爆音及目擊到海上爆炸。

路線[编辑]

KAL007原定是用R20航線,但最終飛離航線。

航線 R20 中間點 經緯度 航空交通管制(ATC) KAL007 偏差
CAIRN MOUNTAIN 61°09′33″N 155°19′41″W / 61.1592°N 155.328°W / 61.1592; -155.328 (KAL007 Cairn Mountain) 安克拉治 5.6 mi(9.0 km)
BETHEL 60°47′32″N 161°45′21″W / 60.79222°N 161.75583°W / 60.79222; -161.75583 (KAL007 Bethel) 安克拉治 12.6 nmi(23.3 km)
NABIE 59°18.0′N 171°45.4′W / 59.3000°N 171.7567°W / 59.3000; -171.7567 (KAL007 NABIE) 安克拉治 60 nmi(110 km)
NUKKS 57°15′N 179°44.3′E / 57.250°N 179.7383°E / 57.250; 179.7383 (KAL007 NUKKS) 安克拉治 100 nmi(190 km)
NEEVA 54°40.7′N 172°11.8′E / 54.6783°N 172.1967°E / 54.6783; 172.1967 (KAL007 NEEVA) 安克拉治 160 nmi(300 km)
NINNO 52°21.5′N 165°22.8′E / 52.3583°N 165.3800°E / 52.3583; 165.3800 (KAL007 NINNO) 安克拉治
NIPPI 49°41.9′N 159°19.3′E / 49.6983°N 159.3217°E / 49.6983; 159.3217 (KAL007 NIPPI) 安克拉治/東京 180 mi(290 km)[3]
NYTIM 46°11.9′N 153°00.5′E / 46.1983°N 153.0083°E / 46.1983; 153.0083 (KAL007 NYTIM) 東京 距離被攻擊地點500 nmi(930 km)
NOKKA 42°23.3′N 147°28.8′E / 42.3883°N 147.4800°E / 42.3883; 147.4800 (KAL007 NOKKA) 東京 距離被攻擊地點350 nmi(650 km)
NOHO 40°25.0′N 145°00.0′E / 40.4167°N 145.0000°E / 40.4167; 145.0000 (KAL007 NOHO) 東京 距離被攻擊地點390 nmi(720 km)

击落前的决定[编辑]

苏联国土防空军在007号进入苏联领空又离开的一个小时中一直监视着它,当它再次进入苏联领空时认定它是军事飞机。[4]三架从Dolinsk-Sokol起飞的苏-15和一架从Smirnykh起飞的MiG-23[5]成功地目视确认了这架飞机,后来在1991年回忆:[6]

我发射了四次,打了超过两百发炮弹,看在上帝的份上,我装的全是穿甲弹,不是能燃烧的曳光弹。我怀疑有没有人能在夜里看见它们……

1991年接受采访时,击落007的苏-15飞行员Genadi Osipovich——“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讲述了当时的情形,和苏联当时官方说法不同的是他说他告知地面控制中心007号“有闪动的灯光”。[7]他又说「我看到了两排窗户,就知道那是一架波音飞机,我知道这是民用飞机(不是RC-135)。但是这对我无所谓,要知道把民用机改装为军事用途是很容易的……」[7]他也没有向地面描述飞机的细节「我没告诉地面人员那是一架波音,他们也没有问我。」[6][7][註 3]

用于击落该航班的K-8空对空导弹英语K-8 (missile)挂载在Su-15

当讲到波音飞机从飞行层330爬升到350并下降速度,以及他自己发射导弹前的动作时Osipovich说:

他们很快降低了速度,正在以400 km/h(249 mph)飞行。我的速度则高于它,我没法飞得更慢了,在我看来入侵机的意图很明显,如果我不想失速我就会超过他们,这件事正在发生。我们正在飞过萨哈林岛,现在时间很紧迫,目标正要逃走了……这时地面上下了命令“摧毁目标”,说说当然很容易,但是怎么办?用机炮吗?我发射了243发穿甲弹了。撞击它吗?我可不愿去体会那个滋味,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撞击。正好这时我完成了一个转圈来到了它的上方,这时我有了个主意。我拉到它后面两千米处……打开导弹猛地拉起机头,成功了!我的导弹锁定了。
——[8]
我们击落它是合法的……之后我们开始就各种各样的细节撒谎:说这架飞机没有开灯光也没开航行灯地飞行,说我们发射了曳光弹(21世纪时Osipovich在《空中浩劫》中又说他打开了飞到客机前面打开自己的航行灯向客机示意闯入了苏联领空,又说他发射的是曳光弹,和先前的证词相矛盾),又说我们试图过在121.5M赫兹的紧急频道上向它讲话。
——[9]

调查[编辑]

KAL-007號班機失事後,由於蘇聯方面的不配合,調查人員無法找到飛機的飛行紀錄儀。1983年底,聯合國的一個獨立調查小組根據已有的證據進行調查,提出飛機嚴重偏離航向的原因可能是在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起飛時副機長錯誤輸入坐標導致飛機偏航;另外一個可能原因是飛機起飛後機長忘記將HDG(磁航向)模式更改為INS模式(慣性導航系統),但這是標準的飛行程序,經驗豐富的機長理應不會出現如此低級的失誤,所以調查人員認為出現第二種原因的可能性比較小。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公開承認擁有KAL007號航班的飛行記錄器,並於1992年將其歸還給韓國國際民航組織經過新一輪的獨立調查後在1993年提出最終報告。調查小組發現,KAL007號航班在安克拉治起飛後一直到被擊落,一直使用HDG(磁航向)模式做為自動駕駛的導航,也就是說客機在起飛後機長並沒有執行標準飛行模式,將HDG(磁航向)模式更改為INS模式(慣性導航系統),這是導致KAL007號航班偏航進入蘇聯領空的原因。

KAL007號航班機長的大意,加上蘇聯戰鬥機駕駛員對形勢的錯誤判斷,直接導致空難的發生。

苏联纪录[编辑]

1992年俄国总统叶利钦公布了事件后几周内的五项苏联最高机密备忘录[註 4]。其中包括了克格勃首脑切布里克夫和国防部长乌斯季诺夫的通讯,表明他们已经知道007号的残骸位置,目前进行的搜救是做做样子,让美国海军分心。他们在事件50天后的10月20日得到了黑匣子,并决定将此事件保密,[10] 因为黑匣子纪录的座舱通话与苏联坚称的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间谍飞行行动说法相矛盾。[11][12]

我们的舰只正在日本海进行模拟搜救以误导美国和日本。等到我们具体的计划一完成就会停止这些活动……

而如果飞行纪录仪被转交给西方,将其中的数据进行分析,就会得出与(我们说的)飞行性质相反的结论其结果必然又是一场反苏风潮的歇斯底里。

考虑到这些事,不将纪录仪转交给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或任何有能力解读的第三方团体是很有必要的,苏联拥有这一仪器的事实必须保密……

只要美国和日本一天对纪录仪的事一无所知,我们就必须采取措施不泄漏消息。

等待你的批准。

——D. 乌斯季诺夫, V. 切布里克夫 (photo[註 5]), December 1983

第三份备忘录表明了苏-15截击机飞行员没有尝试与KAL007进行无线电联系,截击机也没有发射警告的曳光弹。

如果西方得到了飞行纪录仪,其数据可用于:证明截击机没有试图在121.5兆赫上与入侵机建立对话,也没有在最后阶段发射警告曳光弹

——[13]

苏联海军的搜索只是佯动,而同时心知肚明残骸在另一处的说法也得到了俄罗斯国家近代史档案馆副馆长Mikhail Prozumentshchikov纪念击落事件20周年的文章证明。 他说:「正因为苏联自然而然地更清楚它落在哪儿……也就很难指望发现什么,因此苏联对这个行动并不是特别感兴趣。」[14]

事件產生影響[编辑]

由KAL007班機上日籍受難者家屬設置在北海道宗谷岬的「祈禱之塔」。
  • 007班機所飛的R20航道,由於離蘇聯領空僅約144公里,因此此航道被停用,之後的班機改飛離蘇聯領空較遠(堪察加半島以南約288公里)的R80航道
  • 美國政府因此事件,宣佈開放部分的GPS(全球定位系統)功能給民間使用。
  • 當時擊落客機的蘇軍飛行員 Genadi Osipovich,至今仍然認為自己擊落的是一架間諜飛機[15],而不認為自己有所犯下罪行。
  •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國以及澳洲紐西蘭日本等盟友國與蘇聯為首的東歐社會主義陣營國家在該事件發生后處於剑拔弩张之勢。1983年亦是冷戰時期美國與蘇聯關係最為緊張的一年,而007班機被擊落後險些成為東西方世界開戰的導火索。
  • 多個西方國家紛紛譴責蘇聯空軍擊落民用客機的行為,蘇聯與多國的外交關係亦因此陷入了一個低谷狀態。

阴谋论[编辑]

美軍指示說[编辑]

  • 說法依據:美軍與南韓有同盟關係,想要了解蘇聯在遠東地區的戰鬥機部署狀況,因此指示韓航的民航機故意飛入蘇聯領空刺探,此說法被當成陰謀論而普遍被拒绝。此說法有下列幾點根據:
    • 機長為空軍退役軍人(韓航許多機師擔任過空軍軍人)。
    • 蘇聯領空邊緣常有美軍的RC-135偵察機飛行,且因為在夜間,蘇聯戰鬥機的駕駛員忽略了民航機的航行燈誤以為是美軍的偵察機(被飞行员自己的回忆推翻)。
  • 說法之争议:如果KAL007真的是奉美軍的指示以民航機從事間諜飛行的話,應該會盡量偽裝及隱藏自己的航跡,但是在通過報告點時所報告的氣溫卻比正常航道來得低。且美軍若真的利用搭載數百名無辜旅客的無武裝民航機進行間諜任務的話,根本不可能也很难掩得住相关人士之口,承担的政治风险是巨大的。而根據俄國歸還的黑盒子中的座艙通話記錄,也未顯示駕駛有任何執行秘密任務的對話,事实上黑匣子中纪录在被导弹击中的前一刻,驾驶舱里的人都在谈论机场的汇率或是说笑话。
  • 历史先例:根据公开出版的书籍《谍海孤舟》,1960年代法国的民航班机常在飞越苏联领空时偏离空中民航走廊,飞过美国指示的目标。该书是法国国外情报和反间谍局原第七处处长勒鲁瓦口授、作家兼记者菲利普·贝尔奈尔记叙的一部长篇回忆录。该书1981年11月中旬由中国的世界知识出版社译出公开出版发行。但是该书提到的例子仅是偏航50公里。
  • 特列奇杨科上将1976年到1984年担任前苏联远东军区司令,当时正是他亲自下令击落了韩国客机。他在2007年宣称这是美国人一手导演的惊天骗局,被击落的是一架电子侦察飞机。报道中还说他说“我们有很多次机会可以击落它,但没有那样做,因为如果飞机在堪察加半岛上空爆炸,可能会引爆潜艇或其他设施上的核弹,这将产生极其严重的后果。”中文报道还说叶利钦交给韩国黑匣子后,“但令韩方大失所望的是,黑匣子是空的”与事实不符。
  • 该说法的决定性问题在于,某将军宣称的发现的电子侦察设备残骸是否属实,为什么苏联官方直到解体都只字不提该说法。[16]
  • 中国大陆的某些军事专家经常倾向于美军阴谋的论点。如张召忠在电视节目军情解码中认为是这实际上是美国的秘密任务飞行,理由之一就是“总得有人名呀,坐的是阿猫阿狗啊,都没有”[17]实际上网上就有全体乘客名单。[18]

航班遭扣押说[编辑]

关于此次空难的研究专著《搜救007:大韩航空007号班机及其幸存者》(Rescue 007: The KAL007 and its Survivors)於2000年出版。在书中,作者指出航班KAL007在遭受空对空导弹袭击后,并未立即爆炸,而是继续飞行了大约12分钟,最后成功的迫降在库页岛或者邻近海域。根据1993年对苏联政府交出的飞机的黑匣子数据的分析,认为Su-15战斗机发射的两颗空对空导弹的其中一颗,即采用热制导方式的那一颗并未命中目标。因为黑匣子内记录了导弹命中后机长与机械师的一段对话。对话中机长询问情况,机械师回答引擎运转正常,由此判断热制导导弹没有命中飞机引擎。这使得飞机有机会迫降。同时根据俄羅斯政府在1992年解密的关于此次事件绝密资料中,作者注意到当时指挥官在导弹命中后,询问为什么那架飞机仍然在飞行之类的抱怨话语。

至于那些幸存者之后的事件,作者根据来自一个名叫“苏联监狱、精神病监狱及強制劳改集中营研究中心”(Research Centre for Prisons, Psychprisons and Forced Labor Concentration Camps of the USSR)的组织的资料,作者指出是苏联政府扣押了全部的乘客以及机组人员,并拒绝对外界承认此事。当局扣押乘客以及机组人员至今。

死亡人數[编辑]

國藉 普通乘客 免費乘客 機組人員 小計
 韩国 76 6 23 105
 美國 62 62
 日本 28 28
 中華民國 23 23
 菲律賓 16 16
 香港 12 12
 加拿大 8 8
 泰國 5 5
 澳大利亚 2 2
 英國 2 2
 多米尼加 1 1
 印度 1 1
 伊朗 1 1
 马来西亚 1 1
 瑞典 1 1
 越南 1 1
總計 240 6 23 269

流行文化[编辑]

  • 2003年由香港亞洲電視拍攝的電視劇《萬家燈火》,劇中一角高麗(萬綺雯飾)因乘坐1983年途中被蘇聯擊落的大韓班機飛往南韓而罹難。但劇中班機出發地是日本。
  • 此次空難被攝製成空中浩劫第九季第五輯『Target is Destroyed』(中譯:目標已被摧毀)。

相關條目[编辑]

腳註[编辑]

  1. ^ 這個編號後來在漢莎航空的一架波音747-8上重新啟用
  2. ^ 該班機由洛杉磯經安克拉治飛往漢城,曾於1980年發生空難
  3. ^ This omission of the identity of KAL 007 as a Boeing by Osipovich is evident in the communications subsequently released by the Russian Federation with the combat controller, Lt. Col. Titovnin (see Flight timeline and transcripts).
  4. ^ These memos were published in the Soviet news magazine, Izvestia #228, October 16, 1992, shortly after being made public by Yeltsin.
  5. ^ Photo of Chebrikov. Airliners.net. [5 April 2010]. 

参考资料[编辑]

  1. ^ HL7442 Korean Air Lines Boeing 747-230B - cn 20559 / ln 186 - Planespotters.net Just Aviation
  2. ^ 無綫電視翡翠台《八三年香港大事回顧》,1983年12月31日
  3. ^ Johnson, p. 16
  4.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NASA的引用提供文字
  5. ^ Jean Kirkpatrick's Address to the United Nations.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7, 2983: (15). 
  6. ^ 6.0 6.1 Illesh, The Mystery of the KAL-007
  7. ^ 7.0 7.1 7.2 Gordon, Ex-Soviet Pilot Still Insists KAL 007 Was Spying
  8. ^ Izvestia, 1991.
  9. ^ Izvestia 1991 interview with Gennadi Osipovich, as quoted in: Daniloff, Nicholas. The KAL Shootdown//Of Spies and Spokesmen: My Life as a Cold War Correspondent reprint, illustrated.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2008. 301 [5 August 2009]. ISBN 978-0-8262-1793-6. 
  10. ^ Bohlen, Celestine. Tape Displays the Anguish On Jet the Soviets Downed. New York Times. October 16, 1992 [1 February 2009]. 
  11. ^ Daniloff, p. 303
  12. ^ Andrew, p. 60
  13. ^ Conclusions by the Group of Experts of the Defense Ministry, KGB of the U.S.S.R. and Ministry of Aerospace Industry, Head of the Group Lieutenant-General of Aviation Makarov Staff of the Group Lieutenant-General Engineer Tichomirov Major-General Engineer Didenko Major -General of Aviation Stepanov Major -General of Aviation Kovtun Corresponding Member of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S.S.R. Fedosov November 28, 1983
  14. ^ Mikhail Prozumentshchikov. Commentary: 20th Anniversary of Flight 007. RIA Novosti via jamesoberg.com. September 1, 2003 [13 January 2009]. 
  15. ^ 空中浩劫》第9季第5集「Target is Destroyed」。
  16. ^ http://news.ifeng.com/history/1/midang/200902/0218_2664_1021452_1.shtml
  17. ^ http://www.56.com/u92/v_OTY2MzYzMTM.html
  18. ^ KAL 007 Passenger List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