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 (藥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姆斯特丹大麻博物館,為遊客提供大麻出售,購買以及其用途的資訊
乾製的大麻花,有可見的毛狀體
正在使用大麻的非洲哈扎人
用於抗精神病與治療兒童和成人癲癇症,大麻二酚的化學結構

大麻英语Cannabis,原料稱為marijuana),或稱大麻草,以大麻屬植物,包括大麻印度大麻等,經乾燥製成的藥物及精神藥品,又稱娛樂用大麻(recreational marijuana)。主要應用部位為雌性大麻的花與毛狀體,其主要有效的化學成份為四氫大麻酚(簡稱THC),而大麻亦含有超過400種化學物質,包括其他大麻素,例如大麻酚(cannabinol,簡稱CBN)、大麻二酚(cannabidiol,簡稱CBD)及四氢大麻酚(THCV),他們所產生的感官影響與四氫大麻酚(THC)所產生的精神影響有明顯的差異[1]。Marijuana一字是指草藥形式製成的大麻,包括成熟的雌株花、葉、莖,而Hashish則是指大麻樹脂,一種濃縮大麻的方式[2]。人類吸食大麻的歷史可以追溯至公元前三千年[3],於2004年,聯合國估計約有 4.0%成年世界人口(1億6千2百萬人),每年至少使用大麻一次,而當中每年約有0.6%的人(2千2百5十萬人)每天最少使用大麻一次[4]

在20世紀初,擁有、使用和買賣大麻製品在全球很多地方已是非法活動,其後有些國家對其繼續加強監管,但現時在一些國家,包括比利時加拿大捷克共和國北韓乌拉圭荷蘭以色列美國23個州已經可以合法使用大麻[5][6][7]。許多國家是在加強禁菸的同時,放寬大麻使用限制。

影響[编辑]

吸食大麻時可對人做成精神上和生理上的影響。一個人最少需要每公斤體重10微克劑量的四氫大麻酚(THC)才會有可以感受到的心理影響[8]。除了知的主觀的認知變化,情緒的變化亦值得注意。最常見的短期身體和神經系統的影響,包括增加心率、降低血壓、短期(回憶近期發生的事情)和工作記憶(日常生活和工作所需的記憶能力)的障礙[9]運動協調和集中力减退,而使用大麻後跟喝酒後一樣不能安全駕駛。長期使用大麻的負面影響是否超過菸酒則暫未明確[10][11]。吸食大麻雖然也會吸入有毒氣體、但通常不会使人立即致死。

而且流行病學顯示,僅吸食(不含菸草的)大麻的整體致病性低於吸食香菸。

醫學應用[编辑]

美国加州诊疗所购得的一盎司装药用大麻

簡介[编辑]

大麻植物的藥用史,可以追溯到幾千年來各種文明歷史中。大麻中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THC)的功能非常复杂,既可以作为止疼药使用,又可以和中枢神经中的大麻受体(Cannabinoid Receptor)相结合,增加多巴胺分泌,让人产生强烈的愉悦感(想笑),同时还会增加服用者的食欲。另外,大麻也含有一系列的其他物質,也有治療效果,而且沒有惱人的立即副作用。

醫學上,大麻常用作促進癌症艾滋病患者的食慾、減輕疼痛,對慢性疼痛有不錯效果,大麻也被用於化療和艾滋病人,以減少噁心和嘔吐,治療疼痛和肌肉痙攣,精神分裂症以及躁鬱症的躁期。亦可用來降低青光眼患者的眼壓,及減輕化療病人的噁心嘔吐的症狀。在一些案例中,大麻是療效最佳副作用最低的藥品,而且是嗎啡等藥品無法取代的。

作用機轉 (MOA)[编辑]

臨床臨床前研究表明,它們可適用於治療多種疾病,包括那些相關的急性或慢性疼痛。大麻素受體的發現(CB1受体由473个氨基酸,7个跨膜结构域构成,CB2受体由360个氨基酸,7个跨膜结构域构成,均属于G蛋白偶联受体),其內源性配體,機制合成,運輸和降解這些逆行的信使,已成為我們的神經化學,新型藥物設計的工具。受體激動劑激活大麻素受體,調節痛覺閾值,抑制促炎症分子的釋放,並顯示與其它系統的協同效應,這影響鎮痛,尤其是內源性的鴉片系統。大麻素受體激動劑已經顯示對炎性和神經性疼痛的治療價值,這經常是難以治療地。雖然這些物質的精神作用,研究大麻行為疼痛機制,臨床前研究進展迅速。例如,肥大細胞活化應答的CB1介導的抑制, CB2介導的位於初級傳入途徑阿片受體的間接刺激,和對無論是運輸或酶降解內源性大麻素抑製劑的發現,以及最近發現的避免中樞神經系統副作用的新治療方法。[12]

止痛作用[编辑]

大麻亦具有止痛的作用。一些獨立但未被肯定的研究亦指出大麻對多發性硬化症患者以至抑鬱症患者有改善的作用,大麻直接或间接也会替代很多昂贵而且副作用可能很多的抗抑郁药品。許多人也藉由假裝精神疾病、而獲得醫療大麻。人工合成的大麻素Dronabinol在美國及德國以及Cesamet在加拿大、墨西哥、美國及英國是合法的處方藥物。THC還有減少動脈阻塞的效用[13]。Nabiximols(美國採用名稱,USAN,商品名Sativex)是一種口服舌下霧化噴劑,內含有比例1:1的CBD和THC。一種用大麻提取物製,2005年在加拿大、英國和西班牙獲准用來以緩解與多發性硬化症相關的疼痛[14][15]

神經系統的影響[编辑]

2010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含有較高濃度的大麻二酚大麻株,與具有類似濃度的四氫大麻酚,但較低的大麻二酚的濃度大麻株,並不會產生短期記憶障礙。研究人員將此記憶衰減效應,歸因大麻二酚作為大麻素受體拮抗劑的作用。在動物經皮給藥,大麻二酚對神經有保護作用。大麻二酚強烈的抗氧化特性,已顯示出在該化合物的神經保護作用和抗心肌缺血的效果。

抗精神病效應[编辑]

大麻二酚 (Cannabidiol)具有抗精神病效應,並且可以消除四氫大麻酚 (THC)對潛伏精神分裂症的個體的潛在擬精神病效應;一些報告表明它是精神分裂症安全和耐受性良好的替代治療藥物。研究表明大麻二酚可減少精神分裂症症狀,由於其有明顯的能力穩定被破壞或傷殘的大腦中N-甲基-D-天門冬胺酸受體 (NMDA受體)的途徑。這是共享的,有時是去甲腎上腺素γ-氨基丁酸 (GABA)競爭者。

Leweke等,進行四週雙盲開拓性的臨床對照試驗,比較純化的大麻二酚和非典型抗精神病藥氨磺必利 (Amisulpride),在42例急性偏執型精神分裂症,改善精神分裂症症狀的效果。2週與4週後兩種治療均顯著減少精神病症狀(簡明精神病評定量表和陽性和陰性症狀量表)。雖然有兩個治療組間差異無統計學意義,但大麻引起的顯著副作用較少(錐體外症候群,增加催乳,體重增加)。[16]

控制癲癇[编辑]

大麻可以用於控制癲癇,有些難治型癲癇,所有的抗癲癇藥不是沒有療效,就是副作用太強烈;但大麻噴入劑(低THC高CBD品種)不但副作用輕微(因為THC極低,沒有其精神副作用及成癮性)、也確實讓病情得到控制;只是仍然需要更多研究證明,低THC的醫用大麻,是否可以避免一般大麻很可能傷害未成年者腦袋的副作用。

如上述,大麻造成的幻覺、精神副作用及成癮性主要是由THC造成的,低THC但仍保留其他藥用物質的大麻品種,是較為優良的藥用大麻品種。但這不代表THC沒有治療用途,也不代表去除THC就可以去除所用的不良副作用。

大麻二酚(cannabidiol)是一种从大麻中提取出来的化合物,具有治疗儿童和成人癫痫症的药效。GW制药公司正在研制一种叫作Epidiolex的新药,其主要活性成分正是大麻二酚,这种化合物不仅能抑制癫痫的发作,还具有其他益处。Epidiolex还含有其他多种大麻类化合物(cannabinoid compound),但不含具致幻作用的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2014年10月22日,歐洲藥品管理局 (EMA) 授予其試驗藥物Epidiolex(大麻二酚或CBD)用於嬰兒嚴重肌陣攣性癲癇(Severe Myoclonic Epilepsy of Infancy SMEI, Dravet's Syndrome)治療孤兒藥資格,這種疾病是一種罕見、災難性的藥物抵抗型兒童期癲癇。其後還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快速通道審評資格,用於Dravet 綜合徵及蘭諾克斯綜合徵(LGS)被授予孤兒藥資格。GW制药公司宣布了Epidiolex 在一項開放標籤、“擴展使用”研究中用於抵抗型兒童及青少年癲癇治療效果的更新報告。在這項報告中的58 名患者中,有12 名患者患有Dravet 綜合徵。在整個一系列時間點及分析中,這些Dravet 綜合徵患者驚厥發作頻率平均總體下降51%-72%。最常見不良事件是嗜睡和疲勞。[17]

同其他一些已获批准的癫痫药物一样,研究人员并不清楚大麻二酚抗痉挛的具体机制。尽管如此,但大麻二酚确实可以有效治疗癫痫。动物试验和对成人的初步试验显示,大麻二酚能够显著减少癫痫发作,而且人体对其耐受性良好。

如今美国有一半的州已经批准了医用大麻,患者可以凭医生处方去大麻专賣店里购买。但是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並未批准吸食大麻作任何或藥用用途,主要因美國仍缺乏大量大麻科學研究,而美國亦因法律問題難以進行研究,例如病人數量。

致死劑量[编辑]

一般認為吸食大麻很難致死。大麻素中的主要精神活性成份四氢大麻酚(THC)的最小致死量是666 mg/kg[18]。按照《默克索引》(Merck Index)第12版的小鼠半數致死量(LD50)推算,體重75公斤的人需要同時吸食21克高效大麻,吸收所有的THC才可達到這個劑量。口服的話,需要量增加到大約一磅(454克)。只有靜脈注射才可能理論上致死,雖然至今沒有人採用。在2004年,英國有一宗被死因裁判官定為「過量大麻致死」的死亡,但該結論還在爭議之中。

大麻菸害[编辑]

許多人使用大麻是將大麻捲成大麻菸,然後使用吸食菸草的方式吸食,即便是醫療性用途、也有很多人使用這個方法(尤其是許多裝病以獲得大麻處方的成癮者)。這是快速吸收、但會附帶許多有毒物質、還會毒害旁人的使用方式;許多人強烈建議不該採取這種方法攝取大麻。若單以有毒氣體來評估風險,大麻菸燒出來的有毒物質比菸草燒出來的更多[19]。只是流行病學研究顯示,大麻菸使用者若不同時抽香菸,是不會增加任何癌病風險、除了COPD風險會略增,而在其他呼吸系統疾病上,危害則比吸菸低得多;因此令人懷疑,大麻素可以抵銷有毒氣體的致癌性及部分危害[20]

毒品爭議[编辑]

根據對於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方式,娛樂性藥物可概分為四大類:鎮靜劑(Depressants)、興奮劑(Stimulants)、致幻劑(Hallucinogens)與大麻(Cannabis)。各國法律不允許的娛樂性藥物,在中文稱為毒品;但大麻是否應該在法律上被歸為毒品,目前仍有廣泛爭議。

第一類是鎮靜劑(Depressants),即通過抑制中樞神經系統的活性來產生愉悅感。人類使用最廣的鎮靜劑就是酒精,而被列為毒品的鎮靜劑則包括鴉片嗎啡海洛因巴比妥、和氟地西泮 (FM2)等。第二類是興奮劑(Stimulants),即通過刺激中樞神經系統的活性產生愉悅感。人類使用最廣的興奮劑是咖啡因尼古丁,而被列為毒品的興奮劑則包括可卡因安非他命搖頭丸 (MDMA)等。前兩類毒品都只是改變人的情緒,第三類毒品則直接作用於更高級的人類活動——思想,這就是致幻劑(Hallucinogens)。顧名思義,致幻劑可以讓人產生幻覺。人類最常用的致幻劑包括麥角酸二乙酰胺(LSD)、仙人球毒鹼(Mescaline)和裸頭草鹼(Psilocybin,也就是毒蘑菇)等,後兩種都來自植物,是原始社會的巫師們經常使用的輔助藥劑。

大麻被單獨劃為第四類,原因在於大麻對於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方式非常複雜,對某些功能有興奮作用,對另一些功能又有抑製作用,同時還能致幻,但又沒有很強的成癮性和急性生理毒性,這就相當於同時具備前三類毒品的特性,且缺點卻沒那麼嚴重,這就是為什麼大麻是目前所有毒品當中定位最模糊的一種,很多人雖然贊同禁止在使用大麻後進行駕駛等行為、並嚴格限制吸食地點,但對大麻的管制比對菸草的管制嚴格,是很不合理的。

成癮性[编辑]

上圖可以顯示,合法毒品(tabacco)(alcohol)的傷害性及成癮性其實不低。資料來自權威醫學期刊《刺胳針》(縱軸是成癮性、橫軸是傷害性)

2007年,權威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也译作《柳叶刀》)報導,關於常見管制藥品其傷害性及成癮性相較,大麻的傷害性及成癮性比來得輕[21]。但这一结论并不是基于临床实证的数据,而是问卷填写人(包括医生、麻醉师、警察等)的“主观判断”。实际上,此论文研究的目的并非确定各种成瘾物(烟、酒、大麻、海洛因等)的伤害性与成瘾性,而是探索医师与非医学界人士对这两点的评判是否相似。左图并非原论文中图,而是根据论文数据表所作(作者暂时不明)。
近來美國青少年接觸過大麻的人口已經超過接觸過煙草者,從此可推論美國青少年對煙草的恐懼已經超過大麻[22]。大麻在毒性和耐受性这两个方面都只能稱為軟性毒品,反觀酒精、尼古丁(香烟)這兩样合法的东西,其實傷害性及成癮性都是硬性毒品的程度。就拿毒性来说,酒精在这方面臭名昭著,全世界每年都有很多人死于急性酒精中毒。酒精的间接毒性也很要命,每年因为酒后驾车而死亡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尼古丁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它的急性毒性没那么强,但烟草制品及二手菸对于身体健康的危害已是公认的常识,長期吸菸也會增加精神疾病風險,香烟就是国家公开售卖的最危险的毒药,醫療價值也遠低於大麻。这兩样东西的成瘾性也都很高,尤其是尼古丁,是公认的强成瘾物,尼古丁的瘾太难戒了、也很難控制。酒精的成瘾性稍弱,但也比大麻强。除了嚴格執行伊斯蘭教的國家,在绝大部分国家酒精、尼古丁(香烟)都是合法的。

1994年國家藥物濫用研究所,流行病學家詹姆斯安東尼和他的同事,對15至64歲之間的8000餘人,對自己吸食大麻和其他毒品,大規模的調查所發表的文章。研究人員發現,那些曾嘗試大麻至少一次的人,約9%的最終適合大麻依賴的診斷。相應的數字酒精為15%,可卡因17%,海洛因23%,和尼古丁佔32%。因此大麻可能讓一些人上癮了,但91%沒有上癮。這進一步說明大麻比其他許多合法或非法毒品更不易上癮。[23]

大麻的一個優勢特性就是,大麻在人吸食的過程中,對人的中樞神經所產生的藥效能夠維持在較長的1到4小時之間,而香煙只能維持15分鐘左右,所以嚴重的大麻依賴者每天最多只吸食5次[來源請求],而很多尼古丁成癮者每天會要抽20根香煙,大麻可以維持較長時間的吸食間隔。吸菸者對社會最大的危害就是在許多地方製造二手菸,大麻吸食者在這方面的自制力會比吸菸者好[來源請求]

對中樞神經系統的傷害[编辑]

酒精一樣,大麻會影響人的中樞神經系統的運作,也有造成精神疾病的風險,尤其是青少年[24]若年紀超過二十一歲(一說二十五歲)才開始使用大麻,其風險會小很多[來源請求]

但是尼古丁[25]、酒精等成份,對於中樞神經系統,特別是年輕人的中樞神經系統,也會有很大傷害;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也描述了咖啡因成癮者的精神紊亂症狀。而重大創傷、重大失敗、強大壓力、慢性壓力、較為嚴重的體罰、虐待、重大疼痛、慢性疼痛也很可能對腦袋造成嚴重傷害。比起其他合法毒品與管制性藥品,大麻是否有必要禁止,在醫學界仍存在爭議。

此外,對於神經系統已經損壞者(大多為憂鬱症等精神疾病),各種毒品都曾為治療藥物、也有不少藥物與毒品有相似的結構或機制,低劑量的K他命也被認為有潛力成為治療相關疾病的管制藥物;大麻也被視為有潛力成為治療相關疾病的管制藥物。

酒精在各國的合法使用年齡介於十六至二十一歲,尼古丁大多為十八歲,而大麻的建議合法使用年齡介於二十一歲至二十五歲。[來源請求]

許多藥物對於未成年者的影響就比成年人嚴重,酒精的合法使用年齡確實有一定的科學根據,而大麻在這方面的證據更明確(只是較為安全的使用年齡更高)。

但是在禁菸法案沒有嚴格執行的國家,尼古丁的合法使用年齡則為虛設,因為吸菸者對於避免製造二手菸害的自我控制能力通常很差、很多是到了反社會人格的程度,二手菸害的傷害不亞於直接吸菸,也就是說未成年者會被迫吸入尼古丁等有害物質。因此唯有嚴格法律、嚴格處罰、嚴格執行,而且在私領域也嚴格管理,加上社會大眾對製造菸害者的嚴重排擠,才能讓尼古丁僅傷害吸菸者、而不傷害未成年者。

同理,若要確保大麻不會傷害未成年人,除了嚴格禁止他們在非醫療用途攝取大麻外,嚴格到私領域都管制的禁菸政策也很重要。

入門毒品(Gateway Drug)[编辑]

一個激烈爭論的問題是大麻是否是一個“門戶”的毒品 (gateway drug),導致使用更多的其它危險物質。許多研究發現,第一次使用大麻,其後大多數人使用其他非法毒品;也有人認為菸草才是真正的入門毒品。

2009年,美國聯邦進行的調查顯示,美有估計超過230萬人使用過大麻,而使用過古柯鹼的人數有61萬,海洛因估計有18萬人[26]

大麻對社會的影響[编辑]

與酒精會降低自我控制能力及反應能力類似,大麻最大的危害在于吸食后引发的幻觉,因为吸食大麻产生幻觉而侵犯他人的暴力犯罪案例不时见诸报端[27][28][29],《英国医学杂志》也曾刊登加拿大学者的研究结果指出,吸食大麻后3小时之内开车引发车祸的概率是未吸大麻也未饮酒者的两倍[30][31]

與酒精相較,因為酒精而引起的暴力行為,及車禍,其發生次數與機率皆比大麻嚴重。但是酒類飲品在大多數國家都是合法的,大麻是否對社會造成更嚴重的影響,應該受到比酒精更大的管制,這目前仍有爭議。目前最優先問題的是,要如何像酒測一樣快速簡單便宜的做大麻檢測--吸食大麻後跟喝酒後一樣,不能進行駕駛等行為。

大麻菸的二手菸是與一般香菸的二手菸一樣有害的,因此嚴格限制吸菸區域及嚴格執法嚴格處罰是必要的,而禁止使用燃燒方法攝取大麻,可以有效避免菸害。在另一方面,多數國家對於二手菸及三手菸害的防制,實在是太寬鬆了;除了造成廣泛性的強制吸毒這個問題外,也令人擔心在大麻菸害方面、很容易重蹈覆轍。

全球大麻合法化現狀[编辑]

大麻近年來在美國等國家有合法化社會運動[32],現在全球大麻合法化現狀可參考右圖。

全球大麻合法及非法地區分佈圖,(藍色)合法,(黃色)非法但除罪化,(粉紅色)非法但不強行執法,(紅色)非法,(灰色)不詳

美国[编辑]

顯示美國大麻法律的地圖,(綠色)大麻合法的州,(藍色)醫療合法和除罪化的州,(淡藍色)醫療合法的州,(淺藍色)持有大麻除罪化的州,(灰色)大麻非法的州。

美國早在1619年就開始討論做為醫療或娛樂用而銷售大麻的法律。從1906年開始許多州視大麻為毒品加以限制,而徹底的禁止始於1920年代。到了1930年代中期大麻在每個州被視為級別管制的藥物,包括35個州通過國家統一麻醉藥品法。1965年美国政府通过了大麻法案,把吸大麻视为违法行为,任何人只要被发现私藏大麻,第一次至少判两年,第二次判5年,第三次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在1970年代,在美國很多地方開始撤銷州法律及其他地方性法規禁止持有或出售大麻,同樣的事情發生在1990年代可因醫療用途而銷售大麻。所有這一切都與聯邦法律衝突,根據1970年的管制藥品管理條例,大麻和海洛因一并列为表列一级毒品,比大麻厉害得多的可卡因居然只被列为二级。其中大麻歸類為具有高潛力成為濫用藥品,沒有醫療用途,沒有醫生指導下使用是不安全的,根據該法很多努力以重新排定大麻表列都失敗了。就这样,大麻变成了美国的头号毒品,但同时也成为全世界使用最广泛的非法毒品。据估计,全世界每3个人就有1人曾经试过大麻,[來源請求]就连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年轻时抽过,[來源請求]奥巴马认为吸食大麻虽然不健康和浪费人们的时间,但是并不比喝酒更危险。[來源請求]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不是因为诚实,而是为了竞选需要。如果他们否认自己年轻时抽过大麻,反而会被认为是在撒谎,甚至会被认为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來源請求]

2005年美國聯邦認定大麻為非法藥品,美國聯邦最高法院Gonzales v. RaichUnited States v. Oakland Cannabis Buyers Cooperative案的判決中,認為聯邦政府有權控制及將大麻定為毒品,藏有大麻產品屬於違反聯邦法律[33]。但目前有23個州允許為了醫療目的擁有和使用大麻,包括華盛頓特區[34][35][36]

2010年11月初,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推动大麻合法化的“第十九号提案”,最终在全民公投中被否决。

2012年11月,美国华盛顿州科罗拉多州在公民投票中分别以55.3%和54.9%的支持率通过了将娱乐用大麻合法化,在全美开创先例。其内容包括允许21岁以上成年人合法购买娱乐用大麻,也可不经医生建议,持有高达1盎司的大麻。外来游客在两州地界内也同样可以购买和使用。2013年12月,科罗拉多州大麻执法部门派发出348张大麻零售许可证,允許21周歲以上的成年人在擁有出售許可的大麻商店(Colorado Recreational Marijuana Stores)最多購買1盎司大麻,获得许可证的商家可以从2014年1月1日起生产或销售大麻[37]。2014年1月1日起,科罗拉多州与华盛顿州将成为美国首个能合法贩卖娱乐用大麻的州。

科羅拉多州立大學一份研究顯示,2014年通過大麻銷售產生的效益預計將達到6.06億美元;科羅拉多將由原使用醫用大麻的105,000人增長到643,000人。出於公共健康和法律執法機關上的考慮,一個長時間以來廣泛應用而且保持活力的藥物,是否會帶來更多的低齡化用藥者,是否會帶來更多更嚴重的犯罪事件。當然科羅拉多州的大麻合法化,讓“大麻旅遊”再次成為話題。這種旅遊方式,能夠給科羅拉多州帶來較好的旅遊營收,但是對跨國遊客,美國方面還是會採用了一系列措施。[38]

2014年11月4日,繼科羅拉多州與華盛頓州之後,奧勒岡州阿拉斯加州與首都華盛頓通過法案,將娛樂用大麻使用合法化。

荷蘭[编辑]

阿姆斯特丹市中心,(蚱蜢)荷蘭大麻咖啡店
荷蘭格羅寧根市的大麻咖啡店外牆。描繪的是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荷蘭女王貝婭特麗克絲胡錦濤梅德韋傑夫奧巴馬默克爾貝盧斯科尼等各國領導人。
馬斯特里赫特一間咖啡館內觀

荷蘭的「咖啡館」(荷蘭語coffeeshop)不是喝咖啡的地方,而是合法的大麻購買處。

根據荷蘭的藥物政策,在“持牌照”的大麻咖啡館小批量銷售大麻產品被允許的。大多數這些“咖啡店”還提供飲料和食物。咖啡店不得出售酒精或其他藥物,如果他們被發現出售軟性毒品硬毒品或出售酒精給未成年人,就會有被政府關門的風險。咖啡店的想法在1970年代被引進,用於明確分開硬毒品與軟性毒品。在荷蘭443個城市中的105個至少有一間咖啡廳,荷蘭大約有700間咖啡廳,咖啡店顧客最多可購買至30克大麻(約15美元)。荷蘭政府於2011年10月禁止咖啡店賣其中的活性成分四氫大麻酚高於15%的“強”大麻。2012年荷蘭法官裁定,各國遊客可以合法地進入大麻咖啡館。[39]

加拿大[编辑]

2001年,加拿大成為第一個准許末期病患自行種植、吸食自種大麻的國家。

烏拉圭[编辑]

2013年12月10日,烏拉圭通過大麻合法化法案,成為全球首個能合法產銷大麻的國家。新法允許每位烏拉圭市民每年在家種植最多6株大麻,集體農場能種植更多株。烏拉圭居民每月能從領有國家執照的藥局購買40公克大麻。政府將制定大麻價格、對販售者抽稅,並發許可證給量產者。經核准的醫療用大麻若要出口,須種植於製藥廠所屬溫室中,並須符合進口國健康單位安全標準。

中國[编辑]

大麻在中国一直处于非法物品,只用于医疗作用,任何组织和个人(合法医疗机构等及依靠其治疗的患者除外)不得以任何理由吸食兜售大麻。2014年8月14日中國官方證實拘留台港知名藝人房祖名柯震東吸食大麻一案,爆發網路熱烈討論大麻是否合法掀起筆戰。不少擁護柯震東的粉絲提出美國科羅拉多州大麻合法銷售且大麻的醫療價值,粉丝们认为柯震東吸食大麻並不違法也不必道歉。

台灣[编辑]

2014年8月19日,太陽花學運領袖之一吳崢針對房祖名與柯震東一案,在臉書上貼文,稱「大麻在某些國家或地區是合法的,如果我們今天到荷蘭或科羅拉多玩會指著當地人說你們這些不自愛的傢伙嗎?」引起熱論 [40]。同一日下午《蘋果日報》刊登一文 [41] ,引用無毒世界基金會《大麻真相》的真人真事紀錄片及有「俠醫」之稱的知名毒物科醫師林杰樑在生前曾強調「大麻引起肺癌的機率比菸害多出三點五倍,引起慢性肺部疾病比例比起香菸高出許多」,指出大麻成癮和對身體的危害,絕對不亞於菸酒。

古代歷史[编辑]

植物大麻 Cannabis sativa

中國大麻始載於《神農本草經》,為一年生草本植物及主要用途為製造麻繩。歷代文獻亦有別名的記載,如:《日用本草》稱火麻;《爾雅翼》稱漢麻,俗名黃麻;《詩疏》中雄者為枲麻、杜麻,雌者名苴、苧麻;《本經》中花名麻蕢;

本草綱目李時珍曰:「大麻即今火麻,亦曰黃麻,處處種之。剝麻收子,有雌有雄,雄者為枲,雌者為苴。大科如油麻,葉狹而長,狀如益母草葉,枝七葉或九葉,五六月開細黃花成穗,隨即結實,大如胡荽子,可取油剝其皮作麻,其梗白而有稜,輕虛可為燭心。」據《本草綱目》大麻使用記載,可謂整棵植物的根莖花葉果實皆有可用價值,但 臨床醫學上以麻子仁的使用為多。

吸食大麻的最早證據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在今天的羅馬尼亞境內一個古代墓地發掘出來的宗教用炭爐內有燒焦的大麻種子[42]

歷史上使用大麻的以古代印度最為著名。大麻在梵文 裡稱為ganjika(現代印度語言稱作ganja)[43]。印度傳說中的毀滅之神濕婆教信徒要崇拜這種植物。古代《吠陀經》裡傳說的神聖致幻藥物soma,有時也和大麻有關(soma一說是其他植物、菌類等)。

古代世界的斯基泰人和色雷斯人同樣知道大麻。色雷斯人的巫師(kapnobatai,意為雲上行者)通過燃燒大麻的花來達到靈魂出竅狀態。人們猜測源於色雷斯的狄俄倪索斯狂歡儀式中也吸食大麻。

宗教、靈學應用[编辑]

大麻有在宗教、靈學的悠久應用歷史。特別是在印度,幾個世紀以來直至現在為遊蕩的聖人們(sadhu)使用。在使用大麻方面更有名的是牙買加的拉斯特法理教(Rastafari)。另有歷史學家懷疑:古代猶太人、早期基督徒、早期穆斯林蘇菲派都使用過大麻。另外有一個武士宗教派別「Hashshashin」(即「刺客」一詞Assassin來源)其名來自大麻樹脂(Hashish)。

除此以外另有很多人使用大麻是出於與具體宗教無關的靈學需要。這類使用精神科藥物在全球很多地方是禁止的;但愈禁止愈有人用,如歌手巴布·馬利所稱:the more man smoke herb, the more Babylon fall[44]

參考資料[编辑]

資料[编辑]

  1. ^ Fusar-Poli P, Crippa JA, Bhattacharyya S, et al.. Distinct effects of {delta}9-tetrahydrocannabinol and Cannabidiol on Neural Activation during Emotional Processing.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2009-01, 66 (1) [2009-09-26]. doi:10.1001/archgenpsychiatry.2008.519. PMID 19124693. 
  2. ^ Matthew J. Atha (Independent Drug Monitoring Unit). Types of Cannabis Available in the United Kingdom (UK). 
  3. ^ Rudgley, Richard. Lost Civilisations of the Stone Age.. New York: Free Press. 1998. ISBN 0-6848-5580-1. 
  4. ^ 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 Cannabis: Why We Should Care. (PDF). World Drug Report 1 (S.l.: United Nations). 2006: 14. ISBN 9-2114-8214-3. 
  5. ^ 國家地理雜誌 毒品大企業: 大麻脂
  6. ^ Cannabis: Legal Status. Erowid.org. [2011-10-30]. 
  7. ^ UNODC. World Drug Report 2010. United Nations Publication. : 198 [2010-07-19]. 
  8. ^ Marijuana and the Brain, Part II: The Tolerance Factor. 
  9. ^ Riedel, G.; Davies, S.N. Cannabinoid function in learning, memory and plasticity. Handb Exp Pharmacol. Handbook of Experimental Pharmacology. 2005, 168 (168): 446 |pages=|at=多余 (帮助) [2010-12-15]. doi:10.1007/3-540-26573-2_15. ISBN 3-540-22565-X. PMID 16596784. 
  10. ^ Long-Term Effects of Exposure to Cannabis. Sciencedirect.com. [2010-09-20]. 
  11. ^ Adverse Effects of Cannabis on Health: An Update of the Literature Since 1996. Sciencedirect.com. [2010-09-20]. 
  12. ^ Role of the Cannabinoid System in Pain Control and Therapeutic Implications for the Management of Acute and Chronic Pain Episodes
  13. ^ Cannabis compound benefits blood vessels. Nature (magazine). 2005-04-04. 
  14. ^ Spray alternative to pot on the market in Canada. 2005-06-23. 
  15. ^ Europe: Sativex Coming to England, Spain. [2006-03-25]. 
  16. ^ Cannabidiol enhances anandamide signaling and alleviates psychotic symptoms of schizophrenia
  17. ^ GW 制药 Epidiolex 治疗 Dravet 综合征获欧盟孤儿药资格
  18. ^ [1] MSDS Data sheet for Delta9-Tetrahydrocannabinol
  19. ^ 研究證實:大麻菸危險性遠高於香菸
  20. ^ 費力、沒濾嘴 吸大麻比吸菸傷肺抽大麻菸和肺癌無關抽大麻、香菸會增加COPD風險
  21. ^ Development of a rational scale to assess the harm of drugs of potential misuse. The Lancet. 2007-03-24. 
  22. ^ 美青少年吸大麻人口超越抽菸
  23. ^ Experts Tell the Truth about Pot
  24. ^ 吸大麻會增加年輕人罹患精神病的風險
  25. ^ 膽固醇快降下!尼古丁傷血管 想保命 戒菸吧 洛州大警告 青少年抽菸傷腦
  26. ^ Results from the 2009 National Survey on Drug Use and Health:Volume I. Summary of National Findings
  27. ^ 一村民长期吸大麻以致精神异常 杀伤十四条性命
  28. ^ 美国男子当孩子面枪杀妻子 或因吸食大麻产生幻觉
  29. ^ 大麻中毒致幻觉杀人案分析
  30. ^ 吸食大麻者遭遇严重车祸风险翻倍
  31. ^ 在吸食大麻的情况下驾驶会增加车祸的几率
  32. ^ 美華盛頓州投票通過吸食大麻合法化
  33. ^ FindLaw U.S. v. Oakland Cannabis Buyers Cooperative. [2006-03-25]. 
  34. ^ Medical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NORML. [2010-01-02]. 
  35. ^ FDA: Inter-Agency Advisory Regarding Claims That Smoked Marijuana Is a Medicine. Fda.gov. [2010-09-20]. 
  36. ^ 國家地理雜誌 毒品大企業: 大麻脂
  37. ^ 全美首颁大麻合法执照 科州盼年增7000万美元税收. 中国新闻网. 2013-12-26 [2014-01-02] (中文(中国大陆)‎). 
  38. ^ 科罗拉多:发展大麻旅游,再打争议擦边球
  39. ^ Dutch cannabis cafe owners fight changes
  40. ^ 護「房東」?學運領袖:大麻危害不如菸酒
  41. ^ 吸大麻沒事?你應該要知道的「大麻真相」
  42. ^ Richard Rudgley. The Lost Civilizations of the Stone Age. 1999. 
  43. ^ HEMP//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11. 1911 [2006-06-15]. 
  44. ^ Bob Marley - Chair T-Shirt. OldGlory.com. [2006-05-30]. 

有關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