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日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天日槍日语アメノヒボコ)又稱作天之日矛,為《記紀》二書裡出現的新羅王子,但在《播磨國風土記》裡卻搖身一變成為神祇

概要[编辑]

古事記之記載[编辑]

據《古事記》中卷記錄,昔日有新羅國主之子,名謂天之日矛,乃渡來人。新羅國有一個名為阿具奴摩((日文)アグヌマ)的湖泊,白天有一女子躺在湖邊睡覺,太陽光耀如照向該女子陰部。有個男子見狀,等此女醒來後生下一塊赤玉,向她乞討其玉並掛於腰間。該男子原來是在山谷間耕田的農夫,某日牽一隻牛馱著飲食走入山谷時遇到王子天之日矛,他懷疑牛的來源而下令逮捕。農夫解釋他並非要吃掉這隻牛,而是運送餐食給山谷間的其他農人。王子依然不信,故農夫取下腰間的赤玉贈予,這下才獲釋。天日槍將赤玉置於床邊,赤玉化作一個美麗的女子與他結婚。婚後妻子天天做山珍海味給王子吃,日漸奢傲的王子不時打罵她,於是此女乘小舟逃到難波(今大阪市),乃為比賣語曾社阿加流比賣神

天日槍亦隨之追來卻被渡口之神所阻,不得已轉往多遲摩國(即但馬國,今兵庫縣北部)停泊,娶了岐尾之女子前津見,二人所生的子孫世代繁衍,為息長帶姬命(即神功皇后)的遠祖。天日槍移居時攜帶著「玉津寶」:即珠二貫、振浪披風、切浪披風、振風披風、切風披風、奧津鏡、邊津鏡等八種寶物。

此外,女子受到日光照射而懷孕產玉,這與高句麗的開國國君高朱蒙的誕生傳說類似[1],因為朱蒙生母柳花夫人受日光照射而產下一巨蛋,最後破殼而出的男子即為朱蒙。

日本書紀之記載[编辑]

垂仁天皇三年3月新羅王子天日槍來歸,攜帶羽太玉一個、足高玉一個、鵜鹿鹿赤石玉一個、出石小刀一口、出石矛一枝、日鏡一面、熊神籬一具,共七樣寶物。又云新羅國主之子天日槍乘艇抵播磨國六粟邑,垂仁天皇遣大友主與長尾市詢問,天日槍表達欲歸化天皇之意,並獻上夜細珠、足高珠、鵜鹿鹿赤石珠、出石刀子、出石槍、日鏡、熊神籬、膽狹淺大刀等八樣寶物。於是天皇表示天日槍可選擇居住播磨國肉粟邑或淡路島出淺邑,不過天日槍表示想先周遊各地,遇到喜歡的地方再定居下來,遂聽其意。天日槍自菟道河向北,途經近江國吾名邑、若狹國,又折西到但馬國,並收近江國鏡村谷陶人為隨從。後來天日槍娶但馬國出島人麻多烏((日文)またお)為妻,二人的子孫繼續繁衍,不過《日本書紀》並未提到麻多烏等於前述的阿加流比賣神。

蘇那曷叱智及都怒我阿羅斯等[编辑]

敦賀車站前的都怒我阿羅斯等銅像

在《日本書紀》卷第六垂仁紀中記錄著任那人蘇那曷叱智((日文)そなかしち)及意富加羅國((日文)おほからのくに,即伽倻)王子都怒我阿羅斯等((日文)つぬがあらしと,該書又云別名「于斯岐阿利叱智干岐((日文)うしきありしちかんき)」)的故事。

這故事描述蘇那曷叱智晉見垂仁天皇後,帶回後者賞賜之赤絹一百匹欲獻任那國王,中途卻被新羅人搶走禮物,兩國之糾紛爭端始於此。另有一自稱意富加羅國王子都怒我阿羅斯等乘舟抵越國笥飯浦,希望歸順天皇。但剛好遇到崇神天皇駕崩,三年後他向垂仁天皇表達返回故鄉之意,賜赤織絹並更改其國號為彌摩那((日文)みまな,即任那)。新羅人聽到都怒我阿羅斯等帶回赤織絹,起兵搶奪之,故兩國互生嫌隙。照這兩個故事看來,蘇那曷叱智及都怒我阿羅斯等實為同一人[2]

某日有隻黃牛駝著耕田器具消失,都怒我阿羅斯等循跡找到郡中一戶人家。這時有位老人說此牛應該被殺食了,戶主會提出以物賠償之議,則要求以郡內祭神賠償。後來果真如老者所言,黃牛已被殺且戶主希望以物賠償,阿羅斯等便要求郡內祭神,乃一白石也。這顆神石被置於寢室內,化成一美麗童女,但在阿羅斯等去別處時離開,朝著東方走。童女飄洋過海入日本國,在難波(今大阪市)及豐國國前郡(今大分縣)成為比賣語曾社神。

播磨國風土記之記載[编辑]

《播磨國風土記》裡寫成「天日槍命」,且搖身一變成為外來神祇,跟葦原志舉乎命(或作葦原志許乎命)、伊和大神(可視為大國主神)一起爭奪土地。在揖保郡、宍禾郡、神前郡的地名由來故事描述道,雙方投擲三次黑葛占卜,其中葦原志舉乎命一次投至播磨、一次投至但馬;天日槍命則全落在但馬,後來後者自但馬出石退出。

此外目前已亡佚的《筑前國風土記》也曾留下片段紀錄:怡土((日文)いと)縣主祖先五十跡手((日文)いとで)向仲哀天皇自我介紹,表示自己乃高麗意呂山天孫天日槍之後代[3]

內部連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參看《神話の世界》,三品彰英著,集英社,1974年,頁221-222。
  2. ^ 請見《岩波文庫:日本書紀(二)》,坂本太郎、井上光貞、家永三郎、大野晉合著,岩波書店,補注6。
  3. ^ 詳情見《釋日本紀》,卷十。